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六章 激怒与好友

第一百零六章 激怒与好友


                “你们?”芙兰敏锐地现了这个词,于是有些惊疑地打量着对方。

“没错,就是我的父亲和我。”萝拉并没有为她所动,只是镇定地看着她,“我们希望您能帮我们一个忙。”

一定到萝拉居然提到了她的父亲,芙兰内心中的警觉就更加深了一层对于那位大银行家和他的这个宝贝女儿,她心里可是相当忌惮的。

他们凶残的手段和残忍的心肠她早就见识过了,因此他们惯用的甜言蜜语在她听反而像是危险的信号。

“帮助?我能帮到您什么忙呢?”芙兰努力了让自己镇定了下,然后装作好奇地问,“如果你们有什么问题需要求助的话,找我的哥哥不就好了吗?”

“这件事本就是有求于您,需要您点头,我们找的就是您。”萝拉平静地说,“再说了,您可不要低估自己,有些事情我觉得反倒非您不可,至少我十分认可您的能力和头脑。”

她花了很多力气,才让“我十分认可您的能力和头脑”这句话显得尽量平稳,没有显露心头的恨意。

然而,即使她表现得如此平静,芙兰却还是没有放下心头的警惕。

“哦?这样吗?那您请说吧,如果能够帮到您的话我一定会去做的。”她客气地答。

“您知道您的哥哥有一个计划吗?”萝拉并没有知道答,反而了一个反问。

“什么计划?”芙兰果然如她所猜测的那样,马上就打起精神了。

“您的哥哥计划在不久的将,让自己成为统管国内一切运输事业的大臣。”萝拉颇为诧异地打量了芙兰一样,仿佛不太明白为什么她居然还不知道似的,“而那时候,铁路事业自然也就成了他统辖之下的一个重要部门考虑到他在波拿巴先生那里的地位,换句话说,他将会在不久之后,成为整个法兰西铁路事业当中说一不二的人。”

“这多好啊!这难道不是他应有的报偿吗?”芙兰几乎不假思索地答。暗暗地在为自己的哥哥而真心感到激动。

“哦,也许这确实是他应得的报偿。”萝拉冷笑了一下,“但是这无意中也让他成为了我们必须有所求的对象”

“你们想要做什么呢?”芙兰先是一怔,然后马上重新变得严肃了起。 “我可跟您直说吧,我我现在绝不想再做对他不利的事情了,您有事的话直接找他就行了,不用暗地里找我!”

如此直截了当的拒绝,让萝拉一时始料未及。她微微皱了皱眉头。

她原本以为,在哥哥不管不顾地同那位公爵小姐结婚之后,这个人就算再怎么能够忍气吞声,心里应该也充满了忿恨才对,却没有想到对方好像已经接受了这种安排,再不愿意和哥哥作对的样子。

到底生了什么?是她已经忘却了自己曾经赌上一切的那个目标,还是她另外找到了什么通向终点的道路?

伴随着疑问而浮现出的,是难以抑制的愤怒。

你这个混蛋,既然现在这么讲原则,为什么当初不能那么好说话?为什么当初要把我逼迫到那个地步!去死吧!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让自己的愤怒稍稍缓解了下。

“特雷维尔小姐,我们当然不希望做对您哥哥不利的事情了他是我们重要的合作伙伴,更加还是国家不可或缺的要人,对他不利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她冷静地对着对方解释着,“作为合作者,我们一直在扶持他资助他,我们所孜孜以求的,正是和他这样的俊杰保持良好的关系。”

芙兰刚想再说什么,萝拉就直接伸手阻拦了她,“请您听我说完您的哥哥打算在上台之后。整顿整个铁路建设行业,收紧对行业的限制,还打算剔除一些不合资质的企业。也就是说,他打算在几年内实现少量企业对铁路建设上的垄断化而我们。我们希望成为这些垄断者中的一员,最为重要的一员。您明白吗?这一切对我们有多么重要。可以说,我们一直以以开放性的态度对待您的哥哥,就是为了等待这样的关键日子。”

“也就是说,你们打算通过我,去影响我的哥哥。让他将自己制定的政策偏向于你们?”芙兰马上明白了他们要求的实质。

“是的,就是如此。”萝拉干脆地点了点头,“我们的投资,当然希望在必要的时候得到报。”

“据我所知我的哥哥和您的父亲关系想到不错,如果您父亲想要得到他的关照的话,直接跟他说不就好了吗?”芙兰马上反问。

“问题是,这个牵涉的利益实在太大了,想要得到他关照的人实在太多了这些人里面,有些是我们对付起都有些头疼的人。”萝拉微微冷笑了起,“再说了,政治家大多数是不考虑感情的,纵使我们再怎么诚恳,也难以敌得过利益,我们拿得出利益,别人自然也拿得出。”

也就是说,为了避免和某些其他大人物生争抢,所以先打算走我的路线然后占据先机?

“听上去我没有干涉他意志的必要”芙兰马上答,“这是他自己的事情,我无权干涉。”

她的冷淡答并没有让萝拉望而却步。

“我们会给您找到理由的。”

接着,她又伸手到了抽屉里面,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份文件,“您知道的,我们这次打算营建一条铁路,所以需要购买您家里的土地,但是您不知道的是如果您希望的话,您就会成为这个铁路公司的一位董事,当然,是秘密的。”

就在她解释的同时,这份文件也慢慢地放到了芙兰的面前。“您看下,只要签个名,您就能够成为它的重要一员,而这个铁路企业也将成为我们两个家族联合企业的一部分。难道您不觉得这是一个极好的结果吗?”

“您您是打算收买我吗?”芙兰的脸色变得更加奇怪了。

“难道这还有别的解释吗?”萝拉马上反问,“这确实就是收买,我们打算用您影响未的国家政策。借此成为我国铁路事业的主要参与者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如果您要说这违法,我承认这确实违法,不过违法又怎么样呢?难道我们违法的事情做少了吗?金钱和权势让我们越了法律,您大可以不必关心这个。”

芙兰仔细地看着自己手中的这份文件。但是心却已经没有放在了这上面。

“您您”她喃喃自语,但是一时间什么也没有说出。

“我爸爸,把这次的铁路事业看成是让我用练习商业手段的小玩意儿,但是我却不这么看。就我看,铁路将是未我国最为重要、当然利润率也最高的事业之一。尤其是在您哥哥垄断化的计划开始之后。这个事业是太重要了,所以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夺取。”萝拉平静地劝说着,“而您,我看不出这对您有什么坏处,只要答应了我们,之后您不是可以借此夺取自己应有的地位了吗?我想,如果我们努力去做的话,到时候我们真的能够将这个铁路企业变成全国最重要的企业之一,而那时候我可以光荣地继承家业,证明自己不负父亲的栽培、而您可以平等地与任何人往。无需要过那种仰人鼻息的生活,这不是很好的结果吗?”

“但是您可是叫我自行其是,去改变我哥哥的既定计划。”芙兰低声答,“如果我这么做了的话,天知道他会不会生气。”

“自行其是有什么不对吗?”萝拉皱了皱眉头,然后反问,“难道您到了这个年纪,还想要做个木偶,别人规定您做什么就做什么,丝毫不敢越雷池一步?您想想。难道您能够一辈子呆在别人的阴影下吗?这对您的才华说是一种极大的浪费。”

芙兰却没有再犹豫了,而是将这份文件重新递给了萝拉。

“您说得很好,但是很抱歉我不想要。我还是不想因为您给的这些而去干涉他的计划,在小心修补好了我们关系的现在。我不想因为这种事而触怒了他。”芙兰微微笑了起,“不过既然您已经捐弃前嫌,那么我们以后继续做朋友吧!”

芙兰的笑容十分明媚亮丽,可以让任何人为之倾倒,但是在萝拉眼里,这个笑容却比任何样子都要令她恶心痛恨。伴随着这个充满了魅力但是却没多少温度的笑容。那些可怕的忆慢慢地涌上了她的心头。

这个人让她吃了那么大的亏,然而现在却还是拿她没办法,甚至向她请求帮助的时候还被这么干脆地拒绝了,这可悲的现实让萝拉的忿恨终于无法抑制地倾泻了出。

“特雷维尔小姐,您太让我失望了,让人失望失望到了极点!”

“什么?”芙兰还是带着她那种有些天真的笑容,仰着头看着对方,好像有些迷糊似的。

“您看看您说得这些话,可悲到了极点!什么叫做怕人生气?什么叫做不能触怒了他?什么叫做要维持关系?您自己看看,这些话算什么?您已经变成了这么可悲的样子了吗?您变成了一个畏畏尾,只顾着躲在别人背后喘息的愚者!”萝拉愤然站了起,怒气冲冲地看着她,“您之前虽然摆布了我,让我愤恨不已,但是您的手段和头脑尚且还让我有些佩服。我原本以为自己看到的是一个不逊于我的英杰,一个充满了意志力而且心地冰冷的聪明人,可是,我错了,如今我看到的是一个可怜虫,一个让人作呕的可怜虫!您被打击磨光了意志了吗?您的胆子都跑到了哪儿去了!”

虽然萝拉的斥责激烈而且刻薄,但是芙兰脸上微微的笑容一直都没有改变,好像没有听清她的话似的。

“我很清楚,您收买我的根本原因,是我哥哥的权势而不是因为欣赏我。”等到她说完之后,芙兰才慢慢悠悠地答,“那么,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为了一己之私影响他的计划、削弱他的权力和影响力呢?我亲爱的朋友,虽然我有时候有些笨,但是我分得清楚好歹呢我得依赖他,因为如果没有他,恐怕您自己也会给我两刀。不是吗?请别否认。”

接着,芙兰的笑容更加深了,“另外,如果您认为我和您一样冰冷,那就说明您一直以都看错我了,我的心里反而每天都燃着火,只是避免烧着人所以不表露出而已。”

“你以为您能够靠顺从得到想要的一切吗?”萝拉瞪着眼睛反问她,“简直天真,当奴才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忍气吞声的哀求只会让别人将你踏进泥里去!你忘了当初你过得是什么日子吗?”

打扮精致而又面无表情的萝拉,这幅恨意满满、咬牙切齿的样子确实十分罕见。

或者说,到目前为止,只有在这对兄妹面前,萝拉才这么失态过。

“当然了,我没有忘记,我怎么会忘记呢?”芙兰皱着眉头答,“奴才是得不到这一切的,我知道但是我会让他知道,我不止能做奴才,而且用不着您教我怎么做!是的,德博旺小姐,您终究是不会懂得我们这样人家的事情的。”

还没有等萝拉勃然大怒,芙兰的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当然了,我说过,我们已经尽弃前嫌了,我们依旧是朋友嘛。您这个提议说实话我有些动心,我会跟我的哥哥转达的,如果他不反对的话,我会同意您的提议,而且会尽心竭力地帮助您。”

这突如其的话,让萝拉有些错愕。

这种错愕甚至很快抵消了对方对自己门第的嘲讽。

原本她的打算是鼓动起这位特雷维尔小姐,然后造成既成事实,再以既成事实同夏尔周旋,结果没想到对方却是如此应,她一时居然没想到对策。

“如果他反对呢?”沉默了片刻之后她问。

“那就想办法让他不反对啦”芙兰微笑着答。“总会有办法的,不是吗?反正我们是好朋友,怎么能不先帮好朋友呢?”(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