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九章 忠心耿耿

第九十九章 忠心耿耿


                深色绒布窗帘都已经全部打开了,夏日的浓烈阳光透过大格玻璃窗,巨细无遗地投入到了这个宽阔的大堂当中。。しw0。

搁满了没有画布的框架或者没有装进框架的画布,被各种颜料染得千奇百怪的墙壁和地板,在这白炽的阳光下,一下子变成苍白一片,和还在阴影中的地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看着满是石膏、布料和颜料的画室,芙兰和玛丽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贪婪地将这种混合了颜料和灰尘气味的空气收入到了肺中。

“真是舍不得啊!”芙兰低声说。

当熟悉的气味进入鼻端的时候,她突然回想起了一些平日里深藏在脑海深处的回忆,回忆起了自己曾在这里学习和谈笑的一个个瞬间。那时的自己还是多么天真烂漫啊。

“是啊,太让人留恋了。”她的密友也共享了和她一样的感怀。“真难以形象,我们居然会亲手终结这里。”

芙兰视线在窗棂和墙壁的间隙当中四下逡巡,寻找着自己曾经在这里的一切痕迹。在它不复存在之前,她必须将尽可能多的地方收藏到脑海里面,珍藏这些最为美好的回忆。

这曾是她们认真学习绘画的地方,如今却要由她亲手摧毁,改建成一座画馆了。

“有些时候,我们总归要做一些让人伤感的事情,有什么办法呢?”芙兰轻声叹息,“我相信,我这么做,老师一定会很开心的。”

“我们是在执行老师的遗愿,我相信这也是他将这一切都送给你的原因。”玛丽点了点头。“这座画馆,我们一定要好好地维持,不然……不然就太可惜了。”

“那是自然的,我的画馆一定会是最好的!”芙兰毫不迟疑地回答,“我会让它拥有最优秀的那些画作,老师的名字也会因为这座画馆而永久流传下去!”

在交谈当中。两个从小结识的密友肩并着肩,以充满了激情的目光扫视着面前的一切,这完完全全是她们自己的事业。

就在这时,一些工人从旁边的小房间当中走了出。抬出了一些大箱子。

“瞧瞧,你们小心点儿啊!”一看到他们的动作好像有些大,玛丽连忙责备地追了上去,“这里面可是重要的画呢,要是摔坏了那可就麻烦了!”

她的话工人们可不敢怠慢。连忙小心翼翼地放了下。

芙兰不声不响地走到了这些箱子旁边,然后拿出了怀中的记事本,开始给每个箱子里面的画登记造册。些其貌不扬的箱子,收藏着她们的老师、老画家杜伦堡精心挑选的个人作品,以及他收藏的其他画家的作品,可以说是老师一生的心血。

因为里面都是重要的绘画,所以她在这里改建为画馆之前准备先迁到自己的家中好好收藏,为了防止路上丢失,她先要将这些画登记造册。

这些箱子自从老师死后就很少被打开过,外表已经被灰尘沾得灰蒙蒙的。但是芙兰并没有在乎这些灰尘,自己将一副又一副画框从储藏箱中拿了出。

因为太久时间没有人保养的缘故,有些画上面已经沾满了灰尘,而有些画布甚至都有些微微开裂了,恐怕需要尽快做修复工作了。

看着这些蒙尘的画作,芙兰蓦地感觉眼睛一酸,好不容易才没有让自己哭出。

“老师,对不起……”

她确实感觉很负疚。

老师带着对她无比的喜爱和期望,将这间画室在临死前赠给了她,结果她不仅没有按照老师所设想的那样。成为一座记载了自己成就的丰碑,反而成为了他最钟爱的学生与另一个学生施展无法无天的阴谋之地。

她在爱恋与仇恨的驱使下,狂热地参与了一个阴谋,甚至反客为主。自己凌驾于一个阴谋。她是如此狂热地投入其中,以至于再也没有半分顾及老师留下的遗物,让这些画都蒙了尘。

现在,狂热的季节已经结束了,她闯过了风暴,安然抵达了港湾。虽然还没有夺取到最后的幸福,但是她深信,自己所热烈企盼的那一天终将临。

“对不起,老师。”她低下头,轻轻地擦拭了一下眼角的眼泪,“我做了太多错事。但是现在,我可以补偿您了……”

玛丽知道她的心情不好,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站在她的旁边,为别的箱子里面的画登记造册。

“我的朋友,帮我吧,我们要把这里改建成为一座最好的画馆。”芙兰突然转过身,抓住了她的手,“不仅如此,我们还要让老师在身后变成第一流的画家!”

“第一流?”玛丽略微有些迟疑地反问。

她学了这么多年画,自然也会鉴定画家水平的等级,老师确实是个很优秀的画家,但是作为弟子她也只能承认,他和顶尖的画家还是有差距的。“这么做能行吗?”

“如果别人说,那不行,但我是特雷维尔,我说他是,他就一定会是。”芙兰以不容违背的语气说,然后她抬起了自己的手,虚指了一下半空,“玛丽,你又不是不知道,世人对艺术往好了说也只是半知半解而已,还不是别人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比起老师,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更能算欺世盗名呢!我……如今我既然已经站到了这里,那我们的老师就必将成为伟大画家的一员。我会用尽我的一切努力捧他,我自己买卖他的画作,捧出他的价值,直到他被捧进圣坛为止!只有这样,只有这样才是我对他的补偿……不然的话,我说一万句对不起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种态度,确实让人很难怀疑。

看她志气满满、踌躇满志的样子,玛丽禁不住笑了出。

“好啊,这还没开始,你就这么有干劲了!那就照这么办吧!”

在歉疚和激情的驱使下,她们两个很快就完成了每一幅画作的登记工作。接着,这些箱子又重新被封好了,工人们会将它们小心搬下楼去,然后装到马车运到特雷维尔侯爵的宅邸里面,然后它们会在这里暂时被封存。但是在画馆改建好之后,它们将会重新被搬回,成为画馆里面收藏的珍品,享受世人欣赏的目光。达成自己身为艺术品的使命。

而这些只会是开始而已,这个画馆将如同她所说的那样,收藏全世界的珍贵画作,成为她所属的特雷维尔家族宝座上的又一颗最美的点缀品。

当工人们将箱子都搬了出去之后,大堂又重新恢复了寂静。芙兰和玛丽因为心怀留恋。于是继续留了下,继续徘徊在这些旧日的遗迹当中。

当她们到墙角处的一处石膏像前时,芙兰轻轻地躬下了身,打量着这个石膏人像。“玛丽,谢谢你。”

“谢我做什么?”玛丽也躬下了身。

“谢谢你给我的那些建议,谢谢你在我最绝望的时候还站在我一边,陪我走过了那些最黑暗的日子。”芙兰满怀感激地偏过头看着她,“真难以想象,如果没有你……我会怎么样。”

“即使没有我,你还是能挺过的。你天生不会被吓倒的。”玛丽轻轻摇了摇头,然后伸手摸了摸这个石膏人像,“你的脑袋,不比它的脑袋脆弱,没有什么能够让你忘掉自己。”

芙兰沉默了,也许她确实说得对。

“但是即使这样我还是会感谢你,至少你告诉了我应该怎么走。”

“这是我应该做的呀?”玛丽微笑了起,“说起你的那些事倒也不能说走错了呢!你成功把他吓住了,他既然舍不得你死,那就只好抱住你咯。我只是告诉你。硬的走完了就得走软的,就算我不说,你迟早也会走的。于是——你看,开始奏效了。你成为了先生的臂膀,变成了他身边的人,而不是一个承载着过度想象的幻影……”

“是啊,在他的心里我终于变成一个真正的人了!天知道我为此付出了多少代价!”芙兰满怀苦涩地感叹,“但愿我在接下的路上不用再花费这么大的代价。”

“不会的,最难的已经走完了。、”玛丽笑着回答。

“谢你吉言。”芙兰朝她伸出了自己的手。“我哥哥对我说过一句话——如果你想要别人忠诚于你,那就永远不要只说漂亮话而什么都不给,忠诚应该是建立在相互的帮助和信任之上的——一直以,他也是以这种风格回报你的,而我……我也完全领会他的意思。所以……我要感激你的忠诚,也不会只是口头上的。我跟你保证,我所得到的一切,都能将一部分分享给你。只要我力所能及,无论多少财富你都可以找我使用,我绝不会跟你吝啬。”

“可别乱为自己立下承诺呢,亲爱的朋友,不然有时候你得追悔莫及。”玛丽大笑了起,然后伸手握住了好友的手,“我知道,你对我心存歉疚,你后悔那次对我动手,所以想要百般补偿我。”

眼见她提到了这茬,芙兰马上别开了视线,她确实对此羞于启齿。

“不过,这种歉疚是没必要的,我没有放在心上的,因为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再说了,你帮了我那么多,讨回点儿利息也是应该的。”玛丽仍旧微笑着,不过眼睛里的视线已经变得严肃了起,“不过,我有件事得要建议你呀。”

“什么建议?”芙兰有些疑惑。

“既然形势已经逆转,那你就不要再做别的傻事了,按照现有的路走下去自然可以抵达终点。”玛丽轻轻耸了耸肩,“没错,我的意思是,既然木已成舟,那你就接受现实吧……别想着再改变什么了,特雷维尔夫人就是特雷维尔夫人,他们的孩子也将是蒙受祝福的继承者……既然你一定要坚持这样的路,那就只好接受这样的结果了。”

芙兰心里突然一紧。

是的,再难受也只能承认了。

“你说得没错,我都知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再对她做些什么了,既然上帝是这样的旨意,那我接受。但是……我应得的那份我必须得到,她休想阻挡我,还有,如果她自然早死的话,那可不能怪我,我依旧期盼着这一点!”

“那你就带着这一份期盼,好好地活着吧。”玛丽的笑容越越和煦了,“我会依旧伴随在你的身边,协助你实现你的每一个愿望。”

“多少金银珠宝,也难以回报这样的忠诚啊!”芙兰大笑了一声,然后骤然伸手抱住了她,“你也会实现每一个愿望的!我发誓!”(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