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章 真正的家人

第一百章 真正的家人


                在将老画家遗留下的画作都清点并且装箱完毕之后,这对密友乘坐马车,跟着这些运送画作的出租马车一起回到了特雷维尔侯爵府上。

和在画室时一样,在回家的路上,一路所见的景致又勾起了芙兰心中满腔的回忆。

从她十三岁开始,她就一直在这条路上回,带着对绘画的热爱去画馆,然后带着满腔的憧憬和欣喜回家。

有疼爱自己的爷爷,有看重自己的老师,每次回家都可以看到在家中的哥哥……那时候她是多么幸福啊!

然而,现在她再也找不到每次回家的那种感觉了。

一想到这里的时候,芙兰心里突然有一种极其失落的感觉。

正因为这种失落,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就连回到家门的时候也是意兴索然,在吩咐仆人将画作都卸下并且指定了存放的地方之后,她也不管那些画的事情了,任由玛丽为她尽心尽力,而她自己则走回了宅邸,准备先回自己的卧室休息一下。

然而,当她刚刚走进客厅的时候,却发现她的兄长正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她,朝她做了一个开玩笑的手势。

今天……他怎么会在这儿?这个问题在她脑中一闪而过,但是很快就被欣喜所替换了。

久违的感觉又重新回到了她的心中,好像时间并没有流逝一样。

“先生!”她不管不顾地向夏尔冲了过去,跑到了他的面前,“您怎么了!”

“难道我不能做客吗?”夏尔笑着反问。

“不……不!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了!”芙兰连忙摇头否认。“我……我只是很意外,当然。我……我也十分高兴!真的,高兴极了!

看到妹妹如此语无伦次的样子。夏尔禁不住笑得更厉害了,然后习惯性地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她肩后的金发。

“这么久没见到你,今天我也很高兴。”

接着,他又打量了一下芙兰的衣服,发现上面有些灰尘,不禁有些奇怪,“今天你好像在外面忙了很久?”

“是的,我去了老师的画馆,在那里把他遗留给我的画作都收了起。”芙兰马上回答,“您之前不是跟我说过的吗?我打算把那里改建成一座博物馆,收藏我们特雷维尔家族收集起的佳作,在建好之前,我要把那些画都收藏在家里。”

“哦,是这样啊……”夏尔明白了,于是又抹了抹她的头发,“这才刚刚回你就已经开始着手去做了?还真是积极啊。”

“您交代给我的事情,我第一时间就去做。难道有问题吗?”芙兰略有有些紧张地看着他,“您……您好不容易愿意让我帮您办事,那么我怎么能够不积极呢?难道……我这么做您不满意吗?”

“不,我十分满意。你做得很好,有这种干劲我也很开心,继续去做吧。不用担心什么。”夏尔连忙安慰了对方,顿了顿之后他叮嘱了一句。“如果在资金方面有需要的话,就告诉我吧。我会帮助你的。”

“谢谢您,先生!”得到了认可之后,芙兰开心极了,笑容满面地看着兄长,“我会尽心竭力去做的!请您绝不要怀疑我的热忱。”

接着,她趁机欢呼雀跃向前投了下去,猝不及防的夏尔下意识地伸出了自己的手,将她揽入了怀中。

“喂?!”夏尔想要推开她,但是芙兰已经揽住了他的腰,仓促当中没有能够推开,反而有些手忙脚乱。

两个人纠缠了一会儿,夏尔被她的头发丝缭乱得脸都有些发痒。

虽然这很像小时候两个人的嬉戏,但是芙兰现在的身体却已经绝非当年那个青涩的少女可比了,两个人贴在了一起,夏尔也巨细无遗地感受到了弹性的触感。

一晃她都已经快二十岁了啊……真的已经长大了。夏尔的脑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别胡闹了!”片刻之后,他终于回过神了,“我还有事情要跟你说呐!”

“什么事情呢?”芙兰还是抱着他,只是不再动了,“现在就可以告诉我啊?”

眼见怎么推也推不开,夏尔只好放弃了这个打算。

“你最近有空吗?”他忍住了心中的那种奇怪的感觉,然后低声问。

“有空?我有空啊!”芙兰马上回答,“您是有什么事情要让我办吗?”

“是的……有点事。”夏尔点了点头,“你肯不肯跟人去南方一趟……”

“去南方?跟谁?”芙兰马上问,“如果您需要我去的话,我明天就可以准备行装。”

“倒不用那么那么紧张,时间没那么急。”夏尔微笑了笑,“我只是想让你去帮我履行一项契约,完成一笔交易而已。嗯,就是和德-博旺小姐一起去。”

“萝拉?!”一听到这个人,芙兰的身体就稍稍僵硬了,“她?到底是什么事呢?”

“是这样的……我将把我在南方购买的土地卖给她们家,因为她们家经营的铁路公司现在需要这些土地。”夏尔打起精神跟她解释了情况。“为了避免被他们暗地里做什么手脚,我希望你跟着萝拉去一趟,把这个交易敲定,顺便也学习学习怎么经营。”

经过了夏尔的解释之后,芙兰总算明白了。

原,哥哥真的打算开始重用我,让我参与到家族的事务当中了……

“您怎么想到派我呢?”

“很抱歉,最近我事情太多,原本我打算让夏洛特去的,不过现在她怀了孕也不好到处走,想想去也只好麻烦你了。”夏尔又笑了笑,“再说了。过得不久我们还要去奥地利访问,恐怕她没有什么时间到处回。”

“去奥地利?”芙兰有些疑惑了。“为什么您要急着去奥地利呢?还有,夏洛特不是怀了孕吗。为什么还要跟着您去?”

“这个嘛……我们有各种考虑。”夏尔笑而不答。“你就别追问这种细枝末节了。”

从他的笑容当中,芙兰看出了一些端倪,知道里面有些隐情,而且知道自己不该问下去了。对于可以跟着夏尔到处跑的夏洛特,她的心里难以抑制地产生了一些嫉妒感,不过她很好地将这些嫉妒埋藏到了心里。

“当然,我知道你不喜欢德-博旺小姐,如果不愿意去的话,我可以另外托付给其他人……”

“不。我十分乐意去为您办这件事。”芙兰连忙回答。“请把它交给我办吧!”

这是一种历练,也是一种信任。她不能辜负这种信任。萝拉那种人虽然刻度狠辣,但是自己已经和她交过手了,完全有不落下风的自信。

不过,毕竟是要事,她不能按着自己的性子随便。“不过,能不能让玛丽跟我一起去?玛丽跟您办事那么久,很多东西她都明白……”

“就算你不这么说我也想要这么做,所以你尽管可以带她去。”夏尔马上答应了她的要求。“那么你就是答应了我的任务了吗?那还有别的要求吗?”

“没有了,我会在玛丽的帮助下,尽自己的一切努力,达成您需要的效果的……我也会努力学习。成为您一个出色的助手,您放心吧!萝拉打不过我的,我已经把她掂量过了!”芙兰欢呼雀跃之下什么都答应了下。

“你掂量她的手法可让我不敢恭维。”夏尔的脸色微微僵了僵。

他又想起了不久之前妹妹和这位德-博旺小姐勾结起所干下的那些事情。

芙兰的笑容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面的痛悔和歉意。“对不起,先生。我一时糊涂,给您添了那么多麻烦……我现在也后悔极了……”

虽然口中是在道歉。但是说实话,她的心里并没有多少歉疚感。

玛丽说得没错,如果我不做那些的话,又怎么会有今天呢?她在心里暗想。

不过,这种楚楚可怜的样子,还是打动了夏尔的心。“好了,过去的事情就没必要再谈了,我们要向前看,你以后不要再和外人勾结在一起对付我就好了,不然我真的会伤心透的。”

“嗯,向前看,您放心吧,我再也不会和旁人图谋对付您了……我只会成为您忠心耿耿的助手,为您赴汤蹈火,绝无退缩……”芙兰立即就给出了保证,然后骤然将头向夏尔的脸蹭了过去,“请接受我的道歉吧!”

喂!你要道歉也没必要用这种方式啊!夏尔想要呵斥她,但是芙兰的动作实在太快了,所以他一时间竟然没有得及说,当妹妹的嘴唇贴近了他的脸时,他反而惊愕得说不出话。

“咳咳!”就在这时,楼梯上突然传了一阵响动和轻咳声。

两兄妹同时被惊得僵住了身体,然后迅速地分开了。他们同时转头过去,然后看到了正站在二楼楼梯上面的特雷维尔侯爵,老人正以奇怪的视线,看着沙发上纠缠在一起的两兄妹。

这……他们两个人突然感觉到无比的尴尬。

“我先去休息一下,您有事先和爷爷谈吧!”芙兰红着脸跑开了,沿着楼梯跑上了二楼,然后直奔自己的卧室。好在她的卧室和爷爷的并不在楼梯口的一侧,所以她也不用面对经过爷爷身边的尴尬。

独自面对爷爷那种视线的夏尔,好不容易才勉强压下了那种尴尬。

“爷爷,我刚才过的时候听说您的休息,所以就先没打搅您了。现在休息得还好吗?”

“我还好。”老人仍旧打量着他,然后一步步地沿着楼梯走了下,脸色很平静,看不出什么异常。“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

“我是找芙兰的,因为有些事要交代给她。”

夏尔接着将自己准备交代给芙兰的任务说给了他听,“您看,刚才芙兰实在太开心了,所以做了那样的动作,您不用放在心上……”

“她这么小你就赋予重任,是不是太早了?”老人突然问。

“她年纪已经不小了,上次她想要为我办事的时候,您不是支持的吗?”夏尔有些疑惑。

“可是你现在交代给她的不是小事啊,再说了……她也没什么经验。”老人还是有些疑虑。

“经验是可以积累的,她聪明得很,我看没什么问题。再说了,我会让玛丽跟着她的,应该不会出错。”夏尔还是坚持了意见。

“她已经长大了,迟早会出去的。”老人低声说。

夏尔沉默了。

“您在心里好像已经把她当成了外人了,我感觉这样不太好。”片刻之后,夏尔大起了胆子,小心地看着自己的爷爷。“我觉得,您……您应该继续像过去那样对待她,把她当成是我们中的一员。”

“你没看过那封信吗?”老侯爵反问,语气里面充满了无奈,“虽然我同你一样不情愿,但是我们毕竟要面对现实啊,孩子。”

那封信是她特意逼爸爸写给我们的,为了创造我们结合的条件——这种话他是绝对不敢说的。

“我总感觉那封信有些奇怪,感觉爸爸根本没有理由这么做啊?再说了,如果爸爸真的是找了个外人抱养,按理说既然已经做出了那样的决定,那么他就应该在以后缄口不言,把一切秘密都尘封在黑暗当中,为什么非要拖上十几年,然后写一封含糊的信跟我们说这些呢?”

“可是那确实是你父亲写的。”老人微微有些迟疑。“就算有可能不是,但是也有可能是真的。”

“不管是不是真的,这对我说已经不重要了。血统我并不是那么看重,无论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相,对我说没有区别。”夏尔昂首回答,“无论如何,她就是我的至亲,她是我从小照顾下长大的,我们的感情羁绊即便没有血缘作为纽带,我想也足够深厚了。”

当听到夏尔说“血统我并不是那么看重”的时候,老人的眉毛动了动,有些不高兴。显然,对他这种老派的贵族而言,这种话确实十分难听。

但是,他张了张口,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毕竟那也是他钟爱了多少年的孙女啊……某种程度上,夏尔的话,反而解开了他心里的一个心结。

“好吧,你说得没错,我确实应该继续把她当成我的孙女,我也依然爱她。”最后,老人点了点头,然后斜睨了他一眼,“不过,你们两个人也注意一点吧,怎么闹成这样了?我知道从小你们两个就很亲热,感情很好这是好事,但是都到了这个年纪了,总该避避嫌。”

“嗯,我知道。”夏尔又有些尴尬了。

“她既然是你妹妹,那你就不要多想了,天下女人那么多,何必自找麻烦?”老人又扫了他一眼,“夏尔,我知道,夏洛特最近怀孕了,而且你也该放松放松,玛丽我就看着很不错啊,有时间多陪陪她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