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二章 举手之劳与传道解惑

第一百零二章 举手之劳与传道解惑


                如同自己爷爷所希望的那样,夏尔在这一晚确实留宿在了他的家里,确切地说,是留宿在了爷爷秘书的床上。

当他从睡梦当中苏醒过的时候,已经是大白天了,阳光从窗户当中直落而下,扫到了他们的身上。

玛丽还同他拥抱着,躺在他的怀里,昨晚的欢愉所遗留下的痕迹比比皆是,就连她的身上,也留下了一些红痕,犹如像是白纸上的某些斑点一样,看着既让人心疼又让人心动。

虽然有可能犯了一个对不起夏洛特的错误,但是我感觉很好。静静地思索了片刻之后,夏尔心想。

背叛了怀孕的妻子,他却意外地发现自己心中现在并没有多少后悔的感觉。

难道我确实是个无可救药的人渣?

好像这个根本不需要答吧,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他在心里苦笑。

既然本就是人渣了,那有什么必要再装作内疚呢?他带着这种自暴自弃一般的想法,伸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玛丽光洁的背部。触手可及的皮肤光滑柔嫩,就犹如在抚摸一幅锦缎一般。

就在他无意识的抚摸之下,玛丽也微微睁开了眼睛。模糊的视线很快凝聚到了他的脸上,接着,玛丽的脸上也浮现出了那种常有的笑容。

“看您昨晚玩得挺尽兴的。”

“希望我也能给你同样的感觉。”夏尔笑着答。

“嗯,我也感觉十分开心。”玛丽貌似严肃地点了点头,“我很庆幸自己圆满地完成了缴纳贡赋的任务。尽了封臣的本分。在奉献自己的过程当中,我们的美德也得到了升华……”

“够了。别这么说了,直接说我有没有让你也尽兴就得了。”夏尔连忙阻止了她有意的长篇大论。

玛丽没有答。只是抬着头,用她那种夹杂着调侃和略微一点讥诮的笑容瞧着他。

男人真是奇怪,她暗自心想。他问自己开心不开心,本质上还是希望得到一个“我并不是爱你的钱和地位,而是爱你的人本身”之类的styletxt;话而已。似乎每个男人都有这种冲动。

可是玛丽却偏不想让他这么容易满足。

“我明白了。您一定觉得很遗憾,因为我没有脸红着说自己很高兴,满足您的征服……”玛丽的笑容慢慢收敛起了,然后貌似严肃地打量着他,“那么。我告诉您吧,我太开心了,和您呆在一起,让我舒服得不了,求您了,一直呆在我的身边吧。”

尽管这个答案字面上让人十分满意,但是夏尔这下却怎么也高兴不起。

“你好像很喜欢调侃我?”片刻的愕然之后,他颓然叹了口气。

看到他略微失落的样子,玛丽禁不住噗嗤笑了出。

“难道您不觉得这很有趣吗?”

接着。她突然伸手,紧紧地抱住了夏尔,“好了,我真的很开心。先生。”

我并不觉得有趣啊……夏尔当然不会这么答了。

不过,现在感觉好多了。早这么说不就好了吗?哪怕演戏也可以啊!

他看着躺在自己怀中的女子,看着她。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

“真是一只小猫。”

“猫很聪明的,不是吗?狗太冲动了。总喜欢凑在主人的身边,虽然大多数时候让人觉得可爱。但是一直如此的话,总会令人生厌。但是猫却知道若即若离,总是将距离摆在恰到好处的地方,从不让主人感到为难……难道您不喜欢猫吗?”

“可是如果猫太聪明了,主人也很为难啊,他不知道猫到底怎么看的。”夏尔双手端住了她的脸,然后捧到了自己的面前,接着他和玛丽的眼睛对视了起,“告诉我吧,玛丽,猫喜欢主人吗?”

终究是男人啊,不管怎么样,总想问出一个答案。看到夏尔如此表现,玛丽的笑容变得越发深了。

“如果您非要得到一个答案的话……那么我会说,猫当然喜欢主人了。”她金褐色的瞳孔里面,总是流动着一些讥诮,“可是您会接受如此简单的答吗?”

夏尔呆住了。

玛丽这个答实在是有些过于轻巧,总让他感觉抓不住她确实就跟一只猫一样。

不过,不管她是出于真心,还是出于讨好自己的需要,对夏尔说,有这个答案总比得到一个残酷的答案要好。

我们有时候确实需要自欺欺人,他在心中暗想,反正也不会有多大的区别吧,何不让大家都开心点。再说了,我又有什么资格理解气壮地要求别人迷恋自己呢?

“我接受你的答案。”他轻轻垂下脸,轻吻了一下玛丽的额头,“谢谢你,玛丽,我会……”

他刚想说“我会报你的”,但是蓦地却发现这时候说这种话确实不合时宜,于是改口了,“我会……一直照顾好那只猫的,直到她不希望我照顾为止。”

“猫也会谢谢您的,先生。”玛丽也亲了亲他的脸颊。“有件事您恐怕不知道,其实猫也讲忠诚。”

“但愿能够一直如此。”夏尔笑了笑,然后将她放了下,自己走到床下重新换起了衣服。

“昨晚您没家,夫人那边没问题吧?”玛丽也轻轻地起身了。

“应该不会有事。”夏尔尽量平静地答,“我事情那么多,不家是常事,再说了……我在我爷爷家留宿,有什么关系?”

“您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玛丽貌似严肃地点了点头,“虽然听上去您还是有些心虚。”

……

“我真恨不得再把你好好惩罚一下。”沉默了片刻之后,夏尔无奈地说。

然后他从衣兜里面掏出了怀表,打量了一下时间。“真可惜我今天还和人有约。”

“哦,那真是遗憾。”玛丽挑了挑眉头。“那,您要不要我出去帮您看看再走呢?如果您就这么出去的话。万一碰到某个您不想要碰到的人,您岂不是为难?”

…………

“好吧,谢谢你。”

玛丽说得很对。今晚他在这边留宿,爷爷肯定是知道的,他也不在意爷爷知道,但是他却不想让那个人知道。不然,那就实在太尴尬了。

“很幸运,她现在在储藏室里面整理那些画,而且看上去不知道昨晚的事。”玛丽出去了一会儿就了。“您赶紧走吧,我去那里找她,给她帮帮手。”

“谢谢,谢谢……”夏尔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谢什么,只是闪身走了出去,

自己的马车昨晚早就打发去了,他一走出自己的家门不远,就找了一辆出租马车,然后一路到了和平大街的一家高档餐馆当中。

因为如今的地位大不相同。所以他刻意低调,拿着一份报纸边看边走进了这家餐馆,然后走上了楼一路往自己约定好的包厢走了过去。

门并没有关,他轻轻一推就推开了。

“特雷维尔先生!”一看到他的脸。安德烈别祖霍夫,这个瘦瘦高高留着小胡子、长相很斯文举止也非常礼貌的俄国人,就迎面走到了他的面前。然后向他殷勤地伸出了手。“真高兴您能赏光。”

“能够再见到老朋友,我也很高兴。”夏尔也伸出手同他握了握手。然后两个人一起坐到了餐桌边。

安德烈之前在外交部求见他,但是夏尔当时正好不在。所以他只能跟秘书留下了一个便条,表示自己想要再请夏尔吃一顿饭。虽然作为外交部的重要人士,私下里和别国的外交人士吃饭好像有些不大对劲,但是夏尔却想都没想地答应了下,毕竟这位安德烈别祖霍夫和他还算是有些交情。

就在数年之前,他就是在好友阿尔贝的带领下,在这个餐馆里面和这个俄国人结识的,那时候他还是毫无地位的叛乱分子,为了给自己筹措一些经费,他将一批伪造的古董外卖给了安德烈别祖霍夫。那时候,他和安德烈别祖霍夫的往总带上了点儿浪荡子之间的江湖习气。

而如今,他已经成为了全法国都瞩目的大人物,而安德烈别祖霍夫只是由俄罗斯驻法使馆的三等秘书变成了二等秘书,两个人之间的地位已经大不相同,因此相互间的往总带上了一点夏尔居高临下的味道。

也许是夏尔的错觉,也许真的是安德烈刻意为之,总之他觉得这个俄国人现在对他有些毕恭毕敬。而且,不得不说夏尔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一下子成了我们的同行,而且看样子你干得还真不错。”刚刚一落座,安德烈殷勤地给两个人都倒上了酒。“上次您可把我们的大使气得不轻,他之后就当着大家的面大骂了你。”

“哦?那我对此深表高兴。”夏尔不动声色,“您得知道,这个人当面侮辱了我的爷爷,我很庆幸自己能在他离开巴黎之前给他狠狠一耳光。”

“噗哈哈哈哈……”看到夏尔这么嚣张的样子,安德烈反而大笑了起,“夏尔,你放心,我不是你问罪的,说实话我很高兴你能把他气成那样。这位伯爵先生一直都是一副自命不凡的样子,老实说我们也很高兴他吃了那样的亏。不过……我可以问下他是为什么那么生气吗?”

“这个我可不能告诉你了,有些事情只能算是机密。”夏尔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或者,我该按我们的行话答复你了:对不起,无可奉告。”

“哦!看啊!你是多么纯熟啊……”安德烈一点也不以为忤,反而继续大笑了起,“夏尔,你是个天分很高的外交家,这一行你能干出事业的。,让我们为了外交干杯!”

“干杯!”夏尔也不拖泥带水,直接和他碰了杯,然后将一杯白兰地一饮而尽。

烈酒一下肚。两个人顿时就变得更加亲近了起。

“夏尔,我真的很高兴你能够以这样的态度对待我。”推杯换盏一会儿之后。安德烈的脸微微有些发红了,“我原本以为现在很难见到你了。毕竟……”

“友谊有的时候是可以超越地位的,更何况其实这个年代,我们每个人都称不上有稳固的地位。”夏尔笑着答,“与其把心思花在摆架子上面,我倒是想要尽量多和别人维持下友谊,这样等到我不幸失去地位的时候,至少还有朋友可找。”

“哎,你说得简直太对了!”仿佛是触碰到了心中的什么共鸣似的,安德烈喊了出。“你知道,我已经不年轻了,我的父亲也已经渐渐年老了,我没有太多资本和时间可以挥霍。可是比起你,我简直可以说是一事无成,我把青春年华都挥霍到了这座城市里无休止的享乐当中……”

“今天你怎么变得像是个诗人了,安德烈?”夏尔有些奇怪地看着对方,“我记得你平常不是这样的,而且你应该对此乐在其中才对。”

“没错。我乐在其中,并且以后还会继续沉迷……然而,我得为自己做些打算,夏尔。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我父亲年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蒙上帝的召唤,而我的哥哥继承家业之后可不会再对我慷慨解囊。”安德烈有些狡黠地笑了起。“我得为未做些打算,而你。你正好可以帮到我。”

“帮你?”夏尔停下了手,然后有些好奇地问。“怎么帮呢?”

“准确地说,是帮我的父亲……”安德烈的声音越越低了,“是的,夏尔,我父亲现在有个忙需要您帮,而且他乐于为此出钱。”

“出钱……请我帮忙?”夏尔更加疑惑了。

他的父亲,别祖霍夫伯爵是俄国出了名的大地主,也是俄国屈指可数的大富豪之一,这样一个人,居然想要请求自己帮忙?

莫非是有什么走私或者其他什么违法的勾当吗?

还是……

“我很乐意帮助尊敬的别祖霍夫伯爵,不过……”夏尔含蓄而有保留地答,“安德烈,你也知道的,我的立场不容许我罔顾国家的利益。”

“不不不,先生,我父亲绝对不需要你出卖国家利益。”眼见夏尔如此答,安德烈连忙摆手否认,“他只是……他只是希望你能帮他签发几张护照,让几个人可以安全从俄国到法国而已。这对你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对某些人说是救命之恩,而且……我的父亲还乐意为此出高价,你只需要动动笔签几个名字,就可以换到大笔的法郎。”

夏尔略微的明白了什么。

“有些东西可不是那么好签。”夏尔冷静地打量着对方,“我得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会不会对法国有损。”

“绝对不会对法国有损,相反他们还都十分喜欢法国,希望把俄国也变成法国那样。”安德烈温和地笑了起,“夏尔,我就明说吧,如果不肯也请为我们保密。他们……他们有些反对沙皇陛下的言行,所以政府通缉他们,我父亲需要把他们安全地带出。而且你放心,护照上面都是假名,绝不会有人因此牵累到你的身上,你只需要签名然后收下法郎就可以了。”

贿赂我?以为我这么容易贿赂吗?

不过……这似乎很有趣啊,身为俄国大富豪大地主别祖霍夫伯爵,明明是个既得利益者,但居然还是**分子的支持者……有趣。

“法郎有多少?”他装作十分异动。

“我父亲打算出十五万法郎拯救他们。”安德烈不假思索地答。

看伯爵至少答应付二十万,他肯定从中截留了。不过夏尔无所谓这个。

“我会考虑的,如果真的确定没有问题的话……我会帮朋友一个忙。”沉吟了片刻之后,夏尔答。

“谢谢你,夏尔,真够朋友!”安德烈兴高采烈,“这下我父亲一定会很高兴的。”

接着,两个人继续推杯换盏,只是谈些有趣的事,仿佛刚才的交易不存在一样。

“对了,我的朋友,我想问你个问题。”临近走的时候,夏尔突然问。“你应该很专业的问题。”

“什么?请尽管问吧。”

“如果有个女孩子总喜欢调侃你,讥嘲你,还喜欢故作严肃地说自己喜欢你……”夏尔一脸迷惑地看着对方,“那么她到底喜欢不喜欢你呢?”

“肯定是喜欢咯,如果讨厌我的话,哪个女的会多跟我说几句话?”安德烈一脸的迷惑,“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有些女孩儿就是喜欢口不对心,因为她们觉得过度表白自己会显得弱势或者难为情,所以她们想要用各种其他方式逗弄你,借此提醒你自己的存在而已,这种女孩儿虽然不多见,但是我也碰见了几个,老实说有时候和她们玩在一起还挺好玩的……怎么,你也碰上了这种?”

安德烈好像明白了什么,一脸玩味地打量着夏尔,“这种女孩儿一般很聪明,你小心点儿应付吧。”

他可不在乎夏尔有妻子这件事。

“谢谢你,我的朋友。”夏尔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想你解决了我的一个难题了。”

哪怕靠着这句话,我也得帮帮你的忙了,朋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