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八章 胁迫与誓约

第九十八章 胁迫与誓约


                “您……您真是让我为难。”在夏尔的注视下,玛蒂尔达有些纠结地垂下了头,“您难道觉得这是一件轻轻松松就可以随便跟我说的事情吗?”

“当然不是可以轻松说的事情了,”夏尔点了点头,“所以我才会过找你说啊。”

“……您……”玛蒂尔达突然有一种不知道该如何说的感觉,“我是该感谢您对我的信任,还是应该斥责您在给我出个大难题呢?”

“这话怎么说起?”夏尔貌似疑惑地问。“我只是请求你帮我一个忙而已。”

“难道不是吗?现在担任部长的是我父亲,不是我……您抛了一堆甜言蜜语给我,然后却同时将这么重要的责任抛给了我背负!”玛蒂尔达显然有些生气了,一把推开了夏尔的怀抱,“没错,我是父亲的助手,能帮上他的忙,他有时候也听我的主意,可是……可是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插得上手呢?我……难道您要我就这么回去跟爸爸说‘爸爸,请您辞职吧,因为我亲爱的夏尔想让您走’?您觉得我说得出口吗?如果您想夺走一个人的东西,那么得体的方式是自己去跟那个人说,或者就算哪怕闷∧■口不言也比要求一个女儿去对父亲说要好!”

“玛蒂尔达,抱歉……我并没有想要逼迫你的意思,相反,其实我是做了慎重考虑才选择由你代为通知的。”夏尔一脸歉意地看着对方,这次是真心实意的,“我知道这对你说十分难办。可是如果我真的跑过去跟你父亲说的话,那么我们两家人的关系不是有决裂的风险吗?正因为我不想要让我和你陷入到那种风险当中。所以我才会请求你,让你先回去转告一下伯爵。并且劝他听从我的意见,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让两家人的关系继续和谐,不伤感情地解决这个问题。”

“不伤感情……哦,不伤感情!难道您觉得跟我提出这样的要求,我还能够安之若素吗?”玛蒂尔达喃喃自语,“您知道吗?您是在逼迫我做出选择,是站在爸爸一边还是站在您一边!”

“如果非要你选呢?”夏尔反问。“你要怎么选?”

“如果我选爸爸一边呢,您又会对我怎么样?”玛蒂尔达却同样以反问作答。

“我不会怎么样的。因为我知道你会怎么选。”夏尔自信满满地看着对方,“玛蒂尔达,你很聪明,比我以前想象得要聪明得多,你不会不知道我告诉你这些事情的用意——你只要答应了我,让你的父亲同意我的要求,那么这一年时间里面他可以从从容容地为自己在部长任上做好收尾,能捞多少就捞多少,我以后绝对不会对前任多说一个字。难道一年时间还不够你们一家人做好准备吗?”

“如果我不答应,您就会不顾我们的情分,把我爸爸当成敌人整,就像那时候一样吗?”玛蒂尔达仍旧带着怨气反问。

“你不会那么做的。”夏尔还是极为笃定地看着对方。“你不会让自己挡着我的路的。因为你爱我,同样,也因为你知道我会怎么做。”

玛蒂尔达咬住了嘴唇。再也没说什么了。

是啊,她知道如果不答应的话。这个特雷维尔家族的君长会怎么做,因为她太了解他了。虽然他爱自己。但是动手的时候他也不会有多少犹豫。

这种毫不迟疑的刚毅和自信漫漫的坚定意志,曾经是她在他身上找到的最令人喜爱的特质,然而,当需要亲身面对这种特质的时候,她才知道那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

玛蒂尔达知道,这算是一种最后通牒——同时也是一个冷酷刚强的人在动手之前的最后温柔了。

“您说得没错,我没有什么不同的选择,因为我爱您,我不愿意同您决裂,更不愿意我们一家成为您的敌人……”片刻之后,强忍住了泪水的玛蒂尔达慢慢地抬起了头,凝视着夏尔,“可是……您不觉得您这样太过于残忍了吗?您把我,把我们一家当成臣仆,予取予求,任意摆布。然而您却连一个君主对臣仆应该有的关爱也不肯赐予我,您这样的太阳太冷了,让人环绕起浑身发冷,只靠着命中注定的牵引力让人无法逃离……”

“玛蒂尔达!”夏尔感觉有些不对,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玛蒂尔达的情绪实在太过于高昂,以至于他一时间插不上嘴。

玛蒂尔达的脸已经完全涨红了,全身都有些发抖,眼睛里面好像也出现了些泪光。

真难以想象,像她这样爱好文学而且性格恬静的女子居然会有这么激动的时候。也许是因为久别重逢的喜悦被这样打击,以至于心理落差实在太大的缘故吧。

“您太让人伤心了!这么久不见,我一直都在等待着您,等待着您处理掉自己的一切麻烦然后重新找我,为了怕给您添麻烦,我再怎么念想您也从未找过您,把一切都压在了心里……结果我却等到了今天?”玛蒂尔达说着说着,眼泪终于也流了下,“为什么您要这样对待我呢?难道我命该就受这种对待吗?好吧,也许确实如此……我破坏了他人的幸福,所以上帝要惩罚我,注定我得到这样的报应,好吧,我能够接受……”

“玛蒂尔达,玛蒂尔达!”听到这里的时候,夏尔终于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他连忙伸出手,想要抱住对方。

玛蒂尔达伸手去推,但是因为气力终究差得太远,所以最后还是只能重新回到他的怀抱里面。“抱歉,玛蒂尔达,可能我的说法让你有所误解了,你说我从没有顾及过你,这绝对是你想错了。正因为在乎你的想法。我才会将一切都说给你听不是吗?如果你想听甜言蜜语我可以面不改色地跟你说一万句,但是那样有什么意义呢?正因为——正因为我将你看成了我可以平等看待的人。所以我才征求你的帮助,好吧。如果你真的觉得这个太难办的话,我另外找人去跟他说吧,既然你不喜欢,我就不跟你谈这种事。”

“难道在您的眼中,不跟我说,然后对我父亲拔刀相向就是对得起我吗?”玛蒂尔达抬起头瞪着夏尔,“您这种自欺欺人的办法有什么意义?!”

“那你到底想要怎么做才肯谅解我?”夏尔追问。

在他的注视之下,玛蒂尔达闭上眼睛吸了口气。

“您的决定真的无可更改了吗?”

“是的,真的抱歉。我的时间表十分急迫。相信我,如果真的不是形势所需,我怎么会让你受到煎熬呢?”夏尔十分认真地回答,“我必须让我的爷爷毫无后顾之忧,也必须将我的势力建立起。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变幻的时势当中保全自己,不是吗?好吧,如果你真的觉得很为难的话,我可以把宽限的时间加上两三个月。这样你们应该可以更从容地利用这段时间把事情处理好。”

“好啊,在你的心里,我就值两三个月!”玛蒂尔达嚷了起,一把想要挣脱他的怀抱。

“我的计划不是可以为任何人延迟两三个月的。玛蒂尔达,你可以将这看成我对你无比的看重。”夏尔牢牢地抓住了对方,然后盯着他的眼睛。“也许你觉得我这样是自高自大,但是没关系。我告诉你,我决不允许你拒绝我!”

是这样……对就是这样!

玛蒂尔达的紧紧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这不是因为伤心,而是因为害怕将自己心中的喜悦暴露出。

是的,从始至终,当听到了夏尔的要求时,她的心里就没有什么剧烈的波动。在伴随爷爷的时候,她已经见惯了各种政治交易,比起那些,夏尔提出的反而算是有情有义了。

然而,就在同一刻,她敏锐的头脑突然发现,现在是提出条件的最佳时刻了,男人在内心有愧的时候什么都愿意做,所以她就开始显得伤心欲绝——一回想起最近这段日子,她的伤心反倒就不是表演出的了。

她心里知道,她已经把这个人逼到了最后的墙角了,如果再逼迫下去,得到的就不会再是让步,而是强硬的蛮干。

自从那一晚乐极生悲,被夏洛特无情地赶走之后,这一刻她已经等待得太久了,所以绝对不想要再品尝等待与惊慌的滋味,既然这次夏尔求自己,她就必须抓住这个也许以后再也难以得到的机会,为自己的爱得到一个结果。

虽然这看上去很卑鄙,但是她不想再管那么多了。

“拒绝?您一开始就知道,我没有拒绝的余地,所以您尽可以利用我对您的爱支使我,是的,您猜得没错,我纵使心里再怎么难受,也……也愿意按您说的去做,因为这是您对我的请求,我无法拒绝。”玛蒂尔达闭着眼睛颤声说,“但是,我已经在默不作声当中忍受太久了,久到了您以为我失去什么都不会在乎的地步,所以……所以这一次,我绝不会再忍气吞声了,我帮你办事,您就得给我偿报!”

“我乐于偿报你,只是生怕你不要回报。告诉我吧,你想要什么?”夏尔心中一喜,连忙问。“玛蒂尔达,我知道我亏欠你太多,所以尽管告诉我吧。”

“我既然答应了您的要求,那就是在您和父亲当中作出了选择,上帝知道这种热情有多么诚挚,所以以后您……您不能再为了任何理由离开我,哪怕是您的夫人再度挡在我们两个人的面前。”闭上眼睛的玛蒂尔达,近乎于喊了出,“否则您就是个无耻卑贱的骗子,我会用尽余生诅咒您!”

“好的,我不会抛开你了,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这么做,夏洛特也没法让我抛开你。”夏尔郑重地点了点头,然后轻轻地抚弄了一下她的脸,“如今不是因为之前要去英国的话,我会更早找你。永远不要小看自己的魅力,玛蒂尔达。”

“您可以多夸夸我。”玛蒂尔达的声音突然放得更低了,“别觉得奇怪,读的书再怎么多,一个女孩子也还是喜欢夸的,再多也不会觉得烦。”

“玛蒂尔达,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夏尔不假思索地喊了出,然后将她直接抱了起。“我恨不得一直将你抱在怀里。”

“好……”玛蒂尔达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微微的笑容,“放我下吧,今天我们不要再做别的事了,我等下就回去。我不想让我们两个的往变成交易——至少不要完全变成交易。”

因为看出玛蒂尔达是认真的,夏尔将她放了下。“祝你一切顺利。”

“不管顺利不顺利,我们都能够找到办法的。”玛蒂尔达微微红着脸回答,“不过,再怎么温柔的人,在爱的驱使下也会变得丑陋,我只希望,只希望您……永远不要讨厌我。”

“永远不会,我爱你。”夏尔再度吻了下。(未完待续。)

...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