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五章 不情之请

第九十五章 不情之请


                当时钟走到了倒数第二个刻度的时候,夏尔终于结束了他今天的晚宴。~

因为还在居丧期间,所以特雷维尔夫人夫妇并没有安排什么特别的娱乐活动,但是他们在口腹上面给了这群大使以补偿,这些多数在外国已经呆了多年的大使们,在饱尝了夏尔提供的饮宴之后,心里都生出了一种不虚此行的感觉。

“要为未的皇帝陛下找个配得上姓氏的皇后”这个任务,也借由他的闲话,鲜明地传达到了这群大使的耳朵里面。

至于他们到底有多热衷于这个任务,那就得两说了。

不过,在大使们纷纷告辞的时候,法国驻奥地利大使德-埃洛蒙伯爵却被特雷维尔先生给暗地里留了下。

此时天色已晚,于是仆人将这位大使从花园的凉棚下带到了宅邸的小客厅当中。

一进门,这位伯爵就同时被特雷维尔夫妇的视线给盯上了。

好家伙!

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有一种被豹子和狮子同时盯上了的感觉,背后也微微有些发凉。

一群人饮宴的时候,他还没有感觉到这种压力,但是当不得不独自面对这对夫妇的时候,他发现这对夫妇真的都十分不好惹。

特雷维尔家族,真的个个自命不凡啊!他在心中暗想。

就在他心里微微有些发毛的时候,夏尔-德-特雷维尔、未的皇帝陛下最为倚重的助手突然展露出了一个如同春风一般的笑容,然后礼节备至地朝他躬了躬身。

“大使先生,我刚才对您的态度有些粗暴,非常抱歉,请您谅解我,我并不是有心针对您。”

“这没关系。先生。”伯爵连忙也朝夏尔躬了躬身,“是我一直在多嘴,打乱了您的谈话,应该您谅解我才对。”

“夏尔,我平常就一直在说你,你脾气太急了。一急就爱说错话!”就在这时,旁边的特雷维尔夫人推了推丈夫的手,“你凶了别人以后再跟人说抱歉,难道有一开始就对人恭恭敬敬那么好吗?”

这位夫人真的长得很好看,亮丽的金发盘了一个发髻之后披散在两肩,因为保养得十分得当,皮肤也十分光洁滋润,同时,因为怀孕已经有了数月。她的腹部已经微微隆起,因此脸上还能看出一些母亲的光辉。虽然因为居丧,她只穿了黑色的衣裙,但是仍旧漂亮得惊人。

这样美丽的夫人,在社交界天然就是有特权的,既然她都如此说了,那伯爵心里即使有些芥蒂,也不得不放下了。

“夫人。请您相信,我真的一点也没有怨怼的意思。能够得到如您这般美丽的夫人的接待,我只能感到万分荣幸。”

“您还真是会说话呢……”夏洛特禁不住笑了起,“外交家们果然个个都是风度翩翩啊!”

“毕竟我们吃的就是这碗饭。”大使耸了耸肩,然后陪着笑了起。

一边笑,他一边揣测着这对夫妇将自己单独留下的目的——这对夫妇肯定不会只是为了想要跟自己道歉而把自己留下的。

“伯爵,我很好奇。您在维也纳呆得感觉怎么样?”就在他在沉吟的时候,夫人又开口询问了,“我听说那里是个美极了的城市,而且人们富于教养,也喜爱艺术。”

怎么问我这个?这是打算把我调离维也纳吗?大使心里闪过了一丝疑惑。

但是尽管疑惑。问题不能不回答。

“是的,夫人,那确实是一个美极了的城市,不过当然比不上巴黎多。”大使颇为谨慎地回答,“那里有不少美丽的宫殿,也有不少风雅之士,不过当然也有更多不懂风雅的人。它并不完全像《蓝色的多瑙河》那样美,然而依旧是个极好的地方。”

“哈哈,听到您这么描述,我倒对它挺向往的啦!”夏洛特笑出了声,“真希望有机会能去那儿看看!”

“我相信您很快就有机会的,夫人。”大使再度躬了躬身,“如果那时候我还在的话,我十分乐意能够为您伴游,让您有机会细细体味那座古老而又美丽的城市。”

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

难道……波拿巴这次还没有长记性,还想着要与哈布斯堡的人联姻?

天哪,天哪,现在的法国,可没有拿破仑皇帝屡次击败时的强势,这时候真要去找哈布斯堡的话,天知道会被羞辱成什么样!波拿巴不怕自己丢脸,我倒还怕呢!

大使心里有些惴惴不安起。

“对了,您觉得弗朗茨-约瑟夫皇帝怎么样?”就在这时,夏尔突然发问了。

“他才登基不久,我没有办法对他做出一个十分完整的判断。”大使先给了自己一个铺垫,免得说出的话不合对方心意,“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他认为他是一个意志坚强、学识过人而且富有仁慈和热忱的君王,他的精力十分充沛,并且乐于用自己的热忱服务国家。”

“也就是说,他是一个不错的国王咯?”夏洛特插言了,“我听说他还长得挺俊美的?”

女人倒是喜欢关注这种问题啊……

“是的,夫人,他是一个十分俊秀的青年人,配得上哈布斯堡的血统。”大使恭敬地回答。

“那么——他今年已经二十一岁了吧?难道奥地利的重臣们,没有考虑给他娶亲吗?这个年纪还未婚的皇帝可不多见。”夏洛特仍旧好像对那位年轻的皇帝有些好奇。

“是的,他们当然考虑了,事实上在奥地利有不少关于这件事的传言……”大使故作高深地停顿了一下,“目前大家都在猜测,他属意于他如今年仅15岁的表妹,也就是巴伐利亚公爵的小女儿伊丽莎白。”

“15岁!?”夏洛特有些吃惊。

“哦,当然不会现在就娶她了,他们的意思是过几年。等她长成了就成婚。”大使笑着回答。

“那这样说,这位公爵小姐挺漂亮的咯?”夏尔笑着问。“我们可爱的皇帝陛下,为了他专门还愿意等上几年。”

其实他当然是明知故问了。

“是的,听说相当的美丽。”大使连忙回答,“所以,皇帝陛下宁可等上几年。宁可抛开等级上的差距,也坚持要迎娶她。”

【茜茜公主的父亲虽然是王族,但是他只算是个远房的旁支子弟,理论上说是当不起真正的公主称号的。也因为这个原因,在和弗朗茨-约瑟夫皇帝结婚之后,其实她在讲究阶级和门第的奥地利宫廷其实并不太受尊敬。】

“我感觉您又多给了我一个早点儿去奥地利的理由啦!”夏洛特满怀热情地回答,“我倒想趁着可爱的皇帝陛下还没有结婚的时候看看他。”

“就算看到他,你也已经是个有夫之妇了,夏洛特。”夏尔颇为遗憾地说。

“要你管!”夏洛特马上回敬。“世上总有人要比你优秀得多,就算看看也好。”

在夫妇两个互相拌嘴的时候,大使却感觉有些如坐针毡。

“先生……先生,容我问句——”又犹豫了片刻之后,大使终于按捺不住了,“皇帝陛下是否想要再次同哈布斯堡联姻?”

他的这个问题,立刻就让夫妇两个恢复了寂静。

这夫妇两个,视线再次集中到了他的身上。这眼神,让大使觉得自己好像是在课堂上说了什么傻话的学生一样。

“先生……抱歉。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大使有些局促不安地缩了缩身子。

“再和哈布斯堡联姻一次?不,先生,您想多了。”夏尔突然大笑了出,“姑且不说他们肯不肯,就算他们肯,我们还不敢呢!吓!看看历史吧。娶了哈布斯堡女人的法国君主,什么时候有过好下场了?路易十三、路易十六,还有我们可怜的皇帝陛下,他们中的哪个都因为夫人倒了大霉,您放心。我们的皇帝陛下是不会再犯这种错误的,他不会再寻求同哈布斯堡联姻了,绝对不会。当然,如果您到时候有什么特别的人选,您也可以到时候跟我们推荐一下,我是会考虑的。”

听到了夏尔的如此保证之后,大使总算松了口气,免除了自己的最大担忧。

然而,特雷维尔夫妇这次没有再说话了,而是静静地打量着他,好像是在等待着他说什么似的。

你还没有会意吗?他们的眼睛好像在问。

又是一阵长期的沉默。

大使终于忍不住了。

“所以,您……和您的夫人,真的只是想要让我……让我去安排一次对奥地利的访问吗?”大使的语气十分迟疑。

“如果可以的话,尽快,我希望在秋天就能够让这次访问成行。”夏尔给了对方一个鼓励的眼神,“先生,我知道这个任务有些麻烦,不过我想您是能够做到的——请您相信,特雷维尔家族会回报每一个帮助了它的人。”

“就连夫人也要去吗?”大使更加疑惑了。

他明显地发现,特雷维尔夫人已经具有明显的怀孕特征了,两三个月后只会更加行动不便——这真的是一个利于旅行的时候吗?

或者说,弗朗茨-约瑟夫陛下真的具有这种魅力,以至于这位夫人一定要趁着时间去见他吗?

大使是不太相信的。

但是这对夫妇为什么要搞成这样?他仍旧找不出头绪。

“先生,我对奥地利的风光一直都十分倾慕,真的很想过去参观一趟。碰巧现在我丈夫得到了这个职位,它能给我一个享受奥国的最高礼遇的机会……”夏洛特盯着大使,无意中用起了她在娘家时习惯了的颐指气使的语气,“您也知道的,政治变化一直风不定,一年之后谁也说不准我丈夫还在不在这个位置呢!所以,我不想丢掉这个享受皇室礼遇的机会,哪怕要忍受一点儿不便也心甘情愿。大使先生,我想您是愿意帮助我实现这个愿望的吧?”

虽然这个理由看上去十分古怪,但是却意外地符合一位从小就被惯坏了的贵妇人的性格,以至于大使都有些相信了。

当然,这只是有些相信而已,大使的心里还是有些怀疑他们的目的,但是却毫无头绪。

“怎么,您不愿意帮这个忙吗?”正当大使还在沉吟的时候,夏尔突然出言了,“先生,我们是十分通情达理的,如果您觉得这个要求十分无理、让您十分难办的话,那么您尽可以拒绝,我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这就是明确无比的威胁了。

大使咕了一口口水。

虽然他不明白特雷维尔夫妇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但是特雷维尔夫妇给出的压力,让他难以给出推托或者拒绝的回答。

“好吧,先生,我想我是可以做到的,我在奥地利认识一些人,况且奥地利人对您本也十分感兴趣——”大使停顿了一下,“我想,他们是会乐于安排这趟有些奇怪的访问的……”

“不是安排,是邀请我。”夏尔着重地表示出了自己的意思。“而我,是在我夫人的要求下,不得已顺路带上了夫人。”

“好吧,他们将主动邀请您。”大使只好顺从了夏尔的意志。

“谢谢您,下。”夏尔伸出了自己的手,“您会知道的,与我为友是多么好的一件事。”

……………………

时钟已经到了十二点了。

大使已经被仆人领走了,他直到最后也还是一头雾水,没有明白这对年轻夫妇的用意,尽管他做出了照办的承诺。

现在,只剩下夫妇两个人了,他们在空旷的房间当中安静地站着,一时间谁也没说话。

“好了,去休息下吧,夏洛特,你不能睡太晚,对孩子不好。”沉默了许久之后,夏尔叹了口气。“最近你需要好好休息,不然的话,远行可不会那么好受。”

而夏洛特则有些不安地打量着自己的丈夫,满脸的歉意。

“夏尔,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那件事情没有我想得那么顺利,我真的没有想到,那边居然态度会那么坚决,居然硬是要求我们尽快筹款……”

“真希望你没有因此怀疑过去那么忠诚意义何在。”夏尔有些讥嘲地笑了起。“怎么样?你这么忠心耿耿,他们最后却是这样回报你。”

“我没有怀疑过。这笔钱本就是他们的,他们想要拿回去也没什么不行,理亏的是我们。是爸爸和菲利普的私心给我带了麻烦。我现在只是替他们解决麻烦而已!”夏洛特咬了咬嘴唇,“再说了,我只想见她临死一面,这次她真是挺不住了……夏尔,真的对不起……”

夏洛特的告歉,让夏尔心里原本就不多的不满,慢慢地烟消散了。

这毕竟是他的妻子啊,这么多年了,她可是第一次以这种表情央求他的谅解,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原谅的呢?遂了她的心意吧。

“没什么,反正我原本就计划到各个大国那里看一看,现在只是提前了一点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夏尔微微笑了笑,“我只是担心你啊,洛洛特,你怀着身孕,还要千里迢迢……”

“我没事,真的没事的!”夏洛特为了让丈夫安心,特意握紧了拳头,“你不知道吗?从小我的身体就康健得很,就算远行一趟也没关系,我挺得住的。夏尔,别担心我……”

夏尔叹了口气,然后他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夫人隆起的肚腹。

这里安睡着的小家伙真是幸福,哪里需要管人间的那些烦恼事呢?

“好吧,睡吧,洛洛特,我们会安排好一切的。”(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