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一章 “交税”

第一百零一章 “交税”


                “您……您想到哪儿去了!”当听到了爷爷的话之后,夏尔马上因为尴尬而面红耳赤了。●⌒“她是我最疼爱的妹妹,从小到大我都照顾着她,所以我对她亲昵了点儿,这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如果你真的只是如此的话。”老侯爵还是平静地看着他,“不过我刚才在楼上,总感觉你们两个亲昵得过了分,我知道你一贯理智,不过毕竟这种事太重要,所以我想我最好还是提醒你一下。”

“好吧,也许确实有点儿,我以后会注意的。”夏尔不敢再就这个问题和他争辩了,“好了,您还有别的事要交代吗?没有的话,我去找您的秘书了,我还有些事要交代给她。”

“没事,你尽管去找她吧,和她多聊聊,好好玩玩。”老人的脸色马上转好了,轻松地挥了挥手,“要不今晚你就别回去了吧?反正在这边留宿夏洛特也不会说什么。”

夏尔的脸色变得很古怪了。

“您好像很希望我背叛妻子?她是您的侄孙女啊?”

“背叛?不,当然不了,我只是希望你放松一下而已。”老人马上摇了摇头,“我知道你爱夏洛特,不过我想她怀孕这么久,你总该找个消遣吧?与其在外面找人,还不如找靠得住的人。”

夏尔一时没有回答,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于是,老人看着他的视线也变得奇怪了。

“你不会真打算为夏洛特守贞吧?”

夏尔还是无言以对。

“有时候我真的难以相信你也姓特雷维尔,夏尔你什么都好,就是这方面太拘束了。”老侯爵一脸‘别傻了。孩子’的表情。“你知道年轻和健康是多么宝贵的资产吗?你不趁着这些时候体验生活的美好,反而放着让它白白流失?那样等到老了你只会留下一堆的后悔而已。”

“可是……”夏尔还想说什么。

“我知道上次的事情给你带了心理的阴影。你生怕再闹出那样的事,给自己招惹麻烦。”老人叹了口气。“可是,孩子,害怕能得到什么呢?只要做得聪明,你照样可以行动自如。没错,你靠着你的努力,得到了为所欲为的资格,那为什么不以为所欲为奖赏自己呢?不然的话,你这么努力还有什么意义?”

老人拍了拍肩膀,“好了。听我的吧,玛丽是个好孩子,我想她会乐意陪伴你的。”

夏尔感觉自己再也听不下去了。

“我先去忙了,您继续休息吧。”他跌跌撞撞地起身,然后离开了客厅。

“可怜的孩子……”看到自己钟爱的孙儿离开的背影,老人不禁摇了摇头。

…………………………

此时的玛丽,正好也结束了自己的任务,刚刚回到房间休息。

因为刚刚指挥人们一起将那些画作装走又卸下保存,所以她现在感觉自己浑身都有些燥热。因而一回到房间就打开了窗户,然后褪下了裙子,只留下了贴身的白纱连身衬裙,同时坐在窗台拿着扇子给自己扇风。

“谁啊?”

当门被敲响的时候。她随口就问了一句。

“是我。”夏尔低声回答,“我有事要跟你交代一下。”

当听出了竟然是雇主找自己的时候,玛丽先是一惊。飞快地重新跑回到了床边,打算重新穿好裙子。但是她忽然愣了一下,然后将裙子重新放在了床上。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等一下,我马上过!”她带着这种笑容,一步步地走到了门口,然后骤然拉开了门。“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呢?”

“我是想……”夏尔刚刚下意识地回答,却在看清楚了对方的打扮之后,骤然停了下。

“呃……”他看着似笑非笑的玛丽,然后视线微微往下移动,落到了胸前那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上面,一时间竟然没有挪动开。

“你……先换下衣服?”片刻之后,他终于反应了过,然后转身打算先离开。

“不,不用这么麻烦,您跟我说完事就行了,”玛丽早有所备,微笑着抓住了他的手。

她想要把夏尔拖进,但是一时没有拖动,“怎么,您想让我们就这样站在门口让大家看吗?”

“好吧。”夏尔只好点了点头,跟着走了进去。

“请问有什么事情要交代我呢?先生?”关上门之后,玛丽笑语吟吟地向坐在墙边的夏尔走了过去,坐到了他的旁边。

“嗯,其实就是有些安排,你最近有空吗?我想让你陪芙兰去南方一趟。”夏尔低声说,“她有事要帮我处理,但是我怕她没经验做不好。”

“什么事呢?”玛丽再问。

“是这样的……”夏尔原原本本地跟她解释了一下。

一边解释,他的视线也不由自主地不断游移,落到了脖子一下的地方,因而他的语速和平常反而慢了不少。

“您是想要叫我陪在芙兰身边,协助她把事情办好,免得她吃了亏……”等听完了夏尔的话之后,玛丽低声说,“顺便也在她身边看着她,免得她突发奇想和萝拉搞什么阴谋?”

“有时候你说话可以不那么直接。”夏尔眨了眨眼睛,“不过我确实是这个意思。那么,你可以去做吗?”

“当然可以了,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乐意为您办事,您尽管吩咐我就行了。”玛丽不假思索地回答,“您放心吧,动身之前我就会把我们需要的东西都安排好。”

“我就知道!你真是太靠得住了!”夏尔十分高兴地点了点头,“这件事我觉得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你熟悉铁路的事务。又长期呆在她身边,可以好好地为她帮忙。当然。请你放心,应得的奖励我是会给你的。”

“什么奖励呢?”玛丽有些好奇地问。

夏尔迟疑了一下。

事到如今也没必要隐瞒了。对于这个经过了多次考验的忠实走卒,他可以一定程度上坦诚相见。

“我迟早会当上大臣,而一等我当上大臣,我就会搞一个铁道联合会,把现有的所有铁路公司都召集进,然后淘汰几家不合适的,借此实行牌照制度,以后只有政府发放牌照才允许介入铁路事业,否则一根枕木也不许造。”夏尔低声向她解释。“对,这将是一个垄断企业组织,它是用排斥新入行的企业顺便整合整个国家铁路网的,你到时候可以在里面谋一份职务,顺便充当我的耳目。我想这个用做你的奖赏,应该是够分量了吧?”

确实很好,太漂亮了,这不是说,我即将成为在幕后影响国家经济的人之一了吗?玛丽的心里燃起了熊熊的烈焰。

然而。正因为心里太开心了,所以她表面上反而不动声色。

“您……您老是拿未的东西吊我的胃口呢,先生。如果我现在就跟您讨要奖赏,您会为难吗?”

“什么?你难道不满意吗?”夏尔对玛丽的反应很奇怪。按理说这样的远期奖励足以让任何人发疯了才对啊……

“满意,我十分满意您的安排,不过……您总是给我期票。难道您不能现在兑现一点儿现金给我吗?”玛丽笑着回答。

“现金?你想要钱?那好吧,你要多少?如果合理的话我会给的……这样吧。这次芙兰去南方,这笔交易你可以从中抽取佣金……呃。你……”夏尔还没说完,话就中断了。

因为就在他的面前,玛丽轻轻地站了起,然后拨开了领口已经很低的薄纱,“我现在就要您的现款……”

“你……”夏尔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了。

尽管知道不大对劲,他仍旧挪不开视线。

是的,自从夏洛特被确认怀孕之后,他已经闲下太久了,经过了一点点的撩拨,心头的火焰就再也难以熄灭。

当玛丽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一把把她搂到了怀里。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这就像交税一样。”玛丽的脸贴到了夏尔的脖子边,因而声音稍稍有些变调,“您做了您应该做的,那么我就得履行我这边的责任,不是吗?”

“嗯?交税?”夏尔有些弄不明白。

“是啊,我得到了您爷爷和您的庇护,依赖您一家的帮助,借以提高了我的地位,难道付出一些代价不是合情合理的吗?”在他视线看不到的颈后,玛丽微微笑了起,“附庸们要为封君们缴纳贡赋,自古以我们不都是这样的吗?您安心接纳贡赋就好啦。”

“哈哈哈哈!”当听到了玛丽的这番话之后,夏尔在新奇之余禁不住大笑了起,不过笑着笑着,他莫名地觉得玛丽说得很有道理。

也是啊,我和爷爷庇护着她,我还让她分享了我的权势和威望,照理说她为我作出一些回报不也是合情合理的吗?

等等,好像还是有些不对啊……到底哪里不对呢?夏尔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玛丽的身体紧紧地贴着他,因为穿得实在很薄,所以夏尔巨细无遗地感受到了那种热力,以至于自己也燥热了起。

他的手好像不由自主地移动了,放到了玛丽的身上,轻轻地滑动了起。

玛丽的脸也慢慢地变得酡红,眼睛好想你能够滴出水一样。

天哪,我才答应过夏洛特没多久,她还怀了我的孩子,结果现在我就在做这种事?那不就像是个人渣一样吗?

就在这时,爷爷“你靠着你的努力,得到了为所欲为的资格,那为什么不以为所欲为奖赏自己呢?不然的话,你这么努力还有什么意义?”的告诫又重新响彻在自己的心头。

夏尔慢慢停手了,他感觉自己的神志都有些迷乱了,18世纪和20世纪的观念在他脑中纠缠。

“您在顾虑什么呢?顾虑您的夫人吗?”玛丽也敏锐地发现了夏尔的犹豫,于是抬着头看着他,“有什么关系呢?我不会去找她麻烦的,也没打算叫您怎么样,只是履行我的责任而已——您也只是休息一下而已啊?既然难得有空,那……就……休息吧?”

刚刚说完,她就重新将头埋到了夏尔的脖子上,然后伸出舌头,轻轻地

确实,好像她说得很对啊?我有必要这么怕夏洛特吗?以我的地位,就算私下找点乐子又怎么了?我还是会好好履行我的责任的啊?就连爷爷,不也支持我吗?特雷维尔家族自然没必要顾虑那么多。

在这一连串的刺激当中,夏尔慢慢地为自己找到了借口。

“你——真像只猫一样。”感受着脖子上传的润滑和麻痒感,夏尔一边苦笑着,一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玛丽骤然将头往后仰,和夏尔对视着,然后双手放在了脸上,轻轻做了个鬼脸。

“喵呜~~~!”

没法忍了!

夏尔直接将她抱了起,然后扔到了床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