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七章 不情之请

第九十七章 不情之请


                男爵果然如同自己所说的那样,已经将这件事务全部交给萝拉办了,因此他交代了几句之后就让夏尔和萝拉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一出房间,萝拉就再也不掩饰她心中的怒气了,她仇恨地看着夏尔,好像是要将他直接撕咬成碎块一样。

“德-博旺小姐,自从上次见面之后,我一直都很担忧您……”夏尔微笑地跟她打着招呼,“今天看到您还这么有精神,我就放心不少了。”

“如果您能够立刻从我的面前消失的话,我会更加精神不少。”沉默了片刻之后,萝拉慢慢地从刚才的那种咬牙切齿的忿恨当中恢复了平静。“不过,我知道,您现在春风得意,所以您尽可以在我面前摆出威风,然后尽情地嘲弄我。我是会但是请您记着,如果有某天您不幸落败的话,我是一定会让您落到万劫不复的境地的,我说得出做得到。”

听到这一番貌似平静,但是实际上却满含恨意的答复后,夏尔刚才那种悠悠然的心情顿时被一扫而空了,他慢慢地变得严肃了起,静静地看着萝拉。

“听上去您好像对自己很有信心?”

“信心?哈,当然了,我有的是。”萝拉忽然冷笑了起,“我的信心自于金钱,是的,我们一家有着比你们家多得多的钱!您只不过是借助着时运在海上偶然飘到了前头的孤帆而已,随时有可能被惊涛骇浪重新拍回海底,而我呢?只要有钱。有足够的钱,有着数不清的钱。我可以一直呆在海上,笑容满面地看着您和其他人那样葬身海底!”

夏尔沉默了。

虽然萝拉说的话尖刻难听。但是夏尔毕竟是个很有理智的人,他承认某种程度上她说的对。

资本和政治是纠缠不清的双生子,有资本才更能够保持政治权力的稳定,德-博旺家族已经拥有了数不清的资本,因此这些资本某种程度上赋予了他们一种可以安然度过惊涛骇浪的能力——二月革命没有打垮这个银行家,反而让他更加富有了,以后的革命恐怕说不定也是如此。

而夏尔呢?他必须承认,目前虽然看上去他权势赫赫,但是他的根基还不牢固。他的资本还不充实,如果突然一次能够将波拿巴家族掀翻的革命,那么这场革命也能够让他也跟着粉身碎骨。这也是萝拉底气的源了。

不行啊……确实应该尽快给自己积攒资本了,越快越好,越多越好……

“怎么?怕了吗?”在他沉思的时候,萝拉的冷笑更加深了,“特雷维尔先生,您刚才不是挺嚣张的吗?”

夏尔定了定神。

不管心中忌惮不忌惮,他在表面上决不能落在下风。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他沉声说。

“什么?”萝拉有些好奇。

“您有没有发现。在我面前,您的表情多了很多?”夏尔轻轻地俯下头,盯着萝拉的眼睛,“我原本以为您只有一种表情呢。”

萝拉睁大了眼睛。

夏尔突然的举动让她没有任何防备。她感觉对方的呼吸好像都刺到了自己的脸上。

就好像……就好像那天一样。

一种羞耻中夹杂恼恨的情绪瞬间占据了她的心,她不假思索地伸手将夏尔推开,然后往后跳了一步。

“真是恶心。你这个杂种!”她留下了这句毫无礼节可言的咒骂,然后转身就往回走。甚至脚步都有些不稳。

她之所以这么愤怒,并不仅仅是因为被人夺去贞洁而已。她的愤怒更加是因为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吃过这样的亏,同时现在还找不到报复回去的机会——对于她这样极其自傲的人说,这诚然是一种奇耻大辱。

看着萝拉离去的背影,夏尔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消失,整个人也重新变得严肃起。

这种调戏只能在心理上爽一下而已,是取代不了冷冰冰的现实的。

我不只有萝拉一个潜在的敌人,他们可是没办法用这种调侃打发的,世上最重要的还是实力。夏尔心想。

………………………………

离开了德-博旺男爵的府上之后,夏尔的马车并没有直接回家或者去外交部里,而是依照前几天的约定,直接向一处隐秘的街区驶了过去。接着,夏尔走下了马车,在狭小的小巷中漫步穿行,最后到一座静谧的小小庭院当中。

刚刚打开门的时候,夏尔突然满怀留恋地吸了口气。

在这个地方,他曾留下过多少美好的回忆啊。

接着,他放目朝里面看了看,接着快步朝里走,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然后才直接穿过了小小的庭院走进了客厅。

张着绛紫色的天鹅绒、挂着深红的壁毯的客厅里面,光线一如既往地暗,窗户上也拉着厚厚的窗帘。在客厅的中央,是暗黄色的木制茶几旁边的座位上,现在正好坐着一个人。

当看到夏尔了之后,她满面惊喜地站了起,向他走了过。

“夏尔!”她深情呼唤了一声,“我很想念你。”

“玛蒂尔达,我也同样想念你。”夏尔也同样热忱地回答,接着一把将她抓进了怀里。

“这么久都没有见到您,我真担心您把我给忘了。”玛蒂尔达靠在他的肩膀上,略微有些激动地说,“真的,您这几个月我一直在想给您写信,但是我又害怕送不到您的手里,更害怕直接被您付之一炬,所以一直都没有写信。”

“对不起,我最近换了个职位,需要管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夏尔连忙向玛蒂尔达道歉,“再加上前阵子我去了英国访问,所以一直没得及找你。”

“不要紧的。大家都知道您事务繁忙,有什么办法呢?只要知道您还没把我给忘了就好。”玛蒂尔达倒是还很好说话。连连摇头表示不生情人的气,“再说了。大家都知道了,您的夫人已经怀了孕,您当然要多多陪她。您肯抽出时间找我,已经很让我感激了。”

虽然表面上通情达理,但是底子里面毕竟还是藏着一点点的嫉妒和怨气。

这就是玛蒂尔达啊,就算心里有怨气也总是不肯说出,夏尔被逗得都笑了。

“谢谢你这么宽宏大量,玛蒂尔达,真的很对不起。”夏尔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她的后背。

“恭喜您。就要做父亲了。”玛蒂尔达轻轻地挣脱了夏尔的怀抱,然后微笑着向他道贺,“感觉怎么样?”

“感觉真的很奇怪,仿佛一不留神自己就长大了一样。”夏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真的,到了现在我还没有什么实际感觉,只觉得恐怕我的生活将会改变许多了。”

“是吗?那您的夫人一定也很开心吧?”玛蒂尔达仍旧微笑着,“她现在一定很幸福。我真的很羡慕她,能够体验做母亲的感觉……”

这时。她的脸上没有了刚才的那一点深藏的嫉妒,反而只剩下了艳羡和憧憬。

看着玛蒂尔达因为憧憬而眼神迷糊的样子,夏尔的心里突然起了一种冲动。

“你也可以的!我可以帮你啊!”

“帮我?”玛蒂尔达先是有些奇怪,然后马上反应了过。因而随之急速双颊发红,“您……您真是越越会开玩笑了啊!”

“怎么,你讨厌我。不希望留下我们的孩子?”夏尔反问。

“不……不是那个意思。”玛蒂尔达连忙摇了摇头,剧烈地否认着。“可是……可是您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我未婚,而您已经结婚了。如果……如果我们有了孩子的话,天哪,天哪!我们都没法好好过了!”

“这个问题总归是可以想办法解决的……”夏尔皱了皱眉头,然后突然又拉住了玛蒂尔达的手,“总之,玛蒂尔达,我喜欢你,而且我知道你也喜欢孩子,所以我就一定要让你拥有我们的孩子,谁也拦不住我。”

玛蒂尔达被他的视线盯得有些羞不可抑,垂下头不敢跟他对视,许久之后她才低声问。

“您的妻子呢?”

“没错,我尊敬她,她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很感激。”夏尔低声回答,“但是这个事情上,她拦不住我,我一定要让你满足愿望。”

“哦……哦……”玛蒂尔达的脸更加红了,“您……您真是太让人为难了!”

他这种不容置疑、宛如征服者一样的态度,要么让人十分讨厌,要么就让人非常喜欢。对玛蒂尔达说,她非常喜欢——虽然口中是在抱怨。

“既然您……您都有主意了……那您还……还在问我什么呢?我……我能有什么意见吗?”沉默了半晌之后,她期期艾艾地问。

“是啊,我们还要等什么呢!”

这个半遮半掩的回答,让夏尔大笑了起,然后再度将她拥在了怀里,然后重重地吻了下去。

两个人这久别之后的一次深吻时间非常长,等到夏尔感觉到玛蒂尔达已经发烫的脸呼吸都赶不过的时候,他才松开玛蒂尔达的腰。

“另外,我还有一件事要请求你。”趁着两个人的情绪都已经达到了最高点的时候,他低声对玛蒂尔达说。

“什么事呢?”玛蒂尔达还是显得有些迷迷糊糊。“别说什么请求了,您跟我说就行了……”

“我想请你劝告一下你的父亲,尽早准备,然后在一段时间后辞职。”夏尔轻声在她耳边说,“嗯……这段时间,干脆就定在一年之后吧。”

听到了这个要求之后,玛蒂尔达的激情终于慢慢消退了,她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夏尔。

“您……您是说要我……要我让父亲在一年之后辞职?”

“是的。”夏尔点了点头。“这确实是我的要求,我知道有些难办,但是请你帮我这个忙。”

就算以他的脸皮之厚,也不敢这时候理直气壮地直视着玛蒂尔达。

“为什么?”玛蒂尔达追问,眼中满是疑惑不解,“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过得不久,波拿巴先生就将会把铁路、公路和航运这些运输事务统统整合到一个政府部门里面去了,而您的父亲因为是现任铁道部的部长,所以将会成为这个部门的部长的候选人——”夏尔压抑着自己心中的不安,低声解释着,“而我,对这个职位志在必得,为了不让我们的友情蒙上阴影,我诚挚地请你帮我这个忙,劝他到时候辞职。”

“您不相信我吗?有我在,难道我的父亲会不帮您?”玛蒂尔达还是难以接受。

“不,我相信你,但是……这不是相信不相信你的问题。”夏尔摇了摇头,“说得直白一点吧,我要把我的政治权力变现,巩固我的资本,让我变得更加难以撼动。”

“您……您真是让我为难。”(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