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六章 强人所难

第九十六章 强人所难


                “特雷维尔先生,我得祝贺您,成功地成为了一个古老家系的掌舵者。”

在夏尔的注视下,大银行家德-博旺男爵带着他特有的那种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朝夏尔伸出了手,“我始终认为,已故的特雷维尔公爵在过世前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气度令人心服,我真后悔自己没能够同他更加多往。”

“谢谢您对我的夸奖,”夏尔也伸出了手,同他握住了手,“好久不见,男爵下。”

他真的老了不少——这是几个月之后再见面时,夏尔心里所产生的第一印象。

自从去年他儿子突然横死之后,这位男爵颓唐了不少,不光是人消瘦了许多,就连两鬓都有白发生了出。另外,也许是视力开始慢慢不行的缘故,他还带上了一副厚厚的老花眼镜,看上去不再像是个手握巨额资本、野心勃勃的资产家,反而有了一些慈眉善目的意思。

但是不管怎么慈眉善目,老虎总是总归是吃人的老虎,不会变成家猫。

虽然两个人谈笑风生,但是夏尔当然记得,就在数年之前,这位大银行家曾经略施小计,差点让特雷维尔家族栽个大跟头,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在心里对对方保留了几分警惕。

曾经的教训可以永远避而不谈,但是必须永远放在心里,时时刻刻记住,这样才能够不至于重蹈覆辙。

“我想您暂时抛开那些对国家至关重要的外交事务,并非只是过跟我问声好的吧?”男爵耸了耸肩,“为了不耽误您的宝贵时间,不影响法兰西的国家利益,请您直接跟我说吧,我想我们作为合作者,是可以畅所欲言的。”

“那好,我也不耽误您的时间了。”夏尔笑了笑,“我是请您帮忙的。”

“哦,是借钱吗?”当听到了这个词之后。男爵用手扶了扶自己的老花眼镜,“没关系,我们的本职就是这样,我当然乐于跟您借钱了。您想借多少?”

“不。我不是借钱的。”夏尔十分平静地说。“我是想要您帮我,把我堂伯和堂兄在您银行上的户头的详细信息都告诉我,顺便帮我以后监控这些户头。如果最近有大笔的异常调动的话,一定请告知给我。另外,您是银行业的大人物。在其他人那里也十分有影响,您跟其他几位同事也商量一下,帮一下我这个忙——当然,是以您的名义了。”

“原则上我们是不能这么做的,这不合规矩。”男爵微微皱了皱眉头,显然有些犹豫。“再说了,您还要我拉着别人一起破坏原则……”

“我倒不知道原您这么讲原则啊?”夏尔禁不住笑了出。

“有利可图的时候我们就是这么讲原则。”银行家平静地回答。

“那么,我可以向您保证,帮我的忙就是绝对有利可图的。”夏尔挺了挺胸,昂首看着对方。“或者。到了现在您还不相信这一点?”

两个人对视了片刻之后,男爵点了点头,“好吧,有时候我们可以破破例。”

“谢谢。”夏尔微微躬了躬身。

“不过,我可以不问您的用途,但是至少我想知道,您出于什么理由想要这么做?”男爵有些好奇地又打量了他一眼,“据我所知,您并不是一个喜欢吹毛求疵的人,而且对亲戚也算是宽宏大量。您为什么这次要把新任的特雷维尔公爵,也就是您的堂伯,好好监视一番呢?”

“当然是为了尽我的责任了。”夏尔微微笑了起,“有些事情我们即使不想做。也不得不做。”

“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吗?”男爵还是有些好奇。

“家庭内部的事务,我又不大好跟您说……”夏尔仍旧微笑着,“但是请您放心,我一切只是我们的家族内部事务而已,不需要劳烦到其他任何人,也不会牵涉到其他人。”

没错。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监控他的堂伯一家的金钱往——如果他的堂伯父一家真的准备将那样一大笔资金还给波旁王家的话(虽然这个可能性很小),那么他就必须通过各家银行进行筹款,只有这样才能够还上款子。

没错他并不只是担心堂伯和堂兄,而且还担心夏洛特,担心她对旧日理念的忠诚。

同夏洛特说一些安慰妻子的话,并不代表他会完全放任让妻子做这一切事情,尤其是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面。

在如今的政治环境里面,“用大笔资金赞助波旁王家”的罪名,他可承担不起,哪怕其实这只是欠债还钱而已。

再说了,他和堂伯所订立的协议,其基础就是将波旁王家的钱交给他们自己使用,如果还了钱那协议的基础就不复存在了,天知道家族内部还要生出多少事端。

在听到了“不要劳烦其他人”这种含蓄而强硬的警告之后,德-博旺男爵适时地收敛了自己的好奇心。“好吧,我会帮您这个忙的。不过,也请您一定记住,我不是一个天生的慈善家,帮您的忙自然是做人情。”

“我当然明白,而且我会想方设法还您的人情。”夏尔耸了耸肩,“公爵死了之后,遵照他的遗嘱,我们需要盘点他所遗留下的财产,还要将大部分财富转换成现金,这就需要您的帮助了……当然,佣金是绝对少不了的。”

“您知道的,我并不在乎小钱。”男爵却没有被他这一一句话给轻松打发过去,“我应该跟您说过我想要什么。”

“我当然记得了。”夏尔叹了口气,只得再给了对方一个承诺,“皇帝陛下很快就要重新登基了,随着他对国家经济事务的控制力越越强,您必将成为法兰西银行的总裁。”

“我很荣幸能够有机会为国效劳。”男爵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好了,其实我正好有件事情要告诉您,您自己过倒是免了我的事了……”

“什么事情?”夏尔有些疑惑。

“您还记得吗?不久之前您跟我们借了不少款子……要买地。”男爵的表情有些奇怪。

“记得。”夏尔怔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难道您现在就要回收资金了吗?”

说起这个事他还有些郁闷,那时候他因为出轨被夏洛特发现。所以为了讨夏洛特欢心,他筹了钱在南方大量收购土地。然而现在看,这反倒是没有必要的行为了,他和夏洛特已经继承了公爵的遗产。那土地可是好多倍,这些土地在他看反而犹如鸡肋一样,没有什么价值。

“特雷维尔先生,以我们的关系,如果您当初有什么内幕消息的话应该跟我透露一下啊?”男爵的表情有些奇怪了。“难道您觉得一个人挣大钱,不会太孤单了吗?”

“您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夏尔还是一脸的迷惑。

然后,经过男爵的解释之后,他才明白,原全国的土地价格开始上涨了,而且南方现在也在开始准备兴建铁路,有一些规划正好是准备从他买下的那些土地旁边通过,因而那些土地的价格短期内就大量升值了。

不过这事其实也并不奇怪,在二月革命爆发、第二共和国风激荡的时候,全法国都因为动荡而出现资产价格下降的现象。土地交易也萎靡不振,因此他能够以低价收购大量土地本身就不是正常现象。

等到路易-波拿巴发动政变成功,并且看上去能够长期统治法国之后,政局开始趋向于稳定,因而经济又重新开始活跃,土地价格重新上涨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再加上现在南方也开始进行工业化,铁路建设方兴未艾,自然而然会出现地价暴涨的现象。

这种事确实看上去有些巧合,但是真的只是夏尔无心插柳而已。不过男爵应该是不会相信的吧。

“我真的只是随意的举动而已。”夏尔笑着说,“不过您跟我提这个,应该不是只是为了恭喜我发了财吧?”

“当然不止如此了,”男爵点了点头。“我希望您能够以一个尽量低廉的新价格,将这些土地都转卖给我——反正现在您又不缺土地。”

“您的意思是,您在幕后支持沿途的铁路公司?”夏尔终于明白了。

男爵只是笑了笑,没有再作答。

拿着别人的贷款买了地,然后高价卖回去给别人,这种好事有什么理由不做呢?

“好吧。我同意将土地卖给您。”夏尔没有经过多少犹豫,就做出了决定,“您可以尽快安排手续了,到时候让我签字就好了。”

“很好,特雷维尔先生,我就知道我们一直合作愉快。”男爵欢畅地笑了起,然后摇了摇桌上的铃线。

等到仆人之后,他直接下了吩咐。“去把小姐叫过!”

当听到这个命令的时候,夏尔心里直接打了个突,但是很快他就恢复了平静。

正当他在揣测男爵的意思时,门外传了轻轻的脚步声,然后萝拉亦步亦趋地走了进。

即使是在家中,她仍旧盛装华服,穿着镶着花边的刺绣长裙,头发也被精心地烫过,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个洋娃娃一样。

不过,她的面孔比之去年要成熟了一点……这是不是有我的功劳呢……

正当夏尔还在想入非非的时候,萝拉也发现了他的存在,然后那一瞬间,她的眼睛微微睁大,里面的忿恨毫无保留地向夏尔刺了过。

然而,夏尔只是微微一笑。

“爸爸,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萝拉的忿恨只是一闪即没,很快她就恢复了那种古井无波的样子。

“萝拉,我刚刚跟特雷维尔先生商量了,他十分干脆,决定将自己在南方买下的土地都转卖给我们。所以,这十分有利于我们的铁路公司的发展,我想接下的事情应该让你负责了,你跟特雷维尔先生确定这笔交易吧。”

“好的,爸爸,我会尽快把事情办成的。”萝拉直接就答应了下,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精明干练得不像是个女子。

“办成交易只是一件小事而已,特雷维尔先生对你的帮助可不会只有这么一点儿……”男爵又摊了摊手,“特雷维尔先生虽然现在不在铁道部了,但是他毕竟是这个部门的创立者,十分熟悉相关的事务,你要多从他这里学到一些东西,明白吗?”

“好……”萝拉的声音稍微有些变调,但是父亲当然没有听出。

接着,男爵又看向了夏尔,“夏尔,现在我就跟你透个底吧,这个铁路公司确实是我在暗地里搞出的,其中的事务现在实际上就是萝拉在管,我请您以后多多关照她一下……”

夏尔差不多明白了,德-博旺男爵已经在把萝拉当成继承人培养了,铁路公司给她做就是为了让她练手,并且熟悉父亲在政商界的关系网,为接班铺路。

“好的,我当然乐于帮助德-博旺小姐了。”夏尔马上答应了下,“以后她在这方面有什么问题,尽管跟我提就好了,我想我的话在部里面还是有分量的。”

“那就太好了!”男爵大笑了起,然后瞄了女儿一眼,“萝拉?”

“谢谢您,特雷维尔先生。”萝拉咬了咬嘴唇,然后躬身向夏尔致谢。

“不用谢。”夏尔冷笑了笑,然后同样朝萝拉躬了躬身,“我深信,德-博旺小姐这么有些的孩子一定能够无愧于您的期待,继承您的事业。您的惨痛损失,上帝终究还是给了您足够的弥补。我们的莫里斯一定也会感到十分欣慰的。”

当听到了这句明显的嘲讽时,萝拉的表情再也维持不住了,背对着父亲,她抬头怒视着夏尔。

然而夏尔就是喜欢看别人对他痛恨不已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因而他心里反而十分开心。

为了让萝拉更不开心、从而让自己更开心,就在男爵的注视下,他扯过了萝拉的手,然后无视了她的抵抗,一点一点地将她的手扯到了自己的嘴唇边。

“我乐意做您最恭顺的朋友,德-博旺小姐,希望您也能同样信任我。”(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