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三章 迫切的任务

第九十三章 迫切的任务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留着两撇大胡子的德-拉德尼先生有些局促不安地晃动了一下身体,颇为小心地看了看周围。

“德-特雷维尔先生,请问您有什么指示呢?”他低声问。

“指示倒也谈不上只是有一些话需要转达给您而已。”夏尔脸上还是摆满了笑容,“您派驻的是撒丁王国,根据我们现在所得知的情况,它是一个充满了活力的国家,而且有了一个十分有雄心的国王。”

“是的,先生,您说的没错。”这位大使连忙点头附和,“撒丁王国是如今意大利地区最为强大——也许我该说是唯一强大的国家,他们的新国王维克托-伊曼纽尔二世国王陛下是前年刚刚继位的,他现在三十出头,精力十分充沛,一心想要扩大他在意大利的势力——”

“直到统一意大利为止?”夏尔反问。

“是的,先生,就我所见,他确实是这么想的。”大使又点了点头。“这位国王陛下毫不隐瞒他的决心,而他的首相卡富尔也具有同样的信念,他们坚信缔造一个统一的意大利是撒丁王国的必然使命。”

“噗……”

听到他这番话,很多人忍不住笑了出。

没错,在如今的欧洲人眼里,分裂了已经上千年之久的意大利,无非就是个地理名词而已,没人相信撒丁王国和那个名不见经传的维克托-伊曼纽尔二世国王能够完成这项业绩——其实按理说,以撒丁的实力和这位国王的个人能力看,他们本也不应该能够完成这项业绩才对。

但是,后面的“历史”证明了,虽然他不会打仗,至少他会利用时势,还能找好大腿抱。

撒丁王国从几十年之前开始就已经在寻求法国的帮助了,那时候法国还在复辟王朝时代,虽然在二月革命的冲击当中两国关系有所受损,但是在路易-波拿巴开始掌权之后。出于现实的政治需要,撒丁王国又开始寻求与法国同盟——或者说,接受法国的庇护。

“他们对法国——对总统先生的态度怎么样?”夏尔低声问。

“他们对法国的态度一如既往。”大使颇为审慎地回答,“只要法国愿意支持他们。他们就乐意做法国的好朋友。”

接着,他放低了声音,“在我这次回国的时候,国王陛下还特意召见了我,告诉我他十分高兴地看到……法国即将再次顺应上帝的召唤。成为一个君主国。作为一个君主,他十分乐意看到自己的兄弟坐上法国的皇座。一个君主制的法兰西,肯定是撒丁王国最好的朋友,而撒丁王国也同样愿意为法国君主赴汤蹈火。”

“哦!说得太漂亮了!”夏尔忍不住轻轻地拍了拍桌子。“法国也乐意和它成为朋友。德-拉德尼先生,看您的工作做得十分好,您有效地维护了法国和撒丁王国的关系,完成了您的职责。”

在旁边同僚们的注视之下,德-拉德尼颇为自得地挺了挺腰。“这是为法国的利益服务。”

他抓住这个机会,抢先一步在其他人之前,借撒丁国王的口说出了拥戴总统称帝的话。这是一举双得的举动——既表现出他工作得力,拉拢住了撒丁;又表明他的政治立场正确,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毫不含糊。

“很好,既然如此,那您回去之后准备一份报告吧,写一下您对如何拉进同撒丁王国的关系的看法,我会转达给总统先生的。”夏尔朝对方赞许地点了点头,“总统已经注意到了撒丁王国近期对法国的友好表示,他乐意让这个友好的王国处于他的庇护之下。”

“撒丁人对奥地利心怀不满,他们想要统一意大利。那么就注定要与奥地利为敌。”就在这时,驻奥地利公使德-埃洛蒙伯爵禁不住插言了,“据我所知,撒丁王国将奥地利人当成了主要的假想敌人。我想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才会如此迫切地寻求起法国的庇护。很明显,他们想要借用法国的势力对抗奥地利,然后自己从中捞取好处……”

他这么说,一是出于对同僚的嫉妒,不想让对方大出风头。二也是为了维护法国和奥地利的关系,不想要看见夏尔因为无知被利用,而损害了法国的利益。

“我知道您的意思,先生。”夏尔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了,“撒丁王国实力怎么样,并不是最为至关紧要的问题,或者说,它的实力远远不如雄心,对我们说反而是一种好事。”

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上,这种感觉确实十分美妙。

“关键是,总统先生需要一个附庸国,提高他在欧洲的地位——撒丁王国虽然不强,但是却拥有足够的实力充充门面,做个跟班它还是不错的。”

“可是他们太危险了,法国随时有可能被它煽动到和奥地利人的直接对抗当中,如果那样的话,法国就将会被跑到不可测的风险当中。”德-埃洛蒙伯爵禁不住继续开口了,“特雷维尔先生,我听说……我听说您比较亲奥,那么您最好就不要同这些撒丁人太过交好……”

夏尔的脸色慢慢沉了下。

“判断法国、乃至判断我自己应该怎么做,是我们的责任,而不是其他人的责任!”他以一种近乎于呵斥的语气,强行打断了对方的话,“再说了,我希望得到奥地利人的青睐和我希望加强同撒丁人的关系,两者并不矛盾,甚至可以说是有促进作用的。当一个人手中拿着一根棍子的时候,旁人总是比较乐意同他交好的。撒丁和奥地利人互相争斗,那不是正好就给了我们参与其中的机会吗?”

在国际交往当中,寻求交好某国的时候,其实某种意义上更加需要反制对方的手段。有了撒丁王国这条恶犬作为恐吓,奥地利人一定会更加忌惮,到时候他们想要保住现有利益就必须要寻求法国人的帮助——哪怕再怎么心中不甘,现实政治的考虑也会压过感情需求。

1866年之后,奥地利人就是以同样的不甘成为德国人的忠实盟友的。

“您的话倒也有道理……不过我们真的能够控制住撒丁人吗?”虽然明知道特雷维尔已经十分不高兴了,但是德-埃洛蒙伯爵还是有些犹疑,“一旦他们失控。您的打算恐怕也会随之失控。”

“这个我会考虑的。”夏尔随口回答,“现在这些还只是构想而已,我们要等到一切都成为现实之后再进行思量。德-拉德尼先生,记得早点将报告给我。可以吗?”

“好的,先生。”对方连忙答应。

当夏尔以这番话将话题终结之后,气氛一扫刚才的轻松,反而变得有些凝重起,人人都在暗中揣度夏尔以及他代表的那个人的想法。

“还有一件事我想要跟大家宣布。”正当他们还在思索的时候。夏尔的话又重新打破了寂静。

所有人再度一同看着他。

“先生们,总统先生……即将重建帝国了。”夏尔的表情十分平静,看不出任何波动,“全民公决的准备已经即将完成,预计秋天我们就可以发动公决了,而我老实跟诸位说,全民公决的结果是不会有任何差错的,所以,波拿巴家族将和50年前一样,重新君临法国。我们就将重新迎一个帝国了……如果诸位当中,有不同看法的,可以现在跟我提出?”

这个恶作剧般的问题,当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人人都屏气凝神,垂下视线,生怕被特雷维尔当成了“心怀不轨的叛逆分子”。

“很好,我很感激诸位对帝国的忠诚。”夏尔重新笑了起,“虽然帝国现在还没有成立,但是我深信。它必将给法兰西带最为辉煌的一页——正如它曾经做到的那样。诸位都是帝国的有功之臣,陛下是十分信用诸位的,只要能够完成帝国所给予的任务,那么我可以保证。在未的帝国,诸位都能够有一席之地。”

没有人对他假借皇帝之名说出这番话发出什么质疑,不管在法国国内还是国外,人们早已经将他当成了路易-波拿巴的主要亲信和助手之一。

“为了帝国的稳固与长久,我将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转交给诸位。”夏尔扫视了周围一圈,“我希望。作为帝国的驻外使节,诸位能够以最大的热忱为帝国完成这件任务。”

什么任务?每个人的眼睛里面都透着这股疑问。

“帝国,从它存在的那一天起,它实现自我的延续就将是最为迫切的事。也就是说,继承人的问题将是帝国最大的问题。”夏尔慢慢地站了起,俯视着在座的使节们,“而目前令人忧心的是,我们未的皇帝陛下,目前并没有合法的妻子,自然也谈不上有合法子嗣继承帝国……所以,皇帝陛下在登基之后,有必要尽快找到一位合法的妻子随同他一同治理国家,并且为他带一个帝国的合法继承人。这个皇后,必须要从那些配得上法兰西帝国皇位的家系和血统当中找……”

他这话一出,满座皆惊。人人都脸上失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说实话,想要从欧洲王族中找一个皇后并不奇怪,拿破仑就曾做过这样事情,他给自己找了个哈布斯堡,给其他兄弟和养子女也找了王族的出身配偶,极大地满足了科西嘉小地主的虚荣心。但是……目前的情况明显有些不同,他是打得整个欧洲都在颤抖的皇帝啊!

“这个……这个恐怕有些麻烦吧……”沉默了许久之后,一位大使小心翼翼地问了起,“我们……我们专职是维护两国关系,如果去做这件事的话,恐怕……恐怕反而会影响我们的主要工作啊,现在各国王族的适龄公主恐怕不那么好找。如果强行去求婚的话,恐怕反而会破坏两国邦交……”

虽然他的这种担心看上去有些可笑,但是实际上却是有先例的,人人不是都说拿破仑就是因为亚历山大拒绝了他对自己妹妹的求婚所以才决定和俄国翻脸的吗?

既然拿破仑当年都是如此,那路易-波拿巴如今在各国的名声比拿破仑还要差,如果贸然向各国王族求婚的话,恐怕会得到当年拿破仑一样的下场吧……几乎每个人心里都这么想,但是没有一个人将这句话说出口。

当然,即使他们不说出,夏尔也完全明白他们的意思,说实话他和路易-波拿巴自己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们一开始就根本没有自讨没趣的想法。

“不用担心,诸位。我并不是说,要诸位去不顾自己的本身工作,投入到这件事当中……无论如何,保持与各国的良好关系是目前我们的最重要的任务。”出于一种必要的考虑,夏尔的回答有些隐晦,但是对面这些人是完全能够听懂的。“在尽量不影响两国关系,不触怒某国皇室的基础上完成。”

“哦,哦……!”大家恍然大悟。

“欧洲有一个庞大的上流社会,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王族,在我看,并不是只有端坐在王座上的才是王族。相反,同这些王族往,就历史上看,无非也只能够给我们带许多无谓的纷争而已……”夏尔继续解释了下去,“为了法国的利益,为了避免未的纠纷,我觉得,找一些需要帮助同时也乐于帮助我们的王族支系,是十分合适的。”

这倒是实话,虽然波拿巴家族已经出过一个皇帝,而且即将出另一个皇帝,而且当年和欧洲几个王室都攀了亲,但是在现在各国的王族们眼里,毕竟还只是一个暴发户而已,更何况路易-波拿巴才刚刚在法国站稳了脚跟,实在难以得到各国当权王族的青睐。

不过,欧洲王族世代繁衍,再加上这些年时局一直十分纷乱,所以落魄王族倒也不少,如果想办法从里面找的话,应该也不至于找不到一个可以去充当法国皇后的人——连约瑟芬这种二婚的女性都能当皇后,难不成一个落魄王族的女人就当不了法国皇后吗?

听到了夏尔的解释之后,所有人都稍稍放下了心。

“您的意思我们明白了。”再度小声讨论了一下之后,他们纷纷答应了夏尔的这个要求。“我们会将您交代的任务尽量办好的。”

“你们负责探访,提供可供考虑的人选,然后统统汇集到我这里,由我作出判断吧。记住,此事必须秘而不宣,省得引起外界的骚动,对我们的形象也不是特别好。”夏尔耸了耸肩,“请诸位认真对待,因为这将是帝国创建之后最为重要的事件之一。”

他说得如此严重,让其他人也不由得停止了窃窃私语。

“如果谁能帮法国找到皇后,那么谁就能得到皇帝陛下的感激——”夏尔有意停顿了一下,“这种感激有多大的意义和价值,相信不用我再解释说明了吧?”

“明白。”所有人都再度点头应是。

然而,让一大群外交官去为自己四处物色妻子,就算以路易-波拿巴的脸皮也不敢直接跟公开说,所以夏尔自然也乐得帮他分了这个忧。

为了个人的目的,他想要讨好路易-波拿巴,博得这位皇帝陛下对自己的继续信任和重用。

“好的,那就请诸位,为了帝国,努力吧。”特雷维尔夫人巧笑嫣然,内心中却满怀嘲讽。“我们可一定要为陛下找个配得上姓氏的人选哦……”

她就是看不起路易-波拿巴。(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