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一章 新的亲人

第九十一章 新的亲人


                “他死不死,跟我有关系吗?”

如此直白的反诘,让夏尔顿时哑然无语。

他确实能够理解艾格尼丝对自己爷爷所抱持的心情,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强人所难,只是……就算是这样,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恳求下去。

“您……您别这样说好吗?”他诚恳地看着艾格尼丝,“我知道您对他有怨气,但是您想想看,他当时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啊!一个父亲为了儿子选择包庇,难道真的就十恶不赦吗?”

艾格尼丝没有回答,只是平静地打量着他。

“好吧……好吧,我知道您想说什么。”夏尔只得叹了口气,“您还恨着他,那么……我想请问下,您能不能……能不能看在我的份上,至少在这几个月当中选择继续选择隐藏自己呢?我没有让您继续在外面游荡的想法,只是想让您先不要进行社交生活而已,如果您现在重新返回社交界,那么风声迟早就会传到我爷爷的耳朵里面去的……不,至少现在他还不能知道,这太危险了。”

“还真是让人感动啊……”艾格尼丝冷笑了起,“你永远会为那些姓特雷维尔的人考虑,因为你自己也是一个特雷维尔。那么……你有没有考虑我的感受呢?我的姐姐和我,我们的人生都被你的父亲、你的爷爷搅得一团糟,一个横死,一个虚耗了这么多年的青春……你记得考虑过他们的感受,但是你考虑过我们的感受没有?!如果你们没有考虑过我们,那么……为什么你觉得自己有资格要求我做到这些呢?”

她这番犀利的指责。让夏尔愈发说不出话了。

“抱歉……抱歉……”他只是喃喃自语。

他确实满怀歉疚,既为父亲和爷爷做过的事情。也为自己对她做过的事情。

“我们一家……我们一家欠您太多东西了,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叫您做什么。”他长叹了口气。“可是,现在我只能厚颜再恳求您为我做这最后一件事了。是的,这是最后一件,我再也不会对您怎样了,相反,如果我能够补偿什么给您的话,那我一定会想尽办法补偿您的。我……我真心希望,您还能够享受接下的生活,不。是加倍地享受接下的生活,您一定可以将十年的空白统统都填补过的,上帝和我都会报答您!”

“怎么?想要贿赂我了?你们特雷维尔倒是很惯常用这些伎俩呢……”艾格尼丝倒是没有多少被触动的迹象,只是冷笑着说。

夏尔不再说话了,只是在用那种充满了希冀的眼神看着她。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改变主意吗?”艾格尼丝仍旧冷笑。

“您会改变主意的。”夏尔斩钉截铁地回答,这时候已经没有了多少哀求,只剩下了最后的笃定。“因为你是你,只要我哀求你,你就会答应……在去年。我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

“你……”艾格尼丝略微显现出了怒容。

但是,两个人在对视了片刻之后,艾格尼丝最终颓然垂下了视线。

她确实无法如同口头上那样完全回绝外甥的请求,尤其是这个请求还这么合情合理。

虽然他体内流淌着特雷维尔的罪恶之血。但是里面却混杂了姐姐的血。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姐姐的最后遗存。

自从杀掉了埃德加之后,她心中的仇恨和忿怒也渐渐地消散了。

更何况。都已经销声匿迹十几年了,再多在地下逡巡几个月又能怎么样呢?完全不碍事。

“好吧。就当做回敬,我答应你吧。”直到最后。艾格尼丝叹了口气,“谢谢你最终还是没有包庇他,让我报了仇。”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下意识地看了看远处墓穴旁边正在哀泣的夏洛特。

正是由于夏洛特的帮助,她才能够那么顺利地逮住了埃德加,将仇怨一笔勾销。

同样,正是为了感谢夏洛特,她就必须对此事守口如瓶,只能只字不提。

就当是感谢你们夫妇两个吧。

“谢谢您!”夏尔总算舒了口气,“我……我十分感激您的帮助,告诉我吧,您想要得到什么样的补偿呢? 我乐意尽我所能回报您。”

“哼,我需要你们特雷维尔家族的人帮我什么呢?”艾格尼丝摇了摇头,显得不以为然,“得了吧,我不想要,而且我靠自己就可以过得很好了……不过,有一件事你得给我做。”

“什么事情?您尽管说吧?”夏尔心中一喜。

“原本我就打算这阵子好好四处逛一逛,玩一玩……现在答应了你的要求,也只不过是要做同样的事而已。”艾格尼丝挑了挑眉毛,“你放心,我不会去那些社交界常聚的地方的,碰不上多少认识我的人——再说了,现在还有几个人记得我都是个疑问呢。”

说到这里,她突然苦笑了起。

“那您……那您需要我做些什么?”夏尔连忙问。

“把你的那个叫孔泽的手下借给我用一下,他这个家伙在四处都好像有些关系。”艾格尼丝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如果我碰上麻烦的话,他帮我解决就行了,用不着我出手。不然的话,我要是一出手,不就麻烦了吗……那时候什么都瞒不住了。”

“好的,没问题,就按您说的办吧!”夏尔没有多做任何的思索,直接就答应了她的要求。“我这段时间就让他跟随着您吧,您乐意怎么支使他就可以怎么支使他,需要花多少钱之前跟他说就行,一切都由我负责。”

虽然艾格尼丝的要求有些奇怪,但是说实话,他也不相信自己的姨妈会对自己有什么不利的图谋。

令夏尔颇为奇怪的是,当他这么说的时候,艾格尼丝一直在打量着他。

“您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有些感叹而已。”艾格尼丝垂下了自己的视线,“只是瞧你现在这模样,真有那副颐指气使的派头了啊!你长大了,倒变得和我爸爸和你刚死去的那位堂爷爷一样了……”

“他们都是公爵,我离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夏尔微微笑了笑,但是神色之间总有一股倨傲之气。

“是啊,你长大了,而我却已经老了……”艾格尼丝又像是开玩笑,又像是在感叹。

夏尔重新打量起了自己的姨妈。

灰色的裙子将脸衬托得愈发白皙,因为常年远行和锻炼的缘故,她的身段依旧十分苗条,神色之间那股坚毅还在,但是因为复仇之后的轻松,已经带上了不少当年的灵动和风趣。

即使虚耗了十年的青春,她仍旧十分漂亮啊。

“艾格尼丝姨妈?”心情激荡之下,他禁不住脱口而出。

“嗯?”

“您说您老了,但是我可以断言,这完全不符合事实。是的,您还非常年轻,还有足够的时间去追逐自己的幸福。”他诚恳地看着自己的姨母,“是的,您还可以得到幸福的,这次……这次请千万不要错过了好吗?别再为了别人而牺牲掉自己了,您已经足够伟大了!”

“……你”艾格尼丝睁大了眼睛。

在她心情激荡的时候,夏尔突然走上前去,然后轻轻地抱住了她。

上次在自己家的时候,他也这么做过,不过是为了制服她,当时是前途攸关,心里满是狠厉的决心;而这一次,他的心里却只剩下了对对方的歉意,以及祝福。

“祝您幸福。”他的脸颊贴了一下姨母的脸颊,就像童年时代那样。“作为妈妈的骨血,我是您最亲的人之一了,虽然我之前做过蠢事,伤透过您的心,但是请您……请您不要怀疑我此刻的诚意,好吗?您……我但愿付出任何代价,帮助您获得幸福!”

最初的惊愕让艾格尼丝僵住了身躯,但是激动很快就让她全身微微颤抖。

最后,她只是重新闭上了眼睛。

确实长大了啊。

你应该还能看到吧?能为这样的儿子骄傲吗?

经过我的努力,一切都回归到了常轨,该死的死了,该活着的就能好好活下去了。

“谢谢你”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而泪珠却同时自眼角边滚落。

………………………………

随着夜幕的降临,公爵的葬礼也结束了,出于之前的安排,特雷维尔家族的成员们今晚将会在这个庄园留宿一晚,明天早上再行离开。

“这样说,您已经见到了他了?”在房间的窗台边,夏洛特低声问。

“是啊,遵照你的嘱托,我已经见了他的。”艾格尼丝颇为轻松地回答,“他对父亲的死完全没有任何怀疑,看……你的计划已经成功了,祝贺你。”

“应该是我祝贺您才对吧?”夏洛特苦笑了一下。“能够见到您,我真的很开心,真的,我一见您就觉得投缘。”

“让你见笑了。”艾格尼丝也笑了起,然后近乎于俏皮地耸了耸肩,“不过,有你在,我又多了一个姓特雷维尔的亲人了,这好令人矛盾……”

“我,跟那种混蛋是不同的,请不要将我们混为一谈。”夏洛特则同样笑着回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