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五章 意外的求见

第八十五章 意外的求见


                当看到俄国公使怒气冲冲地离开自己家的时候,夏尔的心里充满了一种以牙还牙的快意。

这位曾经当着他的面嘲讽他的爷爷的伯爵,终于被他不打折扣地当面羞辱了回去。

然而,这种快意并不是他这么做的主因,他更加希望俄国人能够因此调高对自己的评级,明白光靠一个大使是无法应付自己的。

带着这种轻松愉快的心情,第二天夏尔到了外交部的大楼里面,然后,他很快被部长的秘书叫到了部长的办公室里面。

“哦!我们的英雄回了!”

当他走进部长的办公室时,带着一种夸张的语调,当今的外交部长图尔戈侯爵张开了双臂,拥抱了一下夏尔。“祝贺您完美地履行了您的任务!”

还没有等夏尔回答,他就朝夏尔挤了挤眼睛,“根据大使馆那边传过的消息,英国人对您的表现基本上满意,考虑到您之前和使馆的人发生了冲突,那么他们的话应该还打了折扣……所以您应该比想象中还要顺利,夏尔。”

“这都是因为有您的指导,部长下。”夏尔也满面笑容地拥抱了一下对方,“当然,对于使馆那边我有些抱歉,可能我之前心里有些急躁,所以和大使先生闹出了一点点误会……”

“哦,没关系,没关系,您重任在肩,他们理应配合,不过,也请您理解下,外交界不如军队,大家对阶级次序没有那么敏感,所以可能有时候就会听到一些杂音……”部长摆了摆手,“不过,我已经申斥了他们了,让他们老老实实服从您的意志,他们迟早是会明白的。”

“那就谢谢您了,下。”夏尔脱开了部长的怀抱,然后稍微朝他躬了躬身。

夏尔心里知道。侯爵巴不得自己和各个地方的大使都闹翻,在部里面离心离德,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维护自己这个部长的权威。

不过,他可不在乎这些。只要能够拥有路易-波拿巴的充分信任,就算下面的大使们不喜欢他又怎么样呢?他照样有办法压着他们走自己确定好的路线。

“夏尔,听说您昨天将俄国公使叫到了自己的家里?”部长好像不经意地问。

“是的,我昨天请他私下会晤了一下。”夏尔点了点头,“自从我履行职务之后。我已经和英国人以及奥地利人在私下里都见了面了,再不同俄国人见一下,恐怕会惹人非议,说我对各国厚此薄彼。”

“您的考虑倒是没有,可是……”侯爵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无奈,“好像昨天他是怒气冲冲地回去使馆的,还说您慢待了他……好在他们还没有提出正式的抗议,不然我还真得伤下脑筋。夏尔,这事是真的吗?昨天你们真的吵了架?”

“昨天我们在讨论一些欧洲现实问题的时候,出现了一点意见上的分歧。不过我想并不严重,只是稍微争论几句而已……”夏尔颇为遗憾地耸了耸肩,“我倒真没想到他居然会生那么大的气。”

“哎……夏尔,外交界可比您想象的还要复杂得多,也敏感得多!你们年轻人的几句戏言,在这里就会引起轩然大波!国与国的交往,有时候很孩子气的,人们总是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争吵。”部长长叹了口气,显然对夏尔的做法有些不以为然,“夏尔。我没有一点要申斥您的意思,只是请您以后一定要在这方面谨言慎行,不要和别人闹意气之争,不然的话。可要叫那些不怀好意的人笑话了!再者说了,虽然我们要反俄,表面上还是要跟俄国人客气一些的,至少不能让他们看出我们在反对他们不然这对我们日后的工作十分不利。”

他口中说没有申斥,但是实际上提到‘申斥’这个词本身就是一种申斥了,只是害怕热闹夏尔。所以说得十分委婉而已。

他确实害怕夏尔这个初乍到的年轻人不懂规矩,到处大放厥词,结果惹怒了各国的外交官,平白地给自己的外交工作增加无数麻烦。

不过,他完全想不到,夏尔居然会胆大包天到那个地步,居然敢把英法之间已经走近、准备协调步调排斥俄国的消息,给不当做一回事地透露了出去。

“您说得对,下。”夏尔只是稍微笑了笑,“以后我会注意的,尽量会谨言慎行,不要惹起外界的风波……”

“那就太好了……”侯爵仿佛如释重负。“好了,其实今天我找您过,是想要告诉您一个好消息的。在您访问英国期间,中东和远东地区的相关人事材料、以及其他文档,我都已经让人给准备好了,您等下就可以直接审阅,然后尽快开展工作了。”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您!”夏尔连忙向对方致谢,心里则知道对方巴不得自己早点陷进那一堆事情里面,远离真正至关紧要的欧洲事务。

“好了,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交代了,您先回去吧……我等下还有一些事情要办,”眼见夏尔如此上道,部长下也松了口气。

“哦,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想要哦请您帮忙一下呢。”夏尔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

“什么事呢?”

“我现在也算是要正式履行职务了,不瞒您说,我的性格是挺认真的,既然开始履职,我就要认认真真地做好。所以……我想要同驻各个大国的大使们交流一下,请您在近期召他们回国述职一下好吗?”夏尔微笑地看着侯爵,“驻英国的大使就不用了。”

听到了他的请求之后,部长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了。

召回国让他见面,一旦让他和各地的大使建立了私人联系,那说不准就可以幕后架空自己这个部长了。

他没想到夏尔这么快就开始了对自己职权的侵害。

这不是刚刚才说好要各司其职吗?怎么一开始就准备挖墙脚了?

部长皱了皱眉头。

“是不是太麻烦了?”

“履行职务怎么能说是麻烦呢?”夏尔反问,“难道您不同意吗?”

在夏尔的逼视之下,部长有心想要拒绝,但是最后还是点了头。“好吧,我会先行召回他们的。”

“谢谢……”夏尔再度朝他恭敬地行了礼。

…………………………

当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他发现部长所言非虚,已经将一大堆的文件堆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

天知道这需要审阅多久啊……夏尔吸了口冷气。

不过,这是自己选的,也没有多少怨言可找了。先看看吧,整理一下,以后再找个可以帮自己整理而且又可以信用的人。

正当他打算投入这些文牍当中时,他的秘书走了进。

“先生,有个外国人想要求见您。”

“我现在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忙,可不是每个人都能见,哪怕是外国人,也有轻重缓急之分。”夏尔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头。

“好的,那我回绝他吧。”秘书一看自己触了霉头,连忙告退。

“他是谁?”

“他的名字是奥托-冯-俾斯麦,是普鲁士的一位外交官。”秘书回答。“他知道您的事务繁多,所以他说您可以在方便的时候抽出时间召见他,他近期在巴黎,随时等候,而且留下了地址。”

“呃……?”夏尔停下了自己的话,貌似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什么?是……是哪个俾斯麦?”

“就是冯-俾斯麦先生,一位普鲁士外交官。现任普鲁士邦议员、普鲁士驻法兰克福帝国议会代表。”秘书有些疑惑于他的态度,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他,“不过,他并非以正式身份对我国进行访问的,而是以私人身份我国旅行,因此他说求见您只是出于个人兴趣而已,并非负有外交使命。”

“他……他想要……想要求见我?”夏尔无意间声音都有些发抖,从他的脸上再也看不到平日里的镇定了。

“他的职位,邦议员不太重要,但是后者意义重大,他能够得到这职位,证明他在普鲁士具有一定的地位,而且得到了普鲁士国王的尊重。”,秘书误解了他的意思,于是恭敬地给他献上了建议,“如果您希望拒绝他的话,我认为您最好找一个理由,这样至少可以让他在面上过得去……”

“不,我并非要拒绝他,相反,我要接见他。”夏尔回过了神,然后直截了当地打断了他的话,“马上改变我现在的一切日程,都排到这之后。”

“都排到这之后?”秘书十分诧异,但是很快恢复了平静,“那要推迟多久呢?”

“不设时限,我们谈了多久就推迟多久,如果实在不行就顺延一天。”夏尔直接挥了挥手,“一切都以这个为优先事项。”

“先生,他这只是私人的拜访而已,并没有外交使命……”秘书觉得夏尔的态度有些奇怪,于是禁不住提醒了他,“也就是说……这是非官方的,您也许……也许可以不推迟官方活动,在这期间您可以抽个空接见一下他。更何况,有很多官方活动还是部长指定要进行的,恐怕难以贸然推迟……”

“推迟日程!”夏尔直接下达了命令,“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总之一切都推迟,等我见他!”

…………为一个普鲁士外交官的非官方拜访推迟全部日程?有这个必要吗?秘书困惑地眨了眨眼睛。

不过,他已经从夏尔的态度当中嗅到了那种不容置疑的坚定,所以他不打算违背夏尔的意愿,连质疑也被压在了心里。

“好的,先生,我们这就安排。”他躬了躬身,然后转身离开了夏尔的办公室。(~^~)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