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七章 僭越

第七十七章 僭越


                当着夏尔的面,路易-波拿巴大骂有些“同志”意志不坚定,没有志气,一上台夺权了就生活腐化,沉迷在了权力带的享受当中。

不过,其实他并不反对自己的部下追求享乐,他不能容忍的只是这些人忙于收割果实沉迷享受,忘记了履行责任,做事也越越没有之前那么精确明快,反而拖沓成风,严重影响了他的施政。

他自己也是一个喜欢纵情声色的人,但是对于他说,声色只是一种消遣而已,他更希望的是拿着手中夺的权力,施行自己当年确立的政策,闯下一番不输于伯父的大功业。

说到底,野心家不是革命者,他们是为了自己而战。在篡夺权力之前,野心家也许会和革命者一样精神百倍、忍下各种苦头,但是一旦夺权之后,大多数人就会满足于现状,追求自己享受的欲念就会慢慢地侵蚀掉昔日的锐气,也让效率无可挽回地降了下。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路易-波拿巴和夏尔那种大到几乎无可满足的野心的。

“哎,这话我也只能在私下里说说了,有什么办法呢?他们动不了我就用鞭子抽他们,能抽动多少就抽多少吧。”路易-波拿巴突然摇了摇头,显得有些无可奈何,“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先让他们继续呆着吧,要不了多久新人培养起了,再把他们升到闲职上退休算了。”

夏尔只是低着头,不跟路易-波拿巴搭腔,任由他自己叹息。

他所说的“他们”,其实都是波拿巴党人的元老,有些人地位还不比自己的低,他不能跟着陛下批判这些同僚虽然他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批评归批评,路易-波拿巴和拿破仑皇帝一样,都是很念旧情的人,这些人跟了他很多年。再加上现在也需要能用的亲信,所以他也不会轻易抛开他们的,所以夏尔又何必自己去扮坏人批评同僚呢。

“你说的问题其实很对,我们不能光给英国人做打手。而是要想尽办法拉进两个国家之间的差距。”路易-波拿巴摆了摆手,转开了话题,“对这个我并不是没有考虑,不过你说的意见不够全面,光靠贸易保护和关税壁垒是无法解决全部问题的。相反,过度的保护只能滋生懒惰和低效的恶习如果躺在国内温暖的关税壁垒当中就可以轻松惬意地挣钱的话,企业主还有什么动力改进自己的生产?这对国家说百害无利。一定程度上的竞争”

“可那是以后才需要担心的事情,现在需要的是从头开始,如果我们不限制对英贸易的话,我们新生的工业,将会在成本更加低廉的英国制品面前不堪一击,最后统统消亡在那些岛国商人的手里。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只能做英国人的附庸了,被他们攥在了手里!我们应该在前期实行贸易保护。把有规模和技术的企业培植起,然后再放开同英国人公平竞争,不然的话……我只在经文里面看到过大卫战胜过歌利亚的奇迹,现实当中他只会被歌利亚踩个半死。”

“那些英国人要是知道你一回就建议我反英,真不知道会怎么想?”路易-波拿巴突然笑了出,“他们本还说了你不少好话的,我还以为你和他们已经谈得很欢心呢!”

“我对英国人也不存恶意,事实上我很感激于女王对我的招待。但这是两回事,这不是反英,而是有原则地亲英。”夏尔颇为严肃地回答。“友好和和平都是靠实力维持的,不是吗?”

“好吧,你说的建议我会考虑的,明天我就把那些部长们叫过讨论下这个问题。如果你想要列席的话,我倒是可以让你旁听一下……”

夏尔听出了路易-波拿巴语气里面所隐藏的意味。

是的,现在他在外交部,确实不应该管太多。

“陛下,我只是跟您提出建议而已,具体的实施是由您和相关的负责人才能够在我的职权范围以外。我不能参与太多,否则这就是侵了他人的权,这样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你总是担心太多!”路易-波拿巴皱了皱眉头,虽然表面有些遗憾,看得出,他对夏尔的识趣十分满意。“好吧,对于你在经济问题方面的意见,你回去之后可以给我写一份材料,到时候给我就行了,有用的意见我会采纳的。”

然后,他不着痕迹地转开了话题,“对了,你觉得我应该在什么时机正式加冕比较好?”

“这是您才能决定的事情,我是没有资格置喙的……”夏尔先是为自己铺垫了一句,“不过,我个人觉得,最好是把日子定在12月2日……一这是一个十分具有纪念意义地日子,可以作为一个伟大的象征;二,我们还可以给自己再留半年的时间,将一切可疑的反对分子尽量清除掉,以免他们破坏我们的计划。”

是啊,12月2日确实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因为在1804年,就是在这个日子,拿破仑皇帝慨然从教皇手中抢过了皇冠,自己给自己加了冕,路易-波拿巴如果同样在这个日子加冕的话,还有什么方式比这更能表示历史的轮回,以及他代替上帝统治这个国家的合法性和正当性呢?

就连路易-波拿巴也完全同意这个意见,恐怕内心深处他也是这么想的。

“好吧,那就再等半年吧,先把反对派肃清了再说,能肃清多少就肃清多少。”路易-波拿巴握住了拳头,作出了一个豪迈的姿势,“到了那一天,全欧洲都得鸦雀无声!”

在装饰华丽的大厅当中,他身着大氅慨然目视前方,好像已经将一切都掌握住了似的。

虽然不想扫他的兴,但是夏尔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可以趁他心情好,将自己的那个盘算说出至少可以在他的心中留个底。

“陛下,公务上的事情我都已经报告给您了,现在还有一件是事关私务的,我想应该报告给您。”夏尔又躬下了身。“是有关于您家族的私务。”

“嗯?波拿巴家族的私务?”路易-波拿巴颇为狐疑地看着他,不明白自家的私务跟他有什么关系。“你是指什么?”

“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形容,陛下。勉强说的话……”夏尔恰到好处地表达出了一些迟疑和尴尬,“这应该是热罗姆亲王的一桩头疼事吧。”

接着。他将帕特森女士和她孙子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转达给了路易-波拿巴。

听到了他的话之后,路易-波拿巴的脸慢慢地沉了下,最后变成了犀利的凝视。

“夏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同他们接触?又为什么要答应他们的要求?你效忠的到底是我还是谁?”

这种显而易见的怒气很容易理解。作为君主,没有人喜欢自己的臣下参与到他的家族私事。“怎么,难道你对我的伯父的处置有任何意见吗?”

“我对皇帝陛下的处置没有任何意见,我效忠的也是您本人。”夏尔深深地沉下了腰,“请您不要误解,我只是帮忙转达了他们的要求而已。”

“别装了!”路易-波拿巴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大声朝他喊了出,“你报告给我,本身不就是在说你赞同他们的想法吗!老实告诉我吧,他们许了你什么好处?!”

“他们给我任何好处都及不上您。如果我想谋求好处的话,继续追随您对我说不是更加有利吗?”夏尔低声反驳,“如果说好处的话,我想只有‘稳定性’这个词。”

“稳定性?”路易-波拿巴微微一滞,勃发的怒气被他的回答稍稍遏阻住了。

“是的,在目前的大好形势当中,我反而看到了某种威胁。”夏尔趁着这个机会说了下去,“虽然趁着时机您已经登上了最高的宝座,但是波拿巴家族的根基在国内说还是不稳,甚至在内部说……可能还是缺乏某种稳定性。”

路易-波拿巴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我想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既然您知道意思。那么我就直接点明吧,某些人以您的当然继承人自居,大肆扩张自己的势力,而且还目无法纪。如果这样还就算了。关键是他的能力还不够,不足以压服内外的人,如果一直任由他肆意妄为的话,很有可能给您的伟大事业带不可预测的风险……”即使是一贯的大胆,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夏尔依旧心里砰砰直跳。“为了避免党派和国家分裂,我必须帮助您去寻找某些办法。也许您觉得我没有资格而且多管闲事,但是对于波拿巴家族的忠诚,让我觉得我无法对目前的危机视而不见或者避而远之。”

“你的意思是你不肯效忠于约瑟夫,如果一旦出现了什么危机,你宁愿拥戴这个年轻人?”路易-波拿巴十分犀利地指出了他的真意。“所以你建议我,先把这个年轻人找回,看看能不能当做继承人培养?”

“莫尔尼先生也十分不喜欢那个人,他可能很难为那个人效劳如果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情况的话。”出于僭越的考虑,夏尔没有直接回答,但是给出了足够的暗示。

当听到他抬出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之后,路易-波拿巴的怒气终于慢慢地消失了,重新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他明白夏尔说的没错,他的弟弟确实完全看不上这个堂弟,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不测的话,恐怕约瑟夫真的很难得到弟弟和他手下、甚至特雷维尔家族的效忠而这,无疑就是标志着波拿巴党人全面分裂,一切事业土崩瓦解。

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结果。但是却又十分可能发生,说到底,在这个时代,又有什么事情不能发生呢?

他已经四十三岁了,在这个平均年龄只有四五十岁的世界已经可以说得上是个老人,天晓得上帝哪天会不会突发奇想,派个使者带走他和他的一切雄心?

他转过头,仔细打量着夏尔。

也难怪这个年轻人暗自担心了肯定也有不少人在担心,只是他明说出了口而已。

“可能您觉得我妄自揣测您,干涉了我无权干涉的事情,我也承认我可耻地僭越了,陛下。”夏尔抬起头,诚恳地看着对方,“但是,请您宽恕我的僭越和无礼,因为这种僭越是出于一片赤诚的,我比任何一个人都希望您的功业和雄心能够一一实现,而不至于被任何突如其的灾祸所打断。如果我真的别有用心的话,我又何必冒着风险跟您说这种话呢?我安享您赐给我的富贵不就可以了吗?”

这番诘问微微打动了路易-波拿巴的心。

确实是这样,如果不是因为忠诚的话,他又何必跑过触怒自己,提出这种问题呢?

“那个……那个年轻人到底怎么样?”

“那是一个十分不错的年轻人,他的品质十分朴实,勇敢而且坚定,另外同样仁慈而且富有同情心。另外,他亲自上过战场,了解应该怎么样拿出勇气执行自己的意志。”夏尔先是满不在乎地说出了一大堆溢美之词,然后后面加上了一个不算贬损的贬损,“但是,他的经历太少,美洲也没有地方给他一个完整的教育,所以他的谈吐还是比较内向,也有些幼稚,容易轻信他人。不过我相信,这对年轻人说并不是什么缺点,在那么多优点的基础上,只要能够对他施展稍好一些的教育,是可以把他教成一位具有良好素质的……公民的。”

之所以给出这样的结论,是因为夏尔看出了,在最初的惊愕之后,路易-波拿巴的内心深处并不是十分反对这个要求。

他也同样十分不喜欢他那个妄自尊大的堂弟约瑟夫。

“另外,哪怕不是作为继承人,您给自己多找一个可以信任的帮手也是好事,您知道,我们将会同整个国家一同冒风险,而且是巨大的风险。”

夏尔趁热打铁,继续将自己想好的说辞一股脑地倾泻了过去,“虽然有一些大部分的反对分子已经被我们镇压了,但是其中肯定还有不少心怀不轨的人忍气吞声,隐藏了自己的政治观点,在阴暗的角落里面继续力量,等待时机。我们必须睁大了眼睛,密切地注视着国内外一切不合常规的动静,至少您也要有足以信任的人掌管或者监事首都的卫戍吧?”

在一个人刚刚达到顶峰的时候,向他冷静地指出所面临的风险不容乐观,这肯定不是讨喜的行为。不过,夏尔知道自己在成为亲密的助手之后,在这位君主面前具有一定的地位,某种情况下有资格朝他泼冷水,所以也就大起胆子说出了这番话。

“你只能接受这种方案吗?”又沉默了许久之后,路易-波拿巴低垂下了视线,“你和莫尔尼是怎么也不会考虑约瑟夫了吧?”

“这只是一个备选方案而已,而且是万不得已的方案。您还不老,您还可以拥有自己的继承人……只需要缔结一次受到了上帝祝福的正式婚姻而已。”夏尔恳切地看着他,“我发誓,我将一直忠于您和您的合法继承者,尽我的一切忠诚保卫您的帝国!只有在最不得已的时候,我才祈求您施行这种方案,我比您更不希望这样的事成真。”

“好了,这件事我会考虑的。”路易波拿巴挥了挥手,“你先回去吧,这件事不允许告诉任何人!”

“遵命,陛下。”夏尔躬身行礼,然后告退。(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