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二章 陛下与蜡

第八十二章 陛下与蜡


                正当兄妹两个还在交谈的时候,特雷维尔公爵的子孙们的争吵仍旧激烈地进行着。~,

“你是铁了心要和我们反目了吗?”因为被夏洛特的话触动了怒气,菲利普也不再压抑自己,大声冲自己的妹妹质问,“爸爸那么宠爱你,从小你要什么他就给什么……结果你就是这样回报我们的?你还说我们无能……你把父亲,把我们当成什么了?!”

“你们不是无能,如果是无能也就算了,你们是明明有能力,却因为追求安逸和享乐,结果自己伤透了爷爷的心,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夏洛特丝毫不让步,瞪着自己的哥哥,“别用亲情压我,如果我真的不认你们的话,我就不会自己跑过跟你们说这些了!”

“怎么,还要威胁我们吗?”菲利普上前了一步。

“威胁?随你怎么想吧!”夏洛特将视线从他的脸上别了开去,看到了自己的父亲,“爸爸,你别沉默了,告诉我你们到底打算怎么样?如果你们非要反目的话,那也不能怪我!”

被夏洛特这么逼视,中年人的脸色不禁变得更加难看了。

夏洛特对他这么不客气,当然是有理由的。

虽然刚才闹得更凶的是哥哥菲利普,但是父亲的暧昧态度,实际上是更加给他壮了胆。

如果他真的反感儿子的做法的话,他就不应该保持沉默,而是应该喝止住儿子的行动。然而他没有做,只是个人维持沉默而已这实际上是一种默许态度。如果菲利普真的做得好的话,他会默不作声地收取好处。以当然继承人的身份继承父亲的一切;如果菲利普失败了,他也可以置身事外。不和女儿女婿闹翻。

哼,拿着儿子当枪使,亏你做得出!夏洛特在心里冷哼。

菲利普指责父亲太软弱,夏洛特心里也深以为然。

只想着躲在后面,靠儿子去冲锋陷阵然后自己坐收好处,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夏洛特现在十分生气,她虽然对父兄持有异议并不感到意外,但是她绝没有想到,在爷爷刚刚咽了气还没几十分钟。他们就忘掉了自己发下的誓言,打算推翻爷爷的遗嘱。爷爷在她心目中十分重要,于是她把父兄的这种表现,当成了忘恩负义的背叛。

在激烈的争吵当中,亲情也逐渐被遗忘,只剩下了不满和经久不散的怨气,许许多多的家庭,就是在这样的争吵当中走向反目和解体的。

总算她现在还维持着最后的理智,所以还没有和他们谈崩。

“夏洛特。别这样,别吼爸爸好吗?”新任公爵不太自在地叹了口气。“有什么话,好好跟爸爸说吧……别这样。”

中年人略带哀求的话,让夏洛特心里顿时有些不忍。爸爸毕竟宠爱了她那么多年啊。

“爸爸……我也不想这样的。您看菲利普都闹成什么样的了,难道……难道您不肯约束一下他吗?”

“好了,你们都别吵架了。都听爸爸说吧。”中年人勉强打起了精神,将酒杯扔到了一边。“看着自己的孩子吵成这样,还有谁能比我更伤心呢?你们……你们都是我的孩子。为什么要吵架呢?”

“爸爸,谁也不想吵的,可是我们都被逼到了这个份上了,难道还能坐等末日降临吗?”菲利普还是不服,“只要夏洛特还是这种态度,我是没办法的。”

“我是什么态度?请你仔细说明一下?”夏洛特又是一怒。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听我说!”眼见儿女又要吵起,中年人连忙伸出手制止。然后,他略带责备地瞪了儿子一眼,“菲利普,你是有不对,你爷爷才刚刚过世你就闹事,这岂不是……这岂不是让人看了笑话?”

还没有等儿子回话,他又定了定神,看向了女儿,“夏洛特,虽说他是有不对,你也别太生气啊,毕竟碰上这种事谁也很难完全心平气和……菲利普有些难以接受很正常,你稍微谅解下他吧……”

菲利普只是态度有些不对而已?

这种和稀泥的处理方式当中,夏洛特发现了父亲隐约的偏向。

“我也觉得他闹起很正常……”夏洛特冷笑了起,轻轻地摇晃了一下手中的遗嘱,“那么您看这应该怎么处理呢?要不要为了让哥哥开心,干脆按哥哥说的做,把它毁掉算了?”

“说什么呢,傻孩子!爷爷的遗嘱怎么能被这样处理!”中年人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我们当然还是要听的。不过……不过,你也看到了,如果就这么处理的话,恐怕……恐怕菲利普也难以接受。”

接着,他满怀感叹地打量着夏洛特,“夏洛特,好孩子,其实我觉得你没有必要把你哥哥逼得那么紧啊……我知道从小你们关系就不太好,但是……但是他总归是你的哥哥吧?”

“我没有逼迫过他,这一切都是遵循爷爷的意志而已!”夏洛特先是表明了自己的正义立场,然后稍微放软了语气,“再说了,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我怎么会恨他呢?小时候的事情我早就忘光了。”

夏洛特的表态,让父子两个对视了一眼。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父亲的脸上有了些希冀。

“爷爷在遗嘱里面说过要给你们收益,但是他们没有规定具体的数目。”夏洛特平静地回答,“所以,我会尽我的努力宽限你们,每年产生的收益,大部分我会分给你们两个,我想维持你们的生活应该够了。”

“你的意思是,拿走我原本就应该得到的财产,然后将每年产生的收益分一份给我。然后还叫我感谢你?”因为出价大大不符合自己的预期,所以菲利普忍不住出言嘲讽了。

“这是爷爷的意志。难道有什么不对吗?”夏洛特反问,“那你打算怎么样?撕毁遗嘱吗?”

“你别以为你有了遗嘱就能怎么样了!休想靠这个阻止我!你没有资格!”菲利普大声回敬。

“那什么才有资格阻止你呢?”当这句话传到耳中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愣,然后看向了门口。

“夏尔……”中年人失声惊呼。

“你们吵得也太厉害了,连门都不关!”夏尔小声抱怨了一句,然后带着自己的妹妹走进了房间,顺手关上了门,“我在走廊上都能听个清清楚楚,天晓得过阵子外面该怎么说你们啊!”

三个人顿时都满脸尴尬。

没错,私下里吵归吵,可没人希望背地里成为别人的笑柄。

“夏尔。你得正好!”夏洛特正想跟丈夫说说现在的事情时,突然停住了口。

因为,她发现芙兰满怀嘲讽幸灾乐祸地打量着她,仿佛是在说‘你倒是有一群好家人啊,这下丢了丑吧!’

要你管!夏洛特也恶狠狠地回瞪了她一眼。

不过,现在是办正事的时候,不能跟她置气,到时候再收拾她。

“怎么现在才?”

“我刚才在陪爷爷,好不容易才等他睡着。他可伤心透了,”夏尔摇了摇头,“哎,要是他知道你们在自己哥哥刚死了没多久就吵翻了天。那该多伤心啊!”

中年人和菲利普脸上的尴尬愈发浓厚了。

“夏尔,这事我也有责任,是我没有管好菲利普。”中年人叹了口气,“你放心吧。遗嘱我们是会遵从的。”

“这样勉强压着你们遵从也没有多大的意义。”夏尔又摇了摇头,“如果我拿了财产结果却让你们愤愤不平。那样的话对我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毕竟是一家人啊……”

“夏尔……”夏洛特感觉有些不对,连忙抓住了他的手。

而菲利普则满面喜色。

“你……你的意思是这个遗嘱需要修改吗?”就连他的岳父也满怀怀疑地反问了。

“不,遗嘱就是遗嘱,我们必须遵从,怎么能够修改呢?!”夏尔抓紧了妻子的手,示意自己不会出卖她。“相反,我会帮助夏洛特,毫不打折扣地将遗嘱执行下去,实现老人的遗愿,这一点我和夏洛特一样,是绝不可能让步的。”

“夏尔!”夏洛特再喊了一声,然后满意地笑了出,靠他靠得更紧了。

“那你……那你打算怎么做呢?”

“这取决于你们到底有多不满,公爵下。”夏尔稍稍朝对方躬了躬身,“如果您乐意听从我和夏洛特的意见,那么我们一切都好谈,但是您非要和我们斗争的话,好吧,我和夏洛特都是脾气很硬的人,谁想和我们斗,我们就会斗到底。”

“哦!当然了,我们不想斗,都是一家人啊,怎么能伤了感情呢!”公爵连忙摆了摆手,然后他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是吧,菲利普?”

“当然了,爸爸。”犹豫了片刻之后,菲利普也点了点头,“夏尔,你就告诉我吧,你们打算怎么处置?”

他害怕他的这个堂弟,知道他虽然表面上十分谦逊温和,但是实际上比自己要狠得多,所以态度也软化了不少,打算静听他到底想怎么办,如果实在难以接受这个安排再发作。

“首先,我要明确一点,我和夏洛特本就是遗嘱的执行者,所以我们没有必要也没有义务对你们让步,现在只是在讲人情而已。”夏尔慢条斯理地说,先摆明了自己的立场,“所以,你欠下的那些赌债和其他债务,我们不可能无条件帮你还了,只能借钱给你,利息可以免,本金以后你必须还,而且要给我留下借据,写明还债的日期,当然时间我可以宽限到几年后……”

“什么?赌债?”父女两个都是大吃了一惊。

“好啊,难怪你这么上蹿下跳,原是因为这个!”夏洛特喊了出,“爸爸每年给你那么多钱挥霍。你居然还能够欠下大笔债务……你真是个败家子!”

“你……你居然暗地里调查我!”菲利普脸上顿时失去了血色,“你们……你们这么处心积虑吗?”

“处心积虑?不……我干嘛要处心积虑对付你呢?”夏尔摇了摇头。“这消息是别人主动告诉我的,我认识很多人。而且有很多人想要讨好我,所以他们将一些消息告诉给了我而已。如果这不是事实,你可以否认。”

‘我认识很多人,而且有很多人想要讨好我,’,这种含而不露的威胁,让菲利普更加动摇了,况且,夏尔所说的确实是事实。这让他的立场一下子变得薄弱了许多。

“好吧,我是欠了一些钱,不过现在谁不是这样呢?有什么大不了的!”他终究不敢矢口否认,所以避重就轻了,“况且,欠债是欠债,继承是继承,这是两回事!”

“没错,这确实是两回事。不过你想不想让我们帮你还掉债务呢?”夏尔还是不动声色,微笑地打量着自己的堂兄,“还是说大家先拖着,谁也拿不到钱。等着债主找上你的门再说?”

菲利普顿时语塞了。

因为夏尔的积威所以刚才他态度上好了不少,但是这下他难以忍受下去了。

但是正当他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的父亲打断了他。

“好吧。这个就要感谢你了,夏尔。不过你不能白帮他还债。利息还是要收的,一家人也得把账算清楚!”

“爸爸!”菲利普一急。但是父亲却完全没有搭理他,显然对他的荒唐已经恼怒无比了。

“利息就算了,这没什么意思。”夏尔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意见,“另外,刚才菲利普说得对,债务归债务,公爵所说的那笔债,就归你们还了吧。”

“嗯?”中年人有些疑惑,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刚才我听您父亲说,波旁王家在您这里寄存了大量的财产,既然我们已经答应了要还债,那么就应该履行承诺。我和夏洛特会尽快筹足资金,把这笔债务抵消掉。然后,你先管理这笔财富,选择一个适当的时机把它归还给波旁王家。”

公爵终于恍然大悟了。

夏尔的意思是,这笔债款将会转移到他们的手上,然后他们可以利用还款的间隙拿去生财,要是能够拖个好几年,他们肯定是能够靠着这笔钱赚足大笔的收益,拖得越久越好。

甚至还可以……还可以直接吞掉,反正看样子波旁王家是回不了,他们还能拿自己怎么样呢?

“这笔钱必须还!”夏洛特仿佛看出了父亲的心思似的,直接喊了出,“您只能拿着去生息,过几年、最多过几年我们就得还了钱,这是爷爷的承诺,你必须遵守。难道几年时间还不够你攒下钱了吗?”

中年人皱了皱眉头,从女儿的表情看,她是认真的。

爸爸和女儿这是图什么呢?不过是个废王而已,有什么值得留恋的,真是莫名其妙。

“好吧,我答应你们,我会还的。”叹了口气之后,他又咕哝了一句。“真没想到,最大的拿破仑分子的家里,倒是有个好王党!”

这句嘲讽让夏洛特的脸微微一红,她反而瞪了夏尔一眼,让夏尔尴尬地笑了笑。

“好吧,既然您答应这个条件,那么我们会尽快筹足款项给到您的。”夏尔继续说了下去,“在还款给波旁王家之前,这笔钱所产生的收益归您自己支配,您也可以选择给任何人,这是您的权利。怎么样,您到底答应不答应?”

“还有别的什么条件吗?”公爵满怀希冀地问。

“没有什么条件了。”夏尔摇了摇头,“我认为在弥合裂痕上,我们已经够努力了,在人情上我们已经做到足了,如果您想要要求更多的话,我们也很为难。”

“那些田产的收益,在我死后能不能转给菲利普?”公爵还是不太死心地问。

“不,不行!”还没有等夏尔说,夏洛特就断然拒绝了。“爷爷说过的条件我们一定要遵从,决不能打什么折扣,不然这还有什么意义!”

如果菲利普刚才不是这么激烈。稍微恭顺一点的话,夏洛特可能还会考虑下。但是现在,她绝不可能再对哥哥网开一面了。

“看我没有什么不答应的余裕了啊……”公爵又叹了口气。

“如果您一定要跟我们作对的话。那么……有时候我们也别无选择。”夏尔暗含嘲讽地回答,“当然,这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所以我个人是不希望发生的。”

听着他若有深意的回答,他的岳父禁不住苦笑了出,“行了吧,在亲戚面前还要讲这么多的套话,我真是服了你!跟外交部的那些人学傻了吗,净说些套话?!”

笑了片刻之后。他叹了口气,“好吧,好吧,就按你说的办吧!”

对他说,这样的条件已经是可以了,毕竟父亲给他留下了一笔固定的土地收益,现在又有了一大笔钱将会留到自己的手里,就算遗憾也能忍受了。

“爸爸!爸爸!”眼看自己被出卖了,菲利普着急地喊了出。“您不能这样!”

“我不能怎么样?”中年人皱了皱眉头,“我是新任的公爵,我作出的决定你有什么权力质疑?好了,我要关你的禁闭。你给我好好反省反省!你看看你,都荒唐成什么样了?给了你那么多钱你都要挥霍一空,还在私底下欠了债!”

当听到他要关儿子禁闭的时候。夏尔和夏洛特就明白,他是真心打算要履行约定。所以不准备让自己的儿子闹事了。

“爸爸,谢谢您!”夏洛特松了一口。满怀感激地看着父亲,“您终究还是为家族着想的!”

如果父亲真的要顽抗到底的话,虽然她不怕,但是恐怕也会伤透心吧,现在的这种结果,对她说是最理想不过的了。

“哎,我们做父母的个个爱孩子,可是孩子们眼里却只有自己的家!”公爵只是叹了口气。

“人啊?!”接着,他准备叫仆人过,把菲利普给先抓起禁闭一下。

说实话他也不是很生儿子的气,对贵族说,生活放荡、负债累累又算得了什么呢?正常事而已。他只是怕儿子不肯履行约定跑去闹事,所以先关在家里一下而已,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他就会放出。

“慢着。”

正当菲利普满面绝望的时候,夏尔突然伸手制止了仆人们。“我还有些话要说。”

“你还想要干什么?”公爵有些奇怪,但还是挥手叫开了仆人们。

“您也别光声菲利普的气,其实菲利普的心情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夏尔叹了口气,好像有些伤感似的,“碰上这种事,谁又能够心平气和呢?况且他也确实有理由生气。”

“夏尔……?”这下就连夏洛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虽然遗嘱上不能让步,但是一些补偿我认为是可以做的。”夏尔点了点头,“我这里可以给菲利普一个机会,让他满足愿望的机会。”

“什么?”菲利普心头一跳。

“我跟你们说一件事,你们现在不要外传。”夏尔放低了声音,“总统先生很快就要称帝了,共和国就要完蛋了。”

这个消息大家都知道,所以夏尔继续解释了下去,“作为帝国政策的一部分,他会转而同教会合作,扶持天主教会。所以……所以过去一些年里面,有些受到了时势冲击的教会资产,他会考虑归还给教会。但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时光,很多东西已经面目全非了,所以就需要稽查……以便确定哪些需要归还给教会,以及归还多少。”

教会和教产问题,从大革命开始一直都是法国极大的政治问题。

在大革命爆发之后,共和政府就大力宣扬反教会思想,屠杀驱逐僧侣,并且没收了大量教会土地和财富充公,以便缓解政府财政危机;到了拿破仑帝国时代,皇帝又同教会合作,然后是波旁复辟时代,教会的资产被归还了许多。但是七月王朝建立之后,因为是篡位者,所以他们跟教会冲突很大,第二共和国同样如此。所以在最近二十年当中,教会的资产又蒙受到了巨大的损失。

直到路易-波拿巴篡夺了政权,打算同伯父一样从天主教会当中寻求正统性之后。天平又重新摆回了……而这,照例又将成为一次财富的盛宴。

“菲利普。如果你能够同意的话,你可以成为稽查员之一。我可以让你去几个富裕的省份稽查,”夏尔说出了自己的打算。“我为总统服务了那么久,他是会肯给我这种便利的。”

父子两个对视了一眼。

这确实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啊!

在稽查的时候,他有的是办法可以将教会的资产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和其他人一样借机大发横财。

“怎么样?菲利普?”夏尔看着自己的堂兄,“听不听我的?”

菲利普还在犹豫,但是他并不是反感,显然只是在这个突如其的好消息面前有些不知所措而已。

“怎么?你不敢吗?”夏尔颇为嘲讽地笑了起,“六十年前。我们的祖父辈仓惶逃出了法国,他们什么都没有,荣誉,金钱,爵位……统统都没有了,一切都已经被葬送在了暴风当中!惨吧?确实很倒霉,可是他们没有绝望,也没有怨天尤人,他们反而咬牙忍受了一切痛苦。自己想办法谋生,成为了极好的鞋匠,养活了自己也养活了家人!哼,现在。享尽了荣华富贵的你们,觉得鞋匠这个词丢脸,我倒是觉得好听极了!没有他们兄弟当鞋匠。我们还能够存在吗?不,绝不可能!

后呢?他们出生入死。冒着战场和政治的枪林弹雨,一步步地走了过去。挺了过去,忍了过去……直到得到了如今的一切!是啊,我们的祖父辈,曾经一无所有,他们经过了努力的奋斗,结果重新拾回了丢失的一切,甚至得到的比失去的还多……他们靠了什么?他们靠了自己的一双手,还有无畏的勇气!他们带着这种勇气闯了过去,所以……所以给我们留下了这些!”

夏尔抬起手,重重地挥了挥,展示了一下这座奢华的公爵府邸,“可是……可是如今,他们的孙子辈明明条件优越了几万倍,却失去了这种勇气?明明有机会摆在自己的面前,他们却不敢走下去?呸……呸!那这样的人怎么还配做他们的孙子,怎么还敢和他们共用一个姓氏?菲利普,你告诉我,你配吗?你配吗?”

“够了!该死的,你别说了!”被夏尔的言辞所打动的菲利普,大声喊了起,“我答应你!就这么办!我会让你知道的,其实特雷维尔家族不止你一个人有才能,别摆出这幅样子了!”

“那就好。”夏尔微笑了起,“那么,我们去写借据吧,我还是刚才的条件你只需要在几年后还本金,不算利息。我相信只要你认真去做,还款对你说绝不是个问题。”

“当然了,当然了!该死的!”菲利普一边咒骂,一边从自己父亲的书桌里面去翻找纸笔。

他的堂弟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如果继续硬顶下去,那大家就翻脸,看谁拼得过谁,而他是没有信心在现在这种政治环境下拼赢自己的堂弟的。

既然他已经给出了这些补偿措施,那总比什么都得不到要好。

只要我给自己搞出了一大笔家业,到时候又何必怕被夏洛特随意支使?他暗自寻思。

终于解决了啊……夏尔舒了口气。

虽然让步比较多,但是这总比一家人四分五裂给人看了个大笑话要好。

“夏尔……”正当他还在思索的时候,夏洛特喊了一声。

“嗯?”夏尔停下了思绪,然后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妻子。

然后,他看到了夏洛特泛红的脸庞,以及眼中些微的泪水。

“谢谢你。”她突然搂紧了自己的丈夫,然后亲了亲的脸颊。

是啊,如果没有丈夫作为底气的话,就算有遗嘱又能怎么样呢?

“我们……我们一定不要辜负老人的期待,一定要将这个家族发扬光大,好吗?”

“好吧,我会帮助你的。”夏尔搂住了妻子,然后拍了拍她的背。

……………………………………

夜已经深了,特雷维尔家族的争执,终于以夏尔提出的条件而收场。

仍然留在特雷维尔公爵府上的夏尔。看着楼下四处奔忙的仆人,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暂时无事可做。

丧事已经按照之前的准备有条不紊地安排下去了。他只需要在预定的时间出席就好了,而夏洛特也被他以“怀孕的女人最好不要熬夜”给哄到睡了下去。

不过。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公爵离世之后的风波已经给他带了不少感触。

哎,不管是怎样的英雄人物,离世之后还是得在纷争当中不得安宁啊!

不知道我死的时候,会是怎么样呢?也是会儿女争执不休吗?

虽然这个念头太不吉利,但是他仍旧禁不住去想。

“先生……先生……您果然办到了!”就在这时,他突然被人抱住了背。

“喂!这么多人能看见的地方你干什么呢!”夏尔吃了一惊,转过头呵斥妹妹。

“看到了又怎么样?”芙兰满不在乎,“谁能不准妹妹亲近哥哥呢?”

夏尔叹了口气。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您……您是一开始就打算这么做的吗?”

“有是有一些想法,不过大部分是见机行事而已。”夏尔摇了摇头,“这就跟下棋一样,要判断形势才能决定怎么走子。对了,你觉得我的安排怎么样?”

“好是好,不过您对菲利普不是太宽大了吗?”芙兰睁大了眼睛,“菲利普这个人我看不太像是那种会知恩图报或者容易满足的人,他今天迫于形势答应了您的条件,但是我猜他以后可能还是会愤愤不平的……您得小心他。”

“你还真是……”夏尔摇了摇头。“他总归是我的堂兄啊,我总不能就这样夺走了他的一切,却又什么都不给吧?这样太不近人情了。”

“您干嘛跟这种人讲人情呢?”芙兰还是对菲利普有些不满。“瞧瞧他对您的态度!一点都不尊敬!就算是堂兄他也不该对您这样,他以为他是谁呢!”

“好了。别生气了,我自己都没当回事呢。”夏尔摇了摇头,“法国恨我恨得咬牙切齿的人数都数不清。要是为这种事生气我还有别的事可做吗?有些时候我们只能对形势妥协,以免坏了大局。说到底。我像个守财奴一样把钱全搂在自己手里又有什么意义呢?”

“可是……可是……”芙兰还是有些不太高兴。“您现在帮他捞了一大笔,他以后如果想要和您对垒的话不是更棘手了吗?别说亲情什么的。有些人可不像我们这么好说话,您说过的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善意上,这种东西太不牢靠了。”

夏尔沉默地看着芙兰,直到她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的时候,他终于微微地笑了出,“你说得对,其实我确实应该防着点,不过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考虑吗?”

“啊?”芙兰睁大了眼睛,“您……您是有安排的?”

“对啊,”夏尔耸了耸肩,“不然的话,政府内外有那么多可以挣大钱的职位,我为什么要把这个特意送给他呢?他肯定会得罪教会的,那时候他就算想要对付我们,也没办法找人声援他了。”

芙兰仔细的思索了起。

“难怪!”片刻之后,她终于明白了。

稽查教会资产当然是肥差,但是确实也容易惹怒某些人,如果是行事有收敛的人还好,以菲利普-德-特雷维尔的性格,那肯定到了地方之后就会百般设法榨取钱财,一点都不会顾忌。

教会一直是正统派的支持者,他得罪了之后,再加上扣住波旁王家的债款的事情,那肯定是要大大得罪人。既然已经无法走波拿巴家族的路线,那么同时再得罪了教会和波旁王家,无异于宣判了他在政治上的死刑。

没有政治势力的帮助,就算夏尔失势,他也休想翻案了,没有人会帮他说话。

所以,只要他答应了夏尔的条件,那么一切就成为了定局。

“原是这样!原是这样!”芙兰恍然大悟,“现在,既然他接上了您递给他的东西,那么他已经落到了您的手中了,只要日后他恭顺,那么可以继续过富家生活,如果他对您不满,还想要违背自己的誓言,谋求政治前途,那您随时都能整垮他……对吗?”

“基本上就是这样吧……”夏尔踌躇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不过我倒不希望这种事发生。我还是很缺手下的,他肯替我办事的话,我不会亏待他。”

“您……您太厉害了!哥哥!”芙兰眼中荡漾着激动与崇拜的光芒,就连脸都泛出了红潮,“有些人啊,他们雄心勃勃,他们谁都不服,他们自以为自己是陛下,结果……他们却被您烧灼,融化,摆布,揉捏……到头,他们发现自己不过是,而且仅仅是您手中的一块蜡!”

【法语里面陛下私re和蜡ire是同音的,此为双关语。】

听到哥哥说这些安排的时候,她并不觉得过分,反倒有点像是,干大事时的跃跃欲试。

可是夏尔却没有她这么高兴。

虽然我算不算什么好人,可是至少在这件事上,我并不是什么大反派,我才是占理的一方好不好!怎么搞得好像我成了巧取豪夺的大坏人了啊?他在心里感叹。

他细细地打量了一下妹妹。

金色的头发,碧蓝的眼睛,白皙的面庞,一切都没有变,宛如往昔。

考虑到愈发高耸的胸前,甚至可以说更美了。

然而,即使如此,那个天使毕竟已经不存在了,她已经长大了,拥有了自己的头脑,自己的价值观,甚至还有了自己的行动力。

虽然十分遗憾,但是只能承认现实。

“记住,一定要给我记住!我们不是博尔基亚家族,不到万般无奈的时候,决不能对自己的家人动刀,明白了吗?!”因为心里有些不安,他特意叮嘱了妹妹,“不然的话,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会记住的,相信我吧!您的每一句话我都能记着。”芙兰满口答应了下。

然后,在一阵沉默当中,她突然猛地搂住了哥哥的腰,在他反应过之前,吻了吻他的脸颊。

“喂!!”夏尔反应过之后挣脱了她的拥抱,而芙兰则轻笑了一下,转身就跑。

“我休息一下去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