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章 一族的纷争

第八十章 一族的纷争


                在特雷维尔家族的成员们的注视当中,特雷维尔公爵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沉入到了永眠当中。≤,

所有人都不说话,一片死寂当中,只有夏洛特不住的悲泣声响彻在整个房间里面,让每个人本就哀伤凄凉的心情变得愈发难受。

不知道过了多久,特雷维尔侯爵轻轻地拍了拍夏洛特的肩膀。“好了,孩子,别哭了,你还怀着孕呐!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就算走了也不必这么哀痛,有时候我们面对现实就好了,你们还有你们的生活。”

接着,他又走到了小特雷维尔公爵面前。

“菲利普,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新一代的特雷维尔公爵了,我希望你能够拿出像样的表现,证明自己不会辱没这个头衔和名字。我和他好不容易才重建这个家族,你不应该让它的光辉受损。”

他的表情是那么庄重和严肃,以至于侄子也被感染得严肃了起。

“好的,叔叔,我会的。”小特雷维尔公爵不,如今已经是真正的公爵了挺直了腰,然后看了看自己的父亲。

父亲躺在床上,看上去只是睡着了一样,只是脸色更加灰白一些而已。哪里想得到,哪里想得到……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不然眼泪又要留下,让小辈们笑话。

他马上别开了视线,内心却一阵阵绞痛。

“你们也收声吧!”老侯爵环视了周围一圈,“他的事情已经做完了,但是你们的事情还数不胜数,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不要让我的兄弟在天上也不得安宁!”

在他的呵斥下,大家的哭泣声慢慢地停了下,就连夏洛特也停下了下,只是恋恋不舍地看着爷爷的遗体。

在公爵死了之后,整个家族就他的年纪最大,此刻好像就有了一种说一不二的权力。他的镇定。也好似驱走了每个人心头的不安与彷徨。

而看着爷爷如此表现,夏尔的心里也心疼不已。

天晓得他到底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才能克服这种丧兄之痛,强忍着安慰别人?

“爷爷。您也去休息一下吧。”他揽住了爷爷的手,关切地看着他,“时间已经不早了……”

他确实挺担心爷爷的,他本年纪就大了,疲劳再加上又受到了这样的心神刺激。再不休息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老侯爵没有拒绝孙子的好意,任由他搀扶着走出了哥哥的卧室。

老人的步履起初还十分稳健,但是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一个跄踉,差点摔倒到了地上,幸好夏尔马上搀扶住了。

“谢谢。”老人低声说,只是眼角又滚落下了泪水。

夏尔没有说什么,只是拉着自己的爷爷走到了旁边的房间当中,服侍他尽快休息。

现在,房间里面只剩下了父亲和三个子女,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诡异。除了悲伤和哀愁之外,好像空气中突然混入了别的什么。

“爸爸,我也带您去休息一下吧。”沉默持续了片刻之后,大儿子菲利普终于开口了,“管家他们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不要耽误他们了。”

因为公爵已经久病缠绵,家人早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准备,所以现在倒也不是十分仓促,按照之前的准备做就行了。

“嗯,好吧。”中年人点了点头。然后最后看了躺在病床上的父亲,长长地叹了口气,颓然跟着儿子走出了房间。

当他们走了出去之后,房间变得更加安静了。只剩下了夏洛特和欧仁姐弟两个。

夏洛特坐在床边,一直看着爷爷的脸,满脸的悲戚。

这个家庭当中,论对公爵的感情的话,恐怕也只有老侯爵才会比她更深吧。

然而,人活在世上。又怎么可能只依靠感情呢?

除了感情之外,还需要意志,以及……战斗。

“他们恐怕去商量去了吧。”过了片刻之后,欧仁低沉地说,“菲利普不会接受这个结果的,爸爸……也难说。”

“他们连爷爷的遗嘱都敢不认吗?”夏洛特咬紧了嘴唇。“刚刚他们还在爷爷面前发了誓呢!”

欧仁耸了耸肩,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那是几千万的财产呢,相比起一个誓算什么?”

夏洛特沉默了。

虽然万般不情愿,但是她知道,弟弟说得很有道理。

爷爷的手已经变得冰凉,好像也同时带走了夏洛特心头的温度似的。

她的脸慢慢沉了下,表情也变得十分凝重。

不管是为履行爷爷的遗愿,还是为了自己,她都决不打算,哪怕面对的是自己的父兄。

“他们里面只有你还有点良心!”沉默了许久之后,夏洛特愤愤地说。

“我倒也不是比他们更有良心……”欧仁摇了摇头,“只是事不关己而已,反正是拿钱,跟谁拿都一样,比较起我倒是更喜欢从姐姐这里拿,至少你比菲利普慷慨点儿。”

“这就够了!我还有什么资格要求更多的忠诚呢?”夏洛特叹了口气,然后站起身,拥抱了一下自己的弟弟,“放心吧,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那么就祝您好运吧。”欧仁也同样抱了抱自己的姐姐。

接着,仆人们跟着医生打开了门走了进,准备收敛公爵的遗容,而姐弟两人也退了出去。

正如同欧仁所预料的那样,此时在新任公爵的卧室当中,一场风暴确实在酝酿当中。

当带着自己的父亲回到了房间之后,菲利普小心地从酒柜里面拿出了一瓶威士忌,然后倒了一杯递给自己的父亲,“爸爸,你先喝点压压惊吧,我看您的六神无主了!”

虽然父亲刚死就喝酒看上去有些不合礼法,但是此时已经心神大乱的中年人并没有顾忌太多,顺从地拿起了这杯酒,咕哝地灌了下去。

喝完之后,他苍白的脸上总算恢复了一些血色。呛得咳嗽了几声,眼睛里面也冒出了泪光。

“天哪!天哪!”他大声地喊了起。甚至用手抓挠起了自己的头发。

菲利普没有说话,任由自己的父亲发泄心中的悲痛。

等了好一会儿之后,中年人才重新平静了起,然后又给自己灌下了一大口酒。

“现在感觉好点儿了吗?”菲利普问。

“好多了。”父亲长叹了口气。

“可是我的感觉却一点都不好。”菲利普皱紧了眉头。“爸爸,我们前一刻还是当然的继承人,这一刻却身无分文,只能仰人鼻息了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的话!”

“你这是什么意思?”公爵想到了什么,仰头看着儿子。

“我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爷爷临终的安排。让我们,让他的直系继承人丢失了继承权,反而让您嫁了人的女儿接受了一切!”菲利普加大了音量。“难道您能够接受这么不公平也不合法的安排吗?”

听到了儿子的话之后,父亲恍然大悟。

然后,他重重地拍了拍桌子。

“混蛋!这个时候你还表示什么异议?!你忘了你刚才的誓言了吗?你在爷爷面前发了誓的,这才过了半个小时而已啊!”

看着眼中满是血丝的父亲,菲利普心里稍微有些发毛,但是他内心中知道,此时再不努力,以后就得变成妹妹的奴才了。因此心中对未的恐惧彻底战胜了对父亲的恐惧。

“誓言那是为了让爷爷开心啊,那是不得已的!现在爷爷已经走了,难道我们这些活人还能被誓言舒服吗?”他盯着自己的父亲,将自己的恐惧灌输了过去,“爸爸,我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您啊!难道您能够接受这种结果吗?想想吧,如果您服从了一个老人最后的任性妄为,以后您就变成自己女儿和女婿的下属了,任由她摆弄了!您本能够成为特雷维尔家族说一不二的领头人。结果她却把您置于臣下!爸爸,趁着还有时间,我们赶紧补救吧,不要让爷爷的一时糊涂毁了我们的一切前途!”

悲痛消失了之后。剩下的就只有个人的考虑了。

在儿子的怒喝声当中,新任的特雷维尔公爵沉默了。

他知道儿子说得对,如果他对父亲临终的安排不持异议的话,以后家族那些原本理所当然要由他继承的财富,就只能落入到女儿的掌控当中了,而他充其量只能是女儿的吉祥物而已。

当初父亲提出这个提议的时候。他还以为只是老人一时的头脑发热,没想到父亲居然以老年人特有的执拗,硬是办到了底。

但是……这毕竟是父亲的安排啊!难道真的能够不服从吗?

父亲多年的积威,让他难以做出反抗的决定。

“那是父亲的安排,他有遗嘱,我们还能怎么样呢?”他闷闷地说。

“这种安排是不合法的!”一说到这里菲利普就气了,就连音量也大了不少,“您是爷爷唯一的儿子,法律上无法剥夺您的继承权,所以这种遗嘱您大可不必理会,只要您寻求法律途径,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您恢复自己的应有权利!更何况您是夏洛特的父亲,只要您发句话,她没有不服从的权力!”

虽然儿子说得轻巧,但是中年人却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他知道父亲并没有完全剥夺自己的继承权,只是做出了许多限制而已这种限制到底在法律上成立不成立他也没底。

更何况,父亲英明一世,对死后的安排肯定也不止让自己和儿子发个誓那么简单,一定还留了后手。

更重要的问题是,自己究竟应不应该去反抗父亲的安排呢?

“您还在犹豫什么呢?再犹豫下去一切就都完了!天知道夏洛特现在喜成了什么样!”菲利普一阵气结,大声催促着自己的父亲,“父亲,赶紧下决心吧!”

“你……你就这么恨夏洛特吗?”父亲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不,我不恨她,是她恨我们!从小她就野心勃勃,一心想要把一切拿到自己的手上,所以她就一直逢迎爷爷,讨他欢心!她知道没有继承权,所以她故意找了我们本家的人结婚。因为她知道,这样的话她嫁了人还会被视作家里人,可以继续蒙蔽住爷爷的心!结果她现在真的成功了,我们落入了一个阴谋家的手里啦!”

“你胡说些什么!”中年人听不下去了。呵斥了自己的儿子。

“我胡说?我说错了什么吗?难道事实不是如此吗?”菲利普反问,“现实都已经摆在您的面前了,结果您还要继续蒙上眼睛吗?”

他知道此时自己的命运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之后的荣辱都系在了父亲的一念之间,所以再也没有了任何顾忌了。拼了命地想要说服自己的父亲。

“夏洛特不是这样的人!”中年人又拍了一下桌子,“而且你真以为你的爷爷那么好欺吗?!”

“她是什么样的人,事实不已经摆在了眼前了吗?”也许是想起了某些不愉快的回忆的缘故,菲利普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她从小就不喜欢我,我早就知道她居心不良!这下好了,她居然迷惑了爷爷,然后哄得他把财产都给了她,让我们只能靠奉承她过活!爷爷确实英明一生,但是人都有老的时候啊!结果就被趁虚而入。哄骗得老人犯下了这样的大错,把整个家族的财产都弄到了她的手里!您说,这样行吗?好吧……您想想,如果她对您有一丝尊敬的话,她就应该主动放弃这种不合法的权益,让您做一家之主,这是理所当然的!可是您看,她有过一点犹豫吗?她没有!她非但不想推开这种不属于她的权利,反而当做理所当然一样地接受了下,您说这凭什么呢?不管嫁给了谁。总之她已经嫁了出去了!我们家已经给了她足够的嫁妆了,从此之后家里的一切都已经跟她没有关系了!她没有权利摆布我们!”

在儿子疾风暴雨般的言辞之下,中年人再度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他几度想要开口,但是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他不想违背父亲的遗愿。但是自私自利的毒素却又侵蚀着他的心,让他陷入到了极端的矛盾当中。

是啊,一个理所当然的继承人,在碰到这种事的时候又怎么可能会不纠结呢?

如果现在沉默的话,一切就无可挽回了,家族的财富、父亲多年辛劳经营起的家业都会变成基金。落入到女儿的手中。

但是至少自己有生之年应该是不会缺钱花的。

不得不说,老父的安排十分巧妙,将土地的收入划定给了他,让他在生前有一大笔固定收入,足以维持平常的开销,无形中也冲淡了那种反抗心理。

菲利普看出了父亲的心思。

父亲能够得到一点,他可是什么都得不到啊。

“您是他的儿子,是唯一的直接继承人,您有不可动摇的继承权利!”他着急地大喊,想要唤醒父亲心中的血气,“您就这么默然接受了吗?放弃了一座金山,结果对别人施舍的一点儿残羹冷炙却感恩戴德!您这是在开玩笑吗?”

父亲还是没有答话。

菲利普一把拉起了父亲的手,“走,我们过去!”

“去哪儿?!”父亲猝不及防。

“去爷爷那里,把那个遗嘱拿过!”菲利普高声回答。

如果方便的话,就烧掉它这句话他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意义已经不言自明。只要这样做了,那么以后不管别人说什么,一切就都死无对证了。

“什么?!”这句可怕的话,让中年人身体抖了一下。

回到父亲死去的卧室里面,在父亲灵魂的注视之下,把他精心撰写的遗嘱拿过?

太可怕了。

这,这会让父亲的灵魂不得安息的啊!

他剧烈地抽搐了一下,然后收回了自己的手。

菲利普看到父亲收回自己的手之后,就这样愣着看了看父亲。

“您太软弱了。”片刻之后,他叹了口气。

然而,他却不打算软弱。

他猝然一转身,然后大踏步地走向了房门,猛地拉开了门,动作之快好像上了战场的士兵一样。

然而,在刚刚拉开了门之后,他却呆愣住了。“你!?”

他的妹妹夏洛特,正站在门口。不带任何感情地盯着他。

惊愕过后,就是尴尬,然后变成了恼怒。“你为什么在外面偷听我们?你偷听多久了?!”

“我原本是打算跟你们商量事情的。”夏洛特平静地注视着自己的哥哥,“结果听到了你们的谈话。你看上去很激动,所以我就不打算打搅你了,等你说完。你放心吧,该听到的,我都已经听到了。”

什么都听到了?菲利普心里悚然一惊。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夏洛特推开了他的手,然后自顾自地走进了房间,看到了颓然坐在椅子上的父亲。

接着,她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张纸,直接拍到了桌子上。

“你们不是要去拿这个吗?我已经帮你们拿过了,不用费劲过去!”

砰的一声,让父子两个都吓了一跳。

菲利普看见那页纸在桌上摆动,心里也随之七上八下。

“我帮你们拿过了,你们想要怎么处置这张纸随便你们。”夏洛特看着自己的父兄,湛蓝的眼睛里面满是昂然的傲气。“但是我告诉你们。你们能销毁一页纸,却休想销毁掉爷爷的遗愿,和我应得的权益!爷爷的安排,你们是发了誓要遵从的,结果转头你们就想要不认账?你们如果想要斗,那就斗吧,我奉陪到底!”

夏洛特毫不退缩的表情,让她的父亲更加畏缩了,但是却激发出了菲利普的怒气。

“好啊!我就知道!一开始你就这么打算了,你处心积虑的盘算终于得逞了。你很开心吧?很得意吧?!”

“你说得没错,我很开心。”夏洛特平静地看着哥哥,“因为……因为我被爷爷认可了,因为爷爷承认。你只是个勉强运气生在前面的庸人而已,我比你更加有资格执掌这个家庭!”

如此苛刻的话,让菲利普气得睁大了眼睛,他想要上前,好不容易才忍住。

夏洛特微微垂下了视线,好像陷入到了回忆当中。

“确实。你说得没错,我嫁给夏尔,确实是很久之前的决定……非常非常久之前的决定。”

此言一出,两个男人都惊得睁大了眼睛。

“好啊!好啊!好一个阴谋家!”菲利普大喊了起。“爸爸,您看,我说得没错吧!没错吧!爷爷和我们就落到了一个处心积虑的阴谋家手里啦!”

“这要从哪里说起呢?”夏洛特却丝毫没有在意他的反应,径自回忆着,语气里面充满了极其罕见的惆怅。“那时候……我差不多十岁吧,那时候我第一次明白了,原虽然我同样是爸爸的孩子,但是却和男孩完全不一样,根本没有平等的权利。不管我为家里做了什么,嫁了人之后,家里会给我一笔嫁妆,然后远远地将我打发走……从此之后成为了别家的人,连姓氏都保不住。”

她的语气十分奇怪,以至于两个旁听者一时间都说不出话了。

“一开始我很难受,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因为,我明明不比哥哥和弟弟差,为什么却只能被当成无用之物,到了年纪就一把丢开?”夏洛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苦笑,“但是后我明白了,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多的不合理,追究是没有意义的,只能服从。于是,后我就做出了一个决定……”

被吊起了胃口的父兄同时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她说出最关键的话。

“我决定,就算我保不住和哥哥同样的权利,至少我要保住这个姓氏,因为……因为我特别钟爱它,因为我以它为荣啊!”夏洛特浑然忘我地喊了出,“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决定嫁给夏尔了,他是好是坏,是贤是愚都不重要,反正我都要嫁给他。”

接着,夏洛特突然失笑了,“不过,后和他一直往之后,我才发现原他是那么优秀的人,于是全心全意地爱上了他……我误打误撞倒也算是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虽然历经了那么多事,但是我的愿望还是实现了,如今我们结了婚,我还怀了他孩子特雷维尔家族最纯正的血脉,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看着她满含喜悦的笑容,菲利普顿时失语。

笑了片刻之后,夏洛特重新变得严肃起。

“……虽然我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我从没有想过要谋害你们,更没有想过要迷惑爷爷,让他为我做什么。我只是想帮家里做一些贡献,所以一直在爷爷旁边帮手而已,难道这也有错吗?如果有错的话,你们当时为什么不拦着我?你们干什么去了?你们都只顾着自己寻欢作乐,没有一个人帮助他!爷爷因此更加喜欢我,觉得我继承了他的精神,难道这也是我的错吗?爷爷希望我嫁给夏尔,完成他和堂爷爷的约定,我不怀怨言地遵从了,难道这也有错吗?”

夏洛特突如其的厉声诘问,让两个人相顾失色。

“如果有错的话,错也是在你们身上,是你们自己放弃了自己的优越地位,只顾着自身的欢愉,忘却了自己所背负的义务!”夏洛特眼中满是激动,“如果爷爷像你们一样,他早就死在暴民的屠刀下了,怎么可能恢复家业?!就是因为你们这种不成器的表现,爷爷才痛感失望……需要出力的时候你们不在,结果,他将家族托付给了我之后,你们却还要过怪我?你们在他面前发了誓要遵从,转头等他咽了气就打算食言,你们把自己的姓氏看成什么了?!”

没有一个人回答她的疑问,夏洛特也并不打算得到回答。

“听到了爷爷的安排之后,最初我跟你们一样意外,但是……既然这是爷爷的意志,我会遵从的。”夏洛特昂起头,直视着父兄,“我不会假惺惺说什么我只是为了遵从爷爷的遗愿而勉为其难,不!我要说我很开心,十分开心,为爷爷对我的认可而开心,为我和夏尔的结合而开心!这是……这是何等的祝福啊!”

“你们……你们说要反击?好啊,那你们反击吧,我等着!遗嘱现在就在我手上,你们拿吧!”夏洛特拿起手中的遗嘱摇晃了起,“你们想怎么样随便你们,但是我不会忍气吞声,我会为了捍卫自己的权益而战……想要斗的话我们就斗吧!”

看着面无人色的父兄,夏洛特禁不住大笑了起。

“如果你们非要斗,我和夏尔,还有堂爷爷都绝不会让步的,我们会斗,会压得你们喘不过气,会让你们后悔自己的决定,不信的话就试试吧!”

直到她笑完的时候都也没有人答话,就连菲利普也被她的气势所夺,一时间说不出话。

真是……令人失望呢。她在心中暗想。

爸爸和哥哥,他们好像认为爷爷耗尽了心血所建立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归于自己的。可惜爷爷却不这么想。

“所幸,我会纠正这个错误的。”她轻轻地抚摸着自己微微隆起、但是还看不出太多异常的腹部,幸福地闭上了眼睛。“我和夏尔的孩子,一定都会非常聪明的,然后我会告诉他们,没有什么是天生应得的财富和地位,告诉他们怎样才能够让自己成为配得上那些的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