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三章 一族的远征

第八十三章 一族的远征


                经过了喧闹而且令人难忘的一晚之后,第二天上午,特雷维尔侯爵带着自己的孙子和孙女才离开公爵府上。

夏洛特被留在了这里,继续参与公爵的治丧事宜——像公爵这样地位的人,即使离世了也不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非要有个足够规模的葬礼映衬才可,所以还有好几天时间需要准备。

而因为夏尔和老侯爵都是事务繁多的人,所以他们就只好先行告退了,准备在丧礼那一天再出席。

一路上老侯爵的表情十分凝重,整个人身上都散发出了无以名状的悲痛,所以夏尔也不敢多话,就这么陪着他回到了家中,生怕他出什么问题。

自从和夏洛特新婚之后,他搬到了新的宅邸当中,已经很久没有回到家里了。今天回看到那些熟悉的陈设,心里感触也是极多。

老侯爵一直都没有多说话,直到吃午餐的时候,他才叫夏尔将昨晚所发生的一切报告给他。

夏尔据实以答,老人静静地听着,直到夏尔说完了之后才慢慢骤然开口。

“这么说,你一个人已经把他们父子两个摆平了?”

“是的,应该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夏尔先是点了点头,然后若有深意地补充了一句,“至少现在是没什么问题了。”

“现在没问题就行了,谁能指望他们一辈子都心悦诚服啊!”老人叹了口气,“至少能让我哥哥安心下葬就好了,总不能让他连个安生的地方都找不到!”

这一声长叹里面有着说不出的悲伤,让气氛也变得更加沉闷了。

“爷爷,您可别唉声叹气的了,要相信哥哥。昨天他可是一个人就把那些人都压服了呢!您可是没看到,当时那些人可怕他了!”芙兰为了安慰爷爷,笑着吹捧了自己的哥哥,“您放心吧,只要有我们在。什么事情都能够解决的,他们以后就算有什么不满,那时候一切也都晚了。”

“这倒也不错啊……原本我还以为可能需要我亲自出马的,没想到你一个人就解决了。现在都能够一个人压服他们,以后你肯定也做得到。”老侯爵颇为赞许地点了点头。

虽然他口中是在赞许,但是神情当中看不到任何欣喜的样子。

夏尔和芙兰都能够理解老人此刻的心情,因此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决定转开话题。

“爷爷。您放宽心吧,别想那么多烦心事了。”夏尔十分恳切地看着爷爷,“您已经成为了元帅了,还有什么不能释怀的呢?我们这些儿孙也不是不中用,以后再有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自己解决。”

“你说得对。”老人了点头,看上去总算稍微振奋了一点点。

“不过……你们也太可笑了!”他突然昂起头,“你们以为我遭受了这样的打击就会一蹶不振吗?你们以为我到了这个年纪就成了老糊涂了吗?不,你们想错了,我还没发霉,我还清醒着呢!我还可以做很多大事。轮不到你们可怜我!”

看着老人这样子,兄妹两个松了口气,相视一笑。

“你到了那边,和英国人到底谈得怎么样了?我看你在信上说得糊里糊涂的。”老侯爵将一杯葡萄酒送入了口中,“俄国人的事情,确定了没有?”

夏尔迟疑了一下。

“我先去休息一下,还有不少事情要做。”芙兰十分知趣地站了起。

然后,她走到了爷爷的旁边,亲了亲他的脸颊,“爷爷。等下您也早点休息吧。”

“谢谢。”老人拍了拍孙女儿的头,微笑着目送她离开。

等到她离开、餐厅的门重新关上之后,老侯爵重新变得满面严肃起。

“夏尔,现在告诉我吧。英国人对你的构想反应如何?。”

“反应十分良好。”夏尔现在也不卖关子了,“他们似乎对我们如此积极感到很高兴,并且……他们明显地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想要大干一场。”

“大干一场……”老人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了,“是啊,大干一场!如今的我只剩下一个愿望了。那就是把俄国人揍扁!只有完成了这项事业之后,我才闭得上眼睛。”

虽然知道爷爷的心意,但是夏尔听到这句话之后仍旧感到有些不舒服。

太不吉利了。

然而,事到如今,再劝他重新考虑已经没有意义了,唯有用心去帮老人实现愿望,才是他最应该去做的。

“外交上面的准备不成问题,英国人比我事前想的还要积极,我另外也试探了一下奥地利人,发现他们……”夏尔微微沉吟了一下,“我发现他们对俄国人也同样心怀不满——虽然他们不敢宣诸于口,但是他们对俄国人自封的救世主地位并不接受。所以……俄国人现在是一种不自觉的孤立状态。”

“普鲁士人怎么样?他们一直是亲俄的。”老人低声问。

“普鲁士人没有胆量同时和英法为敌,更别说再加上一个虎视眈眈的奥地利了。”夏尔马上回答,“他们只可能中立,顶多是更加对俄国人友善一点而已,对大局不会产生什么改变。”

如果他们不中立更好,这样的话就可以挟英国人的势力一举击灭俄普了,可惜普鲁士人还是有头脑的,不会干出这种蠢事。

“我约见了俄国公使,让他明天我家进行私人的会晤。”

“嗯?”老侯爵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夏尔,好像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私人约见俄国公使?”

“是的,哪怕我们已经决定近期就给他们一下大的,至少现在我得让他们觉得我还有些善意。”夏尔微微露出了笑容,“在宣战之前一天,我和俄国人还可以是朋友。”

“那你打算拿这些俄国人怎么办呢?”老人有些不解,“你是想稳住他们?”

“不,他们对我们是并不怀有善意的,所以我再怎么说好话也未必有用。恰恰相反,我要拿英国人恫吓一下他们,并且让他们明白现在不止法国人反感他们。”夏尔貌似胸有成竹地回答,“我不奢求让他们喜欢上法国。但是至少可以让他们对所有国家同等地讨厌。”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解释了起,“当然了,我不会让他们感觉战争迫在眉睫。我只想给他们一种目前已经被孤立和包围了的印象而已,一旦有了这种印象,他们对我、对法国的态度就会好很多,这样也有利于我们在战前推进自己的外交方针——而不是只能亦步亦趋地按照英国人的步调走。”

“原是这样。”老人皱了皱眉头,总算理解了他的意思。“那具体尺度你自己衡量吧。总之不要提前惊扰了那些俄国人就好了,我们的这一击不能冒风险,否则对波拿巴家族和我们一家说,都将是灭顶之灾。”

“这个我知道的,您放心吧。”夏尔悠然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那么您呢?军队里面的准备怎么样?”

“我每时每刻都在准备,唯恐慢过死神的脚步。”老人阴沉着脸回答,仿佛是在抱怨似的。“陆军的脚步太慢了!缺弹药,缺被服,更缺军官!我现在恨不得追在他们的身后踢。也要让大军给准备好。不管了,从明天起我要更加加紧准备,谁要是碍了我的事,我就让他下不台!”

他确实是有资格这么说的

现在法国在世的元帅还有好几个,但是大多数都是不管事的,比如热罗姆亲王这种,像苏尔特这样的大元帅,也只能躺在病床上苟延残喘而已,所以实际上特雷维尔侯爵已经成了法**队当中军衔和资历最高的人之一,这样的人在注重阶级和自序的军队里面。自然拥有了某种说一不二的资格。

“有些事情不能太过于急切,只能慢慢,您也不要太着急了。”夏尔忍不住安慰了他,“就我看。现在陆军机关已经比之前要精干很多了,至少还有人帮您推行计划。”

“这倒也对。”老侯爵又舒了口气,“说到这里我还要感谢你呢,你在陆军部里面搞的改革挺有用的,尤其德-罗特列克那小子很有才能,他深谙陆军上下的事务。做起事又快又好。”

“他确实很有用。”夏尔同意了爷爷的看法,“不过现在压在他身上的事情太多了,他也不可能面面俱到,让他负责人事和组织上面的事情就够难为他的了。后勤方面的问题,有很多时候他也难以去全程追踪。”

“哎,要是你还留在陆军里面那该多好啊!”老侯爵叹了口气,“很多事情如果交给你办,一定能够办好。”

祖孙两个骤然沉默了,因为一说到这里的时候,就不免会有怨怼路易-波拿巴的嫌疑,不宜再继续说下去。

“其实我到外交部里面也挺好的,这能够让我吸收到足够的经验。”过了许久之后,夏尔低声说,“而且可以让我很快就在整个欧洲建立声望。”

“如果你是大臣倒也好了,可是你不是,那么就算建立了声望又能怎么样呢?对你说,最重要的是实权。现在你即使有了功绩,人们不会将功绩归结到你身上,只有一小撮外国人知道你有力,这对你说没用。”老侯爵摇了摇头,显然对他的话不以为然,“而且,外交是吃力不讨好的活,你做得太多,人们也只会觉得你在卖国,因为你不能和他们一样天天喊打喊杀,你不够激进!你看看塔列朗吧,他在维也纳拯救了法国,结果人人都朝他丢石子儿。夏尔,你得给自己留点神,别让自己也遇上这种尴尬。”

“情况没您说得那么严重,大多数法国人还是对我们的外交保有敬意的……”夏尔禁不住笑了笑,“不过,我会想办法尽快让自己成为大臣的。”

“你能做外交大臣?”老侯爵有些吃惊。

“做外交大臣应该是不行的,我的资历不够,而且威望也不够,他们不会同意的,再说了,我自己也不想这么早就去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夏尔摇了摇头,“但是如果我足够努力的话,我可以成为一个新创的大臣。”

“新创的大臣?”老人还是有些疑惑,他还没有听到过有类似的风声。“你是说……难道在近期总统会有什么动作吗?”

“是的。既然将要从总统变成皇帝陛下了,那帝国总该和共和国有些不一样,不是吗?”夏尔若有深意地笑了,“总统先生既然要称帝。那么他就不会喜欢一个可以掣肘他的立法机关,所以他会去限制我们的议会,最好将它变成一个咨询和纯粹负责鼓掌欢呼的机关,而不是手握预算大权;而同样的,他就需要扩张政府。加强政府机构的权力。在我的劝说之后,为了应付即将到的战争,他将会把一切负责交通运输的部门——公路、铁路、运河、海运,统统集合在一起,变成一个统一的政府部门。而我……我将谋求这个大臣的职位。”

老人眨了眨眼睛。“你……你真的能行吗?我不是说你的才干,而是说他……他还不知道肯不肯同意呢。”

虽然这个部门是新创的,但是很明显将会大权在握,他担心路易-波拿巴不肯交给夏尔,说到底,夏尔离开陆军。不正是他一手造成的局面吗?

“确实有些难度,毕竟以我的年纪就担任大臣,会在外界造成某种冲击。不过,我会尽我的一切努力,让这个职位落到我手里的。”相对于老人的迟疑,夏尔却踌躇满志,好像心里已经有了某种打算一样,“您想想看,我原本就在铁道部任职,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这些问题了。目前到处兴建的这些铁路线还不是我规划的?其他的运输方式无非是形式上变了变而已,本质上没多少区别,我想只要我有足够得力的助手,我能够比其他任何人更加得心应手地推进这项工作。所以……只要我创造出一种有利于我的形势,我相信波拿巴先生会欣然将这个职位交给我的。”

“那就太好了!”老人小小地欢呼了一声,显然是在为孙子的前途而高兴,“如果你能够在我活着的时候就做大臣,那我……那我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呢?”

“不只是为了我自己而已,就算是为了您。我也得把这个职位给拿下……”夏尔满怀深情地看着自己的爷爷,“如果战端一起,就得在千里之外同俄国人一决雌雄,我对您和法国士兵的勇敢不抱怀疑,那么胜负就取决于后勤的运输,所以这个职位如果交给别人,我还不能放心呢!爷爷,我会让您没有后顾之忧地统帅这次远征的,拼了我的命也要办到。”

老人看着感情罕见外露的孙子,不禁眨了眨眼,颇为感动。

“好,太好了,到时候前线我,后方你……我们祖孙两个要完成拿破仑没有完成的业绩,要完成一次征服斯拉夫的远征!到了那个时候,我就能够闭上眼睛了……”

他抬了抬手,拒绝了夏尔的安危,“不过,夏尔,我不会只顾自己的,我会利用我的地位,给你留下一批人,到时候就算我死了,你也可以用他们维持自己的地位。路易-波拿巴要比拿破仑忌惮手下得多,就算拿破仑也害怕富歇和塔列朗呢!我得给你留下一些保护自己的工具。”

因为这个话题太过于骇人,所以夏尔没有借口,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事到如今,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没有的青年,确实也该考虑考虑怎么在以后维持自己家族的势力了。

仿佛是心照不宣似的,祖孙两个交流完意见之后,不再多话,继续享用起了自己的午餐。

直到即将吃完的时候,老侯爵重新抬起头看着夏尔。

“对了,我听芙兰说你们在英国碰到了埃德加?”

“呃,是的。”沉默了片刻之后,夏尔点了点头。

“艾格尼丝还在追杀他吧?”沉默了片刻之后,老人又叹了口气。

“是的,他可能……可能会遭受到危险吧。”夏尔再度附和。

这时候,老人又不再说话,只是出神地看着天花板,好像在回忆着什么。

直到这时候,夏尔才明白一个道理——永远不要低估一个老人对独子的爱,哪怕这个儿子多么混账,犯下了多少过失。

“算了吧,就算危险那也是他自己找的,能不能躲过去看他自己走运不走运,我们还能做什么呢!”直到许久之后,老侯爵终于又长叹了口气,闷闷不乐地放下了餐具。

夏尔看出了,哥哥的死,在他心里还是造成了难以言述的打击,他整个人是强撑着才没有垮下的。

这个时候,尤其不能再让他继续想这种事了。

埃德加如果逃跑成功了那就算了,如果艾格尼丝真的杀了父亲的话,那一定要瞒过他,不然的话……天晓得他还能不能承受这种打击啊……夏尔心想。(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