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九章 遗嘱

第七十九章 遗嘱


                虽然是有关于孩子命名的大事,但是夏洛特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这是爷爷的最后希望,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违背的。≥

看到她答应下之后,公爵满意地舒了口气。

正当这个时候,一股剧痛突然袭击了他,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整个人都抽搐了起,面孔也扭曲了。

“爷爷!”夏洛特泪流不止,扑到了老人的身上。

老人一直微微张口,却只能发出痛苦的嗬嗬想要说话却完全说不出的样子,最后,他的手颤颤巍巍地指向了旁边床头柜上面的一个小匣子。

夏尔领会了老人的意思,连忙走到了柜边把匣子拿了过递给了夏洛特。

夏洛特流着眼泪打开了匣子,然后又递给了公爵。

公爵吃力地指了指其中的一张纸,示意夏洛特拿出。

夏洛特听从了他的安排,然后瞟了一眼爷爷显得十分惊奇。

“爷爷,这是您的文件吗?”

公爵点了点头。

“念它!”他总算从疼痛中稍微恢复了鼓起力气,喊出了一个词。

夏洛特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周围站着的所有亲人,最后还是依从了爷爷的命令。

“我,菲利普-弗朗索瓦-奥古斯特-德-特雷维尔,因年事已高,自感不日将蒙主恩召,特留下此文件作为身后安排。

1,安茹、特鲁瓦、第戎以及吉维尼等地的地产——具体已经另立附录——将转入到我儿子菲利普名下,但必须保持为永久性财产。不允许其发卖或者转让,只允许他从中收取每年的固定租息和物产收益。当菲利普过世之后。这些地产将转入到本人所设立的特雷维尔家族基金名下所有。

2,我所有存款和现金。以及所拥有的票据证券已经转入到特雷维尔家族基金名下,具体的数额和分布已经另立附录,其本金以及所有孳息都由基金的负责人使用。

3,我的儿子和孙子,以及之后的子孙将从中每年从基金当中获取固定收益,具体金额由基金负责人确定。

4,基金的负责人确定为我的孙女儿夏洛特,如果她因故无法行使权力,其夫夏尔-德-特雷维尔有权代行。

5。负责人没有任期限制,但是有权指定任何家族成员成为新一任负责人。

以上为本人在拥有完全意志下,依据独立判断所作出的最终决定,我的子孙们应当尊重我的安排,不允许有任何异议。”

在亮堂的烛光当中,夏洛特以那种清脆的音调,将这份文件上面的字句统统都念了出。

在听完了之后,哪怕每个人都沉浸在了即将失去这位亲人的悲痛当中,依旧都忍不住面面相觑。

这分明是公爵所立的遗嘱啊!

夏尔心中一动。然后抬起头,观察起了其他人的反应。依照各自利益的不同,每个人都出现了不同的表现。

夏尔留心观察了一下,发现夏洛特在诧异之外更多地是表现得十分惊喜。对爷爷认可自己、依照承诺把家族交给自己感到十分欣喜。

老侯爵则哀伤而且镇定,显然早就知道了哥哥的安排。

而到了堂伯父这边就不太一样了。

他和他的两个儿子明显就没那么高兴了。

这倒是很容易理解。

按道理说,小特雷维尔公爵本就应该是公爵的当然继承人。一切都应该交给他的,结果公爵却把财富让他的孙女儿和孙女婿掌管……这不能不说是巨大的打击。

而且很明显。他的两个儿子是最受影响的——在公爵死后,他的儿子小特雷维尔公爵还可以享受那些庄园的地租收益。有固定的入息可以维持奢侈的生活——虽然地产被明令禁止出售。但是当小特雷维尔公爵死后,他的儿子们根本无法继承这种权力,只能一直仰仗特雷维尔家族的基金会获取固定收入——也就是说,特雷维尔公爵对自己的儿子终究还是网开了一面,却把自己的孙子直接放入到了只能对夏尔和夏洛特俯首遵从的地位上。

次孙欧仁还好,他本就没指望能从家族拿到多少,所以还算是平静,但是夏尔的堂兄菲利普,明明本是家族和爵位的继承人,但是却最后只能落到这种地步,所以尤其显得愤愤不平。

公爵也发现了自己的儿孙那种显而易见的保留。

“你们有什么不满吗?”他艰难地问。“你们有什么不满吗?”

没有一个人答话。

“菲利普……”看到没人提出意见,公爵叫了声他的儿子。

“爸爸?”虽然他声音不大,但是小特雷维尔公爵却吓了一跳。

“你……你给我发誓,我死后不准对我的遗嘱提出异议。”公爵一边咳,一边看着自己的儿子,目光十分严厉,“让你的孩子也发誓。”

看着父亲的目光,小特雷维尔公爵哑然了。

即使到了垂死的境地,父亲的意志还是那样不可违背。

看他在重病期间,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到了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爸爸,那就依从您的愿望吧。他的眼角低下了一滴眼泪。

“我向上帝发誓,绝不对您的意愿有任何异议。”犹豫了片刻之后,小公爵发了誓。“如果我违背了誓言,愿魔鬼带走我的灵魂,永世在炼狱蒙受煎熬!”

然后,在他的促动下,他的小儿子欧仁也发了誓。

只剩下了菲利普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菲利普明显不情不愿,他的眉头紧皱着,但是一直没有说出话。

“菲利普!”小公爵瞪大了眼睛。

在父亲的催逼之下。夏尔的这位堂兄终于蠕动着嘴唇,低声地发了誓。但是明显不情不愿。

看到儿孙们终于同意了自己的安排,公爵终于松懈了下。

然后。他又看了看夏洛特。

夏洛特心领神会,重新拿起了这份文件。

“另外,对波旁家族存放在我方之资产,在我死后我的继承者们仍然负有偿还的义务,在对方需要时必须将这笔资金尽快如数转偿给波旁王家,不得有违。”

居然还有安排?而且,这是什么安排啊?

夏尔又吃了一惊,然后看了看他的堂伯父,然而发现对方也是一头雾水。

“爸爸?什么债务?”小特雷维尔公爵忍不住问了出。

“是波旁王家寄放在爷爷这里的财产。七月革命的时候。那个篡位者逼走了查理十世陛下,王家有很多财产和地产仓促间带不走,为了不让那个可耻的篡位者没收它们,所以就把他们暗地里转到了爷爷的名下。”夏洛特低声解释了起,“因为担心那个篡位者报复,一直以爷爷都隐瞒了这个秘密,只告诉了作为秘书的我……”

“这么多年了,这样一笔巨大的财富一直运营在爷爷的手中,爷爷一直小心地运用了它。利用……”夏洛特稍微又犹豫了一下,仿佛是在斟酌用词,但是最后还是说了下去,“利用它作为本金进行投资。然后产生了巨大的收益,这么多年积累起已经是一笔很大的数目了。”

难怪公爵那么热心于保王事业……原是为了作出一个姿态,以便波旁王家继续将资产放在自己手里啊……

人人都说特雷维尔公爵是全国有数的大地主之一。原里面竟然有这么大的隐秘。

夏尔一下子明白了这些以前不太明了的问题。

那夏洛特呢?夏洛特是为了帮助家族保持这笔财富的使用权,才那么积极地效忠于波旁王家的复辟事业吗?

夏尔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妻子。

不。她应该是真心的,虽然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因素在。他很快就得出了这个结论。

片刻之后。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波旁王家虽然当年据有整个法国,但是如今他们不过是一群流亡者而已,特雷维尔公爵既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那么他大可以继续不说,把秘密带进坟墓,让家族侵吞掉波旁王家的财产。

然而,他在临死前却告诉给了自己的儿孙,还特意叮嘱自己的继承者们一定要还掉这笔钱……

夏尔转过视线,看着床上这个垂死老人。

他到底是冷酷还是热情,是忠诚还是叛逆呢?

也许都有吧,人终归都是两面的。

“好的……我会帮你完成这个愿望的。”带着一种莫名升上的情绪,夏尔低声说,“我会筹足款子然后想办法转给波旁王家的,这是您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会不折不扣地完成它,决不让您失望。”

当得到了夏尔斩钉截铁的保证之后,公爵整个人更加放松了。

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了。也许儿子和孙子会想要反抗,但是弟弟和孙婿是绝不会让他得逞的,只要有他们在,自己的意志哪怕在死了以后也可以不折不扣地贯彻下去。

就连曾外孙的名字也已经按自己的心意选好了。

可以想象得到,在自己死了之后,他为止奋斗了一世的特雷维尔这个姓氏,将会更加发扬光大。

越越冷了,他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

他想说的还有千言万语,但是他感觉自己的力气和精神正在被虚空所吸走。

他微微睁着眼睛,打算利用最后的时间回顾一下。

是啊,这一生享受够了荣华富贵,颠沛流离的滋味也尝了个遍,见识了一个王朝崩塌,亲历过血火的风暴,还当过一国的大臣……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

然而,这些并不是最令他骄傲的事情。

最骄傲的是什么呢?

是什么呢?

记忆在脑海中翻滚,但是却越越模糊。

“如果你真有勇气的话,那就照顾好你的弟弟,我把他也交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正当他焦急的时候,耳畔却突然响起了这个声音。

是啊,那是爸爸的叮嘱。

他的眼珠微微转动,然后看到了自己的弟弟。

他的身影越越模糊了,但是他在弟弟的身上看到了那种发自内心的哀痛。

是啊,他活得很好,我死了他还能活着,还有了个好孙子,我还把自己最钟爱的孙女嫁给了他的孙子……

爸爸,我没有辜负您的期待啊!

一种无比的骄傲充塞到了他的胸膛。

在那边他是有资格面对父亲的。

“爷爷!”当发现爷爷的胸口已经不再起伏了之后,夏洛特嚎啕大哭,扑到了爷爷身上。

“善待你的父兄吧,以后他们就交给你了!”

无意间,他留下了和父亲一样的嘱托。(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