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五章 归国

第七十五章 归国


                银行家突如其的问题,让夏尔突然感到有一阵左右为难……

平心而论,作为一个预知了历史走向的人,他自己也对同路易-波拿巴靠的太近而隐隐间有些不安,偶尔也想过日后到底应该怎么办的问题。但是,这种事情又怎么好当面说出口呢?别忘了,至少在现在,他的一家可是未的皇帝陛下的忠诚臣仆啊,总不能轻轻松松地就说我们可能需要撇开他吧……至少在现在不行。

好在,似乎也能感受到夏尔此刻的心情,大银行家德-博旺男爵也将不再追问下去了,“特雷维尔先生,我今天说的东西,都是我的肺腑之言,我并不指望您现在就能够同意我的看法,但是我希望您不要把这些话当成耳旁风……”

“好的,我以后会考虑您的建议的。”夏尔感到暗暗松了口气,于是连忙答应了下。

正当这个时候,门又重新打开了,刚才那位被叫走的仆人又重新回了,后面还跟着博旺男爵的那一对儿女,而仆人也遵照男爵的吩咐,手上还拿着一瓶酒。

男爵挥手示意仆人把酒瓶打开,然后一杯杯地倒上了酒,然后,他跟自己的儿女们说出了刚才和夏尔商议后的决定。

听到了父亲的叙述之后,莫里斯仍然是一片懵然,只是唯唯诺诺地答应了下,而萝拉则显得有些惊诧,又有些兴奋,不住地往夏尔这边看了过,显然心里有些触动。

“总之。现在你们都已经长大了,也该多接触一下世事了。而现在你们就有了机会……”介绍完了之后,男爵最后交代自己的儿女。“我平时有太多事情要忙,而特雷维尔先生也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最后要管上实际事务的还是你们,你们一定要小心办事,不要让我们两个人失望,懂了没有?”

“好的,爸爸。”两个人同时应了下。

然后,萝拉好像想起了什么,又看向夏尔。

“特雷维尔先生。我和芙兰原本就是同学,而且关系还不错,既然现在我们都可能要担当大任,那么以后我想多见见她,您看可以吗?”

“嗯,当然可以了。”夏尔点了点头,“不过,我让芙兰当这个董事,只是为了让她以后有个好一点的安排而已。并不是想叫她去做那些繁杂的俗事,她不是喜欢画画吗?就不要干扰到她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找夏洛特商量吧。”

“哦,当然了。”萝拉轻轻挑了挑眉毛。“我只是和她亲近亲近而已,怎么会用那些无聊的事情烦她呢?”

“年轻人嘛,就是应该多交流交流。增加一下感情,我们就不用管太多了。呵呵呵呵……”这时,德-博旺男爵突然插话了。然后他举起了自己的酒杯,“,大家先干一杯吧,为了未!”

“干杯!”在他的号召之下,所有人同时都举起了酒杯。

………………

在回去的路上,特雷维尔家族的两个年轻人坐在了同一辆马车上,虽然天气已经转凉,但是他们因为靠得很近,所以并没有感受到秋天的冷意。

然而,出乎夏尔预料的是,夏洛特看上去却好像有些闷闷不乐,好像有些心事似的。

“怎么了?洛洛特?”他在怀中的夏洛特的耳边轻声问,“都已经离开那一家人了,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吗?”

夏洛特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皱紧了眉头。

夏尔不由得更加感到好奇了。

“夏尔……对于那位男爵的安排,我还是有些忧虑……”沉默了片刻之后,夏洛特低声说,“你不觉得他说的规矩里面有些问题吗?”

“什么规矩?”夏尔反问。

“就是那个董事会的规矩啊……”夏洛特回答,“你想想看,他为什么要设置一个四票通过就能够作出重大决定的规矩呢?”

“因为他怕我们暗地里使诈啊。”夏尔理所当然地回答,“我们这边有三票。”

“那他们那边也有三票啊!他束缚了我们的手脚,难道不是束缚了他自己的手脚吗?在我看,他可不是那样的人。”夏洛特冷冷地说,“难道你不担心吗?通过这样的规矩,他只要拉拢住了我们这边的一个人,就可以自行其是了……”

“拉拢我们这边的人!”夏尔笑了起,“我们这边的人都姓特雷维尔啊,难道会帮他们办事?你会吗?”

夏洛特冷冷地看着夏尔,一言不发。

最后,自讨没趣的夏尔只好慢慢地收敛了笑容。

“好吧,夏洛特,我知道你不太喜欢芙兰,而且我承认芙兰对你的态度确实有问题,可是……再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妹妹啊,她怎么会帮着外人对付我?不,绝对不会的。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她对这些事才不关心呢,我只是想给她以后留下一大笔财产而已。”

“那你就没发现吗?听到了父亲说的规矩之后,那位小姐马上就问你能不能去和芙兰继续往了!她的反应倒是快!”夏洛特冷笑了起,“这对父女倒是很像呢,都是豺狼一样的奸诈!”

“就算是这样又能如何呢?”夏尔摇了摇头,“别担心太多了,就像我说的那样,做决定的人是你,我等下就跟她说说,让她听你的话就行了。”

“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可小心不要让她受到了那一家人的污染。”夏洛特恨恨地说,“那家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跟他们往,绝不会有好事!”

“这一点,我会注意的。”夏尔点了点头,“好的,关于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目前看这样安排没什么问题,以后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到时候再想办法解决吧?。我们先……”

说完,他抱夏洛特抱得更紧了,还亲了亲夏洛特的脸颊。

夏洛特却还是有些担心的样子,最后忍不住还是再说了一句。

“夏尔,我总觉得你太过于宠爱芙兰了。对一个女孩子太宠爱可不是好事,女孩子可是世界上最不知道感恩的生物,她们太容易把别人的忍让和宠爱当成理所当然!她们感受不到别人为她们付出的辛劳,也没有兴趣去感受。所以,你对她这么宠爱的话,可不见得会得到应有的感激……”

“可别这么说啊,也太过了吧!你自己不也是女孩子嘛?”夏尔笑着反问。

“就因为也是女孩子,所以我才太清楚了。”夏洛特断然回答,然后,她又斜睨着夏尔,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你看,我爸爸那么宠爱我,比你对我好多了,最后我还不是把他抛在了脑后?为了你这个混蛋,我跟他吵了多少次架?让他伤了多少心?没错,我就是为了你,对爸爸忘恩负义了。所以,夏尔,女孩子不都是这么回事吗?”

夏洛特的话,让夏尔一阵哑然。这个例子还真是不好反驳呢。

不过,他还是不太相信芙兰会对他怎么样,夏洛特还是成见太深所以才会这么担心吧。他在心里想。

再抬头看向夏洛特,他发现夏洛特的脸上已经有些发红,显然刚才她脱口而出的话,让自己也觉得有些尴尬。

她没有说错,为了我,她确实牺牲了太多啊。夏尔在心里叹了口气。

“洛洛特,听你这么一说,我以后都不敢要女儿了,这可怎么办?难不成以后我们只能要儿子了?按你这说法,女儿都是注定要把父亲当成仇人看的啊……”带着几分调侃和几分真心,他半真半假地开了个玩笑。

“呸!谁管你呢!”夏洛特没想到夏尔突然这么一句,脸变得更加红了。“跟你说正事,你说这些做什么呢?”

“难道这不是正事吗?”夏尔笑眯眯地回答,一边不着痕迹地转移完了话题。“就我看,我们这么多辛苦,都是为了什么呢,还不是为了未的家庭吗?”

“可是这种事我也没办法控制啊,生下谁还不就是谁,有什么办法呢……”夏洛特小声回答。

然后,她突然回过神了。

刚才两个人还在谈严肃的话题,怎么突然说到这个地方了?

算了,既然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那就不说了吧,也许可能确实是我多想了,那个人就算再怎么蛮不讲理,也不至于背叛整个家族把,夏洛特心想。

然而……她还是有些气不过夏尔。

她抬起头看着夏尔,这个人笑脸,突然变得越越可恶了。

“你还真是讨厌!”她伸出了手,重重地拧住了夏尔的耳朵。

“啊!”

………………

在车厢中的闹腾,并没有影响到马车的行程,夏尔先将夏洛特送到了特雷维尔公爵府上,然后再让马车将自己带回家。

因为天色已晚,所以他并没有闹出太大的动静,而是直接走向自己的房间去。

“先生。”在客厅时,他突然被爷爷的贴身仆人给叫住了。

“啊,雅克,”夏尔温和地看着他,“我爷爷已经休息了吗?有什么事吗?”

“老爷已经睡着了。”老仆人低声回答,“他要我告诉您另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诺德利恩公爵家嗯,也就是您母亲的娘家那边的人,今天找过他。”

“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