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六章 谏言

第七十六章 谏言


                “敬礼!”

在卫兵们恭敬的致意当中,夏尔快步通过了大门,步入到了杜伊勒里宫的高墙之中。

四周静悄悄的,卫兵们没有任何人交头接耳,而是站在各自的岗位上昂然前视,以这种方式告诉每一个访者,**权力又重新屹立在这个伟大国家的核心当中。

虽然仅仅阔别法国一个多月,但是再度到杜伊勒里宫的时候,他的心里平白增添了一种全新的感受。

自从拿破仑皇帝之后,在大多数时间内,这里就成了法国最高权力者的所居之处,一个帝国,两个王朝把这里当成了最高的权力中心,如今也概莫例外——虽然路易-波拿巴还没有正式废弃共和国的名号加冕登基,但是夏尔知道,这已经是近期内就要发生的大新闻了,恐怕全欧洲也知道。

因此,这一次他到这座宫廷当中,不再和之前一样,而是代表着一种全新的意义——从今天起,他就要作为法国最高权力者的助手,执掌这个国家了。

就像之前的那些帝国重臣谒见皇帝一样。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受着权力所带的甘甜滋味。整个国家好像都铺设在前面的砖石之下,任由他踏足而过。

就像女王陛下所说的那样,这既是荣光,也是义务和责任。

卫兵的面孔都十分年轻,制服十分笔挺,握枪的手有些发红,像每个有志于进取的青年一样意志昂扬。

他们每个人都认识夏尔-德-特雷维尔,而且对他在年纪如此之轻的时候就爬上如此高位感到艳羡不已,甚至还有不少人把他当成了自己的榜样,幻想着和他一样把握住时机和时势出人头地。但是,在表面上他们仍旧装作毫无触动,面无表情地向他致敬,目送他步入宫中。

自从赶跑尚加尔涅将军入住杜伊勒里宫之后,路易-波拿巴就将原本的卫兵全部撤换了。然后在军队当中特别找了一群年轻人充作自己的卫兵,作为这件事的实际经手人之一,夏尔当然明白他并不是仅仅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而已,他还想在自己并没有多少根基的军队当中培植亲信,然后依靠他们在未重建禁卫军的建制,为自己建立一直直属的核心武装。自然,这群年轻人的前程十分远大。

但是……他们之后所面临的危险也同样巨大。因为帝国必然将要走上战争之路,他们的荣升之路几乎每一步都要从烈火地狱当中踏过去。

女王说得很对。荣光之路,不就是鲜血铺就的吗?不是别人的,就是自己的。

夏尔的嘴角微微上撇,勾出了一个不怀恶意的微笑。

在身着制服侍从官的引领下,他在走廊当中不断穿行,并且并没有被安排到等候室当中,而是直接被带到了大厅里面。

然后,还没有等上多久,伴随着一声通报。大门被卫兵轻轻拉开,然后穿着一身大氅的路易-波拿巴昂然走了进。

他的目光炯炯,直视前方,面无表情,一路走到了夏尔的身前。

虽然还没有正式登基,但是他已经穿上了这种君王才能用大氅,顾盼之间。帝王的威仪已经显露无疑。

然而,对特雷维尔家族出身的人而言,一个姓波拿巴的人是摆不出什么高贵威仪的,所以夏尔并没有因此而产生拜服的观感,反而稍稍有些难以适应。

不过,虽然并不十分赞同他的做法。但是夏尔倒也不是不能理解这种心理。

每一个爬上位的暴发户,都喜欢讲排场,炫耀自己终于赢得的地位,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已经今非昔比——哪怕那位伟大的拿破仑陛下,不也还是没能够免俗吗?

既然他喜欢摆出威仪,那么,就满足他的愿望吧。

夏尔沉下了视线。躬下了身,做出了一个十分恭顺的样子。

“陛下!”

“不要那么拘束,夏尔。”他摆了摆手,示意夏尔不要拘礼,然而却毫不拘束地接受了夏尔的称呼。“这段时间你不在,倒是让我明确认识到了你的重要性。”

“这倒让我诚惶诚恐,我只是在竭力完成您交代给我的任务而已。”夏尔恭敬地回答。

“能够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了。”路易-波拿巴平静地回答,“你总是能够将我的任务完成,而且不打折扣。这一次也并不例外——我深信如此。”

“我真害怕自己辜负了您的期待,不过……”夏尔轻轻地停顿了一下,“我相信这次的访问是达到了我们的目的的。”

“那就好好地跟我说一下吧。”路易-波拿巴指了指旁边的一个作为,示意他先坐下,然后自己也坐了下。

“英国人承认了我们已经在法国造成的现状,并且还承认您有权恢复皇朝和帝国。”当刚刚坐定之后,夏尔很快就将最重要的一件事报告了,然后不失时机地再度劝进,“就我目前的国际形势对我们十分有利,各国已经默认了我们在法国的主导地位,也就是说——您可以尽快择日登基加冕,虽然会有一些冥顽不灵的共和主义者会反对,但是他们毫无力量,也遭人唾弃,我可以保证不会引起欧洲的任何干涉。”

“英国人当然乐于承认我们,因为他们用得着我们。”路易-波拿巴外表还是十分平静,但是神气当中的志得意满仍旧掩藏不住,“英国虽然厉害,但是放眼整个欧洲,他们想要靠个人趟平还是力有不逮的,他们需要帮手,而我乐意当这个帮手,所以哪怕我姓波拿巴又怎么样呢?英国人不会在乎的。”

“英国需要您统治这个伟大的国家,然后和她一起维护欧洲的秩序。”夏尔君王可以自黑,他可千万不能附和。

“更重要维护一种对我们有利的秩序。”路易-波拿巴虚握住了拳头,显得愈发踌躇满志,“俄国的事情跟他们说清楚了没有?”

“我已经跟他们说清楚了,一点也没有躲闪。”夏尔放低了声音,“而英国人很欣赏于我的表态,他们表示完全同意我们在俄国问题上的我敢说在这个问题上,他们甚至比我们积极,女王陛下当着我的面告诉我她不怕血流成河。也希望我们不要怕。”

“一个女人都不怕血流成河,我们还怕什么?!”路易-波拿巴冷哼,“你应该告诉他们法国人不会比英国人更怯懦,我们乐于为了荣誉而战。”

“我正是这样告知她的,所以她十分满意我们的表态。”夏尔再度躬了躬身,对自己的主上表示了祝贺,“英国人已经全副武装了。只等时机成熟,一声令下。”

“那么我们也要全副武装!”。路易-波拿巴霍得站了起,然后在大厅当中走了起,

飘动的大氅在地上留下了巨大的阴影,他的眼里也充斥着恶狠狠的光,“我已经命令陆军开始准备了,财政上的准备也在进行,很快我们就能够做好充足的准备,给那些俄国佬狠狠一击,让他们永世不忘的一击!”

他的平静被打破了。罕见地激动了起,可见他肯定没有忘记伯父的仇怨。

“我深信,哪怕只有法国一国也可以和俄国抗衡,如果有英国人站在我们一边,那么俄国人绝对在劫难逃,陛下。”夏尔却并不如他那样激动,反而还有些保留。“但是,击倒俄国人并不代表我们的事业就此完成……我认为,我们有同样重要的事情急需要做。”

路易-波拿巴的脚步骤然停了下,他转头尔,疑惑的目光颇为沉重,“什么意思?”

“陛下。您之前说得十分清楚了,在欧洲历史上,没有固定不变的盟友,今天的盟友有可能就是明天的敌人,尤其是英国这种只讲利益不讲道义的国家。”夏尔低声陈述着自己的意见,“所以……在安享有盟友的便利的同时,我们必须要做好英国人突然转变立场的应对。而这种应对。必须是建立在足够强大的国力上的——可是,恕我无礼,目前我们根本还没有这种国力!经过了这一次到英国的旅行,我反而痛切地英国正将我们一点一点地甩开,成为了一个远超其他强国的国家,它自己就打破了平衡。”

路易-波拿巴没有答话,而是静静地尔。

“目前,据我所知,英国的工业和他的科学都已经超过我们一个阶段,我们不能无视这种差距,而应该正视差距并且想办法解决。我认为在扩军备战的同时,我们必须想办法扩张法国本身的资本和工业实力,只有这样我们才算是做了一笔合算的买卖。”

夏尔停顿了一下,当易-波拿巴脸上并没有发对的意思之后,他斗胆微微加大了音量,“否则,如果我们不这么做的话,那么我们付出这么多努力有什么意义呢?仅仅是为了成为英国人的仆从吗?仅仅是为了英国人而捐出法国人的生命吗?这不仅是违背了我们的信条,而且违背了法国人民的意愿,只会动摇您的统治!”

“你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了吗?夏尔?”路易-波拿巴对他的这一番突然的表态有些惊奇。

“我只是面对到了现实而已,陛下。”夏尔并没有退缩,因为他知道路易-波拿巴现在还是能够听进去谏言的,“英国人已经领先了我们,所以我们需要以您所指出的正确方式培植国力,我建议您现在就想办法提高从英国进攻工业制品的关税,以便维护我们刚刚起步的工业力量……”

“这一点我会做的,夏尔。”路易-波拿巴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说了,“商业的问题你现在不用负责……”

“没错,但我只是出于一种责任感才跟您说。”夏尔马上回答,“我认为您的事业需要忠诚的冷静,而不是唯唯诺诺!”

有野心从都不是坏事,路易-波拿巴虽然有野心,但是同样也有想要为国出力的志气,至少他终究是想要做出大事业的。

“你说得很对,非常对!如果篡夺了一个国家仅仅只是为了个人的享受的话,那么我们又何必去冒着生命的风险做这么多事呢?想办法挣钱不就好了!”路易-波拿巴被夏尔的话感染了,禁不住喊了出,“夏尔,你有志气,这很好,有时候我们就是得有一股志气,现在有些人就忙着享受去了,这才掌权几个月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