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四章 荣光

第七十四章 荣光


                当特雷维尔家族的三个年轻人被侍从带到了女王陛下旁边的时候,夏尔分明看到女王陛下的脸上布满了喜悦,容光焕发,正如她的帝国一样兴高采烈。

她是主持今天的开幕式的,现在被一大群人簇拥着,每个人都围绕着她窃窃私语,仿佛全世界都在艳羡地看着她一样——她和她的帝国在如今享受着何等优越的地位啊!

“夏尔,我很高兴你能够给我们捧场。”她笑语吟吟地打量着这三个人,最后将目光放在了芙兰身上,“这就是你的妹妹吗?”

“我很荣幸我们能够有机会参与您的盛会,特别是以宾客的身份。”夏尔恭恭敬敬地朝女王陛下行礼,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妹妹,“没错,她就是我的妹妹。”

芙兰连忙也恭敬地朝女王陛下行礼,然后略有些羞怯腼腆地低下了头,任由女王打量。

“特雷维尔家族果然是名门啊,每个孩子都这么出众漂亮!多漂亮的孩子啊!”当将芙兰给打量个通透之后,女王禁不住朝夏尔喊了出,“夏尔,我敢打赌你和夏洛特的孩子也会同样漂亮的。”

“那就借您吉言了。”夏尔一边答谢,一边和夏洛特含笑点了点头。

说实话他自己对这一点也深信不疑。

女王继续打量着芙兰,越看越喜欢,最终轻轻地招了招手。

“,孩子,到我这儿!”

芙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女王陛下的旁边。

“多漂亮的孩子啊!瞧瞧这头发!”女王陛下再赞了一声,然后开玩笑似的眨了眨眼睛,“到伦敦有一段时间了吧?怎么样,玩得还开心吗?”

“玩得十分开心,陛下。”虽然女王的态度十分和蔼,但是芙兰并不敢有什么怠慢,“我是第一次出国。所以看什么都很新奇,伦敦好玩的地方很多,我看到了和巴黎不一样的东西。说到这里,我也十分感谢您。幸亏有了您的帮助,我才能第一次走出国门看一看……”

这种没有作伪又十分朴实的感谢,比什么恭维都让女王陛下感到开心。

“哦,那真是太好了!英国还有很多地方很好玩,你要是有机会的话也可以一起去逛逛嘛。年轻人就应该多去各地逛一逛。不然等到上了年纪之后就跑不动了……”

“我会按您的建议做的,陛下。”芙兰再度点了点头,“我有一个愿望就是要到世界各地旅行一次,然后把那些最值得铭记的东西都画下,感谢您让我踏出了第一步。”

女王陛下不知道芙兰到底画了什么,所以自然就不会感到有什么不适了。

“……哈哈,我小时候也有类似的愿望呢,一直想要游遍世界,只可惜后变成了女王,结果一直都没有时间实现这个愿望。这样看你倒是比我幸运很多了嘛!”女王笑出了声,“是啊,我一直听说你很会画画……那么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帮忙?”芙兰有些迷糊了,不明白自己有什么能够帮到对方的,“您尽管吩咐我就是了啊,只要我能够做到的,我一定会做的。”

“那好,等下你帮我画一下这里的场景,然后送给我好吗?”女王转向盛大的会场,然后挥了挥手。惹起了一声巨大的喧哗。

芙兰知道在这种盛会上是一定会有画师画下盛况的,而且肯定不止一个两个,画技比她更加好的人也肯定不乏其人,女王只是想要让她也开心开心而已。

“嗯。我一定会画下的!”她马上就答应了下,“而且我会尽我所能画得更加好看。”

“多努力的孩子啊……”女王陛下兴之所至,伸出手,丝毫不顾礼节地捏了捏她的脸。“怎么样,有心上人了吗?”

这个突如其的问题让芙兰一下没跟住节奏,而脸颊被捏也一时让她不知所措。

不过。她并没有对女王的举动感到有什么不满的,君王自然有表达亲昵而不顾冒犯他人的权力——拿破仑不也喜欢揪宠臣的耳朵吗?

但是片刻的犹豫之后,她期期艾艾地点了点头,决定据实以告。“是的,陛下,我有心上人了。”

“也对啊,都到了这个年纪了嘛,这倒也很正常,你们法国人倒是生就这样!”女王陛下恍然失笑,“一个法国女孩怎么会离得开爱情呢?不过,我得说那个人真是幸运呢,居然能够得到你的垂爱……”

“陛下,这一点您可就说错了,他可没把我放在心上呢。”芙兰的情绪瞬间由激动变得有些哀愁,“不管我怎么哀求,他都不肯多看我几眼。”

“怎么了?这么可爱的女子他都看不上眼?他是瞎子吗?”女王陛下睁大了眼睛,显然有些难以置信。“难道像你这样有出身有美貌和还有才情的孩子很容易找吗?”

“也许确实瞎了眼了吧,反正他一点也不肯回应我。”芙兰若无其事地跟着咒骂了一句。

“那你就不用对瞎子再抱有什么期待了,赶紧脱身吧,还得及。”女王关切地打量着她,“如果在法国你找不到合适的,在英国也可以哦?只要你看得上哪个未婚青年,尽管跟我提就行了。”

“陛下,谢谢您的好意,”芙兰轻轻摇了摇头,“可是我也瞎了眼了啊!爱已经让我盲目,我再也看不到其他人了。即使没有得到回应,我也只能继续走下去,因为这是我唯一能走的路。”

“可怜的孩子,如果今天那个人在你旁边就好了!哪怕铁石心肠的人,听了这番话也该感动了吧!”听到了芙兰的剖白之后,女王被触动了,禁不住叹了口气,“纯洁而坚持的爱情一定能够得到回应的,更何况是你呢?上帝一定会保佑你的,我也祝你心想事成。”

“谢谢您,陛下!”突如其的祝福让芙兰喜出望外,连连向她致谢,女王也不禁被感染得重新开怀。

“好了。今天你就尽情欢乐吧,把一切不愉快的事情都忘掉。”她再度拍了拍芙兰的脸颊,“画具我会让人准备好的,记得打起精神画哦?”

芙兰再度充满恳切地答应了下。“我会将我最好的作品献给您的。陛下!”

………………

“泥真的拥有一个极其可爱的妹妹,夏尔。”当打发开芙兰之后,女王陛下又走到了已经尴尬地听了许久咒骂的夏尔的旁边,“虽然看上去她应该从小就备受爱护,但是我仍旧忍不住告诫你要倍加呵护她。”

“我会的。陛下。”夏尔十分诚恳地答应了下,“在我的父母离开之后,我是唯一一个可以像父亲那样照顾她的人,这是我的义务。”

“你确实是一个珍视义务并且勇于承担义务的人。”女王陛下的笑容当中慢慢带上了一种难以掩饰的精明,“而我一直认为,只有做到了这一点的人,才有资格享有荣光。”

接着,她的视线微微摆动,最后定格在了因为折射阳光而变得五彩缤纷的穹顶之上。

“夏尔,你猜猜我刚才看到了什么?”

“您应该看到了您的帝国。”夏尔欠了欠身。“以及它的荣光。”

“没错,你太聪明了!”女王陛下喊了出,“我看到了荣光!荣光,无尽的荣光!(glory!glory!glory-endness!)这个国家统御万方,这个民族,我以它为荣。所以……为了回报它们,我也有无尽的义务需要履行。”

“我能够理解您的想法。”夏尔同样微笑了起,“我们得到了什么,就应该付出什么。”

“是的,您能够理解。因为我们得到的都太多了。”女王点了点头,“这个帝国让我尽享荣华,也让我拥有了无尽的荣光,所以我也有同样的义务爱护它。保卫它,正如您看待您的妹妹一样。”

停顿了片刻之后,她又慢慢地说了下去,“美丽的东西总是脆弱易碎的,让我们不忍心将其置身于危险的环境当中。为了保护这些东西,我们要排除万难。不让任何艰险威胁到它,因为我们爱它。荣光赐予我们力量,也赐予了我们一种必须保卫它的义务。世事变幻无常,前路充满艰辛和危险,我们只有充满了履行义务的决心和勇气,才能披荆斩棘,带领一个国家保卫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我完全同意您的看法。”夏尔仍旧表示了同意。

“为了这个帝国,有时候我们总是必须做出一些不得已的决定。这是义务,也是责任。”女王陛下仍旧看着穹顶,目光当中看不出任何感情,“我深信您也一样,波拿巴先生也是一样。一想到鲜血、数不清的鲜血有可能从地下涌出,铺陈到我的王座之下,我的心就忍不住颤抖,因为我知道这些鲜血是自哪里的!但是我不能害怕,因为我必须保有勇气,我只能按照我的义务做我需要做的一切。而且我深信,有些时候,只有危险才能解决危险,只有恐怖才能终止恐怖。哦,你看,我都像个雅各宾似的了!”

夏尔微微有些吃惊。

他难以想象,在这样的盛会、这样的繁华当中,平素表现得温和亲切的女王陛下,居然会说出这么气势汹汹,甚至几近于嗜血的话。

但是他很快就明白了女王的用意——英国政府已经下定了决心,法国政府也必须下定决心了。

没错,过得不久就会流血,会流很多血,但是哪怕鲜血铺满了王座,淹没到脚跟,甚至染红了双手,那又怎么样呢?

是的,她不用担心,因为这个决心,夏尔和路易-波拿巴,以及他的其他党徒们,早已经下定了。

“恐怖是个好词,只是被不同的人用了而已。”夏尔及时地给女王陛下奉上了宽慰,“雅各宾给他的敌人们恐怖,所以他们改变了一个国家。而我深信,在此刻,英国和法国如果履行他们的义务,那么就会改变整个世界!”

“没错,改变整个世界。”得到了夏尔的保证之后,女王陛下安心地点了点头。

接着,她将视线转回到了夏尔的身上,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

“我十分高兴能够带领一个伟大民族,同另一个伟大民族一起履行义务。”

夏尔再度躬下了身,握住了这只手,轻轻地亲吻了一下手背。“法国人也同样做如此想想。”

“那么,愿上帝保佑我们吧。”女王陛下的笑容愈发浓厚了,语气也变得出人意料的柔和,“我深信,我们的事业是受到上帝眷顾的。上帝的意志高于一切,无人能够反抗,我们这些谦卑的仆人,将会为祂完成一切伟大的事业。”

当然了,上帝的意志就是如此。看着水晶宫和它所代表的一切,又有谁会不承认这一点呢?

最早开启了工业文明大门的民族,和她旁边那个同样已经步入工业化的民族,是有完全把握把上帝的眷顾握在自己的手中的,至少在这个时节,地球上没有什么国家和民族能够抵挡她们携起手的倾力一击。

“您说得对,上帝将与我们同在,陛下。”夏尔将女王的手轻轻放下,然后抬起头看着女王陛下,“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挡得住祂雷霆怒火,欧洲必将依照上帝的意志重新恢复它的本面貌,我们将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执行上帝的意志。”

“哦,真是抱歉,在这种场合当中居然和你说出了这样的话,真希望没有扫你们的兴!”仅仅一瞬间之后,女王陛下又重新笑了起。

她的笑容十分和煦,语气也变得十分情况,仿佛刚才那个杀气腾腾的女子不是她一样。

然后,她轻轻地拍了拍夏尔的肩膀。

“好了,现在我得去应付其他人了,你就好好玩吧!”

留下了这句若有深意的暗示之后,她悠悠然转身,在其他人的簇拥下离开。

在夏尔的注视下,她的背影昂然坚定,又充满了胜券在握的信心。

是的,不列颠帝国已经整装待发,全副武装,踌躇满志。荣光已经握在了手中,世界被踏在了脚下,当她把骰子掷出的这一刻,世界只能在屏息凝视当中颤抖……

而我,也必将在之后成为掷出骰子的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