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八章 宣诸于口

第六十八章 宣诸于口


                “洛洛特,你可总算回!我真的很想念你!”

在白金汉宫的寝室当中,夏尔一边高叫,一边紧紧地抱住了夏洛特。

今天的夏尔确实心情非常好,因为他的妻子回到了他的身边了。她是经过了一天的劳顿才从温莎堡赶回伦敦的,看上去还有些疲惫。

他当然没有信里所说的“已经想到受不了了”的程度,但是在新婚燕尔就不得不暂时分开的时候,确实挺想念她的。

“得了吧,天知道我不在的时候你有多开心呢!”相比于夏尔的欢呼雀跃,夏洛特却表面上要冷淡许多,她只是冷笑了一下,然后伸手揪了揪夏尔的耳朵,“要不是我写信要求你,恐怕你都不愿意把我叫回呢!”

“啊,这是哪儿的话?”夏尔抱得更紧了,然后亲了亲夏洛特的脸颊,“洛洛特,我只是为了让你在温莎堡玩得开心所以才不叫你回的,如果你呆得不开心的话,早点告诉我就行了啊!”

“哼……”夏洛特冷冷地哼了一声,但是表情总算和缓下了一些。

夏尔也松了口气,然后拥抱着她走到了床边,让她坐下。

“洛洛特,怎么样?”他下意识地扫了扫夏洛特的腹部,“你一路上才过,感觉还好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还好,伤不到你的孩子的。”夏洛特低声回答,然后同样下意识地抚摸到了自己的腹部上——尽管实际上现在还根本没有什么异常。

“什么话呢!这个小东西哪有你重要?我只是怕你不舒服而已。”夏尔马上又抚摸了一下她的脸,“不过……我……我确实没想到,我们两个居然这么快就要做父母了……,这……这真是太奇怪了,太奇怪了!洛洛特,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

他的话有些杂乱,因为他确实在这个冲击性的事实面前有些手足无措,这也是他一生少有的真情流露。

这种真情流露,比任何花言巧语都更让夏洛特感到安心。

“不要说傻话了。夏尔。”她放低了视线,语气也变得柔软了许多,“我们结婚自然就会有孩子啊,有什么想不到的。”

“是啊。是的,我早就能想到,但是……但是真听到的时候,还是不知所措,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夏尔困惑地摇了摇头。“不过。这没关系,只要有你帮助,我想我会习惯做一个父亲的。”

这种若有若无的调侃让夏洛特不禁瞪了他一眼,“你……严肃一点啊!好歹也是要做父亲的人啦,老是和以前一样没正经怎么行?”

夏尔只是耸了耸肩,笑容以对。

夏洛特今天的态度有些奇怪,不过,他早就听人说过了,女人在怀了孕之后脾气都会变得古怪一些,经常会陷入到莫名其妙的焦虑当中。而会喜怒无常,动辄朝丈夫和身边的人撒气。

今天从夏洛特的表现看,恐怕这种传言也并不是没有根据的。

不过,他对此毫无怨言地接受,并没有感到不高兴——夏洛特为了他做出了那么多牺牲,又怀上了他的孩子,就算朝他发发怒又怎么样呢?

最多也不过是忍一忍罢了。他在心中暗想。

然而,他不可能想象得到,他妻子此时的焦虑到底是自于何方。

“我杀死了他的父亲!”直到真正见到了夏尔的时候,夏洛特的心里才闪过了一丝明悟。

她向就是想到什么就什么。认定了什么就会坚定不移地做到底,所以在完成之前她就没有过多考虑过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她已经将夏尔的父亲设计抓了起。然后交到了艾格尼丝的手中,按照时间看,现在他恐怕已经死在了艾格尼丝的手中,永远地被埋葬在了异国他乡当中了吧。

我该怎么跟夏尔解释这个问题呢?他会不会认同我的做法呢?又会不会原谅我呢?她在到伦敦之后几次思考过这个问题,但是一直都找不到头绪。

因为自觉有愧于丈夫,所以她只能选择以强硬的态度对待丈夫。

“好了。你先休息一下吧。”夏尔亲昵地将她放平到了床上,“明天我们再谈。”

“不,别走,夏尔!”然而,当他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夏洛特突然拉住了他的手。“我还有一件事想要跟你说。”

算了,做都已经做了,现在再想问题还有什么意义?想想怎样瞒过夏尔才是正理。

“嗯,什么事情呢?”夏尔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夏洛特。

她最近都呆在女王的身边,也许听到了什么重要的消息?不过以女王陛下的性格看,应该不会犯下这种疏漏吧。

然而,夏洛特接下的一番话却让夏尔惊呆了。

“我在那里碰到了你的父亲。”

“什么?”整个人都变得凝重了起。“你碰到了我父亲?”

直到片刻之后,埃德加的容貌才重新出现在他的脑海当中,一股厌恶感也随之浮上他的心头。

这个家伙到现在还要打搅我的生活吗?

“是的,我碰到了他。”夏洛特轻轻点了点头,“他当时伪装成了一个画家,跟着一位公爵夫人混迹在了那里,然后他想办法找上了我。”

这家伙还真是……

“他找你做什么?”夏尔的语气已经变得有些生硬了。

“他跟我说你的姨母艾格尼丝一直在追杀他,所以想要请求我的帮助——”夏洛特紧紧地盯着丈夫,观察着他的表情变化。

“是吗?!”夏尔皱紧了眉头,“不要答应他!我之前已经帮助过他一次了,而且已经说过以后不会再干涉他和艾格尼丝之间的事情!你没必要同他客气!”

“我确实没有答应他,”夏洛特点了点头,“所以我写了信给你,要你把我叫回。”

“原是这样!难怪你叫我赶紧把你拉回!”夏尔恍然大悟,然后又有些失望,“我还以为你真的像信里说的那样想我想得不行了呢!”

“我想你的程度正如你想我的程度一样,不会多也不会少,先生。”夏洛特冷冷地回答。

然而夏尔却知道。夏洛特相比较起会更加想自己一点。

“所以……我现在已经直接溜走,相当于将他抛弃掉了……你不会怪我吧?”夏洛特重新再问。“我觉得如果他真的被艾格尼丝抓住了的话,恐怕会凶多吉少……”

以夏洛特的立场看,夏尔什么都不知道显然是最好的。但是。夏尔迟早会知道埃德加已经死了——他只要看到艾格尼丝回就会明白这一点,所以,干脆不如预先造成一种“自己早就已经之情但是已经及早脱身了”的印象。

况且,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想要一次性解决。

“我想也是这样,但是这个只能说他运气不好而已。怪不了你。”夏尔安慰着自己的妻子,“他为我们做了多少,我们就已经为他做了多少,我们并不亏欠他……洛洛特,好姑娘,别为这个烦扰了,你只是做了我做过的事情而已,没有做错什么。我知道你的家族观念很重,但是对于这种主动抛弃了我们的人,我们又何必过于牵挂呢?就让一切交给上帝裁断吧。如果他死在了艾格尼丝的手中,那只能说明是他运气不好。”

看到夏尔是这样的反应,夏洛特终于安下了心。

看他确实对这个父亲不太关心。所以,日后就算一切败露,应该也不会出大乱子了——况且,以艾格尼丝的人品,她不太相信对方会告自己的密。

带着这种安心感,她的语气柔缓了许多,“如果你是这么想的那就太好了,夏尔。我真怕你怪我对他见死不救!”

“怪你?那怎么可能?夏洛特,别担这种心啊,开心点儿。”夏尔禁不住笑了起,“其实你做得很对。芙兰之前也在伦敦瞧见了他,但是她硬是装作没看见!”

“说起这个事,我倒是知道啊……”夏洛特微微拉长了音,“他跟我说过。另外……他还跟我说过另外一件事情,我也想跟你说说……”

“还有什么事?”夏尔有些惊疑了,“这家伙可能是慌不择路了吧。所以也许跟你说了些没根据的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

“他跟我说,他写过一份证明文书给你……那份文书说明芙兰不是你的亲生妹妹,跟你没有血缘关系,对吗?”夏洛特继续盯着夏尔,眼神平静,但是仍旧不失凌厉,“请问这个有没有根据呢?”

呃……夏尔愣住了。

这家伙怎么这种事都说啊?

“是的,他确实给我写过这种文书。”无奈之下,他只能点头承认了。

“你的父亲告诉我了,这份文书是你的这个好妹妹自己伪造的!根本不是事情!”夏洛特大声喊了出,“夏尔,看看你的妹妹干的好事吧,真是胆大包天了啊,她拿着斧头威胁了自己的父亲!那是她的父亲啊!”

这一刻义愤填膺的她,倒是忘了不久之前她还袭击了这位堂叔。

“这……”夏尔倒抽了口气。

那份文书现在还保存在他的手里——虽然他已经淡忘了这件事。

不过,虽然看上去骇人听闻,但是他并非特别震惊,以他对自己妹妹的了解看,这种事她是真的做得出的。

至于理由嘛……夏尔也不知道该是感动还是害怕了。

“那么,请告诉我,亲爱的特雷维尔先生,您的妹妹是发了疯了吗?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呢?”夏洛特冷笑了起。

夏尔垂下了头,因为他知道理由,但是又不敢宣诸于口。

“她……她可能是太讨厌这个父亲了吧,毕竟……毕竟是这样不负责任的父亲。”夏尔踌躇了片刻之后低声回答。

“哼,真是这样的理由吗?”夏洛特却仍旧冷笑着,“就为了这样的理由,一个人会抛弃像特雷维尔这样的姓氏?你是把我当成小孩耍弄吗?还是说你突然变蠢了?”

“好吧……好吧,夏洛特……”夏尔摇了摇头。

“行了,我不逼迫你了,你我都知道理由。”眼见夏尔的样子,夏洛特也不打算追究了,“看在孩子的颜面上,算了吧。”

“谢谢你,夏洛特。”夏尔总算松了口气,“不过你放心,其实一直以我都没有把那份文书当回事,我和我的爷爷都表态了,她不管怎么样都是我们家族的一份子,理应享有一切权益……”

“我就知道你们会这样,你们一直以都把她宠上天了。”夏洛特毫不意外地回答,然后突然眉头一紧,作出了一个恶狠狠的表情,“不过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因为这种东西而有什么非分之想的话,不用上帝惩罚你们这对该诅咒的东西,我先把你砍成几段!”(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