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特别篇


                在七月的仲夏当中,这座古老的城市再度迎了一个阳光明媚的夏日。

这是一年当中最为闷热、也是白天最长的时候,炽热的光不带任何情面地穿堂过室,将整个处处都照得通亮。

特雷维尔侯爵府上也并没有能够从中幸免,阳光透过窗户间的缝隙,毫不留情地钻了进,在墙壁上投射出虚实相间的斑驳影子,也将暑期的酷热带了进。

这是一件不大的房间,被主人当做了卧室和书房一起用。在房间最深处的一壁边摆着一张胡桃木制的床,上面铺着厚厚的床单,看不出什么奢华但是应该也算舒适。在壁上糊着不太耀眼的灰色描金花纸,壁橱和书架就沿着墙壁摆放,书架上面放着很多书,不少书里面还夹着书签,无声地透露出了主人颇为好学的一面。。

在书架的旁边,靠近门扉的地方摆放着一张书桌。厚重的书桌中有不少抽屉,而书桌上面还摆着一个白地描金的磁花瓶,放着一个宝蓝色的点心盆,里面放着几个苹果。而一个少年人,端坐在自己的书桌边,一边看着书,一边用笔在上面写写画画,做着批注。

夏日的天气闷热而又潮湿,尽管窗户大开而且不停有风吹进,但是他仍旧不得不将衬衣衣领和袖口上面的扣子全部解开了,这样才感觉好了不少。

直到石子落在窗户当的声音响了其次之后,这沉寂的一幕才被打破。

哎……有完没完啊。

当一直端坐在书桌旁边的少年,禁不住叹了口气。

他无奈地放下了手中书,然后走到了窗口,就在下面的街道,站着一个戴着缀有丝绒花饰的宽边帽的少女,少女穿着一件蓬松的丝绸裙子,胸前露出了一大片肌肤,在阳光下白得近乎于刺眼。

确实……好刺眼啊……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怎么老是要这样做!要找我直接过我家不就行了!”少年尽管貌似不悦,但是在本能的驱使下仍旧下意识地将视线放到了那一大片白腻上面。

饱含苛责的话并没有对少女有任何触动。她仍旧嬉笑嫣然地看着窗前的少年。

“拜访什么的麻烦死了,我才不想跟你爷爷说那么多客套话呢!快点,赶紧下!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看着少女如此开怀的笑容,少年心里不禁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你过就知道了。在这里怎么说!”少女伸出了手做了个手势,“快点啊!”

“我……我还有事呢!”少年有些迟疑,他给自己制定的阅读计划还没有完成,而以往的经验告诉他,如果真的陪她玩起的话。今天是不要想再找出空了。

“什么事!?”听到了少年的拒绝之后,少女微微沉下了视线,好像有些不悦。“有什么事比陪心爱的人更重要的吗?怎么,难道那天你是在骗我的吗……”

看着她沉下脸的样子,少年不禁暗自打了个哆嗦。

哎,糟糕……还是听了吧。

自从这一年的年初的情人节开始,夏洛特半强迫地将两个人的关系从堂姐弟和玩伴,提升到了“恋人”,或者说,她单方面地宣布。两个人只准互相爱着彼此,然后一直要呆在一起。

在夏洛特在狂奔的马车上近乎于疯狂的逼迫下,夏尔为了两个人的生命着想,不得不点头默认了两个人成为情侣的现实,心里则在期待他的堂姐早点从这种近乎于玩笑的恋情当中解脱出。

然而,虽然从那时候以夏洛特的行事还是和之前没有多大改变,但是夏尔总感觉他的这个堂姐对待这段“恋情”,并不只是抱着社交界逢场作戏的初次实习而已,而是想要认真地和他交往下去。

在“惹她发起火的可怕后果”和“继续读书的乐趣”之间,夏尔稍微做了一下权衡。最后不得不忍痛抛弃了后者。

“好吧好吧……我下,你等我一下!”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再度向堂姐投了降。

“这就对啦,快点儿!”夏洛特笑得更加开心了。甚至还摘起了自己的帽子向夏尔挥了挥,尽有一种说不出的风采。

不知道她今天又在发什么疯呢……

夏尔带着无奈和一点点的期待收好了自己的书,然后快步地走下了楼。

然而,当他刚刚走下了楼梯的时候,却迎面碰上了自己的妹妹。

十一岁的小女孩,金色的头发被头上别着的两条红色丝绢绑住了。分在了两边,碧蓝的眼睛睁大着打量着他,童稚当中又带着一点懵里懵懂的世故,看上去简直可爱极了。

“您看,我画了一幅很好看的画!”芙兰看到他之后十分高兴,像是献宝一样将自己手中的画布拿给了自己的兄长看,“我正想找您看一下呢!”

“自己说自己的画很好看可不行哦。”夏尔笑着抹了抹她的头发,然后顺手拿过了她的画,仔细地扫了几眼。

他的妹妹十分具有绘画天赋,这一点他很早就看出了——早在几年前,他就将自己的那点粗浅的绘画技巧教给了对方,然后很快就被她给超越了,然而对她的作品,夏尔就只剩下了欣赏的份了。

“嗯,确实很好看!”夏尔很快就给出了自己的评判,“不过不要太得意啊,我觉得你以后还能画出比这个好十倍的话,只要你足够努力的话。”

“真的吗?”芙兰的脸上闪过了掩饰不住的喜色。

“当然是真的了。”夏尔又鼓励式地抹了抹她的金色头发,然后将画重新交给了她,“好吧,这幅画你先收着吧。我现在出去有事了,你自己随便玩吧。”

“您要出去吗?是去哪儿?”芙兰虽然语气十分平静,但是眼睛却紧紧地盯着自己的兄长。

夏尔在自己的答案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突然鬼使神差地换了一个回答。“呃……我要去我的一个同学那儿,我们一群人都约好了在那里聚会,然后一起跑出去玩。”

“真的吗?”芙兰继续打量着他。

“当然是真的了。”夏尔一边笑一边将妹妹抱在了怀中,片刻之后才松开。“好了。我先走了,再见。”

因为担心夏洛特大发雷霆,所以他跑得很快,几下就跑出了客厅。芙兰只能静静地打量着哥哥远去的背影。

“净说些假话。”她颓然低下了头,看了看自己的画。

……………………

“你怎么这么慢啊?”当夏尔跑到了面前之后,夏洛特不悦地皱着眉头。

“我已经很快了!”夏尔大声回答,“我是一路跑出的!”

“算了,了就行了。”夏洛特笑了出。然后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走吧,先去我家!”

“可是我还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呢!”夏尔被猛地一拉之后,总算站稳了身形。

“你怎么到现在还这样!”夏洛特十分恼怒地横了他一眼,“我们是情侣!情侣啊!情侣不是时时刻刻都想着要见面的吗?要什么理由?我就是要见你,怎么了?!”

“就算是情侣也有各自的事情要做的吧……”夏尔还在抗议,不过语气软了不少。

也对啊,情人不就是因为整天卿卿我我的吗。

“别管那么多了,”夏洛特将夏尔直接拉上了车厢,然后马车急速地行驶了起,“路上我们再说吧。”

马车的速度十分快。风不住地往夏尔的脸上吹,带走了他本的暑气。

然而,这种凉爽却并没有消除夏尔的不安,这种不安反而越越浓厚了,因为这一幕又让夏尔又想起了当时的心理阴影。

现在我什么都随了她的心愿了,这次她总该不会做那种要命事的吧……

就在这时候,夏洛特偏下了头,放到了他的肩膀上。

“谢谢我吧!我帮了你大忙了!”

“谢你什么?”因为已经慢慢适应两个人是情侣的关系了,所以夏尔并没有推开夏洛特,任由对方靠在身上。

“不是你上次求我帮你妹妹找个好画师吗?”夏洛特横了他一样。“我求了我爸爸,他正好认识一个叫做杜伦堡的画师,他挺有名的,可以让你妹妹过去跟他学画。”

“这太好了!”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夏尔果然十分高兴。“夏洛特,谢谢你!”

随着妹妹年纪的增长,为了不浪费她的天赋,他早就在盘算着这件事了,而罕见地请夏洛特帮自己的忙。没想到夏洛特居然这么上心,这么快就办好了。

“谢我当然是应该的了。不过……”夏洛特变得有些迟疑了,“听说那位画师学费挺贵的啊……而且学画画好像挺花钱……夏尔,要不我让爸爸垫了这个费用吧……”

“谢谢你,夏洛特,我真的感激你帮了我的忙,但是垫付学费这个就不用了,我和爷爷能够想到办法的,我想难不倒我们。”夏尔马上回绝了夏洛特的提议,然后诚恳地看着夏洛特,“我们是穷亲戚,所以尤其不能要你们家的钱。”

“还说什么亲戚不亲戚的……”看着夏尔这么坚决的样子,夏洛特先是叹了口气,然后又笑了出,突然抬起手勾住了他的脖子,然后亲了亲他的脸颊,“好吧,随便你咯,反正又不是我要去学。”

“芙兰也会十分感激你的。”在这种难言的刺激下,夏尔忘记了羞涩和尴尬,抱住夏洛特纤细的腰身,“你真该直接过我家啊,这样我们一起开心多好……”

“算了吧,她又不喜欢我,我干嘛要去特意找她呢?”夏洛特貌似理所当然地回答。“平白无故让自己不开心?不,我可没这么傻。我帮你只是为了让你高兴而已,跟她有什么关系?”

这个理由十分不讲道理但是又很有道理,以至于夏尔一下子都理屈词穷了。

“你可能误解了她了,她比我们小那么多,我们可不能老是同她计较。”片刻之后,他硬着头皮“再说了,她很尊敬你的啊,从没有跟你吵过吧?”

“哼,又不是需要吵架才能够表示不满,她哪次看到我不是横眉竖眼?”夏洛特嘲笑地回答。“好了,别说这种事了,你刚才说很感激我是吧?那你打算怎么感激我呢?”

“这个……你说怎么样呢?”夏尔犯了难。

“这个本不是什么大事的……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就好了。”夏洛特笑着仰头看着他。

“好的,我答应你!不管你要我做的事情怎么艰难。我都答应你。”夏尔以少年人特有的逞强态度站直了,“哪怕你现在叫我跟哪个看不顺眼的人决斗都行,我二话不说去做。”

“呸,说什么蠢话!都上了学的人了还整天把决斗决斗挂在嘴上的,你们这些男孩子整天都在想什么啊?难道要我这个年纪就做寡妇吗?!”夏洛特不满地敲了敲他的脑袋。“我要你做的事情容易多啦……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夏尔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睛里闪着恶作剧的光。

很快,他们一起到了夏洛特的家中,在仆人们见怪不怪的表情当中,夏洛特旁若无人地带着他一路到了自己的房间。

虽然不是头一次这里,但是夏尔总还是觉得有些尴尬,不敢看那些纷繁的装饰。

“等一下我!”一到这里之后,夏洛特就让夏尔等着,然后直接又走到了旁边的一个小房间当中。

在夏尔还在莫名所以的时候,夏洛特重新回了。手里拿着一件粉色丝缎,缀有花边的裙子。

然后,她以一种夏尔颇为胆寒的眼神打量起了夏尔,直到这个少年心里微微有些发毛的时候,她才悠然开口。

“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她有意拖长了音,然后冷笑了起,“那就是穿上它!再戴上假发!”

呃……夏尔整个人都僵住了,不明白夏洛特这是在发什么疯。

直到夏洛特步步逼近的时候,他才稍微回过了神。“夏洛特,你在开什么玩笑啊!这怎么行呢!”他大喊了一声。然后下意识地往后退。

“怎么不行?你刚才不是说很感激我,要为我做这做那吗?现在我要你做一件都不行?”夏洛特仍旧冷笑着,一步步地向他紧逼过,“难道你不守信用。故意欺骗我吗?”

“这……”夏尔的额头出现了冷汗,“这根本不是一回事啊!话说你干嘛这么做啊,有什么意义呢?”

“意义?我需要什么意义吗?”夏洛特的笑意越越浓了,“这是惩罚!你明白吗!这是惩罚!”

“惩罚?”夏尔皱起了眉头,“我……我又做了什么事了?”

“谁叫你想不起今天的日子的!”夏洛特一转眼就已经走到了夏尔的身旁,“你居然连这么重要的日子都不记得。有什么资格做我的情人?”

呃……夏尔微微沉思了起,脑子急速地转动着。

然后,他的心里终于闪过了意思明悟。

今天,大概是夏洛特的生日吧。

我怎么一直都不记得呢!悔之晚矣!他心里暗暗叫苦。

“一般的男孩子谁会记得几个人的生日啊……”他勉强地苦笑了起,“夏洛特,原谅我吧,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不会再犯了!”

“那可不行,如果你每次犯错都讲以后,那我会多麻烦啊?”夏洛特摇了摇头,一直盯着夏尔人,“好了,如果你要是说话不算数,那我也不逼你了,不过那就别再在我面前逞英雄了啊!”

夏尔脸上顿时变得发烫。

尽管明知道夏洛特这是激将法,但是他仍旧忍不住尴尬。

是啊,别人刚刚帮了你大忙,而且你自己还答应了一定要做,结果却不做……这太没格调了,更何况是在一个如此漂亮的女孩面前?

而且他明白,夏洛特在蛮横无理当中,潜藏着一颗火热而又不退让的心,如果他真的一点都不肯退让的话,那绝对会发生更加麻烦的事情。

可是……话是如此,但是这也……太羞耻了吧……

夏尔心里还在犹豫。

“能不能……能不能换一件?夏洛特,求你了……”他紧张地看着夏洛特。

“不行。”夏洛特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

然后直接将手中的衣服和假发递了上。“快点穿吧!”

夏尔的脸上一阵发红。

犹豫了许久之后,他终于伸手接过了这件女装。

“至少……至少别让我当你面穿吧……”

“哈哈哈哈……”夏洛特看着他尴尬纠结的样子,忍不住大笑了起,“可是你一个人会穿吗?”

夏尔再度语塞。

他已经觉悟到了。这必将是他两世当中最为羞耻的一天之一。

………………………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夏洛特拿过的是自己的裙子,夏尔穿得有些紧巴巴的。

女孩子发育比较早,所以在十三四岁的时候。夏洛特的身高和体格与夏尔差不多,但是到了现在,夏尔已经稍微比她高上一些了,以后恐怕还会更高一些。

不过,好在夏尔是比较偏瘦的体型。而且因为平常经常要运动和练剑所以身上并没有什么赘肉,勉勉强强地将裙子穿了起——然而还是感到十分紧。

悉悉索索的声音当中,夏洛特将夏尔牵到了自己的梳妆台边,然后打量着夏尔的脸,将自己一时心血潮的奇想当成了真正的事业。

“嗯,眉毛有点粗,需要画细一点,”夏洛特仔细打量着自己面前这个已经脸梗成了面瘫的堂弟,“手上的皮肤稍微有些黑和粗糙,得戴副手套……喉结也是个麻烦呢。我得找个颈巾掩饰一下……”

等确定了整个的方案之后,她二话不说地就开始了自己的施工,而夏尔只能一言不发地任由对方胡闹。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他这种痛苦的煎熬终于得到了一个暂时的停歇。

“好了……看看吧!”夏洛特将他拉到了自己的大镜子面前。

虽然明知道很羞耻,但是一种十分微妙的心理,仍旧驱使夏尔抬起了视线,打量着镜中的人。

这是一个十分好看的“美女”,“她”身穿着一身粉色的华贵衣裙,蓬松的裙子中丝线织出了美丽的花纹,袖口很宽。还缀有夸张的花边。金色的长发从两鬓垂下,落在了胸前,她的颈部戴着纱巾,上面还留着花饰……“她”的眼神躲躲闪闪。害羞而又矜持。

这到底是打扮手艺太好呢?还是特雷维尔家族俊美血统的缘故呢?

“这……”夏尔一下子也呆住了。

“怎么样?”夏洛特仿佛是表功一样地问。

“确实好看……等等,这太胡闹了!”夏尔红着脸高喊了起,“你……你这下满意了吧?”

“夏尔,不要这么拘谨嘛……”也许是觉得夏尔的反应很好笑的缘故,夏洛特满面笑容,“这不是挺好看的吗?只要好看就行了。路易大王还是路易十五都穿过女装,你穿一次又怎么了?那个心爱的人,听说少年时代美极了!”

“这两个人都是在小时候才穿女装!”夏尔以近乎于咆哮的语气像她抗议,“而且……那个时代的风俗和这个时代一样吗?”

虽然到这个世界、和夏洛特相处已经这么多年了,但是有时候夏尔确实还是有一种“想要敲开她的脑壳看看里面的脑浆是不是和平常的人不大一样”的冲动。

【路易十五因为贪恋美色,一生情妇众多,留下了许许多多风流韵事,所以有一个绰号“心爱的人”】

“我们现在缅怀那个伟大的时代也还不晚。”夏洛特耸了耸肩。

然后,她重新打量着夏尔,看着这个由自己突然打造出的“美少女”。

“真的挺好看的……”

然后,她伸出了手,抱住了夏尔的腰。“这下,你再也不敢忘记我的生日了吧。”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夏尔以沉痛的语气回答。

他这是真心话。有这一次的经历已经够可怕了。

“那就抱紧我吧……”夏洛特埋在夏尔的怀中说。

夏尔依从了她的话,抱住了她。

两个人就这样紧紧地相拥了起。(未完待续。)

ps:最近写得太严肃了,现在写篇欢快恶搞的调节下……

这一篇的创意之前已经想好了,原本就是为了交代两个人之间的初次的。

没错,他们的第一次,是夏姐和“夏妹”滚在了一起……



另外,谢谢大家的打赏,真的非常感谢。

一直以有大家的支持,我才能够继续将这篇文坚持下去,不是因为得到了多少钱,而是发现自己的努力终归还是有人在认可,在支持,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在寒风当中独行……

算了,不多说了,真的真的非常感谢大家……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