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三章 盛会在华堂

第七十三章 盛会在华堂


                “这真是一座奇观啊!”

当亲身站在万国博览会的会场当中时,芙兰禁不住睁大了眼睛,发出了激动的感叹。

这是1851年5月1日,伦敦世界博览会开幕的日子。

而她现在身处的会场,是一座以钢铁、玻璃为材料的超大型建筑。就在她的面前,高耸的钢铁构成了一个巨大的框架,无数块玻璃被镶嵌到了漫长的甬道,而原本就十分高大的建筑,中间的顶端又是用弯曲的材料构筑了一个穹顶,穹隆顶的下方,是一个宽阔的甬道,无数人从其中经过,目瞪口呆地见证者这座气派到了令人战栗的建筑。

因为其结构,所以英国一切人给它取名叫做水晶宫,在她看,这倒是一个十分贴切的名字。

她没有再看任何人,而是全身心地投入到了那种艺术的美感之中。她能够从穹顶上感受到古典主义的艺术气息,但是钢铁和玻璃构成的宏大建筑,更加给了她一种澎湃于外的激情,和无可比拟的冲击力。

这就是现代吗?几乎每个人在走到这里的时候都会产生这样一个想法。

原竟然还能把建筑修成这样啊!

她睁大了眼睛,四处张望,想要将一切都深深地印刻在自己的脑海里面。

两边的展览区当中,各处摆放着许多自世界各地的展品,到处都有人驻足围观,但是她觉得单靠这座建筑本身,这一届世界博览会已经十分成功了,大英帝国已经如她所愿地炫耀了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优越地位。

就在她的注视之下,阳光从遍及穹顶和墙壁的几十万块玻璃之中穿行,透过玻璃投射而下的一道道光柱,本身就俨然成为了一个象征,象征着不列颠帝国站上世界顶峰的朝阳,也象征着不列颠帝国击败一切敌人之后所傲视世界的荣光。

太厉害了。

人群里面各种打扮的都有,仿佛世界万邦都跑到了英帝国进行朝拜。恭贺她的优越地位。

除了那种恭逢盛会与有荣焉的激动之外,此时萦绕在她心头的,更有一种法国人对海峡对面这个岛国所特有的不服气的情绪。

法兰西怎么能比她的姐妹落伍呢?我们也同样要有这些!

…………………………

“夏尔,我们在法国也该搞个这东西!太漂亮了!”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当中。一直揽着丈夫手的夏洛特,压低了声音在夏尔身边耳语。虽然表面上并没有显得有多震撼,但是语气里面既羡且妒,将那种不甘心落后的心态表露无遗。

接着,她转过视线。看了看那些或带骄傲或带艳羡的人们,“法国可不能就让英国人这么趾高气扬啊!”

然而她的丈夫没有回答,只是在左顾右盼,感受着1851年大英帝国最辉煌的荣光。

他并非是在为这座建筑而目眩,也并非是在为这场盛会而神迷。在21世纪,有的是比这个更加宏大精美的建筑,也有的是比这场博览会更大的盛会,真正让他难以挪动脚步的,是那种人类睁开浓雾中的双眼,拥抱科学和技术蹒跚前行的激昂的乐观情绪。这是工业文明凭借自己几乎摧毁一切的生产力而改变整个世界的一抹缩影。

就靠着这股昂扬的气势,英国在这个时候成为了一个开启工业化之门的国家,也借此成为了统治世界的帝国,也将工业化这一个全新的概念,输出到了整个世界当中。

也许做过无数坏事,也许罪行罄竹难书,也许给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人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痛苦回忆,但是仅凭这一件贡献本身,英帝国就值得所有世人铭记。

是啊,在此时此刻。好像整个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到了位于海德公园的这座宏大的建筑当中。

“夏尔!”正当他还在沉思中感叹的时候,突然手被夏洛特狠狠一扯,从现实当中被扯了回。

“嗯……?”夏尔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喂。你没听见我跟你说的话吗?”夏洛特有些嗔怪地横了她一样。

“哦,抱歉,我刚才在看东西去了!”夏尔抱歉地笑了笑,“你刚才说什么呢?”

“我说,我们也要在法国搞出差不多一样气派的建筑!然后我们也办一届这样的盛会,让全欧洲全世界的人知道。我们法国也是同样伟大的国家!”夏洛特气鼓鼓地说,也不知道是气英国还是气丈夫。“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我们不能单看着英国人炫耀而什么都不做吧?”

“好了,夏洛特,我不是说了抱歉了吗?”看到妻子的样子,夏尔禁不住笑了出,“英国人现在是有资格炫耀的,我们没有必要不承认这一点。况且,在现在的情况下,我们就算想要勉强同英国人争锋,那也不过是徒然让人耻笑而已,不管是在军事上还是在这里。”

“瞧你说得!”一听到丈夫如此说,夏洛特禁不住更加不悦了,“我又不是叫你同英国人打仗,只是说让我们想办法在法国也办一次同样的盛会,不要让英国人一家摆气派而已……”

“这样的气派很伟大。”夏尔摇了摇头,不太赞同妻子的意见,“但是更伟大地方不在这里。”

“什么意思?”夏洛特愈发不明白了。

“我们面前的这栋建筑,根据我掌握的情况,总计使用了面积九十万平方英尺的玻璃,由伯明翰一玻璃供应商提供的,为了赶上工期他们还特意从法国聘请了劳工和工程师协助。而另一个主要建材是铁,包括铁柱三千三百根,铁梁两千三百条,占地面积七万四千平方公尺……”夏尔耸了耸肩,笑看自己的妻子,“我亲爱的,你猜猜英国人为了它花了多少钱?”

夏洛特略有些迷糊地看了看周围,不停地眨着眼睛。

“应该要花上很多钱吧,我看材料用了很多。”片刻之后,她不太确定地回答了夏尔的问题。“也许要一两千万法郎?”

“比你估计的数字要少,大概是十五万英镑左右。”夏尔没有卖关子,直接回答了夏洛特。

在这个时代,十五万英镑是一笔非同小可的巨款。但是在不同的人眼里,会激起不同的反应。

“十五万英镑?这也不多啊?折算下也不过三百多万法郎而已……就算在法国花费要贵一些,顶多也就是花上六七百万吧?这些又不是要让我们出钱,政府可以列出预算的啊?”夏洛特仍旧十分好奇,“这次我看展会办得这么盛大。那么我们就算在法国也办一次,总不至于亏本吧?不过,真没想到他们居然只要这么点钱就能搞出这么多东西……”

“我亲爱的,你可总算弄清楚问题的实质了!”夏尔旁若无人一般地用手亲昵地拍了拍妻子的脸颊,“这就是问题所在!他们只用了十五万磅!”

这种大庭广众下的孩子气的举动让夏洛特顿时就脸颊绯红,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你干什么啊!你最好给我赶紧解释,我最讨厌你装学究,摆出这幅自命高深的样子了!”

“啊,好吧……抱歉。十五万英镑也不过是一堆放在那里的纸片和黄金而已,没有任何意义。就说其他国家吧。也许它可以用银子堆出一座银山,但是却没有办法将这么多玻璃和钢铁搬在一起,堆砌出这样一座建筑。想想吧,在几百年前,我们的祖先把那些玻璃当成了什么呢?”夏尔轻轻抬起手,指着穹顶上一块此时正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玻璃,“他们想要得到一块这样的玻璃,天知道要花上多少代价!夏洛特,我亲爱的,你知道这代表什么?”

“代表什么?”夏洛特有些懵懂地看着自己的丈夫。

“那些把玻璃当成珍宝的人。看到这种建筑的时候又怎么可能不惊悚战栗呢?它居然把如此珍奇的宝物就这样当成了沙土一样的建筑材料,毫不吝惜地放了几十万块!更别说这些钢铁了,没有其他民族有资格像英国人现在这样使用钢铁,这是一种可怕的奢侈。”夏尔伸出的手用力划了一划。“我亲爱的,这座建筑也许伟大,但是更伟大的是它所代表的一切——一种新的文明,一种可以让世界完全变一个模样的力量。只有这样一种力量,才能将几百年前被视为奢侈的物品以所有人都能承受的价格惠及每一个人的生活,这种伟力可以改造世界。也必将改变世界。而在现在,我们是没有这种力量的……所以我们现在勉强去争锋的话,恐怕也是自取其辱而已。”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要花上比它大得多的代价,才能做出同样的东西?”夏尔的这番解释,仍旧让夏洛特有些懵里懵懂。“英国人的伟大在于他们能够便宜地做出大量玻璃和钢铁?做得比几百年做出的还要多?”

“……你说得没错,夏洛特。”夏尔拍了拍夏洛特的肩膀。

虽然这个理解十分粗浅并且还不得要领,但是夏洛特的理解能力能到这里就很不错了,夏尔也无意做出更多解释,免得浪费两个人宝贵的时间。

“总觉得你说得太庸俗了。”夏洛特皱了皱眉头,想要反驳夏尔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那么你的意思是我们就只能这样旁观着,看着英国人为所欲为?”

“现在我们只能看着,但是这当然不是说我们一直什么都不做。看不到差距是可耻的,但是看到了差距之后什么都不做更加可耻。”夏尔摇了摇头,然后再度抬起头,看着头上的穹顶,“总统先生会筑起高高的壁垒,然后在我们国内发展工业,只要我们努力,用不了多少年,我们就会做出比英国人多得多的钢铁和玻璃,以及其他的一切!到了那个时候,不用我们说什么,荣光也会自己跑到我们这里的,不是吗?”

“过得不久就会?”夏洛特被丈夫的语气所感染了,以至于不自觉地也跟着遐想了起。

“是的,过几年,下一次的世界博览会就会在巴黎召开,接着,全世界的艳羡会集中在那里了。”夏尔点了点头,然后重新低头看着自己的妻子,“只要再有几年的时间,我们就会让一切都变个模样,而那个时候,就轮到你满怀善意地接待女王陛下了!”

“哦!夏尔!”看着丈夫如此说,夏洛特禁不住眨了眨眼睛。

此时她的丈夫神采飞扬,再也没有了平日里的那种诙谐和平静,只有一种不把任何东西放在眼里的高傲态度。

这种“我们在干大事业”的气场和意志,正是她对丈夫最为迷醉的一点。

在衰退萎靡寻欢作乐的社交界,她极少极少能够看到这样昂扬的精神。特雷维尔家族祖先,当年也是这样纵横在大陆上的吧?

她并不怀疑自己的丈夫能否做到自己所宣称的一切,因为她早已经见证了自己丈夫的经历,明白他言出必践。

“我会帮助你的,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帮助你的。”蓦地,她低声说。

就在这人头攒动的会场当中,夫妇两个深情地对视着,旁边的喧哗和异样的视线都无法打动他们,这对身份尊贵的夫妇,从都无需在意他人的视线。

“咳咳!”直到有意为之的咳嗽声在旁边响起的时候,他们两个才如梦初醒,同时收回到了自己的视线。

夏尔往旁边一看,发现自己身着盛装的妹妹正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们夫妇,旁边则站着她的密友玛丽,她的脸上带着有些歉意的笑容,好像在为自己没有看好芙兰而道歉。

不知道为什么,他顿时脸上就有些尴尬,原本俾睨天下的傲然态度消失得无影无踪。

“啊,特雷维尔小姐,您总算过了啊,我们还在找您呢。”

“其实我早就过了,只是不忍心打搅你们而已。”芙兰低声回答,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挺佩服你们的,在这种地方居然还能这么旁若无人。”

“我们是夫妇,可以在任何地方亲昵,直到有人打搅了为止。”还没有等夏尔回答,夏洛特就揽紧了夏尔的手,然后冷笑地看着小姑,“如果您实在羡慕的话,也去找个人嫁了可好?”

“呃,我们先继续逛逛吧,等下女王陛下还要见我们呢!”夏尔连忙叫住了她们。(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