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七章 迟到的正义

第六十七章 迟到的正义


                疼痛,无法忍受的疼痛……

仿佛是身处在宇宙中某一个孤寂的空间当中,除了黑暗,什么都看不到。最为深邃的黑暗当中,一切都化为了虚无,就连意识都迷迷糊糊,什么都想不到。

直到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意识才慢慢地在这具身体当中复苏,埃德加-德-特雷维尔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触目可及的,是被刷成了土黄色的天花白,和白色的床单,已经周围还算干净但是绝对称不上奢华的摆设。

这是哪儿?这是他下意识当中闪过的第一个问题。

随着记忆的慢慢回归,他渐渐地产生了一些印象。

这……这好像是他的堂侄女夏洛特的房间。

刚刚想到夏洛特的时候,仿佛从心底里产生的一股寒意,让他手足都有些发凉。

他想起了,就在这间房间当中,他被这位儿媳妇丝毫不顾情分地、凶暴至极地袭击了。

啊!

脑子里轰得一炸,让他明白了自己此时身处在什么样的险境当中。

不行,得快点儿逃!

当想到这里的时候,埃德加想要站起身逃走。

但是他的努力很快失败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被结结实实地绑住了,毫无行动的能力。

这个**!他张口想要骂,但是却发现自己的嘴都被毛巾堵上了。

夏洛特……你是我的侄女儿。是我的儿媳,你怎么能够这样对待我!他的心里充满了慌张和愤怒。不停地在心里质问和咒骂,即使自己知道这无济于事。

理智告诉他情况已经很糟了,甚至还有可能变得更糟,必须尽快想些办法。

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了?还有,夏洛特除了袭击自己之外,还有没有作出更加恶毒的事情?

带着发自内心的恐惧。埃德加不停地挣扎。视线也由模糊而变得越越清晰。

这时他才发现,在窗边的座位上坐着一个人。

而且是一个女人。

是夏洛特这个贱人吗?他微微皱了皱眉头,努力凝视了对方。

然后,他整个人都呆愣住了。

这不是夏洛特,这是他的妻妹艾格尼丝!

瞬间血就直往他的头顶冲,让他的头一阵发麻,好像头发都要竖立起了一样。

“呜!”他再度剧烈地挣扎了起,但是却只能发出不成调的呜呜声。

一直在静静地打量着他的艾格尼丝,慢慢地站在了他的旁边。

她的脚步很轻。步伐十分规整,配上姣好的面容正如同是个刚刚走出家们青年女郎一样,但是在埃德加看,这却犹如是恶魔在逼近自己。挣扎地更加剧烈了。

看着他这恐惧不已的样子,艾格尼丝毫无表情的脸终于微微动容了。

这是代表“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的欣慰和喜悦,也有“这次你再也跑不掉了,混蛋!”的愤怒和痛恨,更是代表看着仇人在做无谓挣扎时的那种嘲弄和快意。

伴随着这种快意,她伸出手,轻轻地扯掉了埃德加嘴中的毛巾。

“救命啊!有人要杀人了!啊!!救命!!”尽管心里清楚艾格尼丝既然敢这么做一定是有恃无恐。但是求生的本能仍旧驱使埃德加不要命地大喊了起。

艾格尼丝没有阻止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大喊大叫,脸上的嘲弄和快意越积越浓。

没有一个人冲过哪怕看看发生了什么,一切都归于死寂,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两个活人一样。

随着时间的流逝,中年人的喊叫声越越低,他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嘶哑,最后,绝望终于压到了他,让他停下了呼救。

“好吧,好吧!我终究是落到你的手里了!你赢了!”他轻叹了一声,语气当中满是沮丧和恐惧。

“你是落到了正义和公道的手里。”艾格尼丝平静地回答,“正义虽然迟到了,但是这次总归还是到了。”

“正义……公道?”埃德加打了个哆嗦。

他知道艾格尼丝想要怎么处置自己。

“艾格尼丝,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没有想要伤害她,从都没有过,那都是意外!”他声嘶力竭地为自己辩解着,“当时她朝我发了脾气,所以我们有了些冲撞,我发誓绝不是我先动手的,只是因为她向我动了手,所以我下意识地推了一下而已,我发誓我绝没有想过要那样的后果,她还怀着我的孩子呐!没错,我承认这事我有错,所以良心这么多年一直在折磨我,让我无法安然呆在家里,我只能选择自我放逐……我已经放逐自己二十年了,难道这还不能赎一点我的罪过吗?!我求求你了,看在上帝,也看在我和爱丽丝的孩子的份上……”

“意外……意外……”艾格尼丝喃喃自语,然后眉头一横,扬手就扇了一个耳光。

“啪!”响亮的一声耳光,让埃德加发出了一声痛呼,然后剩下的话被迫全部吞了下去。

“到这时候你还要跟我说这种话!意外?是什么样的意外可以让母亲和孩子同时死去?是什么样的意外需要逼着你父亲隐瞒实情?你还说你良心不安……那就更加无耻了,这些年你到处浪荡,四处风流,难道从中有一点赎罪的影子吗?不,我追逐了十年,我没有看到一个想要赎罪的罪人,我只看到了毫无人性只顾自己的恶棍!”

一说到这里,也许是又想到了伤心处,她又狠狠地扇了中年人的耳光。

一声声响亮的耳光不停响起,间或有中年人沉闷的惨叫伴奏。

“从头到尾你都没有真心悔过。哪怕一次都没有……如果我没有抓住你,你会忏悔?会认错?结果……你现在想要赎罪了?哈哈。开什么玩笑?谁要你的悔罪?留着给下地狱送魔鬼使唤吧!”

她一边说一边打,结果中年人被打得七荤八素,根本没有余裕还口。

直到心中的那股恶气消散了些许之后,艾格尼丝才微微喘息地停下了手。

“这次……这次你再也跑不掉了……上帝保佑。”

“我们……我们能够和解吗?”怀着最后一丝希望,中年人用微弱的声音哀求着,“艾格尼丝。我知道的。你那个时候也喜欢我,虽然你还小,老是跟在姐姐的身后,还经常害羞躲起,但是我看得出……我看得出,你是喜欢我的。其实……其实我也很喜欢你。我们……我们和解吧,纠结过去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发誓我会悔罪,然后和你结婚,一辈子都忠实于你。然后我们共度一生……”

“够了……”艾格尼丝又沉下了脸。

“我发誓,我这一切都是真心的!我已经厌倦了东游西荡的生活了,只想找个地方安顿自己……你……你也过得不好吧?这么多年了,何必呢?我们和解吧。原谅我的过错吧,这次我会赎罪的!”

“够了!”回答他的,又是重重一击。

“够了……你所说的每一个词,都在侮辱那一年的我,都在提醒我,那时候的我是多么愚蠢,多么无知。竟然会喜欢这样一个毫无人性的豺狼!”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艾格尼丝的语气微微颤抖了起,眼边竟然出现了一丝泪花。“你知道吗?我姐姐当时有多么爱你!她迷上了你,迷得昏头转向结果还嫁给了你!你知道她这是下了什么样的决心吗?这时候你们家发达了,那时候你家算是什么呢?拿破仑这个死人的孑遗而已,谁也瞧不起你们,没有把你们放在心上!她整天在我旁边说你有多么温柔,多么聪明,又多么有天才,该死的,结果我真的相信了!是的,我喜欢上了那个她编织的幻影,但是我从没有想过要抢走她的爱人,我只想静静地看着你们,让姐姐幸福地过下去……因为我知道,她太爱你了,没有你她没法生活下去了!”

艾格尼丝眼边的泪珠越越大,最后慢慢从眼角滚落了下。

“这个你不知道?如果你不知道就算了,可是你知道!你明明知道的!你明明知道,却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将她骗到手了就抛在一边,嘲弄她对你的付出和爱……你是个何等没有人性的豺狼!就是你这样的豺狼,还敢跟我说这种话,我……我……”

怒火再度冲上了她的心头,她又重重地挥拳,揍到了对方的背上,引起了又一声惨叫。

“你……你也只是为了泄私愤而已……”因为已经绝望了,所以埃德加干脆抬头瞪起了艾格尼丝,“别说得好像什么正义在手一样!我没有杀人,要杀人的是你!你和我的侄女儿勾结,然后趁我无法反抗的时候害死我,我双手清白,而你才是一个卑贱的杀人犯!上帝是不会饶恕你的,我的儿子也会替我报仇的!”

“你有没有杀人,这已经不重要了。”艾格尼丝冷笑了起。“我无法让万能的上帝拨弄时间将我带回到当时的现场……但是感谢上帝,我们还有别的办法诉诸正义。”

然后,她从旁边拿起了自己的那把伞,骤然抽出剑朝埃德加挥了过去。

绑在埃德加身上的绳子都被划开了,他本人却没有受创,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

然后,在埃德加大惑不解的注视之下,艾格尼丝又从旁边拿出了一柄已经准备好的开了锋的剑,扔到了埃德加身边。

随着这把剑的,是一团皱起的手绢。

“我,艾格尼丝-德-诺德利恩,看你这个豺狼十分不顺眼,侮辱你殴打你,然后向你挑战……”艾格尼丝提起剑,凛然地看着自己的姐夫,“埃德加-德-特雷维尔先生,如果你还觉得自己有资格活着的话,如果你对你的姓氏还有最后一点尊重的话。那么请你向一个男人一样拿起剑,为了保卫自己的生命和家族的荣誉战斗。和我进行生死的决斗!”

顿了一顿之后,她指了指旁边的书桌。“那上面我已经写好遗书了,说明了我是自杀,如果你能赢下我,那么你就可以走了,没有任何人会留难你。你将不用继续生活在担惊受怕当中。你可以去过你自己想要的生活!怎么样?吧!”

虽然她没有追加什么保证,但是这个承诺却听上去令人意外得有说服力。

中年人慢慢地拾起了自己的剑,呆呆地看着对方。

艾格尼丝的剑术有多厉害,他当时就知道了,而他却只是一个标准的艺术家,根本不会。况且,他还受了伤。

“你说这样有什么意义?!”片刻之后,他低声咒骂,“该死的。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算了!”

“这对我说……就有十足的意义了。”艾格尼丝斗志昂扬地抬起了剑锋,配合脚步作出了一个起手式。“我们之中只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去,吧!很抱歉……没有裁判,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提前进攻的,做好准备吧,现在我倒数,三!”

艾格尼丝感觉面前的一切都已经模糊了,只剩下对面的一个声影。

姐姐,保佑我……

“二!”

十年的辛劳,十年的等待。公道……就在前方……

“一!”

…………………………

在不列颠的晴空下,艾格尼丝站在一个微微隆起的土堆边,看着天空若有所思。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但是,她的心中仍旧百味杂陈。

除了喜悦之外,还有酸楚和迷茫,甚至还有痛苦。

她扪心自问,如果一开始真的知道这一段旅程竟然会如此艰辛,以致需要耗费十年的宝贵光阴、散尽父亲给自己留下的财产甚至还要冒生命危险的话,她会不会仍旧像当时那样义无反顾地踏上这段旅程?

她自己也得不出答案,也许她会和自己那个哥哥一样,将疑惑和愤怒埋藏在自己的心里,然后心安理得地过自己的生活。在面对自己内心的时候,她得不出一个正义凛然的答案,因为一个人对心中正义和原则的坚持终归是有边界的,区别只是有些人能够坚持得更远,而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边界究竟在哪里。

她也想不明白,如果真的能够在天上有知的话,姐姐是会含笑赞许她做得对,还是会习惯性地责备她不该这样对待自己,将最宝贵的光阴和幸福统统拿去填满一个浪荡子所造下的黑暗深渊。

但是,至少她知道,在这一刻,她伸张了正义。

她也知道,有了这样的结果之后,她最为宝贵的十年光阴,终归是有价值的。

“抱歉,让我们等待了那么久。”她一边流着泪一边喃喃自语。

这抱歉,即是哀悼姐姐曾蒙受的痛苦,也是痛诉自己的艰辛。

在最后擦了擦自己的眼角之后,她将自己的手绢扔到了土堆的旁边,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她一辈子都不会再踏足于这个岛国了。

然而,她会永远记住,在这个岛国,她埋葬了一桩仇怨,埋葬了一段必须尘封在地下的不幸事件,也埋葬了自己人生最后的一滴眼泪。

“您感觉怎么样?”远远站在一边的随从慢慢地迎了上,然后关切地看着她。

“人人都说复仇之后会十分空虚,现在看,倒也是有道理的。”艾格尼丝眼角上挂着的泪痕并没有消失,眼神当中也少了几分犀利,更多了几分对日后生活的迷茫。

然而,就在顷刻之间,她的嘴角微微滑动,然后白净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发自肺腑的笑容,“不过,能有这种空虚,也是挺幸福的一件事啊!哈哈哈哈哈哈!”

在这畅快的笑声当中,这个高个男人的忧虑也不禁被一扫而空了,他自己也笑了出。“看您确实挺高兴的。那么您对今后有什么打算呢?”

“暂时没什么打算。”艾格尼丝十分老实地回答。

然后,她仰起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过,还需要什么打算吗?我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了!今天我们就启程回国吧,争取早点回到大陆去,我一天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了……然后,我要看几天戏,好多年没有呆在巴黎,我都快成为野蛮人了!然后我还要玩遍我所以还没有玩过的时髦玩意儿!”

如释重负的艾格尼丝,好像抛掉了一层伪装一样,一下子又变回了原本的那个活泼好动的姑娘,变回了那个对一切新奇事物都充满了好奇心而又有激情的姑娘毕竟她也曾有过青春年华。

“那么,我现在就去安排,小姐。”随从深深地躬下了身,表示自己将会不折不扣地完成她的愿望。

艾格尼丝没有再说话,她只是一直前行,她的步伐不再沉稳,几乎变成了小步的跑。她太想念巴黎,想念自己曾经呆过的那个五光十色的地方了,以至于恨不得现在就能飞回到她的怀抱当中。

她抬头看了看蓝天,天空是那样的蓝,就像是一块纯洁无暇的蓝宝石一样,几乎让人不敢相信总是阴雨绵绵的不列颠竟然会有这样的蓝天。

然后,她笑容满面地继续往前跑着,完全忘记了那把随身带着的伞已经不在身边。

因为我的努力,世界变得更好了。她在心中暗想。

您也可以安息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