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六章 遮掩

第六十六章 遮掩


                一切都回归到了寂静当中,仿佛片刻之前的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夏洛特静静地站在已经昏死过去的堂叔旁边,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无声地整理自己刚才因为激烈动作而弄皱的衣裙。

虽然她从小就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但是她自幼就好动,骑马打猎划船样样都玩,所以身体倒也矫健,哪怕是到了现在,行动在需要的时刻仍旧十分敏捷。

夏洛特轻轻抬起脚,掂了掂埃德加的身体,确认他已经真的昏迷过去了之后,她慢慢地走到了书桌旁边,仔细地看了看桌上摆着的这幅画。

不得不说埃德加的画技确实十分高超,拘于条件所限,颜色虽然不是特别浓厚鲜明,但是他良好地处理成了一种具有模糊朦胧感觉的画风。光线在半明不暗的房间当中分布,而夏洛特半躺在床上,衣服被模糊化的地面衬托得极为鲜明,华贵当中透着妩媚,又好像带着一些说不清楚的忧愁。

虽然埃德加说这幅画还没有完成,欠缺了几笔,但是在夏洛特看,这已经完成度非常高了至少在夏洛特看已经是一副不错的画,值得赞扬。

就在她还在欣赏画作的时候,门再次被推开了,她的使女小心翼翼地走了进。然后,她看到了躺倒在了地板上的埃德加,惊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夫人这这是怎么会这样”

“慌什么只不过是临机应变而已。”被打断了欣赏的夏洛特,不悦地眨了眨眼,然后转过头看了看自己的使女,“他刚才跑过,跟我说他打算半夜离开这里,哼那我只能自己亲自动手了。”

在原本的计划里面,埃德加是会在一个人熟睡最沉的凌晨时分再被想办法抓走的,夏洛特根本不用插手,不过既然埃德加不打算在这里睡,夏洛特也只好临时决定自己出手了。

“是是这样啊。”使女的惊魂慢慢定了下。然后低下头,盯着埃德加,确认他并没有死去,只是昏过去了而已。

“好了。别看了,浪费时间。”夏洛特淡定地打断了她,“去拿绳子,我们得把他绑起,免得他等下醒过麻烦。”

“好的好的”使女马上点头答应了下。然后赶紧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之后,她就很快赶回了,脸上带着笑容,“我跟这里的人借了绳子”

“这里的人没问题吗”夏洛特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是他们指定的地方,应该不会有问题吧”使女连忙回答。

然后,不等夏洛特下令,她直接半蹲下身,然后用绳子结结实实地将昏迷中的中年人捆了起。

“把嘴也给赌上,免得他醒过乱喊。”夏洛特又追加了一句。

“好的。”使女环顾左右,最后从梳妆台边拿了一块毛巾卷了起塞在了中年人的嘴里。

捆得十分严实。嘴也被紧紧地塞住了,这下哪怕埃德加真的醒过恐怕也没什么用了。

“很好,干得不错。”夏洛特满意地点了点头。

“接下我们应该怎么做呢现在就把他抬下去交给那群人吗”使女再问。

“不,不行”夏洛特斩钉截铁地回答,“下面还有那些士兵呢,要是让他们看到了该怎么办我不能牵涉到这种事情当中,你不知道吗”

“可是可是”使女有些惊疑。“那我们应该怎么处置他”

“很简单,把他移到我的床底下去吧。”夏洛特给了她一个颇为意外的答案。

“啊”

“先把他藏到床底下,然后明天就说没见过他,他消失了。”夏洛特平静地继续说了下去。“同时消失的,还有我的几件首饰”

使女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终于明白了夏洛特的意思。

“您是要把他变成彻底的失踪让一切以盗窃案结束”

“不行吗”夏洛特只是冷笑,然后躬下了身。示意使女跟她一起,“他反正就打算跑,现在我们只是做了同样的事情而已。”

接着,为了让埃德加能够昏迷更久,她随手拿起旁边的矮凳子,又狠狠地朝他的脑袋砸了一下。

可怜的中年人挨了这一击之后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如同砧板上的鱼一样抽搐了一下,看得使女也是禁不住缩了缩身子。

“别浪费时间,还不快帮我”夏洛特不悦地扫了她一眼。

使女心领神会,于是同夏洛特一起吃力地将埃德加瘫软的上半身抬了起,然后将他拖到了床底下,接着,夏洛特还不放心地又检查了一下,确认这个人已经没有办法再逃脱了。

“辛苦你了,”当忙完了这些活之后,夏洛特长出了口气,倚靠在床边休息了一下。

她现在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困倦,然后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坐到了床上。

本想躺下去的她,一想到自己的床底下还躺着一个人,忽然感觉有些不舒服。

这样是没法睡着的。

“今晚我们换房间吧,你睡在这里”夏洛特皱着眉头说。

“啊”使女还没反应过。

“他在这儿我还怎么睡觉所以我得换个地方睡,”夏洛特愈发不悦了,“但是总不能没人看着吧你就留在这儿看着他,决不能弄出任何问题。”

她的语气不容置疑,至于使女在这里能不能睡着,她就懒得管了。

因为素知道夏洛特的脾气,所以使女根本也不敢争辩,只是默然点了点头,然后夏洛特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走到了隔壁使女的房间当中。

“对了,小心点看着那幅画,帮我把它收起”走到门口的时候,她想起了什么,又重新叮嘱对方。

同她预料的相反。这一夜她还是睡不着,在床上翻覆去,只觉得头昏脑涨,直到很久之后她才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当夏洛特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不顾身上的酸痛,她慢慢地走下床然后穿好了衣服,接着走到了她昨晚原本住的房间里面。

当她走进去的时候,一直坐在床边的使女,很快就看向了她。使女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布满了血丝。

“你昨晚一直都没有睡”夏洛特吃了一惊。

“这我怎么睡得着”也不知道是抱怨还是诉苦,使女的语气有些古怪。“要是发什么了什么异常,您怎么会饶恕我呢”

“好了,别生气啦。”因为看出了对方心中的委屈,夏洛特笑了笑,然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发生了这种事确实很糟糕,但是只要我们撑过去一切就都好了,相信我吧。不会有事的而且,你会从中得到你应得的一切。我以前就说过你服侍了我这么久,我会给你一份年金,现在你可以得到三倍的年金,而且我回去法国就给你,不用等到你退休。”

夏洛特这是真心话,特雷维尔家族在报酬有功劳的人上面是绝对不知道什么叫做吝啬的。况且,现在她也需要笼络住这个帮手。

如同她所预料的那样,听到了夏洛特的承诺之后,使女的委屈一扫而空。而变成了惊喜交加。

“您说得是真的吗夫人这”

“当然是真的了。”夏洛特毫不犹豫地再度确认。“不过你应该明白,拿了钱之后要做什么吧”

在片刻的惊愕之后,使女很快点了点头,“是的。我明白的夫人。我会像一直以的这样,忠心地服侍您直到您认为不需要我的服务的那一天。而即使到了那个时候,我也会将在您身边时所看到的一切都深藏在心里,绝对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夫人,请您收下我的感激吧”

这番话倒也算是真心。她心里知道以夫人的权势和狠辣要杀自己十分简单。她肯给钱封口已经算是十分讲情义了。

“很好,你知道就好。”夏洛特稍稍松了口气,又轻轻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你是知道的,我是一个十分慷慨的人,但是如果被形势逼迫,我什么事情都干得出。”

接着,她掀开了床单看了看,发现被绑得严严实实的埃德加还躺在那里,人事不省。

看昨晚打得确实够重的呢

一种喜悦和成就感涌上了她的心头。

对这位害死了妻子的丈夫,哪怕是出于同为他人妻子的立场,她也是绝对不会原谅的。

“我们先继续准备一下吧,现在只剩下了最后一件事了。”

“特雷维尔夫人,请问您准备好了吗”卫兵的军官轻轻地敲了敲门。

他知道这位夫人已经在房间里吃了早餐了,所以打算迎接她走完最后的路程,将自己从这个任务当中解放出。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特雷维尔夫人打开门的时候,表情十分奇怪。

“先生,请进”她向军官招呼了一声。

当军官带着疑惑走进的时候,夏洛特皱着眉头指了指自己的使女,“我们本已经在准备行装了,但是有一件事情很奇怪,先生我的几件放在行李箱里面的珠宝不见了”

“什么”军官吃了一惊,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

“是的,我们已经找了很久了,但是一直没找到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昨天上路的时候我们还看到过。”

遭了贼了军官下意识地闪过了这个判断。

然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腾地走出了门外,朝楼下的士兵大声喊了命令。

几个士兵听到了命令之后,到处四散开,不过很快,他们就重新集结了,然后带给了军官一个噩耗。

“什么那位画家先生不见了”当听到了军官的报告之后,夏洛特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是的,他不见了。所以我想,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军官颇为遗憾地耸了耸肩。

“什么情况”夏洛特还是懵里懵懂。

“他是个贼。”军官以一种英国人特有的、一向瞧不起任何外国人的口味说,“一个伪装成画家的法国贼。”

夏洛特顿时呆愣住了,然后跌坐到了床上。

“这怎么可能他画画得那么好”

“那么他有可能是一个画画很好看的贼。”军官貌似遗憾地总结说,“好了,夫人,您不用担心,那个家伙就算是昨晚深夜跑的,那他也还是跑不远,我们会赶紧向当地的警察报告的,希望他们能够尽快解决。”

“可是可是怎么能这样呢”夏洛特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显然不知所措,“我我是特雷维尔家族的人,我怎么能牵涉到罪案里面去”

看着她尴尬惊慌的样子,军官明白了什么。

那个画家偷走首饰可能就是在这间房间里面,而在离开这间房间之前,没准他还另外做了些什么

这些上流社会的夫人们都在养尊处优的生活当中被养傻了,以至于被人骗了都不懂,现在更加不敢声张出去。

“这些法国人啊”他忍不住又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那么,您希望怎么解决呢”

“先生您看能不能这样”夏洛特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重新打起了精神,“我的丈夫很有钱,他想给我买多少首饰就可以买多少,根本无需关注什么价格,所以这些首饰珠宝对我说都是无用之物,丢了就算丢了吧”

“不这样恐怕不好吧,夫人毕竟在这一路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有责任这种治安案件,不报告给警察恐怕也不好,我看我们还是尽快报告吧,相信用不了多少时间,歹徒就会被绳之以法。”

军官很理解夫人不想让丈夫听到一点风声的心情,但是这不代表他不想从中捞取一点利益。

“您不是说您要负责任吗那么您又何必负这个责任呢”夏洛特显然着急了,“先生,这样吧,您已经照顾我们这么久了,我得给您一些酬劳。”

早就该这么说了,军官在心中冷笑。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