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九章 有求于人

第六十九章 有求于人


                “这大概是一次毕业考吧”

在人车往的街道当中,一个衣冠楚楚的年轻人,一边抬头望着面前这栋旅馆高大的建筑,一边在心中暗想。

也许很麻烦,但是我一定能够通过它。

这个年轻人深深地吸了口气,英格兰峻烈的春风刮得他的脸有些生疼,恍惚间他好像回忆起了德克萨斯茫茫戈壁上那夹着子弹的狂风。

是的,我不会辜负奶奶的期待的

接着,踌躇满志地握住了自己手中的拳头,像是鼓劲一样地摇晃了起。尽管是一身双排扣大衣的便服,但是因为他的体格健壮,精神饱满,却穿出了军服的感觉。

接着,他以军人般昂扬的气势,大踏步地走上了台阶,走进了旅馆的大门。

没错,这座旅馆是他在心中仰慕许久的德特雷维尔小姐的暂居之处,但是他今天并非拜访这位小姐的,反而是接受另一位同样姓特雷维尔的女士的接见。

那位女士就是特雷维尔先生的妻子,也就是他的堂姐、特雷维尔公爵的孙女儿夏洛特。

自从听到了丈夫的介绍之后,她也对热罗姆充满了兴趣,所以想要接见一下他,考虑到在王宫接见实在太不方便了,所以她干脆就选择了自己小姑所下榻的旅馆作为接见地。而热罗姆自然乐得有个可以更加接近特雷维尔家族的机会,所以一点也没有犹豫地答应了下。

我该怎么讨这位夫人欢心呢自从得知要受到她的接见之后,年轻的热罗姆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

出于一种流放民的共同心态,美国人对旧大陆的贵族们一向是表面上装作漠不关心,但是内心当中却既羡且妒,而热罗姆波拿巴的心思却又更加复杂得多。

他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但是却又是波拿巴这个皇室家族的成员。他在不受家族尊重和认同的情况下生活了二十年,同时波拿巴这个家族本身就是欧洲王侯当中的暴发户,所以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看到旧大陆的贵胄们,只是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憧憬而已。

被奶奶带到了这个岛国之后。他或多或少也涉足到了英国的社交界当中,然后这种憧憬就好像被浇灭了大半。

英国人实在太冷漠了,一般只在自己圈子内部交往,对圈子外的人一贯十分冷漠。不假辞色,和他们打起交道简直让人想起了德克萨斯的子弹,实在让人感觉十分不爽。

原本以为法国的贵胄们差不多也一样,因此稍微打了退堂鼓的年轻人,在之后却受到了一个超乎预料的激励他碰到了特雷维尔先生的妹妹。那位美丽至极的特雷维尔小姐。

虽然两个人基本上没说过什么话,但是在见了第一面之后,这位小姐就让他感觉难以忘怀,他几乎迫不及待地想要更加拉近和那位小姐的距离。

而如果想要进一步和她往的话,回到法国发展显然是必须的。

原本更多地只是为了让奶奶开心的回国计划,现在加上了一种更有激励的理由,这个青年人比之前更加上心了几倍。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原本高傲朴实的年轻人,此时却想要尽一切办法讨特雷维尔夫人的欢心只要做得到的话。

在侍应的指引下,他很快到了那位夫人特地包下的套房。在接待室当中坐下等待。

他原本以为一切会很快,但是直到过了很久之后,会客室的门才重新打开。

接着,一位留着金色长卷发、穿戴华贵的夫人,昂首从门口走了进。

她的面容十分姣好,因为保养极好所以皮肤也十分健康,碧蓝的眼睛十分有神,正静静地打量着自己,不过,虽然她脸上摆着笑容。但是却总给人一种高傲的被俯视的感觉,好像正在将这个年轻人仔细掂量一番一样。

“抱歉,先生,我就是今天约您过的德特雷维尔夫人。”打量了之后。这位夫人笑着朝热罗姆点了点头,“我本想要早一点的,但是路上因为一点事情耽搁了我请您原谅我的过失。”

哎,世上的女人又有几个肯守时呢热罗姆在心中叹了口气。

“夫人,能够觐见到您,本身就是一种荣幸。”他深深地朝夏洛特行了行礼。“这种荣幸,足以打消我心中的不安。”

“哦那真是太好了”夏洛特拍了拍手,“那您请坐吧,千万不要感到拘束,不然我会心中愧疚了。”

遵照她的安排,热罗姆恭恭敬敬地坐了下。

他现在十分严肃小心,甚至比见到她丈夫的时候还要小心。

无论是奶奶的嘱咐,还是世人的一贯印象,都告诉了他一个事实法国人一向是听女人的,尤其是长得很美的女人。

那位特雷维尔先生,据说就很听他妻子的话,凡事妻子的要求他无不想尽办法照办。所以如果能够讨好这位夫人的话,让她倾力帮助自己的话,想必一切都能顺利办成。

“您想要回法国,讨回您应得的家族地位和头衔,对吗”等他坐好之后夏洛特直接就问,“而且,您要求我的丈夫帮助您实现这个目标”

是的,夫人,我为了这个目标而请求您的丈夫帮助我。而且,我很感激他能够拿出扶危济倾的侠义精神,帮助陷入到了困境的我们”年轻人马上回答,“特雷维尔家族对我的帮助,我绝对不会忘记的”

“噗嗤”听到了他的话之后,夏洛特忍不住笑了起,“先生,您如果得以回国的话,我真得奉劝您得在社交场上多历练学习一下呢,瞧瞧吧,您都还不会恭维人呢”

夏洛特的调侃让热罗姆波拿巴的脸上微微有些发红,尴尬地垂下了视线,不知道该说什么。

“哎,没什么,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您不用放在心上。”眼见他的窘态,夏洛特连忙又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紧张,“您说得没错,我们确实喜欢帮助陷入到了困境当中的人,我会劝说我丈夫帮助您的,他也准备履行自己的承诺”

夏洛特的表情十分真诚,就像社交场上人们通常的那样真诚,初入社交界的年轻人总会把这种话当真的,而热罗姆波拿巴自然也不例外,于是他的心中顿时一热

“但是,有些事情我们是没有办法打包票的,我们哪怕尽力去做也不一定能够办成,这一点想想您也是能够理解的吧毕竟这可不是小事,我的丈夫为了帮助您得牵涉到了皇族内部事务当中去。”夏洛特突然话锋一转。

这是什么意思,做妻子的觉得丈夫太乱,所以想要自己推诿反悔了吗热罗姆心中一凛。

“当然我知道我现在面临的环境有多么困难,夫人。”他马上又低下了头,诚恳地回答,“您丈夫能够答应我,已经十分令我感激了,我不会强求他一定要把事情办成未的事只有上帝才能够做出裁断。”

“感激如果只是为了感激的话,我们又何必冒这么大的风险呢”夏洛特笑着反问。

“夫人我我会尽我的一切努力为您丈夫和您效劳。”热罗姆头更加低了,尽力表现着自己的谦恭,“我知道光靠这个是难以说服人的,但是请您相信,我是一个讲究荣誉的人,我说得出做得到。”

“您说您要为我效劳,无疑此刻我是相信的。”夏洛特仍旧微笑着,看不出什么感情波动,“不过,我说一句大话吧现在在法国,有的是人想要为我们效劳,我们没必要为了得到别人的效劳而去冒这么大的险。”

这种隐含的轻视,让热罗姆年轻的血液慢慢沸腾了。

他不想这样受人轻视,哪怕有求于人的时候。

“但是他们不是波拿巴,而我是”他突然抬起头,昂首挺胸地看着这位夫人。

确实,特雷维尔夫人长得很漂亮,甚至他觉得就美貌而言,特雷维尔夫人并不逊于她的小姑,但是这位夫人并没有给他那种刚刚见到那位小姐时的震惊和激动。

因为,就性格而言,还是那位小姐要招人喜爱得多。这位夫人相对而言强势很多甚至可以说有些盛气凌人。虽然倒也不是说她很讨厌,但是总归还是不如那位小姐和蔼可亲。

有了对比之后,他才知道,原那位小姐的性格在旧大陆的贵族们当中竟然是如此可贵。

因为他的突然表现,夏洛特稍稍吃了一惊,但是很快重新笑了起。

“哦啊是这样毕竟还是一位波拿巴啊就该这样吗”她突然轻轻地拍了拍手,“先生,老实说,您这种表现倒是让我放心了不少呢拿破仑皇帝陛下刚刚巴黎的时候,差不多应该也是您这种表情吧”

“我很高兴您能够将我同他相提并论。”热罗姆会心一笑。

是啊,拿破仑的事迹谁能忘记呢

孤身一人巴黎闯荡,什么都没有,结果却一鸣惊人,夺得了一切

上帝啊,要是我能够和她更加多往一些就好了他又禁不住陷入到了遐想当中。

“既然您说要为我效劳,那么,请您给我一个证明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