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四章 上路

第六十四章 上路


                “欸等下啊我的好侄女儿”

正如同夏洛特所预料的那样,她只是稍微装作发脾气,埃德加就不敢再坚持了,连忙叫住了她。

夏洛特轻轻地停下了脚步,但是没有转身,仍旧背对着对方。

我给过你机会的,这下就别怪我了她在心中冷笑。

“好吧,你说得倒也没错,现在确实是紧要关头,我不能因小失大。”埃德加放软了语气,“好吧,夏洛特,就按你说的办吧,我跟着你明天离开”

“您倒是很快想明白了啊。”夏洛特淡然回答,“那好,那您就去尽快准备吧,免得到时候公爵夫人不让您离开”

说完之后,夏洛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当回到了自己所住的房间之后,夏洛特脸上已经维持了一天的轻松和平静顿时完全消失了,剩下的只有略微的焦躁和不安。

直到她的使女回到房间之后,夏洛特才稍微镇定下了一些。

“怎么样”她盯着使女,急促地问。

“已经将消息传给那边了,他们说可以按您说得去做。”使女小声回答。

“太好了”夏洛特如释重负地喊了出。“我就是怕那边自作主张,坏了我们的事”

“那您您接下打算怎么办呢不再多考虑一下了吗”使女小心地将自己心中的不安藏了下,“毕竟毕竟这可不是小事。要是要是”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可以考虑的”夏洛特一瞪眼睛,吓得使女慌忙闭上了嘴,“我已经给了他机会了,是他自己要寻死,那还能犹豫什么怎么,你准备质疑我吗”

“不,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使女大惊失色,连忙垂下了头。“当然一切都是您说了算。”

“你知道就好。”夏洛特的眉头总算舒展开。

然后她重新看着镜子。陷入到了思考当中。

镜面当中是一个面容姣好,表情恬静的妙龄女子。她湛蓝的双瞳因为沉思而没有聚焦,白皙修长的脖子微微挺立,金色的头发熠熠生辉。整个人看上去充满了女性的魅力,看不到一丝老态。

谁又能想得到,在如此恬静的表情下,她一直在思索怎样谋害一个亲人呢

“女王陛下说可以明天早上送我走,你得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拖到下午。”过了片刻之后,夏洛特平静地说。

“下午,为什么”使女有些不大明白。

“如果早上离开的话,不就没办法在路上停留了吗”夏洛特低声回答。“为了完成我们的计划,我们最好在路上停留一晚。”

使女很快就明白了夏洛特的意思了。

温莎堡离伦敦只有三四十公里,如果早上出发的话,那么当天下午就可以到达伦敦了,中间做手脚的机会就小了很多。而如果晚上出发的话,中间就可以想办法留宿一晚。

而在那个晚上,就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时间了。

“如果如果您要这么做的话。那么干脆您在明天中午举办一个告别宴会怎么样”使女小心地提出了建议。“这样十分名正言顺吧您可以说十分感激陛下和其他人的招待,所以必须回报一下她们,陛下和那些夫人们应该会捧场的。”

“好主意,可以这么办我可以请他们饮宴,然后装作不胜酒力,再多拖些时间,等到傍晚再出发”夏洛特马上就同意了使女的建议。“那么你赶紧给我拿纸笔,我要亲自写给女王陛下,要求延迟一下。”

“女王陛下应该会欣然同意的可是那个人呢他会不会起疑心”使女突然闪过了一个疑问。

“他现在就我们一根救命稻草,不会疑神疑鬼的。况且我会告诉他。晚上更方便我们离开,这样可以掩人耳目。好了,你等下把这个计划也传过去,让他们路上找个熟悉的旅馆。中间我们就想办法在那里休息”

不愧是夫人啊,想得好周到

这样的话确实可行。使女点了点头,然后给夏洛特找出了纸和笔放在了书桌前面。

接着,在沉默当中,夏洛特走到了书桌边给女王陛下写起了信件,写完之后交给了使女。让她去交给女王的侍从。

等到她离开之后,夏洛特表面上维持的镇定慢慢消失了,仿佛全身无力一样地趴到了床上,一时间就连呼吸都有些粗重。

不管再怎么不堪,对方都是她所珍视的特雷维尔家族的成员,也是她的长辈,她无论怎样坚定,都免不了在内心当中有些踌躇和焦躁。

况且,堂叔怎么想姑且不论,丈夫能不能理解自己的这一片苦心也还是未知之数。

夏尔应该不会怪我的吧毕竟那是他的父亲啊。

夏洛特的手无意识地攥紧了,将被子的一角攥入到了手中。

事已至此,再多胡思乱想也没有意义了,他要是生气就尽管生气吧。

当不列颠上空的太阳慢慢变得通红、天空变得金黄与碧蓝交混的时候,德特雷维尔夫人终于从她休息的卧室当中走了出,到了早已经准备好了的马车旁边。

已经等得十分心焦的卫兵们,总算松了口气。

本这支车队是打算在早上出发的,但是这位特雷维尔夫人为了和女王陛下、以及她在英国新交的朋友们告别所以举办了一场午宴,因此耽误了很久的时间。

不过即使她拖延了这么久,这些护送的人员也并没有生气,至少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样子。

正如夏尔之前所希望的那样,夏洛特在温莎之行当中,成为了上流社会极受欢迎的宠儿,那些贵妇们人人都同她笑脸相迎。

这固然是因为她出身于名门,而且本身长得十分漂亮,而且礼节休养无一不全,所以能够博取到大家欢心的缘故,但是更重要的是,女王陛下表现得十分喜爱她。

所以这些卫兵都明白,这位特雷维尔夫人有权不受任何时间表的约束。

因为中午喝了不少酒的缘故,所以现在特雷维尔夫人的脸上还是有些发红,就连走路都有些步履散乱,依靠使女不着痕迹的搀扶,才总算平稳走到了马车旁。

“我奉命护送您回伦敦,夫人。”一位年轻的军官走到了夏洛特的身前,然后向她伸出手,准备搀扶她,“您看您的身体状况怎么样如果您觉得还是不太舒服的话,那干脆再休息一晚吧,明天早上我们再离开。”

“不,谢谢您的好意,先生。”夏洛特微笑着摇了摇头,“我已经耽误行程这么久了,怎么能够继续拖延,让你们白白等下去呢这不行的,我可不能这么做,我们现在就走吧。”

“如果您坚持的话,那么就按您说的做吧,夫人。”看到特雷维尔夫人这么好说话,军官心里松了口气。

接着,他殷勤地拉开了车厢的门,而夏洛特则笑着点了点头向他表示了感谢,然后搭着他的手,踩上了踏板,走进了车厢。

“对了,先生,有件事我想要跟您说明一下。”刚刚在车厢的坐垫上坐定了之后,夏洛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探出头朝军官说。

“嗯什么事呢请说吧夫人。”军官微微怔了一怔。

“嗯想必您也知道了吧,我现在是怀了身孕。”夏洛特的笑容当中微微增添了一些尴尬,“所以,请您将行程放慢一些,这样的话我想对我比较好。”

“这倒是可以,不过现在时间已经这么晚了”军官稍稍有些迟疑。“如果通宵行车的话,对您的身体恐怕会更有害。”

“这个没有关系的,因为我们本就不用通宵行车。”夏洛特摆了摆手,表示这个问题不用担心,“我的朋友之前跟我提过路上的一家旅馆,我想我们可以在入夜的时候在那里休息一下,在第二天早上再进入伦敦。”

军官微微皱了眉头。

“如果您觉得这太过于麻烦您的话,那我可以改变主意的。”夏洛特貌似歉意地打量着他。

这时候哪里还敢有什么异议呢再说了,孕妇总是要有些优待的。

“那就按您说得办吧,夫人。”军官点了点头,“我的任务是护送您,您可以按自己的喜好安排。”

“谢谢您,先生。”夏洛特再度向他道谢。

这时,就在她的视野下,一个穿着十分精致的中年人,手里拿着一只小手提箱,快步地向这边冲了过。

他很快就被拦住了。

我真的给过你机会的。

她笑容满面地看着慢慢跑过的中年人。

“对了,那位先生是我的客人,”夏洛特叫住了正打算过去看情况的军官,“他是一位法国的画家,我在这里认识的,我打算作为客人一起带他去伦敦,让我的丈夫也见见他。怎么样,可以吗”

夏洛特静静地打量着这个年轻人。

“这些法国人啊”军官在心里摇了摇头,然后躬身行了礼,转身就离开了。

他的任务只是护送特雷维尔夫人离开这里而已,并没有监视她客人的任务,他也没有心情去穷根究底。

也许这个画家真的是特雷维尔家族的客人,也许这个画家是她的新情人,但是这关他什么事呢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