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三章 生路

第六十三章 生路


                “…………夏洛特,我亲爱的,自从同你告别之后,我每天都在想念着你……一想到你已经离开我这么多天了,我就忍不住心都要碎了。

你和孩子都好吗?得知你已经怀孕的消息之后我十分兴奋,几乎哭了出,我们这个光荣的姓氏,将会由你而得到延续。可是我知道,为了让我得到成为父亲的光荣,你将要在未几个月当中承受多少苦难啊!谢谢你的爱与付出,我会永远感激你的。

我知道你在温莎、在女王身边玩得十分开心,英格兰的乡野是那样迷人,每个人都会留恋其中。可是我恳求你,可怜可怜你的丈夫,早点跟女王辞别回到他的身边吧!因为想念你,他已经夜不能寐了………………”

在不列颠的晴空下,在一众侍女、贵妇和女王陛下的注视下,夏洛特以一种炫耀般的语气将手中这封信里面的一些句子念了出。

“这些丈夫真是好烦人啊!”然后,她轻轻摇头,将信件随手折好放回到了信封当中,然后叹了口气,仿佛是十分厌烦的样子。“难得出玩一趟,他们却总是爱煞风景!我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可没见过这么着急的样子啊!”

随着她的言不由衷的抱怨,在场的人同时哄堂大笑起。

“好了,别责备可怜的夏尔了,”笑了一会儿之后,女王终于止住了笑容,帮夏尔说起了好话,“就我的经验看,男人在第一次要做父亲的时候总是和平常不大一样,到后面他们可就习惯了,你不用生他的气,这只是说明他爱你而已。其实我倒是挺羡慕你们的呢,我的丈夫可好久都没有给我写过这么情意绵绵的信了……”

“他也只是在这时候才情意绵绵而已……因为我给他怀了孩子。”夏洛特恨恨地说,“平常他才没这么温柔呢。”

“这你可就说过头了呀,照我看夏尔一直都十分爱护你。”女王陛下笑着挥了挥手。“好了,有那么多抱怨的话你就亲口跟他说得了,跟我说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今天就让人安排吧,你早点回去。让我们可怜的夏尔早点从苦闷当中解脱出……”

“哼,这怎么行呢?我是这儿陪同您游玩的,怎么能先离开呢?况且您这里这么美,我可不想离开这里。”虽然心里一喜,但是夏洛特却故意不肯答应。“我还是给他写一封回信吧。让他继续等着。”

“感谢你对温莎的夸奖,夏洛特。”女王轻轻地摆了摆手指,作出了一个一切都了然于胸的手势,“不过,我可不能违背一个丈夫的意愿,强行地将他的妻子挽留在自己的身边。再说了,如果我真的不放你离开的话,恐怕你也想丈夫想得望眼欲穿了吧?”

夏洛特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她刚想再说什么,女王就直接笑着打断了她。“好啦,别说了。夏洛特,我也是从你这样的年纪走过的,你想的我怎么可能不明白呢?别倔强啦,跟自己的丈夫赌气有什么意义?听我一句劝吧,早点回去,慰藉一下我们可怜的夏尔……”

在女王满面笑容之下,夏洛特的尴尬也越越浓,最后干脆红着脸低下了头。

“好吧……既然您都这样说了,那我就……我就早点回去吧。”

“这样才对啊!”女王轻轻拍了拍手。“我今天就会去安排的,你明天早上就可以动身了。记得一路上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啊……初次怀孕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一个不留神就麻烦了。”

“谢谢您……陛下。”夏洛特不住地跟她道谢,心里难得地对欺骗她而闪过了一丝负罪感。

伴随着负罪感的。是一种计谋得逞之后的安心感。她终于按照自己的计划,能以不造成任何异常的方式离开这里了。

接下是该执行计划的下一个阶段了。

在又陪着女王陛下逛了一会儿之后,夏洛特慢慢地作出了不胜疲惫的样子,而深知孕妇之苦楚的女王陛下,也十分体谅地允许了她先去休息一下。

“原法国人还有痴情的时候呢……”望着夏洛特离开的背影,女王陛下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最后变得五味杂陈,好像混合了欣赏和怜悯一样,“只可惜她的丈夫却不这样!”

当然,夏洛特是听不到了。

按照她原本的计划,她打着自己的伞,悠悠然在原野间漫步,渐渐远离了人群的喧嚣。

当她在自己常去的地方转了一会儿之后,等待已久的声音终于响彻在了她的耳边。

“夏洛特,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果然没走……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带着一种近乎于嘲讽的喜悦,夏洛特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慢慢绽放出了一个笑容,然后慢慢地转过了身,看着旁边稀疏的树林。

“是的,我有些事想要告诉您。”

“有什么事呢?”埃德加-德-特雷维尔慢慢地从遮蔽的树木当中走了出,略显奇怪地看着夏洛特。“尽管告诉我吧。”

“我打算离开这里了,大概明天就会走。”夏洛特直截了当地说。

“啊?”中年人俊朗的脸上出现了难以掩饰的惊愕,“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你打算溜了?忘了我们的约定了吗?”

没忘,我怎么敢忘呢?哼。

“我承认这事确实有些突然,不过……我今天收到了夏尔的信,他说他十分想念我,担心我怀孕的身体,所以要求我尽快回去见他……”

“这个傻孩子!他难道不明白妻子不在身边是多大的幸福吗?”埃德加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显然不明白儿子为什么不趁妻子不在身边好好玩,反而非要把妻子给叫回。“他这也太急了吧,明明……”

在夏洛特的怒视之下,中年人剩下的话总算给咽了回去,讪讪地干笑了一下。

“好吧,我明白了,我那个傻儿子想要你回去陪他,可是那我呢?你打算把我抛下吗?这可不行!”

“我当然不会这么做了,不管怎么说,您都是我的堂叔,我怎么能抛下您不管呢?”夏洛特冷冷地看着埃德加,“况且,您之前不是跟我威胁了吗,要是抛下您,说不定您就做什么呢?”

“嗨,一家人说什么威胁不威胁的呢?我只是恳求你看在亲情的份上,不要抛下我而已,这个要求很过分吗?”埃德加浑然不顾夏洛特的视线,悠然微笑着,“如果连儿女都不管亲情,不顾父亲的安危,那这个世道还有救吗?再说了,如果儿女都不管亲情,那么做父亲的又有什么必要在乎呢?”

他的话说得很直,满怀威胁,显然在生命受到威胁的当下,他不肯丢下夏洛特这个救命稻草了。

“您说得没错,所以我一开始是打算拒绝掉夏尔的要求的。”夏洛特并没有生气,只是轻轻皱了皱眉头,但是很快就舒展开了,“不过,我仔细想了一想,这对您和我说,倒未尝不是一个机会,所以我干脆面见了女王,请求她答应了我的离开。”

“机会?这是指什么呢?”中年人有些惊奇。

然后,他马上反应过了,“难道你的意思是……要通过这个机会,偷偷带我离开?”

“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夏洛特点了点头,“这难道不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吗?现在艾格尼丝应该还没有盯上我,我可以尽量不着痕迹地带您离开,然后在中途让您溜走。如果您觉得中途溜走不安全的话,我甚至可以将您带到伦敦!然后在伦敦,您自然可以买张船票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当然,法国除外。难道这对您说不是十分理想的办法吗?”

中年人仔细地听着她的解释,然后微微有些意动了。

“这个倒是有些道理,可是……我该怎么跟随你离开呢?”中年人还是有些疑问。“你总不会是一个人走的吧?英国人会看着你的。”

“没错,女王陛下会安排人护送我离开,不过我又不是英国人押送的囚犯,难道连带一个客人的自由都没有了吗?”夏洛特平静地回答,“您是一个十分讨人喜欢的画家,又是流落到这里的法国人,我邀请您去伦敦玩玩顺便见见我的丈夫,难道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确实是可以!埃德加想了想,发现这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只有一个小问题。

“可是公爵夫人那儿我该怎么跟她说呢?我……我最近才同她呆了一会儿,要是突然离开,她会不会……”

夏洛特的眉头重新皱了起,目中的视线让埃德加心中一寒,连忙住了口。

“您好像忘记了……您是在求人,也忘记了您是在面临生命的危机了。”盯了片刻之后,夏洛特终于慢慢地开口了,语气十足的傲慢,“到了这个见鬼的时候,您还在想着一个情人该怎么打发掉?!您自己去想吧,我不想跟您多说什么了!我已经给您指了路了,剩下的就看您自己,想留下的话您尽管留下,想跑的话那就跟我说,别浪费我的时间!就这样,再见!”

说完这番话之后,夏洛特转身就走。

“诶!等下啊,我的好侄女儿!”(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