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六章 取信于人

第五十六章 取信于人


                

出乎孔泽意料的是,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并没有使得艾格尼丝放下警惕。》。》

相反,她反而紧紧地皱起了眉头,然后进一步用伞向孔泽的喉咙刺了下去。

“咕唔呃”

伞尖在喉头上的压痕越越深了,却没有任何的抖动,孔泽只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困难,他想要说话,却只能发出不成调的呜呜声。

一个女士的手腕竟然能够使出如此力量

多年的经验让孔泽知道,这肯定是多年训练的结果,再加上见识过了那开门一瞬间伞尖刺过的速度和精确度,孔泽断定,特雷维尔先生的这位姨母是一个十分了得的剑术高手至少是一个可以轻易杀死自己的高手。

因此,哪怕不从礼仪的角度看,他也不敢再对这位女士有任何不敬了。

他乖乖地站定不动,然后举起了自己的手,示意自己没有任何恶意。

“小姐,您没事吧”就在这时,旁边的房间也打开了门,一个瘦高的男人从房间里面走了出。

他是听到了门外的异常响动才出的,所以手里拿着一把枪。

而当看到孔泽的时候,他骤然睁大了眼睛,凶恶的视线毫无避忌地传递到了对方身上。

“又是你”

他快步走了上,然后用枪顶住了孔泽的脑袋。

“你这个混蛋。这下你跑不了了,我要把你的脑袋打个开花”

然后他又看向了艾格尼丝。“小姐,当时就是这个人把那个混蛋救走的,不然我早就帮你杀掉那个混蛋了今天他跑过肯定也是为了阻挠我们的他是那个特雷维尔家族的走狗”

艾格尼丝只是继续看着孔泽。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怒。

“请请别误会,我我真的真的没有恶意”在这种生死关头,哪怕是孔泽也有些慌乱了,“至少至少请让我把我的话说完”

“您有一次拯救自己生命的机会。”考虑了片刻之后。她稍稍松开了顶在孔泽喉头的伞尖。“请您跟我解释清楚您的意。并且让我同意您在犯下了那样的过失之后还有活下去的权利。”

然后,她看了看孔泽的后面,确认没有其他人跟着之后,她就又重新退入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

“请进吧。”

虽然她的话里满是贵族式的礼节和腔调,但是高瘦男子狠狠地揪住他的衣领把他强行拖进的动作,并没有体现出多少善意。

一被拖进房间之后,孔泽就被强行扔到了地上。

“请详细跟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艾格尼丝坐在床头,丝毫不动声色地看着孔泽,“您可以尝试说谎。不过考虑到被揭穿后的后果,我不建议您这么做。”

趴在地上的孔泽,轻轻地喘了几口气,总算将心情恢复到了平静。

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不能示弱。

“您是否把一个人不带武器过拜访视作恶意举动”他抬起头,毫不退缩地同艾格尼丝对视着,“如果我愚蠢到了不带武器而且跑到您的面前谋害您,那我真是蠢得该去死了事实上,我的意很简单,就是帮助完成您的心愿”

艾格尼丝和她的那位仆从对视了一眼,都难以理解现状。

“您是说要协助我。杀死那个人”迟疑了片刻之后,艾格尼丝低声反问。

“是的,就是这样。”孔泽马上点了点头,然后慢慢地站了起。

看着两个人都惊疑不定的神情,他也禁不住叹了口气,“好吧,我知道这听上去难以置信,但是是真的,我现在已经掌握到了那个人的行踪,今天过就是要报告给你们的。”

并没有出乎孔泽预料的是,当听到了自己这样一番剖白的时候,艾格尼丝第一时间并未显露出喜色,反倒是微微皱眉,显得十分惊疑。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您准备背叛您的恩主了吗”

“不,我并没有这个打算。”孔泽十分诚实地摇了摇头,“我是奉命和您接洽的。”

“奉命”艾格尼丝眉头皱得更紧了,然后骤然拿起了伞,再度刺到了他的喉咙上,“您刚才不是说夏尔并不知情吗难道您是在欺骗我”

“不,我说的都是实话”在性命攸关的时刻,孔泽连忙解释,“我确实是奉命找您,同时先生也确实不知情。很遗憾,现在能够命令我的人现在并不是先生一个人,还有他的妻子。”

“他的妻子”艾格尼丝先是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您是说那位特雷维尔小姐”

毕竟夏尔和夏洛特结婚的时候艾格尼丝已经离开了法国,所以虽然后通过报纸得知了夏尔结婚的消息,但是她一下子还没有适应过。

“是的,就是夫人指派给我任务。”因为对方总算理解了目前的事态,所以孔泽心里也松了口气。“她要求我配合您,完成您的心愿。”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艾格尼丝看上去还是有些保留。

“我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既然她已经给我下达了命令,那么在我的立场上,我只能选择无条件地去执行,而且无法去追问她的用意。”孔泽努力将自己的不满掩藏了起,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和,“哪怕她交代给我的是一个令人十分难办的任务。”

因为刚刚得知到如此具有冲击力的现实,所以艾格尼丝微微垂下了视线,陷入到了沉吟当中。

“我该如何相信您呢”片刻之后。她重新抬起头看着孔泽,“您跟我说的这一切。都并没有任何足以令人信服的根据,我无法因此相信您的诚意。也许您是想要误导我,耽误我的时间,好让那个人安身逃脱,也许您还有许多更坏的图谋。”

“如果我打算欺骗您的话,我会让我的谎话听上去更加可信些。而不会这样离奇。”孔泽禁不住苦笑了起。“但是现实就是如此出于某种理由,特雷维尔夫人打算让那位特雷维尔先生去死。如果您不相信,那我也没有办法。”

虽然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但是艾格尼丝心里却暗暗地开始对孔泽的话有了几分相信。

理由也确实如同他所说,他没必要编这么离奇的谎言跑过送死。

那么,那位叫夏洛特的孩子,到底是出于什么理由、什么心态才会做出这种决定呢

艾格尼丝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她见到夏洛特的时候夏洛特还是小孩子,虽然已经有了那种目中无人的倾向,但是没想到居然会离经叛道到这个地步。

算了。不管怎么样,现在只要能够达到目的,比什么都重要。

“那好,我姑且当做您说的是真的吧那么您打算怎样协助我呢”沉思了许久之后。艾格尼丝终于重新开口。

“为了报答您,我先将那个人现在所处的准确位置告诉您吧。”孔泽马上回答。

“嗯”一直都不动声色的艾格尼丝,现在明显地震动了。“在哪儿他在哪儿”

“他就在这附近,准确说是在温莎堡。”眼见计划终于变得顺利了,孔泽的语气不禁也变得放松下了不少,“根据特雷维尔夫人提供的信息,现在他已经以画师的身份伴随在了马尔巴勒公爵夫人的左右。并且随同她到了那里。”

“果然是在那里吗”艾格尼丝紧皱着眉头,拳头也紧紧地握住了,右手中的伞也在微微颤动,“哼,这家伙真是能跑啊你还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可以告诉我吗”

因为孔泽给出的情报和她现在已经得知的情况差不多,所以她也打消了对孔泽的大部分怀疑。

“您说得没错,确实是挺能跑的。”孔泽点头,同意了艾格尼丝的看法。“既然已经清楚了他的位置,那么,接下您需要考虑的,想必就是怎么接近他了您想必一直对这个感到棘手吧毕竟,想要闯进那么戒备森严的地方可不是容易的事,但是如果放任他离开了那里,难免又会有让他趁机会逃脱的风险”

艾格尼丝默然点了点头,并不避讳自己所遇到的困难。

“那么想必您是有办法帮助我了对了,我听说特雷维尔夫人现在是在陪侍在女王陛下旁边难道她有办法让我混进温莎堡”

“不,她没有,而且也不打算这么做。”孔泽连忙斩钉截铁地否认了,“夫人说过了,自己不希望和一桩凶杀案沾上边,任何关系都不想扯上,任何风险也不想冒,所以,这一切都只能发生在不见阳光的地方。”

“那她打算怎么办呢”艾格尼丝冷冷地问。

“她想要您在那个人溜走的时候杀掉他”孔泽有意拖长了声音,“具体的情况现在还需要安排,她会跟我们联系的。只要他死在无人知晓的地方,那么任何人都不用为此承担任何责任了。”

“噗哈哈哈”艾格尼丝突然嗤笑了出,“这孩子还真有意思那好吧,先按她说的办,看看她能够给出什么办法。”

“那真是太好了。”孔泽连忙躬身向艾格尼丝行了个礼,“我会将您的意思转达给夫人的。”

接着,带着终于完成了任务的安心感以及已经在后背慢慢冷却下的冷汗,孔泽转身就打算离开。

然而,正当他打算离开的时候,一声断喝却从他背后响了起,阻止了他的进一步动作。

“站住”

“您还有别的事吗”孔泽转身回,颇为疑惑地看着艾格尼丝。

“谁跟您说您能走了”艾格尼丝脸上露出了悠然的笑容。

“嗯”孔泽更加疑惑了,“我需要回复复命,同时给您从夫人那里去搜集最新的信息。”

“这种事不用您亲自去办也是能够做到的吧”艾格尼丝慢慢地从床边站了起,“我不相信您没有办法从那里把消息传递过。这种杂活您让别人去做就行了,而您我需要您留下,协助我做完我的事。在这段时间里面,您需要跟着我们一同行动。”

“您您是想要让我当人质吗”孔泽心里一冷。

“如果您非要这么想的话我很遗憾。”艾格尼丝用伞尖轻轻拍击了一下地面,“既然您自告奋勇要帮助我,那么留下协助我也是顺理成章的吧如果您能够做好,那么一切万事大吉,我会带着敬意和感激报答您,如果最后证明您只是在欺骗我的话那么后果您也自己清楚。”

“看上去哪怕为了不让您在事后泄愤,我也只能替您办好了”当明白尝试逃跑是愚蠢之举后,孔泽长叹了口气。

“您说呢”艾格尼丝笑着回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