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七章 弃妇?

第四十七章 弃妇?


                

在夏尔将作出决定的责任推卸给了远在法国的路易-波拿巴之后,也许明白兹事体大,威灵顿公爵就不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了。

“哼,您究竟是不敢作出决定,还是觉得这已经超出了您的想象力,以至于让您无法把握住呢?”因为心里对夏尔的推脱有些不满,公爵冷冷地扫了夏尔一眼,“如果是塔列朗的话,他会在这里,欢天喜地地给我一个让我满意的答复。”

“我不是塔列朗,先生。”夏尔并没有因为他的激将法而失去冷静,仍旧不紧不慢地忽地啊,“毫无疑问您的话我十分感兴趣,但是作出决定的人不应该是我,也不应该是您……而是现在的首脑。我可以向您保证,我会大力向总统表达您以及英国的诚意,只要总统对这个提议感兴趣,我将尽我的一切努力推动这个设想成真。”

“要等决定的不就是凡人吗?聪明人自己就应该知道怎么做!凡人只能看到一步,聪明人应该为自己做好一切打算……”公爵毫不留情地回答,“不管姓波旁还是姓波拿巴的人在在位,塔列朗总归是塔列朗,不是吗?”

因为明知道对方是在暗自试探对路易-波拿巴到底有几分忠诚,所以夏尔只是仍旧保持着表面上的微笑,依然没有作答。

“小£家伙……”眼见不管威吓还是诱导,夏尔都是一点都不为所动的样子,公爵最后只得轻轻摇了摇头,“好吧。考虑到你的年纪和地位,一开始就跟你说这种事确实强人所难了。你尽管把我的话记在心里吧!要知道机不可失。可不是每一个外国人都会碰到这种好事的……”

“我会将您和英国人的善意铭记在心,并且一有机会就会回报。”夏尔也毫不犹豫地给出了一个保证。

公爵不再理会他。只是轻轻地拿起了摇椅旁边的小铃铛,然后摇了一下。

清脆的铃声并没有持续多久,一位老仆人很快就推开了门然后走了进,恭敬地站到了他的旁边。

“先带这位先生去休息一下,等会儿叫他一起共进晚餐。”公爵冷淡地下了一道命令,然后轻轻地挥了挥手。

因为看出这位老人现在有些疲惫,看样子不太想说话了,夏尔也会意,顺从地再度朝他躬了躬身。然后转身离开,暂且告别了这位巨人。

“哦,对了,今天我的一位亲戚也在这边拜访我,刚才才。等下如果她过找你,我希望你能够对她以礼相待,好吗?”

正当夏尔即将离开这个房间的时候,公爵的声音突然从他的背后响了起。

“嗯?”因为对这句话有些疑惑,夏尔慢慢地转身重新看着公爵。

她?什么意思?有什么女眷要拜访我?夏尔突然陷入到了疑惑当中。

但是公爵没有继续说下去了。脸上只有那种看不出本意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就好像……在对我做了什么恶作剧一样……夏尔心里突然闪过了这个念头。

到底是什么呢?在短短的一瞬间,他陷入到了沉思当中,但是脑子里面却没有任何头绪,但是公爵的话又不能不回答。

算了。先静观其变吧,反正英国人现在又不会把自己怎么样。最后,夏尔还是拿定了主意。

“对女士。我们向彬彬有礼。”他留下了这个保证之后,慨然走出了这间房间。

………………………………

在仆人的带路下。夏尔又重新在城堡的走廊当中穿行起,虽然时间已经是下午了。而且今天艳阳高照,但是城堡内部却并没有因此而增加多少。因为空气潮湿而且又带有早春的寒意,所以夏尔只感觉浑身都有些不舒服,只感觉寒气在往身体里面钻,而且鼻子也闻着这股霉味感觉很不好。

不过……总体说,还是十分令人满意的吧。

我见到了最终击败拿破仑的那个人,见证了一个时代即将落幕的瞬间——幸好是在他死去之前——然后还同这个人交锋了一次,博得了他(虽然是有些保留的)赞赏……不虚此行。

一想到这里,夏尔忽然又感觉全身的不适感骤然消失了,整个人都重新变得神采奕奕。

“您好,陪我一同前的那位先生呢?”因为想起了随同自己前的那位外交部官员,所以禁不住询问了起。

“他现在正在休息,等下将和您一起,同公爵共同用餐。”仆人以一种恭敬中带有疏离的语气回答。

“哦……这样啊,”夏尔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他好像不经意地又问了起,“那么,今天将有几个人同公爵共进晚餐呢?难道只有我们两个人过吗?”

“不,还有别的人,先生。”仆人低声回答。

夏尔心里微微跳了起。

前面的都只是旁敲侧击而已,这才是他真正想要问的东西。

“还有谁呢?”

他们一边说,一边沿着走廊走到了一个有岔路的过道里面。

“还有……”

“您就是德-特雷维尔先生?”正当这个老仆人打算进一步解释的时候,一句问话突然从另一边的过道当中响起。“呵,看样子也该是了。”

这突如其的声音,让夏尔一下子停下了脚步,然后慢慢地转过视线,循声看了过去。

就在视线的尽头,他看到了一位苍老的妇人。

这位妇人身材高挑,穿着一身黑色的裙子,花白的头发被盘在了脑后。她的五官颇为端正,严肃当中又不缺乏火力,而且仍然看得出年轻时代的一点点残留的风韵。她鼻梁高挺,前额很高,虽然密布皱纹,却能够让人感受到那种强烈的意志。

而和年纪不大相称的是,她的眼睛炯炯有神,灰褐色的眼瞳正盯着夏尔,好像是突然出手将猎物给逮住的猎手一样。

“您就是德-特雷维尔先生?”眼见夏尔还没有回答,她又问了一遍,然后慢慢地向夏尔这边走了过。

夏尔这时才从最初的迷糊当中稍微定了定神,接着,他轻轻地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德-特雷维尔,请问您是……”

“我可终于等到您了,先生。”当夏尔确认了自己的身份之后,这个老妇人轻轻地点了点头,“您比我想象中要更加英俊一些。”

“谢谢您的夸奖,女士。”夏尔微笑地向对方道谢,然而心里却一点也没有放松对她的警惕,“不过,恕我眼拙,好像我们之前没有见过啊?请问,您是……”

“您说得没错……我们没有见过。”老妇人这时已经走到了夏尔的面前,然后她轻轻地停下了脚步,静静地打量着夏尔。

“我叫伊丽莎白-帕特森-波拿巴,您姑且可以称我为波拿巴夫人。”

虽然她的话声音量很低,但是在夏尔听却如同雷击。

什么!

竟然……是她?

我早就该想到的,我早就该想到的!

公爵真是过分啊……给我开这样的恶作剧!

竟然是这位帕特森女士!

“怎么了,先生?”因为夏尔还在慌乱当中,所以这位老妇人的脸上略微带上了一些笑意,“难道您想到了什么吗?”

在这种略带戏谑的笑声当中,夏尔终于勉强地镇定了下,然后躬身行了一礼。

“哦,帕特森女士,见到您很高兴。”

“请叫我波拿巴夫人。”还没有等夏尔说出口,这位苍老的夫人就直接打断了夏尔的话,斩钉截铁。

从她毫不退缩的表情和坚定的语气看,显然她是一位意志坚强而且又极有主见的女性,想要靠华丽花哨的言辞将她打发过去,看是不大可能的。

这就麻烦了啊……夏尔在心里叹了口气。

“帕特森女士……”他再度重复了这个称呼。

“波拿巴夫人!”带着一种傲气和怒气,这位夫人突然提高了音量,然后怒视着夏尔,胸口微微起伏着,原本瘦小的身躯,现在看突然好像充满了威势。“先生,您听不懂人说话吗?”

“很遗憾,女士,请您相信,我对您并没有任何不尊重的地方。”夏尔带着十足的歉意朝她稍微躬了躬身,“但是,我想您应该能够理解我不能遵从您愿望的原因——您并非是热罗姆-波拿巴亲王的合法妻子,至少皇帝已经明确颁布了诏令,宣称您不是,所以我不能对您使用您原本无法享有的称呼,敬请您谅解。”

“请叫我波拿巴夫人!!!”

伊利莎白和热罗姆波拿巴于1803年12月24日结婚,仪式由巴尔的摩大主教约翰卡罗尔主持。然而,在回国之后,热罗姆的哥哥拿破仑命令他回到法国并且宣布婚姻无效,热罗姆无视他哥哥的命令不带妻子回国的命令。

1804年秋天,热罗姆带着怀孕的贝琪试图到法国参加他哥哥的加冕礼,但是遭到一系列耽搁。而当他们终于到达时,拿破仑禁止伊利莎白登上欧洲大陆。

热罗姆前往意大利试图与他的兄长讲道理,他写信给妻子“亲爱的艾尔莎,我将做我能做的一切”,但是她再也没有见到他。(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