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一章 应激

第五十一章 应激


                

在英格兰的清清秋风与茵茵绿草当中,埃德加-德-特雷维尔以一种似乎感到十分麻烦的抱怨语气提及到了自己的妻妹。

“哎,,她这样做有何意义呢?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们都应该抛弃掉过去的阴影,过上自己幸福的生活才对吧?她却要不依不饶,结果不仅让我们大家惊扰不宁,就连她自己也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啊。”

夏洛特的呼吸骤然变得急促了起。

“‘麻烦’?仅此而已?这就是你对这一切的看法吗?”她盯着自己的堂叔,“你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她对你不依不饶?你真的不觉得自己犯下了多么大的过失?”

这位堂叔当年间接杀死妻子、并且抛弃儿女离家出走的行径,在她心目中是“造成夏尔家族观念如此淡漠,以至于无法成为一个高贵的正统主义者”的罪魁祸首,而如今,他却在自己面前,以如此轻描淡写的口吻说起了当年的事……这实在令她难以接受。

况且抛开这种想法不谈,哪怕是仅仅出于作为女性的立场,她都无法谅解埃德加如此看待当初的罪过。

虽然她不期待埃德加可以痛哭流涕日日忏悔,但是就算只有一点点悔意,也可以稍微让她心里能够接受一点——虽然对已逝的死者可能已经没有了多大的意义。

然而……什么都没有。

在这个男人心里,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

就是这样一个人,刚才还在我面前假惺惺地说自己怎么爱我,爱我的孩子?

一想到这里。她突然感到了一种说不出的恶心感,这种恶心感,也许并不是仅仅自于孕妇的身份吧。

“和你一样,我很为艾格尼丝感到惋惜。”她冷淡地看着自己的堂叔,“真可惜她没有一下子就把自己的事情做完。以至于耽误了这么久,浪费了自己多少年的青春年华!”

因为没有想到夏洛特居然会这样回复自己,一阵尴尬闪过埃德加脸上。

“夏洛特……你总不能帮一个外人说话吧?我们特雷维尔怎么能够这样对待彼此呢?”

夏洛特只是冷眼看着他,没有言语。

但是她的表情已经像是在反问“你还配这么说”?

两个人之间的冷场,一时间让埃德加也说不出话。

定了定神之后,他重新摆了摆手。做了个手势,缓和下了气氛。

“好吧,好吧,孩子,我知道我有些事做得很不对。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但是,我有自知之明,我知道既然不能给你们带欢乐,那就应该保持沉默不要拖累你们,就因为这样的考虑,所以一直以我都销声匿迹,除了祝福之外什么都没有跟你们要求过!而如果没有艾格尼丝以及她引发的这些不幸事件的话,我原本可以继续销声匿迹下去的。绝不会给你们的幸福生活带任何烦恼。所以,难道你们真的能够绝情到这个份上,看着我被艾格尼丝抓住。然而悲惨地因为一件我自己都无心引发的悲剧而死去?”

现在夏洛特终于已经明白了。

自己的这位堂叔找上自己,叙旧、祝福什么的都只是次要的目标——天知道他心里对自己和自己的孩子到底有多少感情——主要目的,只是因为被艾格尼丝迫紧了之后,不得不找自己求援而已。

而她,却一点都不想救这个“父亲”。

“这就是你要跟我所说的一切吗?”然而,在他的诘问之下。夏洛特只是冷淡扫了这个中年人一眼,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嫌恶和厌倦。“那么很抱歉。我不想听。我想告诉你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我和我的丈夫一样,认为我们已经对你尽了义务,也不打算对你在做什么……也就是说,我们不想干涉你和艾格尼丝之间的事,那是你们的私事,我遵照我丈夫的意见,让你们这些长辈自己解决。”

能够让家族观念一向如此强烈的夏洛特说出这种话,可见她心中已经对这位堂叔讨厌到了极点。

“自己解决……这是什么话!”一听到夏洛特如此答复,中年人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恐,显然对艾格尼丝还心有余悸,“你没听说过吗?艾格尼丝凶得很!你让我一个人面对她,那不就是让我去死吗?爱丽丝……哎,当年我要是知道她妹妹有这么可怕,我才不会娶她呢!”

“那是你自己的问题了,先生,如果连和一个女人面对面的勇气都没有,那么旁人又能多做生命呢?”夏洛特一点也不为所动,只是平静地看着埃德加,“当然,就我个人而言,我只能说您的生命本就不足惋惜。”

说完之后,她微微躬了躬身,朝堂叔行了个礼,然后转身就想离开。

“喂!夏洛特!等等,再听我说说!”

她被背后响起了中年人略带压抑的喊声,但是夏洛特却浑若不觉,只是转身朝前走。

在这个地方,她不怕自己的堂叔敢闹出什么名堂。

“你真的想要让你丈夫受罪吗?别逼我,我真干得出的!”

然而,她还没有走几步,就被这句话给牵住了,整个人僵在那里。

她缓缓地转过身,重新看着自己的堂叔。两个人刚才还保持着的一点表面上的良好关系,现在已经完全不见了,只剩下了互相提防的冷漠。

“你想干什么?”

随着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这个中年人脸上原本的哀求和悲痛,也慢慢地消失了。

最后,只剩下了一个带着傲慢和讥嘲的冷笑。

“好侄女儿,有些事情叔叔本是不想说的,因为说出大家就伤感情了……但是既然你对我这样绝情,那我也只好跟你明说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两个人都十分清楚,如果我被逼到了绝境,难道我不能找几个人说说我的事情吗?这样的话,就算我死了……但是我的话也会被留下。难道你真的希望全欧洲突然折腾出一个大新闻,让大家都知道赫赫有名的夏尔-德-特雷维尔先生的父亲,是一个怙恶不悛、毫无悔改心的放荡恶棍?他本人也是一场家庭悲剧的受害者?孩子……别这样,有些事情我们是不能……”

说着说着,埃德加突然住口了,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儿媳看着自己的目光,已经如同寒风一般凛冽。

沉默了片刻之后,这种冰封般的气氛才被夏洛特打破。

“你是在威胁我……和你自己的儿子?如果我不救你,”夏洛特一字一顿地问。“你自己无能怯懦,结果还要我们替你承担后果?”

“如果你非要这么说的话,那么我承认”他的脸上看不出有任何的羞惭或者尴尬,“这么做虽然有些不体面,但是我们只有在还有生命的时候才能讲体面,不是吗?”

这个混蛋……这个混蛋!居然这么厚颜无耻!居然胆敢威胁我们……居然胆敢和我们作对!

夏洛特表面上没有发作,但是内心中因为愤怒,已经掀起了如同海潮般的怒气,在这种怒气的作用下,她的脸上都浮现出了一丝丝的潮红。

如果手里现在有一把枪的话,她真的怀疑自己会一枪了结这个老混蛋。

不,不行,我要冷静……冷静……她在心里不停告诫自己。

现在杀人是不行的,虽然她不介意为丈夫杀个人,但是她如果在温莎堡杀了人,哪怕是一个“身份不明的画师”,一旦败露也将成为轰动整个欧洲的特大丑闻。

所以,不管怎么样,她现在都必须先要稳住埃德加,吞下这种受人威胁的苦涩。

“好吧,看你已经明白了事理了,侄女儿。”眼见夏洛特不再多说,埃德加显然也放下了心,脸上又重新显露出了那种充满了魅力的笑容,“你放心吧,叔叔求你只有这么一次,我已经从马尔巴勒公爵夫人那里拿到一笔钱了,只要这次能够安稳逃脱艾格尼丝的追踪,我就可以再到国外去呆着!”

夏洛特还是没有回答,但是埃德加也不介意,继续说了下去。

“其实你要做的事情也不难,我现在已经看出了,女王陛下十分看重你,虽然不知道这是真喜欢你们还是只是为了讨法国的欢心,但是这个根本不重要。所以……只要你跟女王陛下说一声,说有一群对夏尔和新政府心怀不满的法国流亡者打算对你们不利,女王一定会十分重视的,到时候让英国人把他们给逮起——至少也能够拖住他们的脚步。而且这对你说,又算什么大事呢?只是一种惠而不费的帮助而已。你甚至都不用对夏尔说,免得他多担心,不是吗?”

夏洛特还是没有答话,只是沉默着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

“我将一直感激您,夫人。”埃德加殷勤地朝她的背影行了一个礼,目送着自己的堂侄女离开。

……………………

“马上给我赶过,我有一项重大任务要交给你,你必须尽你最快的速度赶过,不许拖延。暂时不用报告给先生。”

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夏洛特没有经过任何犹豫,直接就给孔泽写了一张便条。

如果说夏尔对孔泽还保持着一种表面上的礼节的话,素高傲的夏洛特对待他一贯是如同家仆的,即使在现在这种时刻也毫无例外。(未完待续)

ps:最近工作比较不顺,其他事情也比较多,所以更新不太稳定,抱歉……泪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