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五章 助力

第五十五章 助力


                

就在艾格尼丝在一个小镇上终于安顿下的时候,一场争吵正在离她不远的另一个地方激烈地展开着。

而争吵的焦点,正好围绕在她身上尽管她对此一无所知。

“所以,你现在还是没有找到她?”

在一个乡村民居的房间当中,孔泽皱着眉头看着对面那个干瘦的男人。

这个男人,正是他之前在伦敦找过的那个惯偷,因为对方现在在英国也称得上人面颇广,所以孔泽在前几天委托他帮自己寻找一个人。

准确说,是奉德-特雷维尔夫人的不容置疑的命令,他必须想尽办法找到那个人。

因为曾经放过腌肉,所以房间里面的气味十分难闻,再加上此时又是刚刚下雨的闷热的天气,所以那种难受更加增加了几倍。

孔泽强忍着心里那种作呕的**,皱着眉头看着对面的男人。

“目前还是毫无效果。”坐在对面的人无奈地摇了摇头,“我的人没有谁报告说自己有看到过那个女人。”

“我原本对您是十分期待的。”一听到对面如此回答,孔泽忍不住耸了耸肩膀,“而您却告诉我一点进展都没有?”

“您得知道,这世上找人不是那么好找的!尤其是在这个已经人满为患的破岛子!”也许是因为被孔泽的态度所激怒,对方的语气也变得严厉了起,“尤其是您还只给了这么一点儿时间!”

“可是他们都很有特征,不像普通人那样难以辨认。”孔泽不动声色地反驳。“我记得我跟您详细描述过那位小姐的样貌。甚至还跟您画过素描。而且,她现在所处的大概位置我也已经告诉你了先生。我们都是行内人,所以就不要说那种外行话了。在一个并不热闹的地方找一个突然到的外乡女子真的有那么难吗?尤其还是在您这样拥有丰富人脉的人手里?”

“他们确实十分有特征,但是就算如此也不是说找就能找得到的!”因为孔泽的态度始终镇定,对方语气也没有放软半分,“您要是真想找人而不是跟我找茬的,那就请再给我等一段时间!而不是要三天两头地催促我!”

眼见对面的态度如此强硬,孔泽轻轻咬了咬嘴唇,总算没有让自己再发火争吵下去。

在心里他也知道,自己的要求实在有些不合乎情理。

那位夫人可以凭借突发奇想和一时的心血潮随便下命令,毫无拒绝的余地;而他对别人就不能这样。至少现在还不能。

人跟人确实天生就有差别的。

那位夫人从出生开始就是天生贵胄,从小就颐指气使,从未将任何人、甚至任何规矩放在眼里,哪怕是杀死自己的堂叔,她也没有任何负罪感,甚至连一点犹豫都没有。

虽然协助杀死雇主的父亲听上去有些骇人听闻,但是既然这是夫人的交代,那么他也没有办法,只能想尽办法完成况且。夫人已经给了他包票,一切后果都由她自己本人负责。

眼下,他发愁倒不是道德问题,而是怎么把那位名叫艾格尼丝的小姐给找出。

夫人给他的指示。就他的理解看,是协助艾格尼丝杀死堂叔兼公公埃德加-德-特雷维尔,如果实在不行再亲自动手;而孔泽从趋利避害的角度看。也倾向于按照这个方针办毕竟,协助杀死雇主的父亲和亲手杀死雇主的父亲是两回事、

虽然无法掌控到她的行踪。但是既然知道她是为了找埃德加才到这个国家的,所以他所要做的就是在这边附近撒网。一经发现就同她联系。

不过,好几天过去了,他仍旧没有收到让自己满意的回音,这让一贯沉稳的孔泽都不禁有些焦躁起。

算了,现在还用得着他,不能翻脸。

“好吧,抱歉,我是有点心急了。”沉默了片刻之后,孔泽微微颔首,跟对方说出了道歉。“我只是想要快点把她找出而已。”

“话说回,你这么着急找个女人是为了什么啊?”对方半开玩笑地打量着孔泽,眼神有些闪烁,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怎么?到了这个年纪,我们的警督也终于开始学会对女人入迷了?”

哼,为什么?我怎么知道为什么?孔泽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我给你一个忠告:如果不想早死的话,你最好少知道一点东西,也最好少问一些东西。”他冷冷地瞟了对方一眼,“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秘密足以害死很多人了。对于我们说,能够好好活着享受一切就够了,有必要知道很多东西吗?”

有些秘密,甚至值得杀死自己的父亲。

也许是因为孔泽的眼神实在太过于严厉的缘故,对方不经意之间打了个寒噤。

“好吧,你这个人就是太严肃了,我明明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啊!”片刻之后,他悻悻然地耸了耸肩。“别当真别当真啊……”

就当两个人还在为了并不顺利的找人问题而心忧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敲响了,然后一个人走了进,在那个惯偷的耳边说了一通话。

当看到对方微微睁大的眼睛时,孔泽心里就动了一下。

正如他所期待的那样,片刻之后,对方的脸上就展露出了笑容,转过头看着孔泽。

“上帝保佑,我们终于有消息了!”

“太好了……你们终归证明自己还是有足够用处的了。”孔泽禁不住长出了一口气。“赶紧带我过去吧,我们现在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现在就过去吗?时间已经很晚了……”对方有些犹豫,“如果你打算给一个女士好印象的话,最好是在收拾好了自己之后再去拜访她。”

听到了对方委婉的劝告之后,孔泽低下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在几天的奔波之后,衣服已经凌乱,上面还沾满了灰尘,

但是这又怎么样呢?

“我觉得,如果她知道我将告诉她什么事情的话,她不介意我的打扮的。”孔泽站起了身。

…………………………

已经是入夜时分了。

刚刚洗了一个澡、艾格尼丝终于将近日的疲惫一扫而空,她穿着一件丝绸睡裙,享受着最近旅途当中难得的休息。

尽管她知道,现在她最需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准备为和那个人最后的了结养足精神。然而,也许是因为心里有些激动的缘故,她发现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难以入眠。

是的,尽管外表上始终镇定如恒,但是一想到自己终于将这段耗尽了无数心力的旅途走到尽头的时候,她在心里仍旧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激动。

她轻轻伸手,摸住了自己始终戴在胸前的红宝石吊坠那是她十岁时姐姐送给她的礼物。

你不要着急,请再等一下,再等一下就好……她在心里喃喃自语。

就在这种心潮澎湃的间隙当中,她的耳中突然传了一声轻轻的敲门声。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艾格尼丝原本以为敲门的人是自己的随从,所以随口就问了一句。

然而,出乎她预料的是,门口并没有传回音。

艾格尼丝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从自己的旁边拿起了那把一直倚在床头的伞。

在这十年的旅途当中,无论是走到哪里,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她的武器都从未离开过她伸手可及的地方。

艾格尼丝小心地走下了床,然后一步步地走到了门口,手里紧紧地握住了武器。

“谁?”她小声问。

“是我,德-艾德利恩小姐,我们见过面的。”片刻之后,门口终于传了一个回音。

是用法语说的?

虽然对方好像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名字,虽然声音好像有点耳熟,但是艾格尼丝仔细从自己的脑袋里面搜寻,却并没有找出什么印象。

不管怎么样,先看看是什么人再说。

艾格尼丝更加用力地握住了武器。

然后,她猛得拉开了门。

就在门被拉开的一瞬间,她手中的伞急速地向站在门口的人刺了过去,然后精确地停在了对方的喉咙上。

直到这时,她才有余裕看清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是你?”经过了片刻的恍惚之后,艾格尼丝终于想起了这个人是谁。

这不是夏尔的那个手下吗?

难道……艾格尼丝心里闪过了一个不太好的预感。

难道,夏尔知道这一切了,然后再度决定阻止我了?

“是我,很高兴您还记得我。”孔泽僵直着身子,尴尬地看着对方,“想我的到让您有些意外。”

伞的尖端顶得更加用力了,压得孔泽喉咙发疼,几乎话都说不清楚了。

艾格尼丝戒备地看着他,一瞬间让孔泽怀疑自己恐怕就要被杀死了。

“是夏尔叫你过的吗?”片刻之后,她冷冷地问。

“不,不是,先生……现在对这一切都还不知情。”孔泽艰难地回答,“请您不要误解,我找您绝对没有任何的恶意相反,我是帮助您的。”

“帮助我?”艾格尼丝睁大了眼睛。

“是的,帮助您……”孔泽马上确认。“如果您想杀死某个人的话。”(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