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七章 定计

第五十七章 定计


                “什么?他居然被那边留了下,说什么要协助他们办事??”当听到自己的使女转达了孔泽想尽办法传过的消息之后,夏洛特的语气变得重了不少,“这个没用的家伙……我早就知道了,关键时刻他一点用场也派不上!真不明白夏尔怎么会这么看重他!”

一边说,她一边打算站起,等她意识到自己还在梳理头发的时候,剧烈的痛感已经从头发的根部传了过。

“啊呀!”她忍不住失声痛呼。

使女正在帮她盘头发,按照她今天的喜好,一头金发被盘成了两个发髻,然后从旁边轻轻垂下,这个比较年轻化的发饰,看上去又恢复了些许青春的活力。

不光容颜还留有结婚之前的魅力,她的性格也和旧日一样高傲而且目中无人。

“您没事吧,夫人?”使女连忙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梳子,关切地看着夏洛特。

“痛死了,怎么会没事……”夏洛特皱紧了眉头,看这一下确实疼得不轻。

这种痛感更加加剧了她对孔泽的怒气,“都怪那个家伙,搞出这种事,接下给我们添了多少麻烦!什么协助啊,他是被那边给抓起了,变成了人质……真是无能,无能!”

尽管在短时间内找到了艾格尼丝其实是很不容易的壮举,但是在夏洛特看,不打折扣地、迅速地完成自己的命令,本就是孔泽必须履行的义务和责任,所以对孔泽的辛劳并不感到难能可贵,她的全部注意力放在了孔泽失手被擒所给自己带的麻烦上面了。

使女动了动嘴,但是看着夏洛特如此恼怒的样子,所以也不敢插话,只得任由夫人发泄。

好一会儿之后,痛感和怒气才渐渐消散,夏洛特重新恢复了冷静。

“他们现在在哪儿?”

使女连忙附在夏洛特的耳边,将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告诉给了夏洛特。

“除了这个消息之外。他们还有没有跟你说了别的事情?”

“他将您的事情也告诉给那位小姐了,所以,现在那位知道这件事是您下的决定。”已经跟在她身边多年的使女最清楚夫人的这幅脾气,所以一点都不敢拖泥带水。回答十分简明。“所以,那位小姐想要从您这里弄清楚您到底是怎么安排的……还有,她还想要同您见一面。”

“安排?我现在能怎么安排呢?”夏洛特十分不悦地反问,“还有,我现在呆在这里。又怎么可能乱跑?她也不考虑考虑实际情况?还有,她把我的人扣住了是什么意思?信不过我吗?哼……这就是要求人办事时的态度吗?”

虽然艾格尼丝名义上算作是夏洛特的长辈,但是夏洛特对她并不存有多少敬畏之心——当然,必要的尊重还是有的,所以语气总算还是放软了一些,这对她说已经算是十分难得的优待了。

另外,她自己心里也清楚,艾格尼丝对她抱有疑虑是十分正常的——毕竟,她是那个人的儿媳妇,况且本人原本就姓特雷维尔。谁会完全相信她第一次和公公见面之后就会决定杀掉他呢?

“算了,她有戒备心理也不奇怪,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想办法和她见见面倒也不错……”在这种心态的作用下,过了片刻之后,夏洛特话锋一转,“你能想办法安排一下吗?”

“如果要是真的要见的话,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毕竟英国人对您的监视不是十分严密……”使女马上回答,显然之前已经考虑过了这个问题。“不过,我觉得您最好不要现在就这么做……因为,那个人可能会一直在监视着您,难保如果您现在有其他异常举动的话他不会发现。如果您真让他发现了您在接见她的话,我们接下想要对付他就很难了。”

“你说得很有道理。”夏洛特点了点头,接受了对方的建言。“是的,至少现在,我还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接着,她做了一个手势。自己重新陷入到了沉思当中,而使女也心领神会,连忙拿起了梳子重新给她梳起了头。

静默了好一会儿之后,夏洛特的头发终于被全部梳理好了,略微弯曲的金色头发盘在两边,然后沿着两鬓垂了下,金色的头发微微摆动,好像让她又重新展示出了那种年少时代的青春魅力似的。

“果然老了之后就不能再逞强了,等下要是这么出去会被她们笑死的,那些英国人伤起人可不比法国人差!”然而,仔细看着镜子的夏洛特好像有些颓然地叹了口气,“算了,还是换个发型吧,就按流行的就好。都是要做母亲的人了,就别再这样打扮了……”

“怎么会不好看呢?明明是很好看的!我看英国那些夫人们谁也没有您漂亮!”使女半是出于讨好半是出于真心地说,“真的,这个发型真的十分合适您,要是先生看到的话,肯定挪不开脚步了!”

“哼,他哪里会啊,他那么多事情都忙不过呢。”夏洛特微微垂下了眉头,好像有些怨怪的样子。“只有我为他费心费力,他哪有空闲搭理我。”

使女没有再搭话,只是轻轻挑了挑眉头。多年的经验告诉她,虽然夫人表面上是如此说,但是心里肯定是十分高兴的,从她的眼睛里面就可以看出。

只要哄得小姐开心的话,她也就可以免除掉再重新换一次发型的劳累了。

“我已经想到了主意了。”正当使女还在暗暗庆幸自己机智的时候,夏洛特突然再度开口。

“嗯?”使女有些不解。

“我等下要写一封信给夏尔,告诉他这边过得太无聊了,我现在很想念他,所以想要早点回到他的身边。”夏洛特平静地说,“然后,我让他装作有急事一样,给我写一封信,让我回到他的身边。拿着这封信之后,我就有借口跟女王陛下告辞了,我要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使女还是有些不解。“您要丢下这些都不管了吗?”

“怎么会不管呢?”夏洛特反问,“正相反,我要让这次的事情在我手中一并解决掉。”

看着还是一脸迷糊的使女,夏洛特继续解释了下去。“我会告诉那位先生的,我给他准备了一次逃离的机会,只要跟着我离开温莎,我会掩护他去伦敦,然后在那里给他一笔钱。让他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既然他现在这么着急,那么我给了他一条救生索,他应该会迫不及待地抓住才对吧……”

夏洛特的嘴角边微微露出了一丝冷笑,而就是这一道冷笑,让使女很快就恍然大悟,明白了她的想法。“您的意思是,他跟在您身边离开温莎,然后您就可以想办法让那位小姐在路上就了结了他?”

夏洛特只是冷笑着,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答案显然已经昭然若揭了。

抛开了最初的心悸感之后。使女垂下了视线,努力思索了下去。

“这个办法倒是不错,只要不在这里动手,那就不会引发什么骚动,虽然英国人会派人护送您,但是一路上应该还是能找到机会的。”

然后,她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困难,“可是……您在这里是肩负了要讨女王欢心的使命的,先生会让您中途告辞吗?更别说还是假造借口中途告辞呢……”

“我现在怀了他的孩子,难道这点要求他也不肯答应?他敢!”夏洛特眉头倒竖。一下子变得恶狠狠的,“我会在信中写明的,他要是胆敢不听从我这个要求的话,我会让他好看。”

一听到这里。使女慌忙低下了头,想要而又不敢笑。

“至于女王的欢心,这个我看女王挺喜欢我们的,就算我中途离开了,只要理由过得去也不至于会引起她的不满。”夏洛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片刻之后重新再说。“再说了,女王的好感真有那么重要吗?我算是看得通透的,用得着我们的时候,就算讨厌我们,女王陛下也会和和气气招待我们的;若我们失势了,就算她看我们再顺眼那又有什么意义呢?那时候没人会在乎我们啦。所以我和我的丈夫决不能失势,只要不失势那么做什么都可以。”

只要能让丈夫不失势,夏洛特也愿意什么都做。

“如果能这么办的话,应该是可以的。”想了一会儿之后,使女再也没有能够从这个办法当中找出什么可以非难的地方,于是点了点头,“好的,我等会儿就会想办法跟孔泽先生收买过的人联系,把您的意思转达给他们……”

“嗯,不仅要办,而且要快。”夏洛特轻轻捏了捏拳头,显得充满了十足的活力,“我今天就会写信给夏尔的,但愿他尽快给我回复。”

她的行动力一直是十分惊人的,只要认准了那就要干到底——在她迄今为止并不漫长的一生当中,做了但是最后中途放弃了的,只有保王那一项事业而已。

“要是英国人拆阅了您的信件怎么办?”使女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那时候他们就会知道您在欺骗女王陛下了。”

夏洛特骤然僵了一僵,然后哑然失笑了。

“英国人虽然狡猾,但是不会无耻到那个地步的吧?夫妇之间的私信,我相信女王陛下也不会有兴趣去看。不过……你说得有道理,凡事谨慎一点总归不是坏事,我干脆在信里面除了琐事之外什么都不写,然后让信使带口信去给他,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吧?”

“嗯,这样最好。”使女也点了点头,承认夏洛特短时间内想出的解决办法切实可行。“那我这边也去准备吧,赶紧为您加紧了办。”

接着,她站起身,准备离开夏洛特的房间。

“等等!”就在这时,夏洛特突然叫住了她。

“嗯?还有什么事吗?夫人?”

“现在时间还有的是,不必急在这一时。”夏洛特轻轻摆了摆手,示意对方要镇静一点,“越是在这种时候,我们就越是需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你要是频繁跑跑去,人家不起疑心才怪呢!好啦,先再陪我说说话吧,午餐的时候我们要聚餐,倒时候你想去找谁说话都可以了。”

“夫人……您说得对。”使女躬下了身,表示对夫人的足智多谋心悦诚服,“我现在确实不能表现得着急。”

然后,她重新走回到了夏洛特的身旁。

夏洛特却从梳妆台前站了起,然后走到了窗台边,远眺着英格兰广阔的绿色原野。

“你说,第一个孩子是男的好还是女的好呢?”

“就传统而言,人们一般都是希望第一个孩子是儿子吧……毕竟要免除爵位继承的后顾之忧,特雷维尔元帅应该盼望曾孙已经盼望了很久了,我猜他们会更喜欢男孩子一点……”斟酌了片刻之后,使女小声回答,“不过这个也看您个人的喜好了。”

“我就是女儿,难道爸爸就不爱我了吗?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我谅夏尔也不敢有什么区别对待。”夏洛特先是习惯性地驳斥了她一句,然后又重新垂下了视线,“不过,你说得也有道理,第一个是儿子总是会方便一点,老人家也开心。”

接着,她轻轻地抚摸到了自己的肚腹上,动作是如此轻柔,好像是在爱抚自己的孩子一样,这一刻,她那白皙姣好的脸上好像发出了圣洁的光辉。

“既然这样的话,一定会是儿子的,毕竟上天总是眷顾我。”

是啊,确实是被眷顾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出身在那样的家庭,拥有出众的美貌,还一个如此好的姓氏,从小到大都被人宠着,还嫁给了那样年轻有为的丈夫……总感觉能拥有的幸运全部占光了一样。

哪怕跟随了她多年,使女的心中仍旧不免闪过了一丝酸楚和嫉妒。不过,她很快就将这种无谓的情绪抛到了一边,微微躬下了身,“上天确实眷顾您,夫人,以后也一定会眷顾您的。”(未完待续。)

ps:我回了……11月终于闲了一点,抱歉了大家……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