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章 堂叔

第五十章 堂叔


                

“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居然就写了一封信过就将我打发了!”

正当夏尔在拜访威灵顿公爵的时候,他并不会知道,在离他并不遥远的温莎堡,他的妻子正在对他暗暗抱怨。

此时,夏洛特正打着一把伞,独自在温莎堡周边的茵茵绿草之间散步。除了偶尔的鸟鸣之外,此时四周寂静到了极点,没有人打搅这位夫人的思绪,任由她呼吸着茵茵绿草之间的新鲜空气。

在得知夏洛特怀孕的消息之后,喜不自胜的夏尔当即就写了一封长信,近乎于谄媚地感谢妻子的付出,并且再三保证自己一定会尽一切偿报她的辛劳。然而,因为之后他继续去忙于其他事务,所以久久未再给夏洛特写过只言片语,所以惹得夏洛特心里生气倒也十分正常怀孕时的女子向患得患失喜怒无常,而夏尔那些劣迹斑斑的“前科”更加让夏洛特的疑虑达到了极点,再加上夏尔此时不在她的身边,这股怨气自然会越积越浓了。

“哼,男人都是这样,一点心肝都没有。你再怎么爱他他也无动于衷,甚至都懒得看你一眼,就知道整天忙那些昏头昏脑的事!还有天晓得在和哪个女人厮混在一起!”夏洛特微微皱着眉头,愤愤不平地心想着,“回头我一定要……一定要让他吃足苦头!”

当然,这种咬牙切齿的誓愿,到底有几分能够成真就有待商榷了。

就这样,夏洛特在草地和树林当中漫步着。打发了早晨的时光。然而在这种悠然漫步当中,她总是不自觉地抚摸着自己的腹部。好像生怕惊扰到了孩子一样。

自从得知自己已经怀孕的消息之后,夏洛特一改往日的性格。整个人都变得喜好安静了许多,除了每天陪同女王陛下在外面逛一逛之外,基本不再在外面露面。就算偶尔出透透气,她也不做剧烈的运动,格外注意保护自己腹中的孩子。

虽然就连她自己都知道,在现在这个时点上,这只是一种心理作用而已,实际上腹中的胎儿对她的行动还产生不了太大的影响,但是她还是下意识地就这样做了。

大概每个即将成为母亲的女子所必将走过的路吧。

正当夏洛特觉得散步时间已经差不多足够。打算回去休息的时候,她恍惚当中好像听到了从旁边树林当中好像传了一身呼唤。

“夏洛特!我的好侄女儿!过一下!”

嗯?

这身招呼让夏洛特骤然从自己的思绪当中被惊醒了过。

然而,因为这种呼唤是如此离奇,所以下一个瞬间,她就怀疑自己应该是心事重重当中产生了幻听。

然而,仿佛是知道她还会在犹疑当中似的,呼唤声继续响了起。

“夏洛特,过一下啊!”

带着一种犹疑,夏洛特皱了皱眉头。然后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不远处就有人,她随时可以呼救之后,她轻轻地走了过去。

很快。一个人就从几棵树的阴影当中走了出,满面郑重地打量着她。

“哎,好孩子!我总算还是见到你了!”

这是一个留着金色短发的中年人。额头已经起了一些皱纹,但是仍旧能够看得出几分年轻时的英俊。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外套。打扮得虽然不算富贵但也颇为得体,能够从他的身上看得出一种属于艺术家的气质。

而他碧蓝色的眼瞳里。此时已经满是激动,好像就要热泪盈眶了一样。

特雷维尔家族标志性的金色头发,还有那同夏尔莫名相似的轮廓,以及这种语气和称呼……虽然他还没有报上自己的名字,但是一种奇怪的感觉,让夏洛特在转瞬之间就确认了这个人到底是谁尽管自从她5岁开始,将近二十年他们已经再也没见过面了。

埃德加-德-特雷维尔,夏尔的父亲,自己的堂叔和公公,一个已经在他们的生活当中消失了二十年,直到他们去年结婚前夕才偶然出现过一次的过客。

一个害死了自己妻子却又选择逃亡的浪荡子。

夏洛特微微张大了眼睛,然后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她在心里,早已经当这个人已经永远消失了而且并不以此为憾,结果却没有想到,有一天,他居然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是一个绝大的意外,以至于她一时间脑中一片空白。

片刻之后,她陷入到了一种奇怪的疑难当中。

我该怎么称呼他呢?爸爸?叔叔?

好像都不太对。

“孩子,我知道这对你很意外,也一定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中年人还是满怀笑容地摆了摆手,“没关系,不要感到为难,想怎么称呼我就怎么称呼我吧,就算不搭理也没关系。”

在中年人的安抚之下,夏洛特总算平静了下。

然后,她带着一种怀疑的视线看着对方,“你是……你是怎么混进的?”

出于对这位公公过往劣迹的反感,她彻底采纳了公公的建议,连‘您’都没用。

“哦,别担心,我没有犯罪,我是靠了马尔巴勒公爵夫人的关系,正正当当地以画师的身份,跟着她走进的,她现在是我的……嗯,我的好朋友。”埃德加-德-特雷维尔先生满面笑容地朝夏洛特躬了躬身,然后挥了挥手,“这位夫人是如今的马尔巴勒公爵的第三任妻子。哎,你恐怕不知道,那位公爵早就老得不行了,所以年轻的夫人平常过得挺寂寞,我作为她聘用的画师,现在陪她解解闷,这次也跟着她一起这里了。”

虽然这位堂叔说得不尽不实。但是夏洛特很快就从他的语气当中听出端倪了。

他跑到英国之后,改名换姓以画师为业。勾搭上了一位夫人,然后借着她的关系混迹于社交界。甚至连温莎堡都混进了。

即使到了这个年纪,也仍旧显得英俊挺拔,再加上略带沧桑的脸,的确十分富有那种中年人特有的魅力……也许到了中年之后,自己的丈夫也将是这幅模样吧?

然而,他的这种做派,在已经熟知了他种种劣迹的夏洛特眼中,却只能感觉到一种反感。

这人真是恶心!怎么到哪儿都能找得到上当的女人!

“哦,祝贺您的成功。”带着一种嫌恶感,夏洛特十分冷淡地回应了他,“那您为什么要找我呢?”

“听到了你怀上了孩子之后,我实在是太激动了,所以才忍不住想要看看你。孩子,你一定不会相信吧?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我有多么激动!我……我就要做爷爷了……”中年人的语气里面满怀着激动,甚至带上了一丝颤抖,“你们结婚的时候我没办法亲自到场送上祝福。以后也许我们也都见不上面了,所以……所以我就打算,无论如何都要过看看你。”

然而,他这一番充满了慈爱的剖白。却并没有得到儿媳任何热情的回应。

“如果您不想给我们,给您的孙子孙女平添烦恼的话,那您就应该知道。您闷声不响地从世界上消失才是最好的选择……为什么要打搅我们呢?”夏洛特冷笑着打断了埃德加的话。

夏洛特如此绝情的话,让中年人一时间失去了言语。呆愣愣地看着儿媳妇。

然而,夏洛特却丝毫不为所动。继续冷冷地看着他,一点也没有表露出对他的尊重。

“孩子,看在你父亲的份儿上,也看在你丈夫的份儿上,不要这么绝情好吗……想想,还记得吗?我当年对你多好啊!爸爸的安排我一点儿都没有反对,从小我就把你当成自己的女儿看了,听到了你将和夏尔结婚的消息,最高兴的人里面绝对有我一个!”呆愣了片刻之后,埃德加长叹了口气,“我知道夏尔和你都对我很有怨气,而且我也没有资格要求你们原谅我,但是……请不要怀疑爸爸对你们的祝福之心,好吗?”

在堂叔的这样一番剖白面前,夏洛特沉默了。

既然对方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她确实难以再多说什么。

她有心想要再呵斥这位不知道好歹的中年人,但是却怎样也无法说出口。

没错,虽然小时候的记忆比较模糊,但是她脑中确实还残留了一些这位堂叔的印象。

那时候,那位英俊潇洒而又才华横溢的堂叔,确实在年幼的她心中留下了难以言喻的仰慕之情。

只可惜……如此出众的外表下,却藏着一副那样的心肠!夏洛特禁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哪怕不考虑他是自己公公这一点,毕竟他也是特雷维尔家族的成员。

“好吧,我接受您的祝福,先生。”她的语气放软了一些。“谢谢您。”

“太好了……”眼见夏洛特虽然有些保留,但还是接受了自己的祝福,中年人总算松了口气,“夏洛特,我就知道,你是好孩子!”

“我会把你的祝福同时转达给夏尔的,先生。”夏洛特挑了挑眉头,显然不想再和他多说什么了,“我们两个也祝您身体健康,一切顺利。好了,如果您没有其他事情要说的话,我先回去休息了,再见,先生。”

因为夏尔已经明确表示要和他断绝关系了,所以夏洛特也不想再跟这位堂叔扯上什么关系,她自己也不想多和他谈点什么。

“等等!夏洛特!”正当夏洛特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今天除了祝福之外,我还得请你帮个忙,好侄女儿……”

夏洛特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了。

原刚才的那些祝福,并不是出自于纯粹的感情,还掺杂了有求于人之前的谄媚?

真是……没错,原本就不该对这个人抱有什么期待的。

“您想叫我帮您?”她有些不悦地扫了埃德加一眼,“我有什么能够帮您的呢,先生?”

“您知道艾格尼丝的事情吗?”当说到了这个名字之后,埃德加先是环视了周围一圈,确定此时没有人在接近过之后,他总算好像放松了一点。“夏尔有没有跟你提过。”

“夏尔提到过一点,她好像是在找您?为了夏尔母亲的事情。”夏洛特低声回答。

让她失望的是,埃德加的脸上没有任何异样。

然而,她马上明白了过了什么。

“她……她已经在英国,而且找上您了?”

“你说的不错,情况就是如此。所以我才需要你们的帮助。”埃德加闷闷地叹了口气,“这傻姑娘,就一点也不知道让大家过得舒心一点儿!”(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