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章 揭露

第四十章 揭露


                

“下午好,特雷维尔小姐。”夏尔带着平淡的笑容朝妹妹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抹了抹她眼角的眼泪,“你哭什么呢?难道碰到我这么让你不开心吗?”

“不,我只是太高兴了而已,先生……”芙兰摇了摇头,然后挣扎着坐了起,“这么久都没有见到您,我十分挂念……”

“哦,谢谢。”夏尔轻轻地拍了拍她的额头,“看上去您这阵子还算是玩得开心?”

“是的,十分开心,谢谢您肯放我出散心,”芙兰脸上露出了感激的笑容,“另外,我还要谢谢您,在这么多事情之后,还能够原谅我的任性妄为……”

“如果你真的感激我的话,那就不要再和之前那样,给我添麻烦了。”夏尔轻轻叹了口气,“我对你向没有什么要求,这是唯一一个。”

“是的,我不会再犯了……您放心吧。”在哥哥的抚摸之下,芙兰闭上了眼睛,眼泪不知不觉当中又重新沁了出,“如果这一切是您真正想要的话,那么我会默然遵从的。”

“也不用说得这么严肃嘛……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欺负你呐。”眼见妹妹说得如此郑重其事,夏尔禁不住又笑了起,“好了,你先继续休息吧,我今天过只是过看看你而已,顺便……”

在难以抑制的喜悦的促使下,夏尔的笑容变得更加浓厚了,“我还想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好消息?什么?”芙兰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恐怕你已经知道了吧,夏洛特陪同女王陛下一起巡游在外,然而,就在今天,我收到了自温莎堡的一条好消息……”夏尔慢条斯理地说了下去,“夏洛特怀孕了,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拥有一个可爱的侄子……或者侄女儿。”

在夏尔的注视下,芙兰脸上的好奇瞬间被惊愕所取代了。

她微微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夏尔,就连嘴角微微抽动了起,看不清到底是喜悦还是不安。

他们就要有孩子了?

片刻之后,怅然若失的迷茫从芙兰的心头涌了上。

她抬起头瞟了兄长一眼。发现他的脸上有着难以言喻的喜悦,好像恨不得跟每个人都分享这种喜悦似的。

可是,虽然芙兰心里并非没有高兴的情绪,恼怒和不安却比起更加多上几倍。

在哥哥身上,她能够想象得到夏洛特如今满怀喜悦的样子。惟其如此。她才更加更加感觉到痛楚无比。

是啊,是该高兴呢,他就要成为父亲了……他和夏洛特已经拥有了一切,然后欢天喜地地向我炫耀……

如果要是我的该多好。

要是我能和哥哥有一个孩子的话……

她突然感觉到鼻子一酸,泪水几乎再度从她的眼睛里面涌了出。

但是,她没有哭出,因为她明白,哥哥特意跟她说这件事的用意。

如果连哥哥即将拥有孩子都不能接受的话,又怎么能说自己已经洗心革面了呢?

就算是演,至少也要将这个戏份演到底。

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感受着那一点点的腥味,借着这种痛楚的的刺激,强行让自己的脸上展露出了笑容。

“恭喜您,先生。您履行了自己的义务,让我们一家得以延续血脉……爷爷一定会十分高兴的。”

“哦,他肯定会很高兴的。”夏尔点头表示同意“我在这里之前已经写了信给他了,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得知这个消息了,我敢保证,他会第一时间跑到他哥哥那儿去炫耀的!”

“是啊。两兄弟里面第一个将有曾孙的人是他,他肯定会感到十分兴奋吧……”芙兰也带着笑容附和了起。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然后玛丽直接推开门走了进。

显然。听到了夏尔赶过的消息之后,她直接中断了自己的午觉跑了过。

“先生,您总算过了,这几天芙兰一直都在念叨您呢。”玛丽带着笑容朝夏尔行了行礼,“她可一直都在担心您还在生她的气!”

“现在她已经得到了答案了。”夏尔耸了耸肩。

玛丽犹疑的视线从夏尔又扫到了芙兰身上,好像在确认这对性格同样倔强的兄妹刚才是不是又吵了架。

直到从芙兰的神情确认到两个人刚才并没有再发生冲突之后。玛丽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接着,她又朝芙兰使了个眼色,询问她刚才同自己的哥哥都谈了些什么。

“玛丽,哥哥告诉了我一件事,是一件天大的好消息……”芙兰马上会意,然后朝她继续说了下去,“我的嫂子,特雷维尔夫人,不久之前已经被医生确认怀孕了。”

她欣慰地看到,刚刚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玛丽的脸上露出了同两兄妹刚知道时一样的目瞪口呆的表情——对她这个年纪的人说,这确实是一种十分新奇的体验。

“恭喜您,先生!感谢上帝,祂赠予了您一个无比珍贵的礼物。”但是,玛丽很快就从最初的震惊当中恢复了过,然后再度朝夏尔行了礼,“您以您的智慧和勇气服务国家,上帝一定会保佑您的子孙安享荣华!”

“同样谢谢您,玛丽。”夏尔罕见地朝玛丽欠了欠身以示感激。

虽然明知道这种拍马屁的话没有什么价值,但是不得不说夏尔听了之后还是觉得十分高兴。

接着,为了哄夏尔开心,玛丽继续不停地向夏尔恭维,只是眼睛的余光却放在了好友的身上,注视着她满怀怅然和失落的表情。

不行,还是快点把话题转开吧,不然她得有多伤心啊……玛丽在心中叹了口气。

抱歉啦,芙兰。

“对了,先生……有件事我要报告您一下。”继续恭维了片刻之后,玛丽的脸上重新归于严肃,“是有关于我们的这一趟旅途的……”

“嗯?什么?”夏尔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然后,也许是想到了什么,他骤然转过了视线,开着沉默不语的妹妹。“是怎么回事?”

玛丽对芙兰的感情他是知道的,如果闹到了她必须要报告的地步,天晓得又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一想到这里,夏尔不由得又有些不安起。

“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因为夏尔突然变得有些严肃,所以玛丽的心情也变得紧张了起,“只是……只是……我们这儿之后,从孔泽先生那儿听说……听说您在这里有位朋友。您十分看重他,还经常出钱资助他……”

夏尔在片刻之后才反应过玛丽这到底是指谁。

然后,他就感觉有些不高兴了。

这个孔泽,怎么回事?这种事也能够乱说吗?

“然后呢?”他颇为生硬地问了。

“然后……然后……”玛丽先是有些犹豫,但是很快还是下定了决心,“然后,小姐对这位博士起了好奇心,所以……所以就让孔泽先生带着我们过去了一趟。”

反正这种事也瞒不过他的,倒不如现在就说了算了。如果我现在说了,也许他会生气,但是至少我还有办法缓解他的怒气;如果以后他通过别的渠道得知了,那时候他大发雷霆,可就没有人为特雷维尔小姐的任意妄为说好话了。

不出预料,听到了她的叙述之后,夏尔果然皱起了眉头。

“然后,孔泽还真带你们过去了?”

这下他对孔泽很不高兴了。

“是的……他带我们过去了……”因为心情紧张,玛丽的声音有些微微发抖了,“不过,请您放心,我们只是过去拜访了一下而已,并没有将您的身份给透露出,直到现在他们还是不知道您是谁。”

“真的是这样吗?”

“是的,绝对如此,您放心吧,芙兰和博士夫妇聊天的时候我一直都站在旁边,我敢担保她绝对没有泄露您的身份。”

那倒还好。

听到了这个保证之后,夏尔的心里总算舒服了一点。

“只是……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芙兰给自己编造了一个身份……她说……她是唐泰斯夫人,是您的……您的遗孀……”玛丽的额头上出现了汗珠,她从没想到自己居然有说话这么艰难的时候。“她说她是在整理亡夫的文件时,才发现您一直在赞助他,所以因为好奇于是特意英国去拜会他……”

“呃……”

玛丽接下的话,却让夏尔又重新陷入到了震惊当中。

他瞠目结舌,看着玛丽,又转过去看着芙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要说生气倒也不至于,他心里更多的是哭笑不得。

“您可以给我一个解释吗?”片刻之后,他总算恢复了一点镇定,严厉地看着芙兰,“为什么要这么做?别跟我说什么是为了掩饰,要掩饰的话办法有很多种,没必要用这样一种!”

“不为什么,我只是因为高兴才这样说而已。”芙兰带着一种饱含着反抗与挑战的眼神回答,“反正您只是给了他一个虚构的身份而已,为什么我不能继续虚构下去呢?再说了,现在木已成舟,您反对也晚了!”

“你……”夏尔顿时感觉一阵气结。(未完待续。)xh211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