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七章 反诘与同情

第三十七章 反诘与同情


                

在清晨的阳光下,温莎堡今天显得分外美丽。

因为之前下过一阵蒙蒙的细雨,所以这座城堡周边,现在的空气清新得令人舒畅无比。春风吹拂过这片原野,将万物的生机重新带回世间。在春风的感召下,娇嫩的小草在泥土中也有点点绿色探头探脑地冒出地面,也让这广阔的原野就像披上了一层透明的碧纱,广阔的天空也碧蓝透亮,只有朵朵白点缀在其中。

放眼望去,冬天的荒凉已经被一抹而净,无边无际的绿草与蓝天白交相辉映,在古堡的映衬下,几乎让每个人都能感受到那种只属于冬春交替之际的那种振奋和心旷神怡。

就在清晨的阳光的照耀下,一群人在原野当中悠然漫步着,欣赏着这些令人美不胜收的美景。

“怎么样,这个地方还不错吧?”

在抬头看了看天空中形状各异的白之后,女王陛下悠然自得地转过头,笑容可掬地问着她旁边的夏洛特。

因为昨天休息得十分充分,再加上心情很好,所以今天女王陛下看上去容光焕发。

“是的,陛下,美极了。”夏洛特毫不作伪地回答,“我想,任何人到这里,都会羡慕您竟然会拥有如此美丽的宝物。”

“哦,您这么说可就太夸张了!”女王陛下笑眯眯地摆了摆手,“我倒是听说,特雷维尔家族是法国有名的地主,想必您从小就在庄园当中见惯了这种乡下景色了吧?”

“陛下,这可不太一样——您这里,是英格兰特有的美。只有在这里当中才会存在这种美。”夏洛特颇为惋惜地回答,“现在,在法国已经没有这么大的庄园了,到处都是人……他们可不管什么自然景色,恨不得把每片地方都开垦成农地才罢休!”

“也许法国人也有自己的考虑吧……”听到了夏洛特若有所指的抱怨之后。女王陛下只是又笑了笑,并没有附和她。“我听说您和您的丈夫准备在乡下购买大片土地?那时候您自然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改造那里了……”

“那里本该就是我们一家的,结果现在还要花大钱去赎买回……”夏洛特仍旧有些不满。“陛下,只有我们法国才会出现这种荒唐事。”

“可怕的灾祸已经过去了,如今一切都已经大不相同,所以我们只能面向未不是吗?”女王陛下眨了眨眼睛。“至少您现在还有一个好丈夫。能够和您一起将家业重新再振兴回。”

哪怕认识才只有几天,她也对夏洛特有所了解了,知道她抱持着最为传统的政治观点,对法国自从大革命之后所发生的一切都不太满意,一心怀恋那个贵族统治一切的时代——哪怕心里知道时代的演变已经让这一切都变得不太可能。

不过。这个倒也和情报相符。

“他呀,要是他要有这么上心就好了……”夏洛特苦笑着叹了口气,“我看他是一点这样的心思都没有,陛下,我真是羡慕您找了个可靠的丈夫托付终身……恐怕您不知道,夏尔有时候太不着调了,老是爱说一些糊里糊涂的话,真是让人忍不住要发火!”

“啊哟。在白金汉宫的时候,我可看不出您有什么生气的呀?”女王陛下略带嘲讽地笑了起,“这样吧。回头我帮您去说一说他,让他早点儿正经起?”

“这个倒不用,”果然如女王所料,一听她这么说,夏洛特就改口不再抱怨了,“夏尔毕竟还年轻。有些时候就算不着调也没办法把……”

“是啊,年轻。你们都很年轻,这才真的让人羡慕!”女王陛下微笑着回答。“只要年轻,就有希望做成任何事,不是吗?照我看啊,您的丈夫已经做了很多了不得的事了啊……”

“嗯,承您吉言,他还算是有些才能吧。”夏洛特努力不让自己心中的得意显露出。

“只可惜却没有按照您想的那样,为了您所喜爱的政治道路而努力,反倒是同波拿巴们搅在了一起……您一定是对此很不满意吧?”女王陛下突然反问,“想您一定为这种事同他吵过。”

她这是什么意思呢?

夏洛特心里微微一惊,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我们确实为这种事吵过,不过他一直都不肯听,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要由得他去了……”

“这种无可奈何的话,可不像您说出的啊?您可不像是这么容易放弃的人。”女王陛下微笑着反问,“不过,其实又有什么不行呢?如果法国需要有一位君主的话,在我看谁都一样啊?我看你们两边大可以放下这种无谓的争执,过好自己的生活,反正你们法国近几十年王位上面的人已经换得够勤快的了。您的丈夫那么年轻有为,人人都说他未一定会像梅特涅那样主宰整个国家呢……到了那个时候,是对哪个君主俯首称臣,又有什么分别呢?”

在夏洛特惊异的眼神当中,女王陛下以那种漫不经心、若无其事的神气,说出了这样的一席话。

这是在暗示我,他们愿意承认路易-波拿巴,并且希望我们架空他?还是在暗示我们继续可以想办法推翻路易-波拿巴,让波旁、或者让其他任何王族取得王位,英国人同样乐于承认?

又或者,这又只是一次无心的失言而已?

夏洛特没有从她脸上的笑容里面看出任何明确的含义。

追问是没有意义的,反正她那种意思也不会承认。

况且……也没必要追问。

但是对法国如今的现状不太满意,但是夏洛特并不愚蠢,自然也从没有过要借助英国的力量改造法国的想法。

“您的意见我会记住的,不过……”片刻之后,夏洛特平静地会打。“君主可不是这么容易就可以更替的……”

“就我看,君主只有履行法律赋予她的权力和义务,尊重她的国民,倾听议会的呼声……只有完成了这些之后,她才可以宣称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君主。”半带着自豪,半带着严肃,女王陛下低声回答。

然后,她突然挑了挑眉头,“哦,我倒是忘了,波拿巴先生现在还不是君主吧?”

“他很快就会称帝了,陛下。”夏洛特指出了一个两个人都知道的事实。

然后,她突然有些激动地抬起头,“另外,对您的这席话,我有些不敢苟同。如果君王不能**,那么他们占据那个王位还有什么意义?君主理应秉承上帝的旨意统御国民,他只需要对上帝负责而不需要事事仰仗国民和议会的鼻息!君王可以仁慈,可以对国民宽宏大量,可以虚心听取大臣的意见,但这是君王给臣民的恩赐,而不是被胁迫之后的无奈之举!”

这是在嘲讽我吗?

女王一瞬间有些呆滞了。

她想要故作生气,却发现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指责对方的。

无形当中,她想要通过夏洛特对夏尔说的东西,却在这种抱怨声当中被搁置到一边了。

女王有些呆滞地皱了皱眉头,眼角的余光打量起了夏洛特,却没有从她那种慷慨激昂的神情当中看出任何一点嘲讽,犹如真的是在为如今的法国现状痛心疾首一样。

还以为她真的这么好摆弄,原也不是个善茬啊。

可爱,真的很可爱。

难以抑制的笑意突然涌上了女王陛下的心头,然后她突然抑制不住地大笑了起。

“好啊,好啊,说得真不错,不愧是法国人!”

在女王陛下的笑声当中,夏洛特暗自长出了一口气。

对付这位女王,确实有些累人,夏洛特也自感脑袋有些晕晕沉沉,想要休息一下。

“哦,看样子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休息一下吧?”仿佛是看出了夏洛特心中所想,女王陛下突然提议。“还有,请打起精神吧,今天你好像有些精神不振呀……您到了这里,要是还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那未免就太过于失礼了吧?”

“谢谢您,陛下。”夏洛特心里松了口气,然后躬了躬身,向女王陛下行了行礼。

这时候,她心里那种不适感变得越越浓烈了。

自从英国之后,她就一直感到有些不舒服,而从刚才和女王对话开始,那种不适感似乎变得更加浓烈了。

“好了……我们先过去休息一下吧……”女王陛下抬头望了望天空,“等下就中午了,太阳太厉害可不好,今天…………嗯?”

就在女王说话的时候,夏洛特突然难以抑制地干呕了起。

“陛下……对不起……”夏洛特一边干呕,一边抱歉地看着女王,“我今天……今天确实有些不舒服。”

“上帝啊!”看着夏洛特这种难受样子,已经为人母多年的女王陛下,仿佛是有了什么预感一样,很快就从最初的震动当中恢复了过。“为什么你最虔诚的孩子们总是要受这么多苦楚!”

仿佛是勾起了什么回忆似的,那种整个身体都在痉挛般的剧痛中颤抖的可怕回忆,陡然又占据了她的心头。

她同情地看了夏洛特一眼,仿佛是在为几个月后她所必将面临的可怕斗争而担忧——在这个年代,繁衍子孙本身就是妇女所面临最可怕灾难之一。(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