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六章 行程

第三十六章 行程


                

听到了芙兰的话之后,博士夫妇再度对视了一眼。

“夫人,您能够不计嫌隙,做出如此慷慨大方的善举,这实在令我们非常感激,”片刻之后,夫人有些迟疑地请求对方再考虑一下自己的决定。“但是,我请您再慎重考虑一下,处于您现在所处的境地,想必也会有一些艰难之处。如果我们得到恩惠的代价是让您受损,那么我们是决不能接受这种恩惠的。”

“在这个问题上您不用担心,我已经说过了,和我丈夫生前那样继续馈赠您,并不会对我的收支造成多少困难。虽然……嗯,虽然博士对财产继承嗤之以鼻,但是,它毕竟使得我拥有了个人的财务自由,也拥有了能够帮助任何人的自由……”芙兰脸上微微笑了起,“也许我会在之后的生活上遭遇不少困难,但是问题绝不会出在这上面。您就把它当成是我对……对亡夫的一点纪念就好了,先生。”

“我十分钦佩于您真诚的爱。”夫妇两个再度对视了一眼之后,博士微微朝芙兰点了点头,“并且,我将会如同对您丈夫那样尊敬您、感激您,夫人。”

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份上了,他们夫妇也就没有必要再反对了。

反正之前已经拿了一次,那就不会在乎继续拿下去了。

~◎

“感激倒不用,想必我的丈夫也不是为了得到您的感激而赞助您的。如果您真的想要回报他的话,只管继续完成您的学术兴趣就好了。”芙兰的脸上笑容仍旧不改,只是里面多了一些说不出的嘲讽。“说您可能不大相信,我的丈夫很喜欢收集国内外的报纸和评论文章。而有不少就是您写的。”

“哦?!这我还真不知道。”博士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那么……他有没有留下什么评论呢?”

“这个嘛……据我所知并没有。不过,想他应该是很高兴的吧。”芙兰低声回答。“正因为如此。为了继承他的意志,我真心地希望您的学术研究能够继续深入下去,如果您之后需要出版某些专著的话,尽可以跟我们提出……当然,在那之前,我希望您能够提供一些手稿给我们,供我们收藏——说您可能还不知道,我打算将他生前所收藏的那些书籍都封存起,然后作为家族的图书馆好好保存下去……”

听着芙兰的叙述。玛丽的脸色变得更加古怪了,一副既惊讶又无奈,想笑而又不敢笑的样子。

她真的想不到,芙兰的谎话真的是编得如此顺溜,好像不用打草稿一样,脱口就说出了这么一大串。

“这个当然毫无问题。”博士连忙不打折扣地答应了下,“事实上,我最近就是在打算写一本有关于当代财富积累和分配现状问题的专著,等到成书之后。我将会把一副书稿赠送给您。”

“谢谢您,先生。”芙兰一边道谢,一边轻轻起身,“谢谢您为我丈夫所做的一切。那么。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这边就不打搅您了,希望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见面吧……”

“您不多呆会儿了吗?”一见她想要告辞。马克思夫人连忙提出了挽留,“很抱歉。我们这边招待可能有些不周……”

“不,千万别这么说。您一家的招待已经十分令我满意了,只是……现在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办而已。”芙兰再度向两人行了一礼,“希望我没有打搅到两位的生活,再见。”

眼见已经无法挽留,博士夫妇只得无奈地再度同她道别。

“再见……”

…………………………

直到两个人从博士家中走出的时候,玛丽脸上木然的表情终于重新松动了,然后略微不满地瞟了旁边人一眼。

“你又给了我一个大惊喜!什么丈夫什么遗愿的……亏你想得到,亏你说得出啊!”

说实话,那些话就连自己听了都觉得尴尬,可是对方却一点迟疑都没有地全说出了口,好像还十分乐在其中一样……

哎,真是没救了。

“这么说有什么关系呢?难道我们还能将一切都告诉他们?”与满面忧虑的朋友不同,芙兰的脸上却全是轻松,“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才是真的大事不妙……”

“好啊,你总有这么多说辞。可是你能糊弄过去我又有什么用呢?先生总会知道今天的事情的,我倒不知道你那时候该怎么收场……”玛丽无奈地叹了口气,显然对芙兰的任意妄为已经没有了办法。“你这样摆明诅咒他,还要自称是什么……什么夫人,还扯了那么多漫无边际的谎话,没准把先生之前构想的东西都给打乱了,他要是知道了,保不齐又会大发雷霆!”

“不,不会的,你放心吧。”芙兰十分笃定地回答,“只要我们守住了秘密,这种小事他不会生气的。至于那种馈赠到底是以哥哥的名义还是以我的名义送出,对他说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问题吧……玛丽,你不明白,问题的实质不在这里。”

“如果实质不是你又一次任意妄为之外,那么实质在哪里呢?”玛丽反问。

“实质是我们已经弄明白了,特雷维尔先生到底在想什么。”芙兰笃定地回答,“他从未将这些东西宣诸于口,但是透过那些蛛丝马迹,我……而且只有我,弄明白了!难道这不是很好吗?”

我倒看不出这有什么好的,再说了,你真觉得你已经弄懂了吗?我倒是觉得你完全是在盲目的崇拜下得出了一个结论……玛丽在心里回答。

“你倒是一下子就什么都懂啦!”玛丽又不满地横了芙兰一眼。“世上的事情要真的一直如你想得那么好,又怎么会……又怎么会弄出这么多事端?!”

不过,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她心里也清楚,在特雷维尔先生得知到今天的事之后,没准真的不会再责罚这位好友了。

那天兄妹吵架之后,妹妹跳楼结果身受重伤一事,看真的已经吓坏了先生,现在他只求不要再发生那种事,哪里还会继续和妹妹斗气?只要芙兰不再闹出什么可怕的事端,估计也就会装作看不见地抹消过去吧。

这世上就是同人不同命啊,有些人反正就可以拥有一切。最后,玛丽略有些嫉妒地想。

而芙兰却无暇注意对方心里纷至沓的那些念头,她只是慢慢悠悠地重新张起了手中的伞。“好了,算了,不和你争了。我哥哥的行程,现在你已经有消息了没有?”

玛丽先是犹豫了片刻,但是最后还是觉得据实以告。

“根据昨晚得到的消息,先生最近还是呆在王宫里面,和英国的一些政要密切往,大概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商讨吧。按现在的情况看,恐怕他要等到世界博览会的开幕式前后才能有空出散散心吧……”

“是吗……”芙兰沉吟了片刻,“也就是说,我要等到过几天之后才能够见见他了?我倒是还很期待自己亲口将今天的事情都告诉他之后,他的那种表情呢!”

仿佛是能够感受到芙兰语气中的失望似的,玛丽面无表情地继续说了下去。

“至于夫人……夫人大概最近也很忙吧,听说她好像要跟女王陛下一起到城郊去出席活动,等到开幕式之后才能回,所以一直都不能呆在先生的身边。”

也就是说,和哥哥见面的时候,总算没有夏洛特在旁边碍眼?

“太好了!总算女王干了件大好事!”芙兰总算松了口气。

接着,她重新收敛了心神,看上去又回复了之前的那种悠然自得的样子,“好了,我们先回去吧,可别让他们那一路人久等了……反正还有好几天时间,接下我们就在这边好好地玩一玩吧,把我们没去过的好地方都玩个遍!”

“我早就这么说了,是你偏偏非要先过。还有……如果不是因为有那个人在碍眼的话,我们原本会愉快很多的!”当听到芙兰提到了孔泽之后,玛丽微微皱了皱眉,“一路上我们都不得不忍受他那种目中无人的态度,真是受够了!”

因为对孔泽的态度十分不满,所以玛丽又抓住了机会暗地里告了一状。

“我的朋友,我知道你对他很不满意,其实我和你想的也差不多。”芙兰微笑着回答,然后慢慢地朝前走着,“不过,现在我们毕竟用得上他不是吗?”

“哼……”玛丽还是有些余怒未消。

为了自己的地位,她可以对特雷维尔兄妹两个低声下气,却绝不容许自己受到同为夏尔部下的人的不敬。

“好啦,你别着急……我会有办法让他吃点苦头的。”芙兰面上的笑容丝毫未改,“至少现在,我们先不用管他,好好享受我们的旅途不好吗?”

“真的吗?那太好了。”得到了芙兰的承诺之后,玛丽忍不住笑逐颜开,“只要把他的气焰都打下去,我们就好过多了!”(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