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七夕特别篇(?)

七夕特别篇(?)


                

随着秋日的临,历史悠久的亨利四世中学,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校庆。◎

虽然此时离校庆举办的时间还有很长,但是校门外早已经熙熙攘攘,到处都有学生和家长穿行,人人都在互相高声谈笑,以至于这座古老而又常常沉寂的学校,此时却犹如集市般热闹。作为权贵子弟们集的亨利四世中学,平时校规校纪十分严谨甚至可以说有些刻板,这样的热闹场面可十分罕见。

在这如同蜂巢般热闹的场景中,夏尔如同过往一样,不紧不慢地在校内的路上悠然前行,丝毫也没有受到这种和往常不同的喧嚣的打搅。

在彬彬有礼的表面下,是一种令人几乎无法感受到的傲气,仿佛是用笑容在说‘我很尊重您,但实际上我高于您一等’一样。

十七八岁的少年人,自然总会有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气,哪怕因为两世为人而带上了一些圆滑和事故,但是他心中的傲气却一无所损。

也许这也是特雷维尔侯爵所刻意培养的气度吧。

不过,他也并非和平常完全一样。

今天的他,并没有穿着学校的黑色校服,而是穿着比较复古的巴洛克式服装、他穿着蓝色的天鹅绒短上衣与宽大松散的裤子,镀金的纽扣闪闪发亮,宽大的袖子绣着花边,纷繁富丽的花纹将这个英俊而且斯文的少年衬托得更加俊俏。

而他的右手,拉着一个看上去十二三岁的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儿皮肤白皙而且没有瑕疵,五官长得十分精致而且轮廓分明。眉毛修长,鼻梁高而挺直。碧蓝的眼睛闪闪发亮,她的带着饰有花边的宽边软帽。金色的披肩长发从帽子的边沿倾泻而下,在朝阳下灿然发亮。

如此容貌,几乎让每个见过她的人都毫不怀疑,她日后一定能够长成一位大美人。

此时的她,小心地握住了夏尔的手,一边跟在夏尔后面,一边不住地四处张望,好奇地打量着中学的模样,好像因为自己能够到这么热闹的地方而激动得双颊绯红。

“怎么样?这里还不错吧?”走了片刻之后。夏尔低下头问自己的妹妹。

“是啊,太好了!真难以想象,您居然能够每天在这么有趣的地方度过!”小女孩儿向自己的兄长给出了一个热烈的回应,“这里太新奇了。”

“可是如果你天天呆在这里,你就不会这么想了,无非就是个平场地方而已。”少年人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不过,今天,我可以带你把这里逛个够。”

“谢谢您!”满怀激动的芙兰,再度恭敬地向哥哥道了谢。

“没什么。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奖励。”夏尔笑着回答,然后伸出左手,捏了捏妹妹的脸,“今后也要好好认真啊!”

“嗯……我会的。”因为哥哥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亲昵的举动。所以芙兰的脸变得更加绯红,不过她并没有避开,只是害羞地低垂下了视线。“您放心吧,我一定会成为最好的画师的。绝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最近芙兰,因为进步飞速。所以夏尔心里十分高兴。因此,在妹妹的要求下,作为奖励,夏尔决定在校庆的时候,特意将自己的妹妹带进学校参观。

虽然在校庆的时候学生的家人可以一同前学校,但是的一般是学生的家长或者兄弟,带个小孩可是十分罕见。不过,作为有名的优秀学生,在老师们那里留下了很好印象的夏尔,还是没费多少力气就得到了许可。

“哎,也不用说得这么严重吧……”夏尔又摇了摇头。继续捏着芙兰的脸,“总之,只要努力了就行了,是不是最好,没那么重要。”

如果能够让您开心的话,我就会成为最好的。夏尔并没有感受到妹妹心中所隐含的决心。

一路上,很多人在打量着他旁边的芙兰,显然这些少年人都惊艳于她惊人的美貌——而夏尔虽然表面上装作满不在乎,但是心里却对妹妹受到如此瞩目还是有些暗自得意的。

不过,因为夏尔平日里在学校人缘不错,所以同样有不少学生都向夏尔问好,预祝他今天下午能够一举得胜。

没错,今天会有剑术比赛,作为全校这门课程最为优秀的学生之一,夏尔理所当然地要参加,并且把夺取第一当成了自己的主要目标。

“您好像很受同学们欢迎呀?”芙兰以暗含崇敬的眼神瞟了夏尔一眼,“他们都希望您能够赢下呢!您一定感觉很好吧?”

“要不是穿了这么一身,我的感觉会更加好受一些。”夏尔挑了挑眉头,尽量不让自己显得太过高调,“至于等下的比赛嘛……反正除了寥寥几个人之外,其他的我是不用放在心上的。”

“您这样穿着有什么不好呢?我觉得漂亮极了!我真恨不得您每天都穿成这样……”芙兰满含不解地问。

这种光鲜闪亮的十七世纪扮相,确实很符合她这种小女孩儿的审美观吧。

“据我所知,一两百年前人们才这样穿。”夏尔颇为遗憾地耸了耸肩,“现在要是这么穿出去准会被人笑死,太俗气了。”

如果从路易十四时代的眼光看,这种巴洛克式的服装是相当不错的——但是时代确实不同了,这已经成为了古装。

在如今,这种已经被时代所淘汰的衣物,令他穿起感觉极其古怪,好像自己都成了舞台上的戏子一样。

“我们先祖都是这样穿的,也没人说他们怎样……”芙兰嘟了嘟嘴,显然对时下的那种千篇一律的着装风格有些不以为然。

“话也不能这么说啊?那时候我们的先祖还要戴假发呢,难道你觉得我能够戴着假发四处溜达?”夏尔又开起了玩笑。

他虽然是在开着玩笑。但是芙兰却好像当了真。

她睁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的兄长。然后她轻轻踮起了脚。然后抬起手在空中稍微比划了一下,犹如在绘画之前在脑中想象构图一样。

“您就算像他们那样戴上假发。也会很好看的!”最后,她严肃地得出了一个结论。“不信的话,我回头画一幅画给您看看,到时候您就知道了……”

哎,这孩子太较真,难道就看不出我在开玩笑嘛……夏尔心里有些哭笑不得。

“哇!”

正当他打算说些别的话题引开妹妹的注意力时,旁边突然响起了一声大喊。

被这声喊声所吸引,特雷维尔兄妹两个同时转过头去。

然后,夏尔发现。这是他在同学里面最为要好的一位——阿尔贝-德-福阿-格拉伊。这位少年此时正微微张开了嘴,好像被什么惊得目瞪口呆。

夏尔下意识地走前了一步,挡住了他看向芙兰的视线。

直到此时,他好像才回过神,几乎像是喊了起,“夏尔,这就是你的妹妹吗?你常说她漂亮极了,果然……果然是真的啊!”

“什么叫果然?难道我还会跟你说谎吗?”夏尔用一种伪装的不满掩饰住了自己心中的得意与开心。“嘿,亏你还说是我朋友。结果却还不相信我?”

“哎哎哎,这是我的错,我认错还不行吗?不过谁叫你当时吹得那么夸张呢?!”阿尔贝嬉皮笑脸地摆着手,然后又仔细地打量着芙兰。“嗯。现在看,你倒是也没说错什么……”

“先生……您平日里到底是怎么跟同学们提起我的?”芙兰脸上有些发红,故作严肃地向她的兄长提出了抗议。“您怎么能拿我跟他们开玩笑呢?!”

“不要相信这个混球所说的话。我只是在大家聊起家人的时候,偶尔跟他们提起过你……”眼见芙兰有些生气的样子。夏尔连忙朝妹妹解释,“而且。我向上帝发誓,我只说过你的好话,因为事实上你完美无缺,我也说不出什么坏话……”

在夏尔的不遗余力的哄骗下,芙兰的怒气终于慢慢消失了,只是红晕却还残留在脸上,忸怩着低下头,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满还是开心。

阿尔贝仍旧目不转睛地看着芙兰,这个活力充沛、已经初尝过放荡乐事的少年人,被她那夹杂着清纯和可爱的魅力,弄得有些意乱情迷,他突然凑到夏尔的耳边,十分严肃地向夏尔提出了一个请求,“要不,你让我同特雷维尔小姐约会一次,我让你赢下接下的比赛?”

“滚开!你以为我需要你让吗?等下我就揍扁你!”夏尔想也没想地将他一把推开,“让你这种人接近我妹妹,我疯了吗?告诉你,从今天起,你要是胆敢再走到她身边,我就宰了你!”

“哎……也别说得这么不近人情嘛……我哪有那么可怕?”被夏尔严词拒绝的阿尔贝显然十分沮丧,轻轻叹了口气,不过,说到底也是少年人,他很快又重新振作了起,朝夏尔身体微微前倾,做出了一个击剑的准备动作。

“你要是不肯就算了,等会儿我就会把你打倒,让你妹妹亲眼见见谁是最厉害的英雄!到时候她就会……”

“您要是赢了他,我会恨死您的!”就在阿尔贝还在想入非非的时候,芙兰突然开了口,十分严肃地看着阿尔贝,“不过我确信,您一定赢不了他。”

“呃……”

如此不留情面的话,让阿尔贝一下子不知所措了,他看了看夏尔,又看了看芙兰,动作还十分可笑地停在了那里,看上去尴尬而又可笑。

“噗哈哈哈哈……”夏尔禁不住大笑了起,“这下您明白了吧?连我妹妹都能看出谁强谁弱。”

“她这是偏袒,等下我就会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了!”阿尔贝悻悻然地重新站直了,然后挠了挠头,强撑笑容地看着芙兰。“可爱的德-特雷维尔小姐。不是我瞎吹,我在学校可是出了名的剑术高手。同学里面少有人可以打得过我的,你的哥哥倒是不错。不过和我还是差了一点,我们比试那么多次,他都是输多赢少……”

“哼。”眼见阿尔贝还是如此表现,芙兰哼了一声,然后偏开了脸,干脆不再搭理这个没礼貌的少年人。

“你们兄妹倒是感情深厚啊……”阿尔贝只得摇了摇头,轻轻感叹了起。

也许他是在暗自感叹自己和家里的亲人关系如此不睦吧。

一想到到这里,夏尔心里突然又想到了前阵子突然向自己告别、说是要出远门的姨母艾格尼丝,然后自己也变得微微有些惆怅起。

也不知道艾格尼丝现在在外面怎么样了?

算了。现在想这些也没有意义。

“好了,等会儿再见吧,我先带她去参观校舍了。”为了不让自己的好心情被完全破坏,夏尔和阿尔贝告了别,然后拉着芙兰离开了。

就这样,兄妹两个再度手拉着手,旁若无人地在校园当中走了起。

芙兰一边好奇地张望校舍,但是总是时不时地将视线放在了自己的兄长身上。

当到了平日里上课的学堂前时,夏尔停下了脚步。

这栋砖石建筑因为经历了多年的风雨。泛出了古旧的青灰色,墙角和砖石的缝隙间边已经出现了不少青苔,不过看上去仍旧十分精致典雅。

因为大家都已经准备参加校庆的缘故,所以四处已经无人。这寂静的场景倒也同平日里颇为相符,夏尔总算觉得心里舒了口气。

“嗯……你看看这里吧,不是说想要回去画几幅画吗?可以把这里也画进去。”夏尔伸出手。指着这栋教舍,“这里你们平常可没机会进。难得有机会,可别忘了留下点纪念啊。”

“嗯。谢谢您。”芙兰点头向夏尔道了谢,然后抬起头打量起这幢学堂起。

不期然间,她脱下了自己的帽子,被浓所遮住的太阳只在地上投射出稀薄的影子,而她专注地看着前方,头发在微风间轻轻摇荡,幼小的身躯好像也同样融入到了这一幕场景当中。

夏尔静静地欣赏着这一幕,等待着她说换一个地方。

然而,芙兰突如其的一句话,却和他所预料的大不相同。

“对了,您最近好像没有去见夏洛特……是同她吵架了吗?”

因为她面向着校舍,所以夏尔并没有发现这一刻,她的神态和语气一点都不像是个小孩子,反倒有了许多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患得患失。

“嗯,我最近跟她吵架了,所以她不肯见我,还在赌气呢。”怔了一怔之后,夏尔略带些遗憾地回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脾气大得很,又老是喜欢叫我听她的,我要是一下没有听从,她就会跟我生气——回回都多少次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不要见她了嘛,免得老是受气。”芙兰微微皱了皱眉头,不经意间露出了些这个年龄的孩子所难以见到的世故,“每次看到您不耐烦地应付她的样子,我都替您难受……何必这样呢?”

“倒也没必要说得这么夸张吧……”夏尔苦笑了起,“夏洛特只是被父母宠坏了,平日里习惯了颐指气使,其实说起,对我们她还算是收敛了不少了啊。”

听到哥哥如此为夏洛特开脱,芙兰满怀稚气的脸,此时却布满了阴。

“那您……那您还打算忍受下去吗?”她微微颤声问,“难道您能够忍受同她这种人一直呆在一起吗?要是我,我可受不了……反正他们家有钱,看不上我们家,老喜欢把我们当成仆从使唤……我们一家又没有从她家拿过什么东西,真不知道她凭什么对您盛气凌人!”

“你这样老是在背后说她坏话,她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恨上你的。”夏尔仍旧苦笑着,“再说了,虽说现在我们家确实没有多少钱——未可不一定啊,这世道变得快得很呢。”

正当芙兰心里一凉的时候,夏尔突然又叹了口气。

“不过,这次我是不会跟她求饶了。老是这样真是没意思。算了,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到时候再说,我们现在别提这个话题了。明明今天是带你过玩的……”

虽然夏尔想要转移开话题,但是芙兰却好像仍旧想要揪着不放,并且显然要振奋了许多。

“嗯?您说得是真的吗?那真是太好……太遗憾了,我听爷爷说过……他打算让您过几年就同她结婚……要是您离开她的话,那可就没有结婚对象了吧?”片刻之后,她迟疑着又问了起,好像在为哥哥担心着什么。

“喂,你怎么问起那么多东西啊?”夏尔忍不住叹气了,然后又伸手拍了拍妹妹的额头。“好了,你别管那么多了,现在我自己都没想过那种事啊,怎么搞得你才像姐姐一样?再说了,人也不一定非要结婚不可啊。”

后半句话,他就略带着点赌气的意味了,显然心里还对夏洛特有点生气。

“嗯,您说得对,就算您不结婚又怎样呢?”哪里知道。他的这句话却在妹妹那里得到了十分郑重的回应,“您依旧会是这个国家最为杰出的人。而我……而我……”

期期艾艾了许久之后,满面通红的芙兰终于低声说出了后面的话。

“而我……我陪伴您一生也是可以的……只要我们一直都呆在一起,那么还有什么事情值得烦忧呢?不管是贫困还是富有。我们已经拥有一切了……”

听到了芙兰的话之后,夏尔先是有些惊愕,眨了眨眼睛。片刻之后。 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他大笑了起。

“哈。您能说出这样的话,这真是太让人开心了!谢谢。谢谢您的一片心意。”夏尔笑着朝妹妹弯了弯腰,“我该用什么奇珍异宝回报您这种忠诚呢?”

孩子们的戏言,总是那样容易让人开心,差不多每个女儿都会对父亲说过类似的话吧——只可惜这个从小就失去了父亲的孩子眼里,自己已经替代了父亲的角色。

但愿她们到了要嫁人的年纪之后,还能够保有一半如今的兄妹之情吧——那就已经不枉自己这么多年对妹妹的精心照拂。

哥哥如此漫不经意的态度,让芙兰心中略微有些气恼。

“您……您……怎么不肯相信呢?我这是认真的……”她不安地跺了跺脚,仿佛是在考虑用什么方式将自己的心意传达到哥哥心中。

“嗯,好的,我明白。”笑了一会儿之后,夏尔重新归于严肃,他再度拉起了妹妹的手,然后郑重地向她立下了承诺,“我也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他的话刚刚落音,芙兰深呼吸的声音,就连背后的夏尔都能听清了。

巨大的狂喜,瞬间吞没了她尚嫌幼小的心灵。

让她无暇分辨两个人话中的意思究竟有多少不同。

“您……这可是您说过的啊……”她颤声说着,好像如释重负,“这是您答应我的!您可千万不能忘记了自己的诺言!”

“嗯,我答应你的。”夏尔再度保证。“瞧你说的这么郑重其事,难道从小到大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有什么没去做过吗?”

“是啊……是啊……是这样。那您过一下,我有些悄悄话要告诉您。”芙兰突然转过头,眼角虽然有些泪花,但是却满面的笑容。“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这又是在闹什么啊?”

夏尔虽然有些惊奇,但还是苦笑着答应了。

然后,他走到妹妹的旁边,然后弯下腰,将耳朵凑到了她的嘴边。“好了,这下就可以说了吧?我倒想知道你能告诉我什么有趣的事情……呃……”

就在这一刻,芙兰突然伸出双臂,然后紧紧地拥住了他。

还没有等夏尔反应过,她的脸就紧紧地凑到了哥哥的脸畔,然后轻轻吻住了夏尔的脸颊。

在夏尔的脸颊上留下了一个湿漉漉的唇印之后,闭上了眼睛,轻轻地在哥哥耳边呢喃。

“我喜欢您。”

然后,满怀兴奋的她,就这样紧紧地拥抱着满面惊愕的夏尔。(未完待续。。)

ps:看样子是迟到了……

不过迟到总比不到好吧……

谢谢两位少爷~~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