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三章 唯一的目的

第三十三章 唯一的目的


                

什么?丈夫?寡妇?这是在闹什么玩意儿?!

当听到芙兰如此自称自己的时候,玛丽完完全全地吃了一惊,整个人都有些坐立不安起。樂文小說|

虽然隐藏身份并没有错,但是她的好友没有事前跟她打过任何招呼,就径自给自己编了这样一个身份,实在是……令人无语。

哪怕是在别人面前行骗,也要满足一次心愿吗?

她偷偷看了着芙兰,眼睛里说不清是叹息还是怜悯。

正因为带着这种心情,所以理应出言制止的她,仍旧一言不发,准备继续观望下去。

而在芙兰满面愁容的叙述下,马克思夫人也渐渐显得有些哀戚。

她仔细端详着芙兰,然后愈发对她的凄惨命运而深感同情。

这么漂亮,人品看上去也很不错,结果年纪轻轻地就守了寡……

“上帝啊!命运为什么总是如此喜欢捉弄人!”她禁不住感叹了起,“难道就是为了考验我们吗?”

“如果这是考验的话,那我觉得命运对我的考验也太过于严苛了……我受的罪已经够多了,夫人。”因为心有所感,芙兰的眼睛里面突然闪现出了泪花,“不瞒您说吧,我几乎算得上是个孤儿了——我的父亲和母亲早早就离开了,长辈里面只有爷爷在照看我,人人都说父爱和母爱如何伟大,可是我根本就没有感受到,因为在我懂事之前他们就离开了!我原本以为……我原本以为,作为一切一切不幸的代偿,我还可以和我的丈夫一直厮守在一起。结果……结果,他却同样抛开了我!那种感觉,那种全世界只剩下了一个人的感觉,您恐怕永远也不会体会到的……”

说着说着,仿佛是被勾起了内心中的创伤。芙兰真心实意地哭泣了起。

因为芙兰如此悲伤的倾诉,同情心让夫人难以抑制地鼻子一算,差点也哭了出。

强行掩饰过了失态之后,她从口袋里面拿出了手绢,然后凑到了芙兰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替她擦拭起了眼泪。

在经过了孔泽的介绍和她自己的叙述之后。此时的她,再也没有半分对芙兰身份的怀疑了。

虽然并不是特别精湛于人情世故,但是她看得出,对方的这种悲伤完全不可能是作伪的——再说了,千里迢迢特地跑过在他们一家面前行骗。又有什么意义呢?

“可怜……太可怜了……”她一边在心里默默叹息,一边仔细地擦拭了芙兰脸上的泪水。

好一会儿之后,芙兰的眼泪才渐渐止了下。

“谢谢您,夫人。”她略微有些抽噎地向对方道了谢。

“没什么,我只可惜能为您做的事情太少呢!”夫人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忍不住又劝解了起,“不过,我想您也不用悲伤过度。已经发生的一切是已经无可挽回的了,您再用它伤害自己又有什么意义呢?想必先生在天国的灵魂也不会愿意看到您因为悲伤而变得忧郁吧……好啦,请振作起吧。您还这么年轻,还有的是机会可以享受人生的美好不是吗?能够给您幸福的人还有很多,您可以抛下这一切噩梦,重新去追逐自己的幸福……”

“不,夫人,虽然您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我这辈子已经爱过一个人了,那就再也无法爱上其他人。也不想再去爱上其他人了。”芙兰毫不犹豫地回答了她,“所以。丈夫抛弃了我的话,那么我只能吞咽孤独的苦果,既然这是上帝的安排,那么我会默默服从的……”

“哎……您这是……”听到芙兰如此回答,夫人叹息着想要再劝,但是最终还是停住了口。

确实没什么好说的,各人都有各人的活法,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替别人选择人生道路呢?再说了,对爱情忠贞又不是什么坏事。

而且,说不定这只是一个年轻女孩在初受打击之后的坚持罢了,说不定日后她自己也会改变想法,从郁郁寡欢的寡居生活当中解脱出。

“看样子你们过去一定十分恩爱。”最后,她只是这样安慰了一句,“您的丈夫也一定十分呵护您。”

“是的,曾经是这样的……”芙兰长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到底在想着什么。

“抱歉,我光顾着说我的事,倒让您心情也跟着变糟了……请您将这些无关的事情忘掉吧,夫人。”片刻之后,芙兰又抬起头,抱歉地朝她笑了笑,“在丈夫过世之后,我安葬了他,然后决定找个地方散散心。感谢上帝,至少爷爷和丈夫还给我留下了不少钱……”

“所以您就打算英国散心了?”

“之所以选择英国也是有原因的。”芙兰又笑了笑,将自己心里预先准备的说辞给说了出,“说出可能让您见笑了,在整理亡夫的财产文件之后,我突然发现他曾经定期要给英国一个家庭馈赠一笔金钱……而且,就我看,还是一笔数目不小的金钱。”

“是的,没错,确实如此……”夫人的脸上突然显出了一些尴尬,然后她连忙移开的视线,轻轻点了点头,“您的丈夫,这两年确实一直都给我们一家馈赠了金钱,我们都十分感激他。”

作为一个豪贵人家的女儿,她对自己一家需要接受他人馈赠的一事,说实话心里是有些不安的,但是奈何现实如此,她也只能带着感激和不安接受了这种定期的馈赠。如今被别人的‘妻子’问起之后,她心里产生了些羞惭也不足为奇。

“说实话,当一开始得到这个小心的时候,我……我是产生过一些不好的怀疑的……所以,我找到了这件事的所有经手人,打算详细地了解事情的经过……”芙兰的脸色突然变得红了一些,“毕竟……也请您理解一下……”

“嗯,我当然能够理解……”夫人脸上的尴尬之色越越浓厚了,甚至都不肯再和芙兰的视线对视。“如果我出于您的立场的话,我也肯定会探个究竟的。”

“说实话,请您相信,一开始我就打定主意了,不管里面的真相是什么,我都不会停止这种馈赠。”仿佛是为了安慰对方似的,芙兰继续说了下去,“因为,不管怎么样,这是我丈夫的意思,我不能……我不能违逆。不过,从实际结果看,这一切要比我预料的要好的多,当然,也奇怪得多……说实话,我从未想过我的丈夫居然会做出这种事,这几乎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

难怪,即使在最近,这种捐赠也一直准时支付,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夫人好像想明白了一切。

“对您丈夫的好意,其实我和我丈夫也一直十分不解,因为我们看不出他这么做对他有任何好处。”夫人也叹了口气,同意了芙兰的看法,“但是,不管怎么样,好意就是好意,我们一直都对他带着无比的感激之心的……真没想到,我们还没有得及报答他,却已经没有机会了。”

片刻之后,她又苦笑着打量起了芙兰,“另外,这种馈赠您也可以停止了。我们不能一直这样心安理得地接受他人的馈赠。尤其是您最近还横遭了这样的灾祸,您比谁都有为自己的未做打算的需要……”

“不,请您不要误解了,我绝对没有停止这种馈赠的意思。我丈夫的意志,我会遵行到底的,既然他决定了要帮助您一家,那我又有什么理由停下呢?”

芙兰连忙再度安抚起了对方,说实话她就算想停止也没有这个能力。

接着,她突然站了起,郑重其事地向对方躬了躬身。

“我说过了,丈夫留给我的财产足够多了,请您不用为我担心,我希望您一家能够继续接受这种馈赠。”

芙兰如此诚恳的样子,倒让夫人有些哭笑不得了。

自古以只有借钱的人卑躬屈膝的,哪有这么殷勤地希望给钱给别人的?

不过……这种情况下,她也没有理由拒绝对方的好意。

“既然您这样说的话……那么,真的十分感激您的好意。”她略带着一点踌躇和羞愧,再度向芙兰道了谢,“我和我丈夫,一定永远不会忘记您一家人对我们的帮助,我们的孩子也一定会对您满怀敬意。”

“谢谢……但是,除此之外,我能否提出另外一个请求呢?”芙兰突然回答。

“嗯?”夫人有些意外。

“请您不用担心,这不是什么要挟,也不是什么令人为难的要求,这只是一个请求而已……”芙兰以无比诚挚的笑容回答,“我只是想要见见您的丈夫,然后通过他了解我的丈夫。”

“嗯?”夫人还是没有弄明白。

“没错,突然他已经离开了我……但是我还是希望更多地了解他,因为……因为我就是想要知道他在想什么。”芙兰以一种奇怪的语气回答,“哪怕……哪怕他已经离开了我,我也想要继续了解他,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夫人,我诚挚地请求您,让我见一见您的丈夫,我想要问问这一切是为什么。只有这样,我才能够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才能够纪念他了——感谢上帝,我还有足够的钱!”

这还真是爱到深处了啊……夫人心里感叹。

“这倒是没有什么困难的,”片刻之后,他点了点头,“先生刚刚在大英图书馆,很快就会回了,您稍等。”(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