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三十章 意外的决定

第三十章 意外的决定


                

“污蔑!这都是何等无耻的污蔑!这些英国人真是太没有礼貌了!我……我还从没有见过这样恶毒的诽谤中伤!英国人在想什么?我哥哥对他们这样毕恭毕敬,他们还要这样攻击他?简直……简直厚颜无耻!厚颜无耻!”

在弥漫着金色雾气的清晨中,特雷维尔小姐和她的一行随从们在旅馆的餐厅里共进早餐。↖

然而,也许是因为特雷维尔小姐突然突发奇想想要翻阅一下英国报纸的缘故,原本融洽的气氛荡然无存。

因为难以抑制的气愤,她的脸都红了,就连手都微微颤抖了起。显然她没有想到,自己如此富有才能的兄长居然会受到英国报界如此攻击。

“!瞧瞧!这个国家的人把自己当成什么了?上帝的使者?他们有什么资格评断别人?这些英国人简直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孔泽和玛丽都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他们雇主的妹妹生平罕见的大发雷霆。

“我就说了啊,这些英国人都是土佬,什么都不懂,你非要去看……这下不是给自己心里添堵了吗?这是何必呢……?”片刻之后,也许是为了让芙兰开心一点,玛丽以打趣的方式安慰了她,“好啦,吃点早餐吧,等下我们还得一起去威斯敏斯特呢!”

“被这些人这样倒尽胃口,怎么还吃得下……”芙兰仍旧气鼓鼓地,不过语气总算缓和下了一些。

然后,她强忍心中的厌恶。勉强自己再度拿起了一份报纸,扫了一下末尾的署名。

“卡尔-马克思?”

然后。她皱着眉头,好像在回想什么。最后她终于恍然大悟。

“又是这个人!我记得他!他不是第一次恶毒攻击我的哥哥了,真是不知所谓……”

然后,她扫了一旁默不作声的孔泽一眼,“孔泽先生,您作为我哥哥所倚重的助手,难道就能坐视这个人这样如此恶毒攻击他吗?”

我当然能够坐视了,他挨骂跟我有什么关系?孔泽在心里冷然回答。

更何况……他自己也对此满不在乎的样子。

不过,在表面上他是不会将这种情绪给表露出的。

“看到这些英国人如此肆无忌惮地攻击我的雇主,我确实感到十分气愤的。可是……他们毕竟是英国人,我们拿他们没有什么办法。”孔泽不紧不慢地回答,“不过,您也不用过于放在心上,这些人说到底也只是一小撮人而已,有些人甚至是寓居于英国的外国人——比如您刚才所说的那位马克思博士,所以,他们是不能代表英国人的情绪的,他们在报纸上的攻击。用不了多久就会销声匿迹……反正现在又有谁会不受攻击呢?”

虽然他这么说有些推卸责任的嫌疑,但是倒也道出了事实。

在法国,夏尔-德-特雷维尔虽然名声同样不好,但是在夏尔及其同党的淫威之下。已经被严格的报道管制所约束的舆论界是绝对不敢于发出多少针对路易-波拿巴和他的亲信的攻击之词的,顶多是一些不咸不淡或者暗藏机锋的评论。

但是在英国,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一这里的报界已经习惯了言行无忌;二攻击外国政要本就是英国人最喜闻乐见的事情之一,所以哪怕现在英国zf有意于推进英法友好。报纸上针对夏尔的攻击也还是不绝于耳。

然而,芙兰却完全不接受这个解释。

“就算只是一小撮人。我们也不能置之不理吧?否则人人都会把这种败坏我哥哥名誉的攻击当了真!况且,就算攻击者不是英国人,那英国zf也不应该让这种无中生有的造谣中伤在他们这里广为流传吧?他们这样污蔑一位外国政要,难道能够体现出英国人自诩的侠义和道德吗?”

“我承认英国人这样干很恶劣,但是总不能因为这种事情,向英国zf提出正式抗议吧?”孔泽轻轻摇了摇头,显然对大小姐的指示不以为然,“特雷维尔先生现在希望同英国保持友好,所以不同意这么做——再说了,就算他真的这么做了,也许也只是起了反效果,反而有利于这种攻击的流传,为英国人在茶余饭后增添了笑料。”

“我哥哥对此不在乎,并不是您什么都不去做的理由吧?如果什么事情都需要我哥哥亲自交代的话,那么您到底又有什么立场可以自称为助手呢?”芙兰仍旧毫不退缩。

“那您说应该怎么办呢?”特雷维尔小姐如此毫不留情的诘问之下,孔泽也感到有些理屈词穷了,最后,他终于不耐烦地问了出。

“这个……您倒是问起我了?不应该是您想办法的吗?我怎么可能比您更了解外面呢?”芙兰貌似已经完全平静了下,静静地看着自己面前的餐盘,“我相信,就算是英国,也是会有伸张正义的地方的吧?再怎么无法无天,总还是有什么东西可以约束他们的。”

啊,还要去告诽谤?

孔泽和玛丽对望了一眼,心里都感觉暗暗叫苦。

没有别的原因,他们只是无法告诉这位妹妹,她的兄长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而已。

说实话,虽然言辞过激了一些,但是他们都不觉得这些攻击是“无中生有的诽谤中伤”,要是细究起,反倒是说得轻了,很多暗地里的罪行都没有列举出——这两个人都已经追随特雷维尔先生很久了,自然都对他的底细心知肚明。这要是告上法庭了,岂不是正好给了别人扬名的机会?要是在法庭上被人一次当庭控诉,那可就真的闹出大笑话了。

可是,这种话是绝对不能对芙兰说出口的。

在他们的理解当中。他们的主要任务,除了是看好芙兰免得她受到什么意外之外。十分重要的一点是要哄她开心——谁叫人家是姓德-特雷维尔呢?

在变得尴尬的气氛下,孔泽冷淡地瞟了玛丽一眼。像是在说“这位大小姐就让你哄了”,然后干脆就吃起早餐,一个缄默不言。

“啊呀,好啦,这种事以后再说吧,我们先去把地方逛完吧?”玛丽小心地哄着芙兰,一心想要慢慢地把这件事给糊弄过去,“我也觉得这些人太无法无天,绝对不能轻易饶恕。要不这个事先让孔泽先生记下。回头我们在英国找找律师,看看有什么办法?”

然而,芙兰的回答却让她的这位好友吃了一惊。

“如果诉讼的话那也太慢了……再说了,这种人最会花言巧语,没准还会在法庭上大放厥词,蒙蔽视听。”芙兰好像漫不经心地回答,“我才不想让这种人借了我们出名呢!”

接着,她好像有些迟疑抬起头,满怀好奇地问起了玛丽。“玛丽,这些人言语这么刻薄,又喜欢肆意攻击别人,总是会得罪不少人的吧?又不会只有我哥哥一个人被他们攻击而已……要是在法国的话。早就有人会跑过去跟他们决斗了,哪会叫他们还会这样嚣张!不过,说不定他们哪天招摇过市就会招惹上谁了……英国人里面总也会有脾气很坏的吧?”

这番暗藏凶兆的言语。玛丽的脸骤然变得有些苍白,她略微惊慌地眨了眨眼睛。然后有些局促不安地扫了孔泽一眼。

“这种事……这种事……也不会那么容易碰巧赶上吧……?就算是意外,也有些人会忍不住往坏处想。况且。这些人虽然攻击英国zf,但是言辞都很有分寸,不像攻击外国人那样肆无忌惮,所以……所以……如果真的出现什么意外的话,英国zf也不会坐视不理的……嗯,所以还是算了吧?至少这段时间……这段时间让他们运气好点儿,免得……免得让人无端怀疑到别人身上……”

虽然芙兰说起时漫不经心,但是玛丽却不敢随意对待,因为她知道,芙兰在这种事上是不开玩笑的,她说得出做得到——正因为如此,她才紧张不安地以“难免会被人怀疑到特雷维尔家族身上”暗中劝解芙兰。

而旁边的孔泽,脸色也略微变了变,好像也呆住了。

他倒是并没有因为芙兰的打算而燃起义愤,因为在警界的生涯当中,他早已经将这种事看了个遍——在法国,十件决斗里面倒是有九件,就是这些贵妇小姐们在漫不经意、或者刻意为之当中挑拨起的。

他只是惊异于特雷维尔小姐在说出如此可怕的决定时,那种几乎毫无异常的天真好奇,仿佛真的不明白她所想要引发的后果似的。

比起她的那些同辈和前辈们,似乎还要流畅自然。

果然,越漂亮的女子就越是没有心肝——他再度确信了自己之前的那个观点。

然而,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供他在心中感叹了,特雷维尔小姐的眼角的余光一直在注视着他,好像正在等待着他的回答。

“如果真的出了这种意外的话,那诚然令人遗憾。”过了片刻之后,孔泽终于悠然回答。

“但是,这种意外,想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的。我想,没有任何人会因此这种意外而获益,甚至特雷维尔先生本人也不会愿意看到这种意外,那他就少了个乐子可找了——因为就我所知,有些攻击他的文章反倒是他喜欢看的,毕竟国内那些评论千篇一律,太过单调。”

“嗯?怎么会?”芙兰和玛丽有些惊诧地对视了一眼,然后难以置信地反问了起,“先生喜欢看这种文章?为什么?”

“理由我不清楚,但是我可以跟您确认,特雷维尔先生经常翻阅外国的报纸,而且特别喜欢浏览攻击他的那些文章。您刚才破口大骂的那位作者就是其中之一,甚至还得到过他的捐款资助——当然,是匿名的。”孔泽带着一种奇异的笑容回答,然后又耸了耸肩,“其实我觉得也没有必要追问,大人物的想法肯定会让人难以捉摸——如果和我们这些平常人一样,那他也没有机会成为大人物了。”

“竟然是这样!这样恶毒的攻击他居然能够泰然处之,只当做是一种消遣……这是何等的胸怀啊……当年拿破仑都没有这样的气量吧?”听到了如此震惊的消息之后,芙兰喃喃自语,“果然……果然令人敬佩……”

她真是没救了……玛丽突然有一种想要掩面的冲动。

不管兄长想要做什么,恐怕这位妹妹都能从中找到一些值得学习和敬佩的地方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让她打消那个可怕的念头总是好事。

要是真的在英国搞出什么凶案,那才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呢。

“我们把行程改一改吧。”

就在玛丽暗自庆幸于一场祸端被消弭于无形的时候,芙兰突如其的话,又让她陷入到了新的震惊当中。“今天不去威斯敏斯特了。”

“嗯……又怎么啦?”玛丽小心翼翼地问。“今天都已经准备好了……如果不去的话,那岂不是……”

“只是换个地方而已,又不是不出门。”芙兰颇为轻松地回答,显然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反正那种地方什么时候都可以去,我现在倒对其他地方更加有兴趣了。”

“什么地方……”玛丽颇为无奈地问。

也罢,换地方就换地方吧,反正只要她不闹出什么可怕的祸事,自然由得她决定。

“您带我去见见那位马克思先生吧?我倒是有些好奇,一个人凭什么可以这样自信,整天大放厥词。”芙兰转头看向孔泽,“先生,虽然您不愿意服从我的命令,但是想您应该不会拒绝我这个要求吧——别跟我说您不知道他住哪儿,刚才您不是说过的吗?我哥哥给了他匿名的捐款,难道这不是经过您手的吗?我不信。”

“呃……”孔泽破天荒地对这位大小姐的思路有了些踌躇,因为他这下根本闹不明白她在想什么。

“怎么?我们家付了一大笔钱,难道连个人都不能见?”芙兰皱了皱眉头,好像有些不悦。

“好吧……”踌躇了片刻之后,孔泽终于答应了。“但是我之后要报告给先生。”

“随便您。”芙兰带着胜利的笑容回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