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一章 直觉与筹备

第二十一章 直觉与筹备


                

亲王皱着眉头看着女王,静静地聆听着她的话,直到女王说完之后,他一时间仍旧还在思索,考虑妻子话中的深意。

他知道妻子倒也说得不错——在现在这种情势下,肯定是刚刚篡夺了国家、还没有得到稳定的路易-波拿巴,更加需要得到自外部的支持和认可。

而现在,在整个欧洲,乃至整个世界,还有哪个国家说话比英国更加有分量呢?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亲爱的。这个意义上你说得倒也没错,路易-波拿巴肯定十分希望能够得到我们的公开支持,为此他肯定愿意付出不少代价的。”沉吟了片刻之后,亲王将手放在了下巴上,“所以……你是说我们不用对这位特雷维尔显得太过急切,他自己就会主动贴上?”

“本就不应该我们急啊,他辛辛苦苦跑过,肯定也不是为了这儿看风景嘛……我们越是走得近,他就越觉得可以多从我们这里捞一点儿,所以就越不显得积极了。”女王貌似理所当然地回答,“他这种人,我现在算是看明白了,又狡猾又贪心,你只要一不留神,没准儿口袋里的东西就得让他都掏走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特雷维尔故意跟我们保持距离,我们也顺着他的意思,同样冷淡以对?或者至n少表现得不那么热心?”亲王终于明白了女王话中暗含的意思,“这样,哪怕是因为自于波拿巴的压力。他也不得不重新对我们俯首……”

“是的,就是这样。”女王轻轻点了点头。“其实,我倒是觉得啊。这位年轻人之所以对我们若即若离的,实际上就是因为他真的很希望同我们达成默契——正因为他想这么做,所以他就故意装作冷淡,以避免被我们握在手里。”

“嚯!”听到了妻子的判断之后,亲王突然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你是说这个混小子在故意吊我们的胃口?其实他比谁都希望要拿出点成果回去向主子邀功?”

“难道不是这样吗?”女王笑着反问。

亲王皱着眉头,好像在思索自己刚才和特雷维尔的那些对话。

“这混小子,真是狡猾!”片刻之后,他再度骂了一声。

“也不能这么说人家嘛。人家也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而已。”女王微笑着眨了眨眼睛,“好啦,你也别全信我的话,我只是靠直觉猜的而已,到底能不能作准还不知道呢!”

“不,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亲爱的。”亲王摆了摆手,示意妻子不用谦虚,“这么多年了。你看人好像就没有不准的时候。”

亲王这话倒也并不算刻意的恭维,实际上,虽然平常看上去对国家大事并不太感兴趣,也不喜欢繁杂和琐碎的事务性工作。但是亲王知道,女王的头脑,比任何人在表面上看到的要清醒得多。至少。这种直觉,是极少有失准的时候。

“哎呀呀。这个时候你倒是会讨人欢心了,刚才在他们面前怎么一副冷面孔?”因为得到了丈夫的称赞。所以女王的脸上微微红了红,然后有些不满地横了丈夫一眼,“你要是肯有特雷维尔一半的油腔滑调就好了,平素里总是那么严肃有什么意思……瞧瞧这些法国人多可爱啊!”

“哼,他可不止油腔滑调而已,这些法国人个个都喜欢沾花惹草,你又不是不知道。”因为妻子当着自己的面称赞了别人,所以亲王有些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所以法国人不可信任,他们总是只有几分钟的热情。就算我们今天达成什么默契,说不定哪天他们就会改弦更张。”

“难道我们英国就不是这样吗?只要有必要,我们还不是一样会抛开这群法国人。”女王挑了挑眉头,仿佛是在为那个可爱的年轻人申辩,“话说回,我看特雷维尔先生倒是和一般的法国人不一样。他这种人看上去礼貌斯文,但是心里可狠着呢,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干得出。”

“这点我同意,从法国传过的那些报告看,他行事一向是肆无忌惮,从不把上司、也不把什么准则放在眼里。”亲王点头同意了妻子的看法,“不过,对我说,他不问原则只认实力反倒是好事——只要他尊重实力,就知道能够得到我们的善意,就是一种多么大的幸运……我会让他好好明白这点的。我倒不相信他还能对我们怎么样?”

亲王的这种态度,女王并没有反驳。

这对夫妇,对他们的帝国的实力和威慑力,倒是有足够的信心。

“罗素先生明天就会过,帕麦斯顿先生也会过,到时候他们就可以一起掂量掂量特雷维尔先生的分量了。”亲王带着一种莫名的惬意低声说,“按你这说话,那时候他可就得如坐针毡了啊,这两位可不是那么好应付的。”

这位帕麦斯顿先生,就是现任的英国外交大臣,同时也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当听到丈夫提到帕麦斯顿这个名字的时候,女王微微皱了皱眉头,显然对这个人不太满意。

“帕麦斯顿先生,应该和我们可爱的夏尔有得一谈。”片刻之后,她以一种说不清是好是坏的态度,平静地说了一句,“我倒是觉得他们两个挺像的。”

“我想也是,他们两个都毫无原则,自私势利,而且……都浪荡成性。”亲王点了点头,显然同女王抱有同样的观感,“好吧,亲爱的,我也不喜欢帕麦斯顿,但是……有时候我们得学会容忍不喜欢的人。再说了,我们也不用忍受他多久了,先让他去压一压特雷维尔吧。”

“你们的事情,随便你们怎么办,我才懒得管呢……”女王陛下耸了耸肩。“我倒希望你们不要对我们的客人太过于不友好。”

接着,她的脸上又重新恢复到了刚才在夏洛特面前的那副万事不放在心上的幸福笑容,“好了,别跟我说这种烦心事了,我懒得听。明天我就要同特雷维尔夫人一起去城外玩了,你们随便怎么办吧,反正你们总是对这种事乐此不疲……”

“我们乐此不疲,正是为了让你可以不用为此烦心。”亲王同样微笑着回答。

……………………

当进完午餐之后,夏尔就带着夏洛特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

因为之前旅途的疲惫,再加上饭后人们所特有的倦意,所以他们两个很快就相拥而眠,睡了一个午觉。

到了傍晚时分,他们两个才慢慢醒转。

然后,他们从侍从那里得知了法国驻英大使请求王宫面见自己的消息。

在女王陛下决定将特雷维尔夫妇请到白金汉宫下榻之后,她同时就派人通知了法国使馆,而听到了大使前面见的请求之后,她十分宽宏大量地同意了大使的请求。

当大使到了王宫之后,因为特雷维尔夫妇还在休息,所以女王夫妇接见了大使,同他谈了许久,等到夏尔休息完毕之后,他们才派侍从过告知夏尔这个消息。

夏尔一听,马上就重新整理了自己的衣装,然后跑到了会客室去接见久已等候的大使德-隆克罗尔伯爵以及其他同行的使馆工作人员。

一见到伯爵,他就热情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德--隆克罗尔先生,非常抱歉让您改变了预定的行程,我直到到英国之后才知道女王陛下竟然跟我开了这样的玩笑!”

“这是一个十分令人鼓舞的玩笑,德-特雷维尔先生。”身材瘦高的伯爵朝夏尔躬了躬身,然后握住了夏尔手,“女王陛下并不是对每个人都这样热情的,能够得到这样的礼遇,对您,对我们,对法国说都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您能够这样说,倒是挺让人开心的。”夏尔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示意他同自己一起坐下。

驻英国大使可以说是法国外交界最为重要的职位之一,哪怕以他在外交部的公职考虑,他也应该同对方保持一个至少还过得去的关系。

虽然夏尔表现得十分礼貌,但是这位大使先生仍旧不动声色,只是彬彬有礼地随着夏尔的指示行动。

,看得出,是那种不轻易动感情的人,倒不是对夏尔不敬。

“特雷维尔先生,言归正传吧。”刚刚一坐下,他就直接对夏尔说,“我刚才同女王夫妇在一起谈了一会儿,从他们口中得知,他们对您和您夫人的印象非常好,也对法国十分友好。”

“唔,我在刚才同他们共进午餐的时候也有这种印象。”夏尔点了点头,“他们对法国充满了好感,而且并不排斥现任的政府。”

“先生,既然得到了这样良好的第一印象,那么我们就更不应该挥霍它了。”大使凝重地说,“接下,请按照我们的指示行动吧,我们要进一步扩大我们从这种好感当中所能得到的好处。”

嗯?

这是什么意思?

他估计是担心自己在女王夫妇面前失仪,惹得他们反感,进而影响到最为至关重要的英法关系上吧。

不过,真正的问题不在这里。

他更加担心的,恐怕是自己将“法英关系得到大大改善”的头功揽到自己怀中吧……(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