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二章 争吵与助手

第二十二章 争吵与助手


                

虽然外表彬彬有礼,但是伯爵心里隐藏的忧虑却很快被夏尔给看了出。[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

这也难怪,作为长居于此的大使,在英法关系面临重大转折、即将迎可喜进展的时候,却得不到国内应有的嘉奖和赞赏,反而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跑过,堂而皇之地同‘女’王陛下和首相下接近,想任谁也难以心平气和吧。

在他看,英法关系的重大改善头功应该系在他的身上,也应该由他主导即将进行的英法协调。

不过,因为夏尔实在炙手可热,所以他也不敢表现得过于造次,所以只敢以这种隐晦的方式恐吓夏尔,并借此夺回主导权。

不过……虽然能够理解对方的想法,但是夏尔可没有一点谦让的意思。

“按照您的指示?”夏尔装作很好奇地看着对方,“先生,请问您有从总统那里得到了什么新的指示吗?还是说,部长下有什么决定没有告诉我,而是特意告知给了您?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请您马上告诉我吧,我会毫不犹豫地遵循他们的指示的。”

如果是部长和总统的指示我可以听从,如果是你的,那就没必要了。

在夏尔如此直白的答复之下,一丝尴尬和惊慌掠过了伯爵的脸。

“先生,您不用多虑,我并没有从国内得到什么更新的指示。”他微微缓和下了语气,“我只是说,为了更加有力地同英国‘交’涉,您可以更多地倚重我们,利用我们的经验,毕竟我们长待在英国,对如何应付英国人更加有经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英国人那里得到更多的东西……”

“这一点我完全同意。”夏尔点了点头,“所以,我希望您能够将使馆的一位秘书借调给我。暂时充任我的参议人员,辅佐我同英国人进行会谈,我会向他随时咨询的。[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夏尔这句话,一瞬间就让整间会客室都陷入到了冷场当中。

因为,大家都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

“您是……您是叫我回去?”部长难以置信地看着夏尔。

“是的,我的意思很明白——接下的会谈,因为事关重大。所以您不必出席。起舞电子书”

“先生,如果您不让我参与的话。恐怕不合程序吧?我,现在还是特命全权大使,法国同英国的外‘交’往,理应由我经办。”德--隆克罗尔伯爵原本就十分严肃的脸上,现在变得更加苍白了,“如果您或者部长下有别的安排的话,尽可以跟我提出,我会自觉执行的。”

“不,我对您没有任何的特别意见。您的安排也并非我能够处理的。”夏尔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非特意要排斥他,同时也并不在乎他的辞职威胁,“不过,我是以‘私’人身份过的,我要见谁并不需要经过您的同意,想也是我的自由。”

“这种话对外说说就可以了。又何必对我这么说呢,先生?”德--隆克罗尔伯爵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难道我还会不知道您此行的真正目的,以及您将与什么人接洽吗?”

既然已经被夏尔排斥了,他也不怕说实话了。

“如果您非要如此说的话,那么我只能说我很遗憾。”夏尔耸了耸肩。“那么,现在您可以走了。”

接着,他站了起,看了看那些跟着部长前的使馆随员们。

他要从中随便挑选一个,充任自己的临时助手——如果有可能的话,充任未的长期助手。

然后,他的目光落到了大约一个二十几岁、留着一头栗‘色’的分发。长相十分斯文的年轻人身上。

看上去‘挺’顺眼的,就是他了吧。

“就让他留下吧,当我的翻译。”夏尔指着他,然后貌似疲倦地打了个哈欠,“其他人都回去吧。”

这个不知道是不幸还是幸运的年轻人,一瞬间顿时成为了视线的焦点。

片刻之后,他才从最初的懵懂当中清醒了过,然后难以置信地睁大了自己的眼睛。

“先……先生……您……您这是……?”他惊慌地看着夏尔,语无伦次地回答,“可是……可是……我……您……”

“您叫什么名字?现在是什么职位?”还没有等他说完,夏尔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我……我叫保尔-比洛特,先生。”片刻之后,这个年轻人终于定下了神,但是看上去仍旧对夏尔的突然举动有些惊慌。“现在在使馆充任三等秘书。”

也就是说,是刚刚进入使馆的底层职员吗?

很好。

“好的,那您今天就先留下吧,我还有些事情要问下您。”夏尔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了下去,“明天,也许我和一些英国人会有洽谈,那时候您就给我充当翻译吧,很多问题我都需要咨询您的意见。”

这个年轻人犹豫地看了看夏尔,又看了看气鼓鼓的大使,他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又没说出口,一副想要拒绝但是又不敢的样子。

“您太过于独断专行了,先生!”在夏尔这种隐含的羞辱面前,伯爵终于忍受不下去了,气冲冲地站了起,“部长下可不是这样指示我们的!”

“现在这里我说了算,如果您有意见,尽管去跟国内提吧。”夏尔平静地回答。

“我会的!”

“就算您提了,又有什么用呢?难道部长会因此斥责我吗?”夏尔冷笑了起。“我劝您不用做这种无用的尝试了,“您如果不干涉我执行我的意志的话,那么我也绝对不会对您的地位有任何想法。”

“您不能将我国最为宝贵的外‘交’事业视为儿戏!”

“我没有,相反我特别珍视它,所以绝不肯将它‘交’给旁人办。我要推行的是德-特雷维尔外‘交’,不是德-图尔戈外‘交’,更加不是德--隆克罗尔外‘交’,所以我需要的是参考,而不是谁的指导,更加不是当个橡皮图章,任由你们经办而自己乐得逍遥。别以为我只是部里领个薪水而已,我需要的是自己执行自己的外‘交’政策——只要我还在台上一天。”夏尔平静地看着伯爵,然后耸了耸肩,“先生,我已经说得更加清楚了吧?现在,请您先回去吧,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您处理呢!”

接着,他朝那位保尔-比洛特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不要再废话了,老实服从命令。

这个年轻人看了看大使,又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看到夏尔如此强势地对待大使,这个年轻人更加明白了这位德-特雷维尔先生的赫赫权势。

他明白,如果这次不跟着大使等人一起回去,那么以后在使馆内他就再也没有容身的余地了。但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他终于决定赌一把,看看这位特雷维尔先生会不会因为自己的表现而特意对自己青眼有加——如果赌赢了的话,对他说,就意味着前程似锦。

谁都知道,德-特雷维尔先生最喜欢提拔那些有能力、有志气的年轻人,不是吗?

经过了夏尔的呵斥之后,德--隆克罗尔伯爵气哼哼地带着他的其他随员们离开了王宫,只有保尔-比洛特留了下。

此时,天‘色’已经微黑了。

夏尔扫了仍旧十分紧张的保尔-比洛特一眼。

“不用害怕,先生……只要您表现良好,这次意外对您说就是意外的福音,而不是天降横祸。”

“可是我就是担心在您面前表现不好啊,先生!”保尔不安地嘟哝了一声,斯文的脸上再度闪过了一丝不安。

片刻之后,他突然睁大了眼睛。“您……您会说英语?”

“是的,我会。”夏尔干脆地点了点头,“不仅会说英语,我还会说德语,虽然说不上多流利,至少可以顺畅地同旁人‘交’谈。”

是吗……保尔-比洛特在心里叹了口气。

既然他会,那自己的表现机会就更加小了一些……

“想必你还不知道吧,明天……我就要同英国首相和外‘交’大臣们会谈了。”夏尔直截了当地说了下去,“我刚才说过,我不必过于遵循部长下所确定的章程,但是毫无疑问,我并不想和他们谈崩,使得英法关系受损……所以,您需要承担重任,我需要您扮演一个缓冲的角‘色’。如果您办得好,您是可以在我这里指望任何想要的奖赏的。”

“……”年轻人的呼吸微微急促了。

对于他这种出身平民的外‘交’官说,难道还有多少其他的东西可以指望吗?

“不过,首先请您认清一个现实——我留下您,不是因为您有多少能力,我还没有看到那个,我留下您只是因为您走了一次运而已。”夏尔的语气突然变得傲慢起,“如果,如果想要保住这种幸运,请您务必要继续低调谨慎,明白了吗?”

如果被泼了一盆冷水,保尔-比洛特心中原本的兴奋,顿时被浇灭得干干净净了。

“您……您这是……”

“所以,我不需要您有什么别的意见,您只需要执行我的意志就可以了,明白了吗?”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