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九章 儿女们

第十九章 儿女们


                

“爱丽丝,给我站住!”

在所有人或惊慌或尴尬的注视之下,‘女’王慢慢地走到了‘门’口,然后恼怒地看着夏尔怀中的幼童。热门小说。更新好快。

因为气恼,她的眉头已经紧紧地皱了起,语气颐指气使而且不容置疑。

直到这时,她才真正在夏尔夫‘妇’的面前展示出了那种只属于君王的威严。在这种气势的影响下,不光‘侍’从们噤若寒蝉,就连夏尔夫‘妇’都有些心里发憷。

然而,‘女’王的威严却并没有对她的‘女’儿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在夏尔怀中的爱丽丝公主殿下仍旧在用力扭动着,还是不死心地想要挣脱夏尔的手臂。只是,她这个年纪的孩童,又怎么可能抵得上夏尔的力气呢?

最后,她只得放弃了做这种无用的挣扎,然后抬起头恨恨地看着夏尔。

夏尔当然不会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了,所以只是面带笑容地朝她眨了眨眼,然后更加用力地掐住了她的手臂,想要将她扳回到面对自己的母亲。

感到了夏尔所传过的压力之后,公主咬紧了牙关,似乎是拼尽了全力想要抵抗夏尔的意图,腮帮都鼓了起,甚至脸都有些发红。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什么用,在夏尔无可抗拒的力量面前,她最终只能一点点地转过身,面对了自己的母亲。

‘女’王感‘激’地瞟了夏尔一眼,然后恼怒地走到了爱丽丝公主的面前,一把就将她的手拽到了自己手上,直接就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爱丽丝,你跑什么!”她低下了头,不满地向自己的二‘女’儿呵斥着,“妈妈有说错你了吗?难道你没有做错吗?人才这么丁点儿大,脾气怎么这么不得了了?赶紧给我回去!”

然而,爱丽丝公主却并没有像她的母亲期待的那样,老老实实地认错,相反。她还是气鼓鼓地看着母亲,一点也没有退让的意思。

“怎么?还觉得自己有道理了?!”一看到‘女’儿这么抗拒的样子,‘女’王更加气的不打一处了,拉着‘女’儿的手就往餐厅里面走,“我告诉你,别以为你做什么妈妈都会点头默认,你休想在我们面前为所‘欲’为!现在。老老实实地向阿尔弗雷德道歉,并且向大家保证以后不会再发脾气了。马上!”

“我没有错!是阿尔弗雷德不对,您总是偏袒他,总是这样!”也许是因为被‘女’王的态度再次‘激’怒的缘故,公主突然朝‘女’王大喊,“再说了,就算我也有错,凭什么只责备我一个人?要不是因为阿尔弗雷德不对,我的布娃娃怎么会破掉!我让他道歉,他也不肯……难道我作为姐姐。[]不能管教弟弟吗?”

“阿尔弗雷德是无意的,再说了……不就是一个布娃娃吗?如果你想要那就跟我说,想要多少都可以。”听到了‘女’儿满含委屈的抗辩之后,‘女’王的态度稍微和缓了一些,“就算阿尔弗雷德是有些做的不好,那你也不能这样对待他!别忘了,他身体不好……”

“谁说他是无意的?他就是有意的!他有病。所以他见不得我们开心,拼了命想要惹怒我们!”爱丽丝不依不饶地继续抗辩着,“他有病这是我造成的吗?凭什么要我们天天顺着他?就是因为你们每次都偏袒他……所以……所以他才那样……你们只管顺着阿尔弗雷德意,却一点都没有将我放在心上!”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伤心的地方,公主的眼角边突然泛出了一些泪‘花’,“还说什么想要多少就给多少……我别的都不要。只要贝琪,你能把它还给我吗?现在贝琪已经被他‘弄’得支离破碎了,难道……难道这样您都要只责备我一个人吗?”

在‘女’儿轻声‘抽’泣的时候,‘女’王的怒火,终于被平息下了。她略带歉意地看着爱丽丝,最后轻轻叹了口气。

“好了,别哭了……”她伸出手。抹了抹‘女’儿的眼泪,“胡说什么呢?妈妈怎么会不将你放在心上?好吧……这次的事情就算了,你们两个重新和好吧……”

一边说,她一边轻轻抚‘摸’‘女’儿的背,让‘女’儿平下心气。

“老了,别哭了,妈妈不责备你了,好吗?你看你,这样胡闹,这样大喊大叫,会让客人们怎么看你呢?今天的客人可是法国有名的贵族世家的后代,你要是在他面前留下坏印象,以后在法国的社‘交’界名声可就全坏了……”

眼见爱丽丝公主再说下去就要成家丑外扬了,‘女’王陛下决定不再进行这个话题,直接动用父母特有的权力,将这件事给压下去。

同时,为了让‘女’儿心虚,她也有意拿夏尔吓唬‘女’儿。

‘女’王的谎话(也许可能算是半真半假)似乎起了一点效果,爱丽丝立即转过头看着夏尔,似乎像是在威胁,不过总算没有再哭了。而夏尔也只是面带笑容地朝她躬了躬身。

毕竟是**岁的孩子,最怕被别人小看。

就这样,‘女’王终于将‘女’儿给哄好了,然后将她重新拖回了餐厅。

在她们两个重新进去之后,同样已经跟了出、但是一直只站在一边旁观的阿尔伯特亲王,突然轻轻叹了口气,好像有些心力‘交’瘁。

“我整天要忙于国家大事,而到头连儿‘女’的事情都要烦我!这就是我孜孜不倦的工作所带的回报……”

“您确实辛苦了……”夏尔满怀理解地点了点头,然后自己也叹了口气,“人人只知道羡慕我们身边的光环,倒是不知道为了保住这些光环,我们要付出多少啊!”

他算是看出了,因为阿尔弗雷德王子从小就患有重疾的缘故,所以‘女’王夫‘妇’出于怜悯就更加对这个孩子要多注意一些,平时也尽量呵护,小心不让他受到任何意外创害。

结果,其他儿‘女’一定会心里有些嫉妒吧

而因为父母亲的宠爱,阿尔弗雷德王子一定平日里十分骄纵,再加上病人对健康的兄弟姐妹的嫉妒心,所以平日里肯定经常淘气,惹怒了这些儿‘女’吧。

所以,因为一个布娃娃被‘弄’坏。二公主日积月累的怒气终于爆发了出。

从今天母‘女’两个的对话看,这种事一定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吧,所以这位父亲才会这样心力‘交’瘁……

“孩子们的心是最有童真的,也是相应最缺乏同情心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关注他人的感受,不是吗?”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亲王突然重重地叹了口气。“不过,爱丽丝倒也不是个坏孩子。请您不要因为今天的事情而对她抱有恶感,说老实话其实我们也疏忽了太多东西,所以给孩子们带了不少麻烦……”

“爱丽丝殿下看上去确实是个不错的孩子,只是脾气倔强了一些而已。”这时候,夏洛特适时地‘插’话了,“亲王殿下,事实上我倒是‘挺’羡慕您的呢,能够拥有这么多可爱的孩子盘桓在自己身边。”

和自己心爱的人,孕育了这么多孩子。享受到了为人父母所能有的最大乐趣,就算是有一些烦恼,那也是幸福的烦恼吧。

“我倒是希望他们早点长大,早点自成家业!”亲王苦笑了一下,不过总算因为夏洛特诚恳的安慰而轻松了不少。

接着,他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好的。请两位忘记刚才的不快吧,我衷心希望你们能够享受一顿愉快的午餐。”

………………

一到餐厅,夏尔就感觉自己突然成为了几道夹杂着好奇和不满的视线的焦点。

他顺着迎面而的视线,朝餐桌上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几个孩子低着头看着自己面前的餐盘,好像没有一个人看过自己。

好多孩子啊!

虽然三岁的‘露’易丝公主和一岁多的亚瑟王子因为实在太过于年幼。所以现在还在由‘乳’母照顾,并没有出现在餐桌上,但是五个已经够多了。

这些王子公主们看平常并不能多见客人,所以对访的夏尔夫‘妇’非常感兴趣,虽然碍于礼节不能多说话,但是总是偷偷瞟着他们。

而自爱丽丝公主的视线则不是那么友善了,看上去她还在为夏尔刚才的无礼举动而记恨在心。

“夏尔。夏洛特,请坐吧。”因为夏尔刚才的功劳,所以‘女’王现在像是对夏尔充满了好感,她摊了摊手,示意夏尔和夏洛特坐到自己的旁边,“,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些淘气鬼吧?”

接着,重新恢复了刚才的那种欢快随和的她,面带笑容一一地向夏尔介绍了自己的儿‘女’。“这是维多利亚,他们中的老大,这是爱德华,我的大儿子,这是……”

其他的孩子都或主动或勉强地跟夏尔夫‘妇’点头致意,但是等到介绍到爱丽丝公主的时候,她轻轻地别开了脸,并没有向他们做出任何表示。

夏洛特虽然面‘色’如常,但是心里则十分不舒服,而夏尔根本不以为忤,反而面带笑容地再朝她点了点头。

午餐也就是在这种奇怪的气氛之下开始了。

不得不说,‘女’王之前说担心夏尔夫‘妇’吃不惯的话是一种刻意的谦虚了,实际上今天御厨们做的餐点非常地道。

虽然夏尔并不重视口腹之‘欲’,但是因为早已经饥肠辘辘,所以他吃得很香,而夏洛特因为最近的旅途当中一直没有吃到和家中一样好吃的东西,所以特别的胃口大开。

如此给面子的客人,让‘女’王陛下也十分开心,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们,时不时‘抽’空问上两句他们的感受。

然而,刚才的事毕竟在她的心里右下了些‘阴’影。

她转过视线,看着面‘色’苍白如纸、看上去毫无食‘欲’的阿尔弗雷德王子,明显有些担心。

“阿尔弗雷德,多吃点吧!”片刻之后,她忍不住担心地敦促了儿子。

“他胃口不好,也许是因为刚才的事情不高兴吧。”王太子爱德华颇为冷淡地说,“别忘了,他刚刚才被人推了一把,还被打了一拳。”

这位年仅十岁的男孩,现在就有了些王室特有的傲气,面孔既冷漠又缺乏生气,看上去对什么都不在意。

“爱德华,别说了!”眼见弟弟煽风点火,长姐维多利亚开口了,“妈妈不是说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吗?”

“我只是为弟弟担心而已。”爱德华耸了耸肩,丝毫没有把姐姐的呵斥放在心上。

两个‘女’儿拉帮结派,而王太子爱德华却对兄弟们毫不关心,事不关己地用餐,丝毫也不愿意为兄弟多说一句。

只是为了寻开心而故意旧事重提而已。

“爱德华,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眼见自己被攻击了,爱丽丝公主顿时冷笑了起,“别忘了……你整天就知道玩,连数学都学不好!一想到英国未要‘交’给你这样的糊涂虫,我就忍不住要为这个国家的未而感到悲伤!”

“够了!你们今天闹得这么厉害,难道还不知道收敛吗?”‘女’王终于听不下去了,重重地拍下了桌子。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