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八章 二公主

第十八章 二公主


                

一听到女王打算请自己夫妇吃午餐,夏尔顿时就感觉自己也有些饿了。

这也难怪,从今天早上开始,他和夏洛特就没有进食过,只是因为和女王夫妇见面之后心思繁杂,才没有感到饥饿,现在经过女王这样一提,他立即就感觉到了饥饿感。

“那么,请跟我吧,两位。”女王面带笑容地摆了摆手,然后怡然自得地朝前走了过去,大概是想要将他们夫妇领到餐厅当中去吧。

在行进的路上,女王继续同夏洛特有说有笑,而夏尔仍旧同亲王殿下并肩而行。

“夏洛特,为了招待你们,今天我特意吩咐厨师们做了一些法国的菜肴,不过他们的水准可能就比不上您常吃的那么原汁原味了。嗯,论对厨艺的重视,世上没有多少人比得上你们法国人了吧?”女王故作威严地板起了脸,“所以,如果觉得不合意的话,可千万不要怪罪我们招待不周哦?”

“您可千万别这么说,陛下。”夏洛特连忙笑了起,“我哪有资格评判您的厨师呢?再说了,能够为您服务的厨师,一定是最为优秀的,他们肯定能过作出最好吃的菜肴。”

“但愿能如您所言吧。”女王微微颔首,然后她又挑了挑眉头,加上了一句,“今天我的孩子们也会出席,他们都想看看法国最为出众的一对儿呢!”

“您的孩子也在?”夏洛特先是有些惊诧,然后突然变得更加振奋了起,“太好了!我真想见见他们呢,您的孩子,肯定个个聪明可爱。只可惜我这次没带什么礼物过……”

自从结婚之后,女王和亲王不仅感情上十分和谐,就连夫妇之事上面也十分融洽,作为这种融洽的证明,他们的孩子数量要远远多于一般的王室和贵族家庭。

从1840年第一个女儿维多利亚降生开始,这对夫妇几乎平均每隔一年半就要给自己的家庭增添一个新的结晶。现如今,女王夫妇已经有四女三男共七个孩子了——从大到小依此为大公主维多利亚,大王子爱德华,二公主爱丽丝。二王子阿尔弗雷德,三公主海伦娜,四公主露易丝,三王子亚瑟,堪称是一个大家庭。

别人怎么想不知道。至少夏洛特是十分羡慕的。

“礼物什么无所谓,只要您肯给他们真心实意的祝福和善意就好了——除了这个之外,难道我的孩子们还会缺什么吗?”女王随口安慰了夏洛特,“不过,有一点您说错了,我的孩子们啊,可是一点都不聪明可爱,相反他们可淘气了!总是要闹出事,真是伤透了我们的脑筋……哎,孩子可真是我们女人到这个世上所要遭的最大的罪啊!我原以为生下他们的时候就已经够痛苦的了。没想到他们折磨人的日子还全在后头呢!”

虽然女王提起孩子们的时候一脸的抱怨和不耐烦,但是眼中的喜色却是怎么也掩藏不住的。夏洛特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微笑着听女王倾诉。

一位母亲可以贬损自己的孩子,旁人可没有这个资格。

要是我也能有她这样多的孩子就好了……她在心中略带嫉妒地想。

…………

“特雷维尔先生,我听说,您是打算过阵子去拜访威灵顿公爵?”沉默地并肩走了片刻之后,亲王突然又开口问夏尔。

因为得到了夏尔‘老老实实不耍花招’的保证,亲王原本十分严肃的表情终于稍微缓解了一些,语气也没有了刚才的那种严峻。

“是的,因为十分仰慕那位杰出的公爵。所以我打算趁有机会去拜访一下他。。”夏尔直接点头回答,“在我跟政府提出请求之后,政府咨询了公爵的意见,结果……我没想到他直接爽快地答应了。”

“作为拿破仑的支持者。您倒是奇怪。”亲王脸上不见喜怒地给出了一个评语。

一个拿破仑党人自称敬仰铁公爵,确实是有些奇怪。

“一切伟人都值得敬仰,不管他是何等人物。”夏尔微笑着回答,“不管曾经的立场和恩怨是怎么样,公爵的才华和能力是远远超出了那个时代的。也许他曾经是法国最危险的敌人,但是他也同样是法国最值得尊重的对手。如今。一切往日的恩怨都已经成为了过眼烟,我们面前早已经没有了仇恨。时间的长河静静向前流淌,而伟人将成为礁石永远矗立在那里——他的声名和勋绩也必将同皇帝一样,永远被世人所铭记。”

当夏尔说到‘如今,一切往日的恩怨都已经成为了过眼烟,我们面前早已经没有了仇恨’的时候,他能够明显感到,亲王的神色明显变得更加轻松了。

这确实是一个十分明显的善意信号。

如果波拿巴家族和党徒们连威灵顿都不恨的话,他们还会恨英国的谁呢?

“很高兴您能这么想。”亲王点了点头,“英国从不拒绝任何心怀善意的朋友,哪怕旧日他们曾经有过争斗。”

这时,他的视线又放在了正在同女王陛下攀谈的夏洛特身上。

这位新婚不久的少妇,此时正值人生当中最为富丽的年华,充满了魅力。她的皮肤白皙而又富有光泽,看不到一丝皱纹;一头金色的秀发被盘出了一个发髻,似乎都在闪闪发亮;满面的笑容十分动人,再配上华贵的衣裙,看上去既高贵而又不失妩媚。

亲王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

“您现在倒是意气风发,春风得意呀!”他朝夏尔摊了摊手。

“您这是什么意思呢?”夏尔有些好奇地看着他,不明白这句话又有什么别的深意。

“特雷维尔先生,请回答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好吗?”亲王突然放低了声音,然后瞥了女王一眼,确定那边没人注意自己这边。“注意,请您继续开诚布公,可以吗?”

“嗯,您尽管问吧。”夏尔连忙回答。

“请您告诉我……”亲王微微握起了拳头,然后竖起了拇指,朝夏洛特偏了偏。“有了这么富有而且美丽的妻子之后,您在外面还有没有找过情妇呢?”

啊?

这个问题,让夏尔再度陷入到了惊愕之中。

“嗯?”亲王低声追问。

这个问题实在让人尴尬,但是说谎没有多大意义。

不管怎样。人家有的是办法可以追查,再说了……没准那位蓝丝袜小姐早就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报告给亲王夫妇了……

虽然对这种明显干涉私生活的问题有些不满,但是夏尔为了英法友好的大局着想,还是觉得予以回答。

“有。”因为尴尬和恐惧,他的声音细弱蚊呐。生怕让夏洛特听见。

“哦……看样子您确实十分诚实。”亲王点了点头,看上去对夏尔的回答并不意外,然后,他又追问了一句,“一个吗?还是不止一个?”

“不止一个,事实上……有两个。”夏尔这次的回答倒是挺干脆的。

既然已经回答了之前的问题,那么接下的问题他就没多少心理负担了。甚至可以说,此刻他的心里反而多了一种令人哭笑不得的自豪感。

哼,我就是能给自己找乐子,怎么了?我爱怎么找就怎么找。爱找几个就找几个,你就羡慕去吧!谁叫你娶了个女王当老婆?他在心中暗想。

“呵,法国人!”而得到了夏尔的回答之后,亲王的脸上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轻轻摇了摇头,然后留下了一个暧昧不明的感叹。

这到底是嘲讽还是羡慕,就连夏尔都判断不出了。

不过,哪怕最爱妻子的男人,估计也会时不时地在心里对别的女人冒过别样的念头吧……

正当这两对夫妇还在一边慢步而行一边继续攀谈的时候,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他们的对面响了起。

在王宫里面还有人敢于这样放肆?夏尔有些惊奇地抬起头看向对面。

然后。他发现这是一位中年的女侍从,正一脸惶急地向女王跑了过。

“陛下,不好了!”当接近陛下的时候,她大喊了起。

“停下。你跑什么?”自己的侍从在客人面前如此失态,所以女王显得有些尴尬,于是微微皱了皱眉头,示意对方先停下。“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陛下,刚才……刚才……殿下们在餐厅里面吵架了!”遵照女王陛下的命令,侍女连忙停了下。站到了他们的面前,不过因为刚才跑得很急所以有些气喘吁吁,说话也不太流利,“不知道为什么,爱丽丝殿下打了阿尔弗雷德殿下一下,还把他推到了地上……我们……我们好容易才将殿下们拉扯住,您……您快去看看吧!”

“什么?怎么会这样?!”听到侍女的话之后,女王顿时失去了原本的平静,变得大惊失色了起。“你们……你们在做什么!怎么没有看着他们啊?”

“……他们是突然吵起架的,之前还好好的……”侍女哭丧着脸回答。

“好了,别说了!快点带我过去!”女王打断了她的话,然后都顾不得再跟旁边的夏洛特说什么,直接朝前跑了过去,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气定神闲。

夏洛特注意到,女王现在全身都有些发抖,好像既惊慌又愤怒。

“我们先过去看看情况了,你们随后带着特雷维尔先生和夫人餐厅吧!”而在夏尔旁边的亲王也是一副十分惊慌的模样,不过他要镇定一些,先抱歉地朝夏尔做了个手势,同样地跟着女王走了过去。

在夏洛特反应过之后,女王夫妇已经随着报信的使女远去了,其步履之急促,一点都看不出原本那种君王的翩翩风度。

这突如其的一幕,让夏洛特有些疑惑,她静静地走到了夏尔的身边,迷惑不解地看着夏尔。

不过是孩子们吵一架吗?就算打架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值得这么惊慌地跑过报告吗?

还有……女王和亲王也真是没定力,孩子摔一跤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就算父母亲舐犊情深,也没必要小题大做到这个程度吧?

一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对女王陛下过分小心的举动感到有些不解。

然而,同她的想法完全相反,夏尔却要严肃得多。

她还并不明白女王夫妇对阿尔弗雷德王子如此重视的真正缘由。

王子在出生之后不久,被人发现天生带有一种奇怪的疾病——身体孱弱。一旦受伤流血,那么就很难止血。

没错,这就是血友病。

直到二十一世纪,人们仍旧对这种病的起源莫衷一是。普遍的猜测是出生时某条染色体上的基因产生了变异,并且将这种致病基因遗传到了孩子身上。

这种可怕的病症,在未将会随着英国王室同欧洲大陆其他各个王室的联姻而被扩散到好几个王室当中,成为一种声名显赫的“贵族病”,成为了欧洲贵族豪门种种遗传病症中最为著名的一种。

而在这个时候。因为女王的子孙并未长成,还没有开枝散叶然后把女王受损变异的那部分遗传基因传递开,所以除了夏尔这种穿越时空的旅者之外,还没有人知道‘血友病’这种由于女王的遗传缺陷而产生的遗传疾病。

可怜的阿尔弗雷德王子的疾病,只是被当做他个人的一种不幸而已。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一听到阿尔弗雷德王子被打,并且被推到了地上,所有人才会如此震惊。

也只有生在这样的家庭当中,阿尔弗雷德王子在历史上才能活五十几岁吧……

将心中的杂念抛开之后,夏尔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亲爱的。我们一起去餐厅吧,可别让陛下久等了。”

“好吧,夏尔。”夏洛特也恢复了镇定,同样揽住了夏尔的手。

就这样,他们跟随着侍从一步步地依着女王夫妇的原路,走向了餐厅。

当他们靠近餐厅的时候,夏尔听见那边好像隐隐传了一阵话语声,好像是女王在训斥孩子。

他们停下了脚步,打算等女王训完了之后再进去,免得尴尬。

就在这时。夏尔突然听见了一声尖叫。

“爱丽丝,别跑!抓住她,你们抓住她!”

还没有等夏尔反应过,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从门口窜了出。然后急匆匆地冲向他们所在的位置。

这道身影看上去十分矮小,也许……就是一个孩子?

在这道身影冲到了自己旁边的时候,他想也没想,直接伸出右手一抄,就将这个孩子给拦住了。

然后,他和夏洛特这时才有余暇看清他拦住的人到底是谁。

没错。确实是个孩子。

准确说,是一个看上去八九岁的小女孩。

她大概只有夏尔的腹部那么高,穿着一件白色的纱裙,留着齐肩的淡褐色长发,眼睛也是淡褐色的,娇小的五官轮廓分明,十分可爱。

只是她的表情却不大可爱。

她紧皱着眉头,眼睛里全是恼怒,甚至眼角还有一些残留的泪痕,看上去又委屈又恼怒。

“放开我!”她忿恨地看着夏尔,然后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大喊。

“抓住她!”女王满怀恼怒的尖叫仍旧在餐厅中回荡着。

这时,夏尔已经明白了,这位大概就是这次祸端的肇事者爱丽丝公主殿下吧。

“恐怕我不能满足您的要求,殿下。”他貌似恭敬地回答。“您还是回去,和您的母亲……啊!”

他的话中断了,因为这位小公主突然重重一口咬到了他的手。

好痛!

这个死小孩儿!

已经很久没有人胆敢这样对待他了呃。

一瞬间的恼怒让夏尔忘记了她的身份,他直接重重一抄,将自己的手从她的口中勉强拔了出,然后又是重重一拉,将她抓在了自己的怀中。

就在这一刻,女王也出现在了门口,她满脸恼怒地看着夏尔怀中的小女孩。

“爱丽丝,给我站住!”(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