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四章 初遇

第十四章 初遇


                

夏尔和夏洛特走下马车之后,穿着礼服的宫廷官员詹姆斯-萨默尔就到了他们面前,恭敬地朝他们鞠了一躬。↖

“先生,夫人,很抱歉让您们久等了,请让我带领你们进去吧。”

“好的,谢谢您。”夏尔温和地朝他点头致意。“请给我们先安排一个住的地方吧,正如我刚才所说的那样,我的夫人现在身体有些不适,需要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这个没有问题,先生。”詹姆斯-萨默尔连忙回答,“我早就将夫人的情况回禀了陛下和殿下,他们都对夫人的状况十分担忧,并且吩咐本人一定要照看好夫人……而且,最近为了接待客人,宫里一直都在做准备,绝不会对您两位有任何慢待之处。嗯,现在,我先带两位去休息吧。房间已经收拾好了。”

“谢谢您的好意,先生。”这是,旁边的夏洛特突然开口了,“不过,现在我已经感觉好多了,您不用担心我。请不用带我去休息了,我倒是想要早点能够觐见女王陛下……”

这倒不是她为了夏尔着想而勉强强撑着自己,实际上她确实已经感到好多了——重要政治建筑集的威斯敏斯特区想是伦敦环境最好的一个区域,再加上现在已经是中午时分,雾霾已经早早散去,困扰她的最大难题就已经自动消失了,她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感觉头昏眼花,就连鼻音都已经渐渐消失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实际上。您得正是时候,夫人。”詹姆斯-萨默尔轻轻朝夏洛特躬了躬身。“女王陛下和亲王殿下就在宫里,您等不了几个小时。他们就能接见您和先生。”

还要等几个小时?

一听到这个话,夏洛特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了一下。

她并不习惯等待任何人,也不喜欢这种感觉。

在结婚之前,她出身在一个一向以门第自傲、而且有钱有势的贵族家庭当中,父母亲又十分娇惯这个女儿,早已经使她养成了谁都不放在眼里的傲慢性格;在婚后,她的丈夫也是一个国家最后权势的大人物之一,自然也从没有人胆敢忤逆她的心愿,反而是处处奉承她迁就她。处于她从小到大所处的那种优越地位的人。自然是不会习惯于迁就别人的——哪怕要觐见的是大不列颠的女王陛下,她也不习惯于这种等待。

在夏洛特眼里,汉诺威王族并未见得比特雷维尔高贵在哪里,萨克森-科堡-哥达也无法只是德意志那万千王公中的一支不出众的后裔而已,没有什么必须低声下气的理由。

不过,虽然心中不满,但是她也很好地将这种情绪隐藏到了让素不相识的詹姆斯-萨默尔所看不出的地步。

“哦?是这样吗?”她看似天真地叹了口气,“那就算了吧,也好……我们先去找个房间休息下。顺便放下行李……”

“那好吧先生,就麻烦您了。”夏尔颇为歉意地再度詹姆斯-萨默尔先生欠了欠身,然后揽住了夏洛特的手臂,“能够得到女王陛下这样的礼遇。实在是让人荣幸之至……”

一边说,他还刻意地捏了捏夏洛特的手心,然后递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

别人看不出夏洛特的心中所想。但是和她共处了那么多年的丈夫自然是能够看出的。

“那就请跟我走吧,两位。”因为面前的这对贵人表现得这么温文礼貌。所以萨默尔先生原本生硬冷漠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容,“容我再多说一句——请不用表现得如此谨小慎微。女王陛下和亲王殿下都是十分随和的人,想见到两位如此出众的客人,他们也会感到很开心的吧,毕竟久居宫中,也很难得可以和别人开怀谈笑。”

说完之后,他不再多话,转身就带着特雷维尔夫妇向白金汉宫的巨大建筑走了进去,因为已经得到了知会,所以一路上的卫兵们目不斜视地任由他们前行。

很快,他们两个就到了白金汉宫当中,沿着长长的走廊,向着他们将要居住的房间走了过去,而后面则跟着一群为他们搬送行礼的宫廷侍从。

随着时间的渐渐流逝,夏尔心中原本的激动慢慢消褪了,重新恢复了平静。

那种对英帝国国势的羡慕和尊重,并不会他让他仰视英国,只会让他在心中激起那种好斗和自负,一心想要让自己也同样得到这样的荣光。

而夏洛特虽然并没有丈夫那么多的想法,她一开始很好奇地左顾右盼,但是很快也觉得有些无趣了。去除掉新奇感之后,白金汉宫并非见得比她去过好多回的杜伊勒里宫奢华,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看的陈设,对她说实在有些平平无奇。

因为走得有些累了,所以她现在只想着尽快休息一下,然后早点觐见女王陛下。

好在这种旅途并没有持续多久,詹姆斯-萨默尔先生终于将他们带到了一个房间之前。

“先生,夫人,两位就请在这边先休息一下吧,”詹姆斯-萨默尔先是打开了门,然后做出了一个请进的手势,“我这就去禀告女王陛下。”

“好的,请去吧,接下我们自己处理就好。”夏尔笑着点了点头。

然后,他揽着夏洛特的手,走进到了房间当中。

等到后面的宫廷侍从们将他们的行礼都拿进,然后都退出了房间之后,夏洛特总算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一头就仰天躺倒在了床上。

“啊……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她满心疲倦地叹了口气,看样子还是没有从之前的不适感中完全解脱出。“夏尔,给我找点喝的吧,我总觉得心里有些闷。”

“好的。”夏尔马上答应了下,然后笑着摇了摇头。“夏洛特,难得我们有机会可以到英国的王宫里面。你可得振奋点啊!”

“还没有家里舒服呢。”夏洛特没好气地回答,“再说了,这个王宫有什么好看的呢?英国人果然没什么情趣……”

夏尔先是没有搭腔,而是走到了卧室的酒柜边,打开了柜子,从里面找了一瓶酒精含量不高的葡萄酒,小心地给倒了一杯。

然后,他重新走了回,小心地将酒杯凑到了倚靠在床头的夏洛特嘴边。

“啊……”夏洛特直接低头喝下了口气。然后长舒了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了下。“这下可舒服多了!”

“如果真的不舒服的话,你先睡一觉吧……”夏尔有些心疼地拍了拍她的脸颊,“等到女王陛下召见我们的人过,我再叫醒你。”

“不用,我已经没关系了,只要你陪着我说说话就好。”夏洛特摇了摇头,“一这儿就躺着睡觉,传出去我们哪儿还有什么颜面呢?夏尔。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这儿是身负重任的,要是因为我而给陛下留下一个坏印象、以至于破坏了你的计划的话,我可受不了。”

夏洛特如此恳切的话。让夏尔心里深受感动,他禁不住也坐到了床边,抱紧了自己的妻子。

“没关系的。你不用担心自己的表现会给我带什么负累,按自己开心的方式做就好。国家利益所在。英国人不会因为女王的好恶而改变主意的……对我说,这趟旅途。只要你玩得开心,我就达成了大半目的。”

夏洛特的脸上微微泛出了红霞,也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夏尔的恭维。

“话虽如此好听,但是我真要坏了你大事,恐怕你是不会摆出这幅好面孔的吧?”她勉强地反驳了夏尔,只是脸上却布满了笑意。

然后,她将头枕到了夏尔的肩膀上,微微闭上了眼睛。

“我倒真的有些好奇,女王陛下现在还会为什么发愁呢?”片刻之后,夏洛特突然喃喃自语。

“嗯?”夏尔不明白她怎么突然露出了这个问题。

“这世上女人能有的东西,她都已经有了……难道还不够让人羡慕的吗?”夏洛特皱了皱眉头,显然是在思索着什么,“一个耀眼之极的王位,一个好丈夫,一群孩子,一个统治世界的帝国……难道上帝真的会如此眷顾一个人?如果是的话,那也未免太让人羡慕了……”

“如果你觉得嫉妒的话,我们倒也可以加把劲……”夏尔带着笑容,又倒了一杯酒,然后自己喝了下去,含在了嘴里,“虽然我不能让你登上王位,但是孩子我还是能给的……”

正当夏洛特在羞怒当中准备斥责他的不正经时,夏尔突然手从她的腋下穿过,然后在背后抱住了她的脖子,接着他头向下一沉,重重地吻住了夏洛特,然后将口中的酒又传渡了过去。

“唔……”夏洛特微微睁大了眼睛,怒视着夏尔,显然对他不正经的行为感到不满,但还是将丈夫传过的酒给喝了下去。

良久之后,两个人的嘴唇才慢慢分开。

“你怎么老是这样不正经!”夏洛特怒气冲冲地打了一下夏尔的肩膀,“都到这儿了,你还想让特雷维尔家族的脸都丢尽吗?!”

“别担心,现在又有谁能知道呢?”夏尔满不在乎地回答。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夏洛特仍旧余怒未消。

就在这时候,突然门口传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两个人同时止住了吵架声。

是女王的使者了,就要接见我们了吗?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在心里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然后,夏尔马上回过了神,赶紧从身上掏出了手绢,擦了擦嘴角上的酒液,然后将手绢递给了夏洛特。

在夏洛特满怀厌弃的眼神下,他不慌不忙地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站了起,走到了门口。

接着,他轻轻的打开了门。

然后,他呆住了。

一时无语。

“夏尔,怎么了?女王陛下的使者了吗?”夏洛特这时候也慢慢地整理好了自己的服装,然后从床上走了下,招呼自己的丈夫。

然后,她突然发现,自己的丈夫站在门口,一脸尴尬地看着自己。

而丈夫的后面,在门外,站着一位妇人。

这位夫人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年纪,虽然因为生育而变得有些丰满,不再如年轻时那么苗条,但是看上去倒也并不臃肿,反而因为保养良好、富有光泽的肌肤而看上去有意思贵气。

她穿着华贵的裙装,后脑上还按照如今时兴的样式披着一道白纱。

此时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而她的后面,正站着一个差不多年纪,长得很帅气但是却满面愁容的中年人。

“上帝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