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五章 亲切

第十五章 亲切


                

看着这位不请自的访问者,夏洛特顿时也和丈夫一样愣住了。∷

虽然之前从未见过这个人,但是能够如此穿着,而且胆敢在白金汉宫当中如此无拘无束的,恐怕也只有那么一个人了吧……

这位夫人仍旧一言不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似乎很享受这对青年夫妇震惊的样子。

这时,站在她面前的夏尔已经回过神了。

啊,不会错了,这就是英国的女王陛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女王不遵循程序由自己和夏洛特跑过去觐见、而是本人跑了过,但是这肯定是她本人无疑。

另外……跟在她后面的人,应该就是她的丈夫,得享盛名的阿尔伯特亲王吧……

真没想到,女王夫妇这么快就到了自己面前。

啊,想这些做什么,总不能一直就这样呆呆地站在他们的面前吧?

“陛下!”回过神之后,夏尔慌忙躬身向对面的妇人行了礼,然后按照自己之前所打算的那样,用德语向她致敬,“我十分荣幸能够得到您的接见!”

“噗嗤……”他慌里慌张的样子,惹得妇人突然一阵大笑。“哈哈……”

原本的那种略显得尴尬的气氛,顿时就被这种笑声给消融了,看上去她是颇为这个出人意表的惊人之举而自鸣得意的。

然后,她转头看向跟在她后面的中年人,“怎么样,我就说他们一定会很惊讶吧?”

“亲爱的。人家还在休息,你就跑过打搅人家。当然惊讶了……”这位满面愁容的中年人,微微摇了摇头。看上去颇不认同妻子的作为,但是又带着一种无法可想的无奈感,“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让德-特雷维尔先生和夫人先休息一下……”

接着,他略带歉意地看了夏尔和夏洛特一眼,然后微微颔首,好像是在为自己没有约束住妻子的任性妄为而向两人致歉似的。

这一句话,这一个眼神,好像就已经把这对夫妇的全部细节给透露了出。

夏洛特这时也恢复了清醒。她小心地走到了夏尔旁边,然后同样向这对夫妇和夏尔对视了一眼。因为女王夫妇用的是德语,她听不懂,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只好先行礼再说。

因为这对夫妇实在太过于存在感的缘故,所以他们两个竟然有一种无话可说的感觉。

“哎呀,都已经跑过了,难道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再走回去,还有什么意义吗?”也许是看出了夏洛特听不懂德语的缘故。她突然换用了法语,“亲爱的,别这么拘束嘛,这可是我们的家。我们想见哪位客人就见哪位客人!”

然后,她笑眯眯地朝夏尔点了点头,“再说了。这样一点小惊喜,想必德-特雷维尔先生是不会以为意的吧?”

亲王的脸色变得更加尴尬了。但是好像也不知道再该说些什么,只好朝夏尔轻轻耸了耸肩。示意他按照自己妻子的意思行事。

就算是他不这么示意,夏尔当然也不敢和女王对着干,况且……比起那种人人死板着脸的礼仪性的会见,他倒是觉得,这样的见面倒是更加有意思一些。

真的,看见女王如此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表现得这么有生活气息时,他的心里反而充满了一种奇怪的满足感——又有几个人能和我一样幸运呢?

至少这一刻,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只存在于画卷和历史记载的幻影。

“当然了,陛下……我们一路上都盼着能够早日得到您的接见,今天终于梦想成真,我们又怎么会有意见呢?”夏尔颇为诚恳的回答,“虽然……嗯,虽然您刚才给了我们一点……一点惊讶,但是我反而更加钦佩您的平易近人。”

“哈哈,你看!”女王陛下好像炫耀胜利一样,看了丈夫一眼,“我这么早就跑过,他们很开心呢……”

接着,女王朝夏尔伸出了手,脸上摆出了一副故作严肃的样子。“那么,您现在已经得到了我们的接见了,可爱的年轻人……”

虽然这略显得有些唐突和滑稽,但是夏尔连忙还是伸出手,捧起了这只手,然后轻轻地吻了一下——毕竟她是不列颠的女王,她有权利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

触感还不错。

女王今年已经三十二岁了,还生下了几个孩子,因为保养甚为得当,所以肌肤尚且柔嫩,而且富有弹性。

当然,他只是嘴唇轻轻一触便即放开了。

在夏尔向她行礼之后,女王便离开了他的身边,然后走到了夏洛特的面前,饶有兴致地打量了她一眼,而夏洛特也罕见地屏息静神,任由女王陛下打量自己。

“长得多可爱的一对夫妇啊……多可爱的一对夫妇啊!”当把夏尔和夏洛特都看了个清楚之后,她轻轻地喊了起,“亲爱的,我就说嘛,像德-特雷维尔这样的名门家族,出的孩子哪里会有不出众的呢?!”

虽然夏尔心里对这种“出身名门就一定会出众”的观点大不以为然,但是女王陛下这番同时夸了自己夫妇和自己家族的话,简直对极了夏洛特的胃口,让她几乎在一瞬间就充满了对女王的好感。

看到女王陛下的法语说得十分顺畅,夏洛特先是有些惊诧,但是很快就想到了,既然出身王家,那么维多利亚女王肯定是从小接受了最为完备的教育的,就算学习的法语也不足为奇。

是的,女王陛下是不需要刻意讨好自己的,既然连她都这么说,那只能说明这确实是事实了——我和夏尔,确实就是如此般配,不是吗?

“陛下,您和您的丈夫也同样出众。”一瞬间,她也忘记了那些虚头虚脑的礼仪,以一种发自内心的真诚回答。“我真希望自己能同您一样幸福!”

在夏洛特看,虽然有些任性——说到底哪有不任性的女王呢?但是她却并不缺乏对人的分寸,而且十分热情,充满了那种女子在拥有了一切之后的那种心满意足的幸福感、

而这种幸福感,正是她所孜孜以求的东西。

一想到这里,她有看了看旁边有些局促和无奈,但是却又不乏包容的阿尔伯特亲王。

夏尔要是对我也能够这么迁就就好了!她在心中暗想。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会说话……”夏洛特如此诚恳的话,让女王显得更加开心了,她突然伸出手,触了触夏洛特的额头,“那么,我代上帝降福于您吧!”

女王如此亲昵的态度,简直不像是初次见面,亲切而又友善,一下子就让夏洛特忘记了原本对英国天气和环境的不满,而心里充满地对她的感激。

就连在一旁旁观的夏尔,不经意间也感到着实有些心里欢喜。

不过,在欢喜之余,他的心里还是有些嘀咕的。

女王陛下如此亲密、甚至可以说是无拘无束的表现,虽然有那种性格的原因,但是恐怕也会有些深处的考量吧——她肯定不会对每个人都这么友善的。

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不是吗?

正当夏尔还打算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女王陛下将手慢慢地又从夏洛特的额头上离开了。

“好了,我们就别在这种房间里面呆着了,去大厅一起看看好吗?”她像是探询地看了看夏尔夫妇,“你们难得这里一趟,请让我们享受一下主人的乐趣,带你们参观一下这里吧?”

虽然语气是在询问,但是女王陛下大概是不太懂得什么叫做拒绝的,所以夏尔夫妇也没有说出反对的话——再说了,他们原本就不打算休息。

眼见两个人都没有出言反对,女王陛下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率先转身,直接离开了房间。

夏尔和夏洛特,以及阿尔伯特亲王只得跟在她的后面一起走了出去。

而这时,夏尔突然感到,旁边的亲王眼光不时从他旁边扫过,好像有些欲言又止。

他一边走,一边朝对方点了点头。

亲王慢慢靠了过。

“抱歉,特雷维尔先生,维多利亚可能让你们有些不安了……不过请你们不要误解,她对你们绝无恶意,顶多是有些好奇而已。”

“您放心吧,殿下,我们绝不会介意的。”夏尔颇为殷勤地低声回答了亲王,“我们能够感受到女王陛下的善意。”

“哦,那就太好了。”亲王有些宽慰地点了点头,紧锁的眉头也微微舒展开了,“想必您也是能够理解的,维多利亚向对那些新奇的人很感兴趣,而且她待人接物不太讲究分寸……”

一说起这里,他好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一样,轻轻叹了口气。

看样子平常就没少为妻子伤神吧。

“毕竟是女王陛下,她尽可以按自己的想法行事。”夏尔十分理解地点了点头,好像能够理解亲王平常的苦恼似的。

接着,他的表情突然转变得严肃起,“那么,我是否能够认为,您建议过她对我们亲切一些?”

亲王这次倒没有犹豫了,只是略带诧异地扫了夏尔一眼,然后脸上突然变成了一种严肃的平静。

“您可以这么想。”(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