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七章 温言在口

第十七章 温言在口


                

亲王这一番突如其的抱怨,让夏尔一时间不知道应当如何以对。

不管怎么样,这些话都是不好回答的,难道还能跟着亲王一起抱怨英国人不识好人心?

当然……确实十分形象。

从各种意义上说,英国人确实对亲王不起。

“您说得对,哥哥的活也不是那么好干的,殿下。”沉默了片刻之后,夏尔试图用一句不痛不痒的话糊弄过去,“不过,为妻子的幸福而殚精竭虑,不是作为丈夫应尽的义务吗?就我看,女王陛下与您非常恩爱……”

“是啊,幸好如此。”亲王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疲惫。

接着,他抬起头,注视着前面正满面笑容地和夏洛特攀谈的女王。

“所以,开诚布公地说吧,也许您也是这样,我很喜欢看到她万事不愁的样子,先生。正因为如此,我希望能够同您尽量把事情办得简便一点,”片刻之后,亲王突然停下了脚步,“这是男人之间的谈话……我希望您能够一改往日的风格,以陈恳的态度面对我们。”

“您是指什么呢?”夏尔有些迷糊地回答。

他并不明白亲王口中“男人之间的谈话”是指什么。

就在这时,亲王的嘴角微微翘起,给他留下了一个略带嘲讽的笑容。

“德-特雷维尔先生,我不得不承认,您是个机灵到了极点的年轻人,也是一个极其优秀的年轻人……但是,我要告诉您,我们这里的行事作风是不一样的,我们更加注重实质,也不轻易激动,我们只看结果。所以,哪怕仅仅是出于为法国的利益着想,您也应该放弃在法国的那一套做派。以一种不那么令我和维多利亚伤脑筋的形式,妥妥帖帖地把您的任务办好——只有这样,您才能够带着我们的敬意和波拿巴先生的赞誉,回到您心爱的法兰西。按您的心意继续在那里兴风作浪……”

这种满含讥讽和抱怨的语气,让夏尔的心里变得更加凝重了,他没有想到,仅仅在自己作为贵客到白金汉宫当中的两个小时之后,他就得到了亲王如此疾言厉色的待遇。

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要突然这么直接。但是夏尔明白,对方是想要自己拿出真正的诚意,不要搞虚头虚脑的花招。

也就是说,这么不客气的一番话,实际上反倒是对自己的忌惮?

夏尔突然转念一想,得出了这个结论。

我在外国人、甚至一般法国人的眼里究竟是什么形象?他的心里突然闪过了这个以前基本没有考虑过的问题。

然后,他就有些尴尬了。

厚颜无耻,贪得无厌,狂妄自大,冷酷无情。凶残狠辣,野心勃勃……反正应该是给不出什么好的形容词吧。

这样的一个人,肯定会得到旁人的特别对待,哪怕不从道德上蔑视自己,也应该会从心理上防备着自己。

“如果您需要开诚布公的话,我会的,殿下。”片刻之后,他重新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平静地回答了亲王,“我奉总统下的命令到英国。就是为了能够与您开诚布公。”

“可不是只对我一个人而已。”亲王微微垂下了视线,仍旧看不出喜怒,“就在明天,罗素先生将会进宫觐见。到时候我们可以长谈一番——您自然就可以畅所欲言了。先生,我再强调一次,我们是真的打算和您说一些重要的问题的。我只希望您不要同惯常那样躲躲闪闪,而要将诚意摆到我们面前。”

这下夏尔倒是全部明白了。

也就是说,英国人甚至都不打算拖延一下,而是直接就打算在明天同自己、和自己所代表的路易-波拿巴进行谈判。在此之前,为了获取一种心理上的优势、又或者为了让自己有个心理准备,亲王希望自己不要再玩那种惯用的伎俩。

这些英国人,还真是直截了当啊……看他们确实诚意十足。

夏尔马上在心里作出了判断。

“这一点请您放心,我带着总统的全部诚意、以及不列颠的满腔敬意而,我们比任何人都希望得到英国的善意……”在这种时候,他当然不会再躲躲闪闪说自己只是以私人身份访了。“为了得到这种善意,我们是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的。”

接着,他面带笑容地抛出了一句暗示,“总统和我都认为,英国对我国的福祉和利益至关重要,只要英格兰伸出她的双手,法兰西随时准备同她的姊妹相拥。”

在夏尔说出这段话的时候,亲王一直一言不发地注视着他,而他的这种老实而又恭顺的态度,终于让亲王貌似满意地点了点头。

“很好,非常好。”亲王突然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夏尔的肩膀,“只要有您的这种态度,两姊妹之间的问题就好办多了……就像她们一样。”

听到了他的最后一句话之后,夏尔抬起头,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仍旧有说有笑的女王和夏洛特。

她们两个一直都在谈笑风生,好像丝毫没有发现两个丈夫刚才已经私下交锋了一回。

倒还是女人得轻松啊……

就在这时,女王突然也别过了视线,满面笑容地又朝他们走了过。

“怎么了,阿尔伯特?你们刚才好像是在嘀咕什么呢?”

“没谈什么,亲爱的。”亲王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镇定地朝妻子点了点头,“我们只是聊了一些法国和英国的事情而已。”

这个点头的动作,犹如是某种暗示一样,让女王笑得更加欢畅了。

“哎呀,难得有客人拜访我们,你和别人总是要说这种无聊事,有什么意思呢?”女王微笑着伸出手,贴到了亲王的嘴上,示意他不要进行这种令客人不太愉快的话题了,“亲爱的,打起精神吧!我们今天是要接见客人的,可不能让他们不开心。不是吗?”

然后,她又朝夏尔挥了挥手,“抱歉……特雷维尔先生,阿尔伯特恐怕又说了什么让您不中听的话了吧?他呀。凡事就喜欢认真,老是爱愁眉苦脸,为不用担心的事情担心,也不知道世上哪有那么多东西需要发愁的……”

接着,好像是想到了想到了什么似的。她又微微挣大了眼睛,打量着夏尔,“对了,老是叫您德-特雷维尔先生也太麻烦了,您应该不介意我叫您夏尔吧?对您的夫人,我已经直接喊名字了,她可是开心得很呐。”

“这是我的荣幸,陛下。”夏尔不假思索地给出了和夏洛特一样的答复。“我们夫妇,能够得到您如此的礼遇,真是让人莫名感激……您是我见过的最为亲切和蔼的君主。陛下”

“啊唷,多会说好话的年轻人啊!”女王又是一声轻笑,然后又突然眨了眨眼睛,“不过,夏尔,您也不要觉得我是白白这样费神招待您的哦,我可是等着您的回报呢!”

回报?

夏尔顿时又紧绷了起。

这是想叫我在之后的谈判当中,给英国作出让步吗?

这是不可能的,哪怕今天女王让自己爬上她的床,第二天谈判的时候他还是会一本正经地为了法国、也为了自己的利益据理力争。绝不会有任何的折扣。

正当夏尔还在心里犹豫该怎么暗示女王,自己并没有因为私人感情而损害国家利益的权力时,女王突然又以那种神神秘秘的语气继续说了下去。

“我一直都对法国充满了好奇,早就想着有时间去法国游览一次了呢!尤其是凡尔赛。我一定想要去看看,您作为法国的外交负责人之一,到时候一定会负责接待我的吧?”

呃?

女王陛下竟然是在说这种事?

一向游刃有余的夏尔,突然有一种无处着手的感觉。

“所以……”女王笑眯眯地说,“您和夫人难得英国一趟,要是我们招待不周的话。恐怕到时候您都不热心招待我们两个了……”

“那真是太好了!”因为刚才心理准备说的话全部落空,所有他略微有些狼狈地回答,“陛下,您知道的,法国人素热情好客,更何况是对您这种贵客!不管什么时间,只要您提出意向,我们都会准备的——而且,不管到时候我是否还在外交部的位置上,我都会想尽办法让您享受一个愉快的法国之旅——如果您不嫌弃的话。”

“如此帅气可爱的年轻人,又有谁会嫌弃呢?”女王仍旧微笑着,“好了,那么我们就说定了吧!我在这里招待您一次,您未在法国招待我们一次……”

接着,她又转头看了看亲王,“阿尔伯特,我们可说好呀,到时候你可不能再老是想着那些公事,得老老实实地陪我把巴黎和凡尔赛游览个遍!”

“那种事以后再说吧,反正现在还早,亲爱的。”亲王轻轻耸了耸肩,并没有给出一个热烈的回应。“再说了,特雷维尔先生事务繁忙,我们总不能拿这种事劳烦人家。”

“哎,高兴一点呀!”看到丈夫还是这么严肃的样子,女王忍不住叹了口气,然后轻轻地拍了一下丈夫的肩膀,“你看夏尔那样客气了,你还要摆出这幅样子,那可真是让人不满了……”

“没关系,亲王殿下事务也十分繁忙,能抽出时间接待我们,就已经很让我们感激了。”夏尔连忙插话了。

“他这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平常也老是这样。”女王貌似抱怨地横了丈夫一眼。

接着,她又重新看向了夏尔,“算了,我们不提这种扫兴的事了,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吧?夏尔,我一直都想去法国看看,只是因为之前法国有些混乱,所以一直都没办法提出正式的邀请,所幸最近,波拿巴先生总算让法国恢复了太平,我想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够成行了吧……想想我还是挺期待的呢。”

之前的法国不稳定,现在的波拿巴先生总算让法国恢复了太平……

这是一句无心的话,还是女王直接暗示,她、乃至英国政府乐于接受路易-波拿巴在法国发动政变的既成事实,甚至于对他的进一步动作——扼杀心生的共和国,重建帝国——也并不反感?

从女王满面笑容的脸上,夏尔看不到任何的迹象,好像她真的只是在随口一说而已。

“亲爱的,你说的没错,波拿巴先生确实在竭尽全力维护法国的秩序。”亲王这时候低声接口了,“不过我想他现在还需要一定的时间稳定国内,我们现在就过去,不是给人家添乱吗?”

然后,他又扫了夏尔一眼,“波拿巴先生,和您,还需要努力,不是吗?”

呵,原如此。

夏尔这算是看出了。

这对夫妇,女王是负责和风细雨地拉近距离,顺带让自己留个好印象,而亲王就负责跟自己讨论严肃问题,扮演那个不近人情的角色。

只是不知道,女王这样近乎于天真烂漫的表现,是发自于本心,而是一种刻意的表演?

应该是本心如此吧……有这么贴心的丈夫在,她又何必管那么多事呢?

不过,他也明白,女王并不像表面上那样不通人情世故,相反要精明得多,绝对需要认真对待。

“为了维护国家的秩序,总统一直都在殚精竭虑,而我……作为他的一位助手,也在无时无刻地不在考虑这个问题。”夏尔沉默了片刻之后,字斟句酌地回答,“同样的,维护了法国的秩序,就是在维护欧洲的秩序——我们让混乱的狂潮在法兰西源头停了下,也能让繁荣的时代从法兰西兴起。”

“我完全同意您的看法。”女王好像不在意地点了点头。“对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晚餐我已经叫人准备了。”

“当然可以,陛下。”夏尔再度躬了躬身。“我十分乐意受到您的招待。”

“对友善的客人,我们一向是不吝啬招待的……”亲王若有所指地回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