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二十章 女王的判断

第二十章 女王的判断


                

随着女王拍桌的一声巨响,餐厅也再度陷入到了寂静当中。

毕竟在孩子们心中还是有些积威的,当看到母亲发怒之后,他们虽然心里都不高兴,但还是互相瞪了一眼之后就重新低下了头。

然而,虽然勉强收敛了嘴上的嘲讽,但是爱丽丝仍旧一脸的愤愤不平,显然对哥哥刚才的态度十分不满。

公开在大家面前说自己的哥哥、帝国的储君是笨蛋,恐怕也只有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才能干得出。

然而,亲王却仍旧一言不发地进餐,好像都没有听到孩子们之间刚刚再度兴起的争吵。

平常这么多事情已经够他烦恼的了,他实在没有太多兴趣去关注儿女们的心理健康建设,一旦碰上这种事,他宁愿装作什么都没看到,而让妻子去处理。

亲王这种事不关己的态度让女王有点不高兴了,她横了丈夫一眼,但是也无法可想。最后,她轻轻叹了口气。

“夏洛特,您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从孩子们身上得到的乐趣!”女王苦笑地低声对夏洛特说,“他们就是上帝派过折磨我们的!”

“可是,我要是有您这么多可爱的孩子,我宁愿每天都受他们的气。”夏洛特颇为体贴、同时又发自内心地回答。“孩子们吵吵架是很正常的事情吧,我小时候也经常跟夏尔吵架,您不用特意放在心上。”

“倒忘了你们是从小呆到大的呀!”似乎是为了甩开心烦的事,女王很快就转开了了话题,然后轻轻地将一块牛奶杏仁冻糕送入到了自己的口中,“想你们小时候应该有过许多趣事吧?”

“那……那倒是有不少……”犹豫了片刻之后。夏洛特略带尴尬地回答。

“哦?”女王微微仰起了头,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了一些好奇,但是又并不显得突兀,“这一点倒是比我们还要幸运呢……我直到出嫁之后,才稍稍了解了阿尔伯特!”

“上帝早已经为您定下了最光辉的前程。您无需过于烦扰,一切会自动到您的手里。”夏洛特满怀羡慕地回答,“命运已经注定您得到了一位最适合您‘也最能够令您幸福的丈夫,不是吗?”

“呵哈!”女王忍不住轻笑了起,“您真是太会恭维人了,我差点都要以为您在有意讥讽我啦!”

“请绝不要怀疑我的诚挚。陛下。”

“嗯,当然了,我毫不怀疑,”女王仍旧微笑着,“真心实意的恭维。比那些纯粹只是为了讨好我们而说的,要动听多了……”

接着,她继续打量着夏洛特,仿佛真的和她十分投缘一样。

“看上去您的丈夫明天倒是有不少日程安排……那么,您有吗?”片刻之后,女王陛下突然问夏洛特。

“嗯,我没有。”夏洛特马上回答。“不过,不要紧的。我可以跟人在附近逛一逛,看一看这座的伟大的城市。”

“这可不好,闲在这里有什么意思呢?我倒觉得这座城市乏味得很。比不得你们的巴黎。”女王颇为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然后突然有些神秘地眨了眨眼睛,“明天我要去郊外参加一个节庆活动,正好缺个女伴。有没有兴趣作为女王的朋友,一起出席呢?”

作为女王的朋友一起参加活动?

这倒是令人难以拒绝的提议。

至少能够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出尽风头吧。

她有些犹豫地看了看夏尔,然而心里却已经跃跃欲试。只是担心会阻挠到夏尔预先计划的步调而已。

当看到夏尔微微颔首表示她答应与否无关大局的时候,夏洛特马上点了点头。答应了女王陛下的要求。

“好的,陛下。尽管我刚英国有些身体不适,但是您如此盛情……我实在无颜推却,我将带着无比的荣幸随同您一起出席。”

在女王如此高兴的当口,夏洛特自然也没有兴致要去扫她的兴了。

再说了,跑到英国讨取女王的欢心,建立一种和谐的对英私人关键,不正是自己夫妇到这个国家的最重要的目的吗?

“哦,那就太好了!”女王再度眨了眨眼睛。

得到了夏洛特一同出席的允诺之后,女王陛下也很快就转开了话题,然后两对夫妇开始一边进餐一边攀谈了起。

亲王看上去有些疲惫,所以话并不多;而因为年纪和地位都处于劣势的缘故,特雷维尔夫妇都谨守着谨言慎行的准则,几乎总是在附和,或者补充几句无关痛痒、也决不敏感的话,因此这次的攀谈几乎就成了围绕着女王陛下的讨论会,从头到尾她的笑声几乎都没有断过。

“特雷维尔先生,听说您是法兰西铁道部的创始人之一?”聊了好一会儿之后,女王突然问起了夏尔。

“是的,陛下。”夏尔略带得意地回答,“总统被推选上台之后,在我和其他一些人的推举之下,总统决定在内当中设立铁道部一职,而我也被任命为铁道部的官员。”

“而您当时却才二十出头!才这个年纪就能够在政坛据有一席之地,真是世所罕见啊!而且……您的政绩似乎也不错,您搭起了这个部,然后将它高效地运转了起。”女王陛下禁不住轻声感叹了起,“这么年轻就能够有如此成就,放眼整个欧洲,现在还有谁能够与您相比肩呢?”

这倒是新鲜,没想到一出国,自己居然就成了女王口中的新生代第一人了?

这个帽子实在是有些高了……虽然其实也不无道理。

“您恐怕过奖了,我只是因为运气好才因缘际会,得到了一个崭露头角的机会而已。”夏尔貌似谦逊地回答,“得到了这个机会之后,我费尽了心血,战战兢兢地完成总统交付于我们的任务,这才勉强做出了一些成绩。比起个人的业绩或者名声,我倒是对另外一个事实更加高兴——因为我的努力,我国人民的生活更加方便了,我国的商业活动也愈发繁荣了……”

听到了夏尔这也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的剖白之后,女王陛下连连点头,看上去对夏尔的谦逊十分满意。

“尽忠职守,完成上司和祖国所交代的任务,这说起非常简单,可是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呢?我们这个可怜的国家,可正是需要您这样的年轻人啊……您说得对,处于我们的地位,难道不是有义务为国家的繁荣而服务吗?”她一边叹息着,一边慢慢地拿起了酒杯,“那么,我们就为您,为英法两国未的繁荣干一杯吧?”

“干杯。”夏尔连忙拿起了酒杯。

“也为您的家庭干一杯吧?”当喝完了这一杯之后,女王示意仆人再度给自己倒上一杯红酒,“祝您和您的妻子一直恩爱下去,而您的家庭,一如既往地和睦……”

虽然女王满面笑容,但是夏尔听了却不免微微一滞。

如果连亲王都知道自己是个不忠实的丈夫,那女王陛下显然也肯定会知道。

所以,她突然这时提这个,怎么看也像是在反讽……

可是从她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名堂。

这是和丈夫一样,在嘲讽我,警告我不要滑头滑脑吗?

有意思。

带着一种冷笑,夏尔再度喝下了一杯酒。

……………………

当宴会散去之后,已经是下午两三点钟了。

特雷维尔夫妇已经回去休息,而女王夫妇还留在餐厅当中。

“这两位年轻的朋友合你的意吧?”沉默了片刻之后,一直默不作声的亲王问。

“那位夫人挺爱丈夫的,不过那位做丈夫的就未必了——虽然他表面上恭恭敬敬,但是……实际上就是太恭敬了,以至于看不到太多的热情。”女王微微皱着眉头,以一种和刚才截然不同的认真语气回答,“我感觉这姐弟两个掉了个个儿了,做姐姐的感情外露,弟弟反倒是思虑深沉,什么事都好像成竹在胸。”

“这个问题重要吗?”亲王略带疲倦地回答,显然对探讨对方夫妇的私生活没什么兴趣,“特雷维尔先生是怎样的人,对我们说无关紧要,只要他能带着法国为我们提供几十万垫脚石就好。为此我们既可以给他礼遇,也可以对他的某些行为视而不见——只要不触犯到英国的利益,他自然可以自行其是。”

“谁说不重要?重要极了!”女王颇为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这位特雷维尔先生,我看是奇怪得很,他看我们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把我们放在心上。”

“这对我们说倒并不是新闻。”亲王耸了耸肩,然后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特雷维尔有野心,而且狡猾冷酷——我想现在全欧洲也没几个人不知道这事儿了。他对我们表面上已经很尊敬了,这就够了不是吗?”

“如果你打算从他那里搞一点真诚的东西,就不应该只要求这么低。”女王陛下的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不是法国人更加依赖我们吗?”(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