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六章 祝福与倾诉

第十六章 祝福与倾诉


                

“您可以这么想。∈♀”

当听到了亲王这句若有深意的话之后,夏尔也在这一瞬间抛弃了原本轻松随意的状态,整个人的精神都再度紧绷了起。

他再度确认了一个事实——自己不远千里跑过见的人,确实不是看上去普通的一对夫妇,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而是这个世界帝国的最高统治者,虽然在更多意义上是名义上的。

“我十分感激您对我们、以及对法兰西的善意。”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微微朝亲王躬了躬身,然后不再多言。

他看得出,这位亲王是个冷静务实的人,至少要比他的妻子要严谨得多,所以比如认真对待。他不再多言,而是静静思索接下应该怎样应对这个人。

同这两个并肩而行的男人的沉默不同,另一边两个女人之间的气氛就要融洽得多。

女王让夏洛特挨近到她的身边,然后她用那种刚才所用的欢快语气介绍着沿途之中所经过的地方,一边还穿插着一些她小时候在这里所经历的趣事,让夏洛特听得十分入迷,还时不时地询问女王一些问题,惹得女王不时大笑。

旁边的女侍们都一言不发地跟在她们后面,其严肃的表情倒是提醒人们,这里毕竟是王宫,夏洛特所受到的待遇是非同寻常的。

然而,夏洛特却神色如常地和女王谈笑风生,倒是让这些侍女心里暗自有些佩服。

对于女王所恩赏的如此殊荣,夏洛特却没有感觉得到。更别说战战兢兢、诚惶诚恐了。在她心里,女王并非高出她一头的高贵君主。只是一个特别亲切的年长几岁的夫人,因此反倒是显得格外轻松自如。

不过。说实话,她心里觉得白金汉宫乏善可陈,因此只是应付着女王,随便说些恭维话而已。

两个人如此轻松的谈笑,倒是也让夏尔心里轻松了不少——至少,看上去女王对夏洛特的印象很不错,没准可以给自己的外交事业挣上几个印象分。

“您对这里的陈设一定会很熟悉吧?”聊了片刻之后,女王突然指着走廊间的巴洛克风格的大理石雕刻,笑着朝夏洛特说。“这里很多陈设都是查理二世布置的,而您可知道,查理二世可对法国人充满了好感,所以他用了很多法国当时流行的东西……”

查理二世是英国斯图亚特王朝的第三位国王,是查理一世的长子。查理一世因为在内战中战败,于1649年被议会下令处决之后,他不甘心失去王位,与潜逃到欧洲大陆,寻求各种支持。

当时法国在位君主路易十四给了他礼遇。也给了他很多口头上的支持,但是并未给实质支持。而他,也将他的妹妹亨利埃塔嫁给了路易十四的弟弟奥尔良公爵菲利普。

在1660年,担心克伦威尔死后英国重新陷入内战的英国人。重新将他迎回国拥立为国王。他在位期间英国和法国的关系较好,还一同结盟对抗荷兰。

不过,在他死后。英国很快就同法国交恶,并且在1688年开始的大同盟战争当中和荷兰以及哈布斯堡联盟对抗法国了——当然。在这种亲切友好的气氛下,这桩后事就没人会想到要去提出了。

“是啊。确实有些熟悉,我在游览凡尔赛的时候,在里面看到了很多这样的陈设。”夏洛特点了点头,然后又好像有些愤愤不平地叹了口气,“可惜现在在法国再也看不到这么好看的陈设了,我们法国人将它整个地都抛弃了……这是一个多么辉煌的时代啊,然而我们却只能在各个宫堡当中看到它们的遗迹了……真是太可惜了!”

“如果您希望的话,您尽可以在自己家里也摆上这些东西啊?”女王笑着回答,“我听说波拿巴先生将一座王府送给了你们……难道您没有以自己的爱好,将它整个地重新改建了一番吗?”

这种若有所指的话,让夏洛特顿时语塞。

她不明白女王为什么要这么说,又是想要从中表达什么意思,但是有一点是十分明显的——女王对他们一家好像确实比较了解。

联想到特意将自己夫妇叫到王宫里面,这应该算是一种难得的荣幸吧……

“正如您所知的那样,我的丈夫为我们购置了一座府邸,而我确实也按自己的想法重新改建了它,不过我总是感到不太满意,因为属于那个时代的文化氛围已经荡然无存了,如今的设计师们只会喋喋不休什么艺术,然后将一切都往小气俗气里面改……”一想到这里,夏洛特好似有些不满地叹了口气,“哎,法国人们终有一天会知道的,他们抛弃了何等光辉的时代!”

因为女王的语气有些奇怪,所以夏洛特不禁也变得有些小心谨慎了起,努力在女王面前摆脱那种‘强抢奥尔良王族的财产’的负面印象——不过从女王夫妇的表现看,他们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对他们夫妇感到有什么不满。

“历史总是希望跟我们开玩笑,所以它才显得可爱迷人,不是吗?”女王仍旧微笑着,“就拿这位可怜的查理二世说吧,也幸亏他没有子嗣,否则今天站在你们面前的可不会是我啦……”

可怜的查理二世确实有些让人扼腕,这位生性风流的国王情妇众多,而且有超过10个私生子女,但是因为王后不能生育所以并没有合法子嗣继承王位,所以在他死后,他的弟弟詹姆斯继承了王位。而正是这位詹姆斯二世国王,彻底败坏了斯图亚特王朝的江山,也让汉诺威王室有了继承英国王位的机会。

只是,在夏洛特感叹那个旧时代的时候,她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夏洛特闹不懂,女王到底是漫不经心的无心之言呢,还是若有所指的暗示自己并不排斥如今这个新时代。

女王难道看上去要比表面上聪明得多?夏洛特心想。

“哦,我倒是忘了,您自法国,那可是一个凡事都喜欢讲大排场的国家,您当然会喜欢旧时代的风格!特雷维尔夫人……哦,我还是叫您夏洛特吧?”在信步游览了一会儿之后,女王突然饶有兴致地看着夏洛特,“想您应该不会拒绝我这样叫您吧?”

“当然可以了,陛下!”被惊醒了的夏洛特连忙回答,“能得到您如此的称呼,真的是我难言的荣幸!”

当然,哪怕仅仅是从礼节考虑,她也是绝对不会叫女王陛下的名字的。

“好的,夏洛特……”女王微微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如此紧张,“您今年二十四了吧?结婚倒还是挺晚的。”

二十四岁结婚,在21世纪的西方是绝对的早婚,但是在19世纪则已经十分晚了,女王陛下本人在21岁不满的时候就结婚了,然后不到一年就生下了女儿维多利亚公主。

这还不是因为某个人的错!拖了那么长时间!

一想到这个,夏洛特微微蹙了蹙眉,然后横了夏尔一眼。“这个嘛……我们其实很早就已经约定结婚了,只是因为一些事拖了时间而已。”

看到夏洛特如此不满的样子,女王好像明白了什么,然后笑得更加开心了。

“有时候,我真的我们挺相像的呢?”女王突然微微向旁边侧了侧身,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些许,然后放低了声音,“我嫁给了我的表弟,而您嫁给了您的堂弟……”

说起这个倒确实是挺相似的,女王和亲王两个是表姐弟,而夏尔和夏洛特这里是堂姐弟,而且两对夫妇相互间的年纪差距都是几个月。

“可是您已经有了好几个孩子了,我却没有。”夏洛特同样低声回答。“所以我真的十分羡慕您……”

然而,在夏洛特这个年纪的时候,女王已经差不多有了三个孩子了,而夏洛特却一个都没有。尽管明知道自己还有大把的时间,夏洛特却仍旧心里有些焦急。

这种毫不作伪的羡慕,比任何恭维都让女王开心不已。

“没关系的,您还年轻不是吗?孩子总归会有的。我已经替上帝赐福给您了,您很快就可以有孩子,作为你们爱的结晶,继承你们的一切。”女王仍旧微笑着。“我的赐福可比教皇还有用呢——我是英国教会的首脑,而我的国家比罗马教会所管辖的地方都更加大,臣民也更加多,难道我不比那位教皇陛下更加接近上帝吗?”

“那就借您吉言了,陛下!”虽然并不觉得女王的祝福能比教皇的好多少,但是善意面前,夏洛特仍旧喜形于色。

至于女王对教会的不敬,反正身为法国贵族,反正她本就不怎么看得起教会和教皇。

看着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后面的两个男人也慢慢地融化了之间的隔阂。

“我们名义上是弟弟,结果却要干哥哥的活……”亲王突然轻叹了口气,“我觉得您应该是挺能理解我的心情的,特雷维尔先生。”

“嗯,您是指什么?”

“入赘的女婿总是讨人嫌的,先生。我的妻子可以理直气壮做的事情,我却连偷偷摸摸做都不行。”阿尔伯特亲王叹了口气,然后好像自嘲一样,“哪怕我再怎么用尽力气服务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的人民还是不喜欢我,觉得我想尽办法跑英国沾他们的光……”(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