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十三章 初至英国

第十三章 初至英国


                

在初夏的蝉鸣中,几辆马车沿着伦敦港区前往城区的并不宽阔的大道上,向着大英帝国的心脏疾驰而去。

一路上虽然有很多马车经过,但是他们所乘坐的马车畅通无阻,在警察和管理人员的帮助下,以最优先的顺序向前疾行。

因为这是王室的专门派出接送客人的马车,德-特雷维尔夫妇两个作为女王陛下的客人,是准备出席英国长公主的婚礼的,绝对不容怠慢。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是以私人身份出席婚礼的,所以接待他们夫妇的是宫廷的人,而并非是政府官员,不过夏尔也并不在乎其中的差别。

英吉利海峡并不宽,从法国的加莱港经过了短短半天的航程,他们就在伦敦港下了船,踏上了这个岛国的土地。

哪怕切身体验了一番,夏尔也还是难以想象,就是如此狭窄的一条海峡,永远地改变了欧洲和世界的面貌。

远远看去,在朝阳下,被空气中的煤灰和其他灰尘折射成了金色的雾气,弥漫在全城当中,让这座大都市变得犹如是建在虚幻当中的海市蜃楼一样,充满了一种不真实的色彩。

好看倒确实很好看,但是……

“啊……嚏!”夏洛特又拿手绢抹了抹已经有些发红的鼻子,这一路上她已经好多次这样表现了,“夏尔,我们真的错了一个地方!早知道你拒绝波拿巴的提议那该多好!”

因为被刺激到了的缘故,她的鼻音现在变得很重,里面还充满了厌倦的气息。

在这一声声的喷嚏当中,一出发时的振奋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了难捱的不适感。

“别这样,亲爱的。”夏尔将夏洛特抱在了怀里,轻轻地抹了抹她有些发红的前额,“早晨这里的雾很浓,所以确实让人难受,但是到了中午就好多了。”

“我看中午也好不了多少!”夏洛特低声嘟哝了一句,然后抬头看了看窗外已经静静变得繁华的城郊,“这个地方真亏得这些英国人也住得下去!”

而夏尔没有搭腔,只是笑着抚摸了一下夏洛特的头发。

虽然这个年代巴黎的空气质量也称不上好,但是并没有伦敦这么令人难受的雾霾,越接近这座城市,带着粉尘的雾霾就越是浓厚,以至于夏洛特都感到有些难以忍受了。

凝聚了无数灰尘的雾霾久久不散,穿行其中对所有人都是一种难熬的体验,尤其是那些初到这座城市的人。

在创造了无可比拟的财富的同时,工业**也以一种令人惊悚的方式改造着世界,而在此时,并没有人把它当成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

然而,就在这时,马车突然停了下。

这么快就到了吗?

夏尔有些惊奇地看了看外面,但是却发现现在自己一行人还在街道上当中,并没有到达目的地。

“发生什么事了吗?”他从车厢中探出头,然后英语询问前面的人。

“先生,”前面的御手回过头,恭敬地朝他回答,“我们刚刚接到了女王的使者传的命令……要我们将您带到另外一个地方去。”

“女王的使者?另外一个地方?”夏尔大感惊奇,“请让那位先生过见见我好吗?”

“好的,先生。”

很快,女王的使者就被带到了马车外,而夏尔也十分礼貌地走下了马车。

“您好,德-特雷维尔先生,”者又瘦又高,头发花白,穿着一件礼服,戴着夹鼻眼镜,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法语也说得字正腔圆,看上去是宫廷里面专门负责这种接待事务的官员。“我是詹姆斯-萨默尔,有幸得到女王陛下指派,现在负责接待您……如果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您谅解。希望您不要因为我的疏失,而对英国留下一个坏印象。”

“您好,萨默尔先生。”夏尔伸出手,友好地同他握了握手,“我对英国十分喜爱,并且对您也充满了尊敬,请您不用担心。不过,请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到现在才知道,自己要换一个下榻的地方呢?”

作为女王的客人,原本宫廷官员们给他们安排下榻的地方,是位于特拉法加广场和白金汉宫附近的利兹酒店,没想到刚刚到伦敦,就突然接到了改动的要求,这着实让他有些吃惊。

就算是非官方的身份,现在自己好歹也是个大人物了,怎么也不该得到这样的对待吧。

“先生,我能够理解您的惊诧,实际上我们也只是刚刚才得到了女王陛下的命令——没错,这是陛下本人作出的临时决定。”这位詹姆斯-萨默尔先生的脸上依旧是古井无波的平静,不过语气里却多了一些疑惑,“不过,如果您听了女王陛下给您安排的新住处的话,想必您的心情不至于变得更糟了。”

“哦?那是哪?”夏尔笑着问。

“为了能够让您享受一次更加愉快的英国之旅。”詹姆斯-萨默尔挺直了腰,“女王陛下打算让您和夫人住在白金汉宫。”

“白金汉宫?”

片刻的惊诧,让夏尔一时没有说出话。

竟然安排我和夏洛特作为客人入住王室常居的白金汉宫?那可是难得的礼遇啊……

难道女王陛下真把我们当成亲戚了?

他心里突然闪过了这样一个颇为可笑的疑问。

“当然,先生,如果您不愿意的话,我也可以将您的意见转达给女王陛下,毕竟她也不会强人所难……”

“哦,不,当然不!”夏尔马上回复了清醒,连连摆手表示自己对女王的临时安排没有意见。“请您去转告女王陛下,我很荣幸能得到这样的礼遇!”

“那么,我能否当年跟夫人问一声呢?”詹姆斯-萨默尔抬头看了看车厢。

“不用了,我的夫人和我是相同意见的,用不着再去多问一遍了,”夏尔摇了摇头,“她现在身体不太舒服,精神也不太好,所以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再烦扰她了。”

“哦,是这样啊。”詹姆斯-萨默尔朝夏尔躬了躬身,“那么,请您代我向夫人问一声好,我这边先回去复命了……”

“好的,您请便吧。”夏尔点了点头,做出了一个送别的手势。

目送詹姆斯-萨默尔离开之后,夏尔重新回到了车厢里,然后拍了拍眯起眼睛打盹的夏洛特的肩膀,将女王的突然决定转告给了她听。

“陛下想要让我们入住白金汉宫?”

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虽然两腮还是有些发红,但是她的精神已经振奋了许多。“夏尔,女王陛下可是挺看重我们的呢?”

“是啊,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夏尔点了点头,“因为不想别人惊扰你,所以我直接就代你答应了……”

“我当然会答应了,这么好的事情,怎么会不答应呢?”夏洛特想也不想地回答。

然后,她突然又好像想到了什么,有些担心地看着夏尔,“夏尔,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除了几次的公开场合之外,还会有很多机会可以见到女王陛下?”

“我想是吧,也许我们还要和他们一家共进午餐或者晚餐呢。”

“喂!既然知道,那你怎么还是这幅满不在乎的样子?”夏洛特有些责备地推了夏尔一把,然后自己也坐了起,重新整理整理了一下微微有些凌乱的容装。“难得女王陛下这么礼遇我们,我们可不能在她面前丢脸。”

接着,她不满地扫了周边一眼,“糟糕了!刚刚才得到这个消息,我们还什么都没有准备呢!要是惹得陛下不满了,那可就麻烦了!”

“别那么紧张,”夏尔一边也整理了自己的衣服,一边低声安慰夏洛特,“从各方面得到的消息看,女王和亲王并非那么拘泥的人,不会在意这种小节。再说了,我已经告诉使者了,今天你的身体不适,所以就算有些应对不太得体,想必他们也会谅解的吧……”

“都怪你!”心情稍定之后,夏洛特有些怨怼地横了夏尔一眼,“要不是你一直都在那里说,我能准备得好很多!”

“喂,刚刚不是你在一直后悔,想要回去的吗?我是在安慰你啊!”被夏洛特如此毫无根据地指责了一番之后,夏尔忍不住抱怨了。

“还不都是因为你,所以我才……”

就在两个人几乎习以为常的拌嘴当中,马车以一种不疾不徐的速度,沿着特拉法尔加广场,经过了一座座造型别致的宏伟建筑。

“这里是圣詹姆斯宫,以前的国王就住在这里,不过现在已经只被当成庆典和仪式举办的地方了……这里是威斯特敏斯特宫,嗯,也就是议会所在地,英国实际上的最高权力中枢……”

为了转移夏洛特的视线,夏尔开始一个个地方地指了起,直到马车经过了一座凯旋门的时候,他才停下了口。

夏洛特以为夏尔是说累了要休息一下,所以并不以为意,只顾看着周边的建筑,像每一个初此地的游客一样。

她并不知道,这座和巴黎凯旋门样式差不多的大理石拱门,其性质也和那座建筑一样,是1829年乔治四世当政时代,国王为了纪念英国在特拉法加和滑铁卢的伟大胜利所建造的,如果她知道的话恐怕心情会复杂很多吧……而夏尔知道,但是他并不在乎。

这里出现这座拱门,对他说意义更大的是——就到到达目的地了。。

果然,又经过了一小段时间的驱驰之后,马车渐渐地停了下。

而夏尔则带着自己的夫人,慢慢地从车厢当中走了出。

远处的白金汉宫已经赫然在目了。

此时,雾气已经消散了,阳光普照大地,在,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眼前的建筑,那些戴着熊皮帽的卫兵们在四处逡巡,警惕地看着每一个接近这里的人。

白金汉宫在他们的背后耸立着,透着一种傲慢而又冷漠的气势,仿佛是想要用这种方式宣告帝国的威仪一般。

英国的国势此时正是如日中天的时节,这种气势确实令人难以忘怀。

这毕竟是一个征服了几乎整个世界的帝国啊!

一个仅仅只有两千五百万人的民族,却占据了超过地球陆地面积五分之一的庞大土地,而且开启了改变人类文明进程的工业时代,在科学和技术上领先于任何一个其他民族。

这是一个何等可畏的国家!

也许它行事并非切合道义,也难以令人敬仰,但是不管怎么样,它都必须得到正视和尊重。

是的,应该尊重。

他朝远处的宫廷微微躬了躬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